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太保:最浪漫的毁灭

原文首发于《长安阿眉的BLOG》,感谢作者的原创分享,曾分享《独臂刀》】

张家班弟子1989年为纪念张彻电影生涯40周年而拍摄的《义胆群英》,从许多角度来看都是一部有特殊意义的电影。它不仅是第一部得以在内地影院公映的香港英雄片,同时因为它“纪念”和“总结”的特性,它又可以当做港片复习提纲和考题,隔些日子重温,总能看出些以前未曾明白的伏笔。

就拿电影开场不久,黑帮老大曹先生带着一班手下听戏那段来说,台上的角儿开口唱道:“昔日有个三大贤,刘关张结义在桃园……”要到距初次观看十几年后,我看这段戏时才明白了编剧倪匡先生的深意:这出戏是《珠帘寨》,唱的是十三太保的故事。倪匡先生在此是在向张彻先生的《十三太保》致敬。

《十三太保》海报
《十三太保》海报

《十三太保》,上映于1970年的张彻名作,以晚唐时期晋王李克用带着十三个义子十三太保大破黄巢为历史背景,表现的依然是张彻电影中永恒的主题:兄弟之间的恩怨情仇。片名《十三太保》其实是一语双关的,既指的是李克用麾下的十三位太保,又指的是排名十三的太保李存孝——在正史野史戏曲中都赫赫有名的悲剧英雄。

鲁迅曾说:“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照此定义,虽然张彻电影里大部分主角都会在结尾时壮烈就义,但这一部,才堪称真正的悲剧。

史书中骁勇善战力大无穷的李存孝,出场时只是个熟睡的少年。城下敌将孟绝海前来挑战,城楼上李存孝怀抱兵器睡得正香。节度使朱温早和李克用心生嫌隙,先出言不逊以“沙陀胡儿”叫起李存孝,挨了李存孝毫不客气的迎面一拳后,看这个体型瘦削的少年无论如何都不像城下膀大腰圆孟绝海的对手,又挑衅道:“像你这样的人,能生擒孟绝海?我愿以腰间玉带和你打赌,你和我赌什么?”李存孝满不在乎一拍前额:“就与你赌这颗脑袋。”随即连城门也不开,从城头一个跟头翻身轻盈落下,嬉笑间如约在午时前生擒孟绝海,绳索一绑拖至雅观楼。

京戏里有剧目《雅观楼》,唱的就是李存孝生擒孟绝海,张彻电影里生擒孟绝海这段,亦可单独当做一出折子戏来看。少年的锋芒毕露、意气风发、宝剑出鞘般的灿烂炫目,影史上几无出其右者。

雅观楼上的庆功宴该是最美好的场面了,李存孝的身边是宠信他的父王、尚且友爱的十二个哥哥,就像陈奕迅在歌中唱的“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1970年,戏里戏外他都是被偏爱的那个。整部电影,从服装、摄影到剧本,在在让人想起香港女作家西西对张彻电影的评语:“张彻拍片如一种教师,只眷顾班上他心爱的那个学生,其他发生些甚么,一概不理。”

最美好的时光过后,一切不可挽回地走向毁灭。

十三太保攻克长安,李存孝屡建战功令四太保十二太保妒火中烧,本有嫌隙的朱温更恐李克用势力太大于己不利,买通四太保和十二太保设计诱杀李克用,被李存孝领兵救回后,四太保和十二太保又生一计,假传父王旨意,将全无防备的李存孝缚于帐中,五马分尸。

五马分尸一幕,就算只看过一遍,也必然如金石般刻进脑海——惨叫声中,七彩帐篷轰然倒下,五匹马拉着五道血痕奔向五个方向……这个镜头,主角姜大卫在多年后接受采访回忆时用的形容词是“浪漫”,导演张彻自己也相当自得,在《回顾香港电影三十年》一书中写道:“观众至今仍记得“五马分尸”的镜头。我自问这个镜头也拍得好……”

是,拍得真好,前面一个多小时所有的情节,其实都在为这一个镜头服务:全力塑造出一个钻石般璀璨夺目的李存孝,在这一个镜头里用最惨烈的方式毁灭。“暴力”而“美学”,这一幕,当之无愧是最早的经典之一。

镜头最后给了李存孝一个特写,他残缺的身体被帐幕覆盖,除了唇边一抹鲜血,安详得竟像睡着了一般,宛如当初城楼上倚枪而睡的少年,只是,永远没有任何人可以唤醒他了。

看过这部电影后,偶尔再听《珠帘寨》“昔日有个三大贤”一段,每每到最后几句都惆怅不已:“贤弟休回长安转,就在这沙陀过几年,落得个清闲。”——虽然这句唱词和李存孝其实并无关系,然而……若真能如此,该多好。

《十三太保:最浪漫的毁灭》二维码网址相关:
少年张彻
追寻经典香港武侠电影
小人物代表了中国电影发展的方向
山寨电影《西风烈》的虚假票房

Published by

4 Replies to “十三太保:最浪漫的毁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