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824期]明天会更好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3月26日。1988年的今天,聂卫平获得中国围棋协会颁发的中国围棋“棋圣”证书。那时候,聂棋圣打比赛的时候还不需要吸氧,也没换老婆,也没成为邓小平、胡耀邦、万里、丁关根等人的陪打。言归正传,我们下面进入【西安e报】周末版——

本周话题之[曲江模式还能走多远]

这次被曲江收入囊中的是韩城,韩城是一个“省辖市”,由渭南“代管”。从行政管辖权上,西安曲江没有资格、也没有理由去“盘活”以“司马迁”为首的韩城旅游资源。但是,曲江手里的牌太多了,比如被其操控于股掌之中的“文投”系列公司(616期之2),此次控制韩城旅游资源的就是“陕西文化产业(韩城)投资有限公司”。

陕文投(韩城)投资有限公司的第二次股东大会就是在西安曲江举行的,公司董事长周冰说:“韩城旅游开发项目是省文投走出西安以外的第一个项目…以国家级文化产业示范区曲江为例:把大明宫遗址保护与西安城市建设、旧城改造有效地结合了起来,使文物保护与经济发展和谐互动达到双赢,这也是对国家大遗址保护及建设难题的一次探索和创新。”

这个公司是陕文投在韩城的“落地公司”,和之前的法门寺楼观台临潼景区一样,通过官方授权的形式,将优质文化、旅游资源委托给了政商结合的“公司”,而公司的实质控制权则牢牢把握在曲江系人马手里。这家公司将负责韩城旅游景区开发项目,该公司宣称:“以韩城文物旅游资源为依托,以推动当地旅游产业大发展为重心,以房地产开发为支撑…”请注意“房地产”这三个字,这三个字是不是很刺眼?

韩城目前的房价是5000元(813期之7),可以预见的未来里,在曲江系操盘手的运作之下,这个数字肯定要被突破。

陕文投(韩城)公司里面有7位韩城本地富豪的股份,这7人每个人都投资了1亿元人民币。该公司对外宣称,本地富豪们才是公司的大股东。可是,这家落地公司的董事长是周冰,周还有一个身份是:曲江大明宫保护办主任(732期之6613期之8610期之1)。

周冰说要以大明宫为例改造韩城,那么大明宫到底被改造成什么样了呢?【西安e报】就大明宫已经说过了很多,在此就不重复了,只引用@小熊的仆人的一段话:

看完曲江打造的号称耗资200亿的新大明宫后,不得不发泄下内心的不满:我还以为能恢复到央视《大明宫》里描述的丹凤门、含元殿的水平呢!现在感觉好象是被骗了,我看到的是周边的土地被中建的房地产用做开发,而大明宫遗址公园的景观是那么寒酸!

@CHINA_SONG和@玖幺柒这两位疑似是曲江工作人员的人给@小熊的仆人做了如下的回复,截图保存如下——

爱曲江的娃儿

曲江上上下下有不少人在做着他们以为对的事,造成的结果在很多人看来却是错的、是破坏性的。他们自己也活得很辛苦,搞不明白应该如何做才能迎合大众的需要。这到底是什么呢?

著名艺术评论家@岳路平(相关:西安独立影像的自由主义)给出了一种答案:《华商报》采访我时,我提到了陕西艺术市场的半市场现象。考虑到曲江打着文化市场化旗号,利用国家对文化产业的特殊政策,对公共资源进行无偿或抵偿使用,带来超额暴利,甚至出现大量巧立文化名目、大项目的特权寻租…我现在要把“半市场”修正为“伪市场”。

这话能不能被曲江系的人马听到,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我们可以肯定是:岳路平的这段话不会出现在《华商报》上。

本周财经之[90后]

中新网报道:在西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正成为这些高档品牌的拥笃者,甚至包括即将或刚刚步入社会的“90后”。该报道援引某意大利女装品牌专柜工作人员的话,称:目前“80后”、“90后”的消费已经占柜台总销售额的四分之一。

报道中还说:一位大三女生就是名牌化妆品的忠实消费者之一,每次消费都是数千元。这个女孩选择国际大品牌的目的就是为了体验一下国际大品牌的感觉。

网友评论说:不能让某些富二代、官二代、被包养的小二和小三以及“业余坐台”成为我们80后、90后的代言人。

本周公共话题之[诺贝尔奖]

3月25日,200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威廉姆森来到西安交大领取“名誉教授”的称号,在现场,威廉姆森先生说:“…中国人摘取诺贝尔奖只是时间问题。”他还笑称,说不定中国第一个诺贝尔奖获得者就坐在当天到场的学生们当中。

这显然是一个常识性的错误,因为中国人已经得奖了,而且是货真价实的诺贝尔奖,【西安e报】在此要对威廉姆森提出严正的警告和批评,并对他的无知表示遗憾。

本周娱乐之[地球一小时]

