在法门寺插队的日子

原文首发于《吕晓宁的新家》,感谢作者“吕晓宁”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写《联想离死还有多远?》】

我四十年前插队的地方,当时是陕西省宝鸡地区扶风县法门公社农林大队中垚小队.何谓法门公社,乃因法门寺而已。

那时的法门寺在法门镇上,是公社所在地,我们经常去。一是回家时来往路过,那时回家须从队上出发,走二十里到达公社,就是法门镇,然后搭乘汽车到降帐火车站,再乘火车到西安。每次大概需要一天时间。如今是油门一踩,一个半小时就到了。

二是到公社赶集,那年头知识青年不想干活,总是趁着赶集到公社去玩,弄点吃的,开始是烧鸡,一元钱一只,很是便宜,但挡不住知青的狂喋,很快就把价格抬了上去,看来这市场经济根本不用学,就象是做爱,乃人类天生的本事,只要求大于供,价格必然上涨,用不着那么多经济学家和他们的理论。

有一次,我们口渴,想到公社食堂找点水喝,结果发现食堂的一个盆里装了满满一盆的腊汁油(就是用做肉夹馍的腊汁肉的油),我们两人二话不说,把这盆油径直装进旅行袋(想不起来为什么当时带了这么个东西),在那个艰苦的时代,这盆腊汁油真的使我们的生活幸福的象花儿一样。只是想起公社食堂的伙夫丢了这么大的油水,一定会彻底改变乡下人的纯朴,他原来哪儿想到,这世界上还有如此的坏蛋。

三是队里的农产品到镇上卖,就是公社时期也还明着暗着保留着小商品经济。俺队能卖的只有西瓜,那年头,俺们拉一架子车的西瓜,到镇上的街上摆个推,晚上就住在镇上的知青点,和那些哥们挤一个炕。那时我在队里总是卖的最好,总能最快并用最高的价格卖完。其实这卖东西很简单,道理就是不能诚实。

买瓜的人各色不等,你稍动一下脑子,就知道什么样的瓜卖给什么人,不存在什么童叟无欺。记得那年我还给老爸写了一封信,讲我卖瓜的心得,那信让老爸存了很长时间,后来不知弄那儿去了,如果留到今天,一定是个文物。其实这做买卖也不用学,更不需要工商管理那一大套理论,我觉得坑蒙捌骗也是人的天性,否则你如何把好的坏的都搭配着按好东西的价格卖出。谁不想赚钱?尽可能多赚钱,就是做生意的本质。

法门寺
当年的法门塔,破败而沧桑,塔上长满了衰草,周围全是庄稼。

法门寺有塔,就是法门塔,可那时的法门寺已经破败不堪,没了院墙,任何人都可以随意进出,寺里也没有了和尚,据说文革开始里,这里的主持是全国佛教协会副主席,想是有些地位,也见法门寺在佛教界的地位和名气。据说这和尚因抗议文革而自焚。寺里还有老戏法门寺告状的宋巧巧跪下时留的印,当时有些不解,为什么告状不到衙门而到寺院,看来中国的官府自古就不那么地道。

那时的法门塔已经是座斜塔,但还耸立在那儿,塔体是灰色的,好象是砖砌成的。这使我想起比萨斜塔,想那西方人是否知道东方也有一座斜塔,想应该比较一下,成个双塔记。

可惜那年我没留下什么影,只是同学令狐和王波在塔前合过一张,如今这张不仅是我们插队做知青的真实写照,也是当年那座还没坍塌的佛塔的宝贵资料。

那年头卖完西瓜,晚上没事到寺里和塔前溜达,看着这饱经沧桑的斜塔,情不自禁地用脚踢一下塔身,说,狗日的,这塔底不知道埋的什么宝贝,狗日的挖开看看,背不住发个大财。可那话儿也就是说说,真的没谁去挖挖看。结果后来有一年,这地儿遭遇大雨,千年古塔轰然倒塌,一个藏着佛指舍利子和无数无价之宝的地宫突然惊现在人们眼前,法门寺由此轰动了世界。

后来,俺村的韩金科成了法门寺博物馆的馆长,他参加了法门寺地宫的挖掘,见证了舍利子出土的历史过程,成为国际著名的法门寺和佛学的研究专家。

如今老韩已经从馆长的位置上退下,大雁塔的慈恩寺在大雁塔旁给了他一座小楼,成立了佛教研究会,老韩成了会长。我经常到他那儿,他也时常叫我去给做点事,写个什么策划或报告什么的,老韩的婆姨来了,俺叫她嫂子,请俺到家里给俺做俺那地儿的哨子面,做的地道,吃的过瘾。

法门寺
寺院本是佛家清静地,如今成了旅游景区和旅游点,看那乌泱泱的人,您还有朝拜的心境吗?

现在的法门已经好生了得,是西安发展旅游和文化产业的重点项目,曲江在那儿投资了三十个亿,建造了合十塔,气势非凡,成为西安西线旅游的重点。

合十塔建成,法门寺景区开张时,曲江请我去参加,但告诉我,那天来的大人物很多,没人招呼你,你就自己招呼自己吧,我想,人那么多,去凑什么热闹,不如在家看电视直播,结果那天大雨滂沱,所有的人都成了落汤鸡,于是我庆幸没去的决策真的太英明了。

《生活的瞬间》二维码网址关于法门寺,我们曾记载:
陕西扶风法门寺关门谢客对抗过度商业开发
昔日法门寺的灵气已荡然无存
国庆十条(兼论法门寺以及其他)
[西安e报:第139期]法门寺!法门寺!

Published by

2 Replies to “在法门寺插队的日子

  1. 法门寺被曲江集团糟蹋了。还好,陕南地区暂时没被曲江玷污的景点。

  2. 这张照片很著名,在网上流传了好一阵呢。尤其是扶风地区的网路上。
    我一打开这篇文章还以为这就是你呢,没想到原来是作者的同学啊。
    法门寺当时周围都是田地,塔地下是个学校,寺里有个老主持叫良卿法师,为了阻止红卫兵破四旧破坏法门寺而自焚了,最终吓跑了红卫兵才得以保存住法门寺唐代地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