由WWF从澳洲悉尼发起的“地球一小时”活动从2007开始在全球范围内迅速普及开来,我们脚下这个名为西安的国际化大都市已经连续第二年加入这个活动了(2009年只有民间参与、2010年开始有政府介入)。我们已经知道,熄灯一小时未必能节约多少电能(98期之1),更多的是一种姿态和宣示。今年加入熄灯队伍的有:城墙、钟楼、大雁塔西安政府新行政中心碑林区38家单位

WWF西安项目办的工作人员赵瑾娜(37期之1)说:今年西安“地球一小时”活动将与世园会结合,践行绿色环保行动。

钟楼熄灯了
西安地标钟楼响应“地球一小时”活动,图为熄灯后的钟楼(via:西部网)

在这个黑灯瞎火的一小时里,西安各处还举行了各种各样的不插电演唱会,政府还进行了盛大的熄灯仪式,新浪微博还在现场进行了直播…,事实上,这个活动已经成了一场全球大接力的娱乐活动、商业活动、公关活动,总之就是不是“环保活动”了。

本周“补遗”之[飚车]

之前劳西安警方大驾成立专案组调查的富二代飙车事件(785期之9、10788期之2),现在已经没有任何下文了。在INXIAN(微博版)里还有不少网友是不是的提起这事儿处理结果咋样了?

【西安e报】从可靠渠道获知的消息如下

这些豪华跑车的车主是西安某车友会的成员,不仅如此,此人还和东郊车管所有一些关系,家里做生意,很是有钱。另外,这些汽车跑得快没啥了不起,因为都是自动控制的,并不是他们的车技好,而是汽车制造工业太发达了…

强烈要求匿名的信源向【西安e报】表示:就是放条狗进去,也可以将车开那么快。

好吧,这事儿就到此结束了,我们不要再念念不忘了,这事儿时不时的被提起,让咱们警方挺没面子的,您说对吧?对了,本周有个事儿不得不在此特别点一下——

西安交警支队宣传法制处处长车强(821期之3)说,他们希望广大市民能拿起手中的拍录设备,记录这些有损西安文明交通的行为,同时向社会曝光,让全民都能参与到文明交通当中,逐步减少甚至消除不文明交通。

吭吭,不许联想,尤其是不许联想到富二代们的飙车事件上!

本周人物[张建政]

张建政先生此前是西安市的14位副秘书长之一(24期之5113期之3121期之1145期之7297期之3659期之3702期之5),在3月25日,他成功地率先摆脱掉了秘书长一职之前的“副”字,成为正职

张秘书1958年8月出生,甘肃宁县人。在升为正职秘书长之后,张先生还继续兼职着信访办的工作。这一职位事关西安市的维稳大业,张秘辛苦了!

本周民生之[英文]

西安人骨子里就有一种很MIXED UP(相关:海外西安人之KUMA)的气质,他们一方面对陕西方言爱得要死(相关:陕西方言入门三十句),力顶本土文化,另一方面对英文等外来词汇采取了来者不拒的态度。甚至孜孜不倦地、满大街地找出来许多西安地名的翻译错误(758期之9623期之2)。

现在,各位老陕、乡党们又开始为西安地铁的译名而争吵不休,为新版西安路牌(823期之8)的译名争吵不休。是音译还是意译呢?如何把充满文化韵味和历史符号特征的西安地名翻译成“信、达、雅”的英文呢?

根据2008年发布的《地名标志国家标准》要求,西安地铁一、二号线英文站名全部采用大写汉语拼音译法。西安市语言办相关人员也表示,大写拼音译法是国家标准,也符合国际惯例

本周数字之[99元]

现在是旅游、出行淡季,飞机票跌的不象话了,如果你想在这个季节坐飞机的话,真是赚了!在西安甚至出现了1折以下的超低折机票,比如:4月4日西安-沈阳机票打0.7折仅99元,西安-上海的飞机票是0.8折,也为99元

本周逝者之[陈志远]

向陈志远致敬

2011年3月16日,流行音乐大师陈志远(via:维基百科)去世。

陈志远代表作有姜育恒《再回首》、黄莺莺《哭砂》、王杰《一场游戏一场梦》、钟镇涛《只要你过得比我好》、张雨生《天天想你》、张惠妹《最爱的人伤我最深》等。

陈志远是从“民歌运动”中涌现出来的音乐制作人,在80年代当流行歌曲的编曲还未受到重视之时,陈志远为此作出了巨大贡献。他是台湾流行音乐界的第一代编曲大师,他的风格影响了后来的屠颖、涂惠源等音乐人。

怀念一个人,最好的方式,就是记住他最好的作品,所以,在本期e报周末版的最后,我们一起来重温陈志远先生编曲的《明天会更好》吧!


国语版《明天会更好》(相关:粤语版请移步至此)

《[西安e报:824期]明天会更好》二维码网址[史上今日]
[西安e报:459期]长满麦子的城市
[西安e报:94期]一个宁波男孩的西安游记
老师打死学生:素质教育能否从老师开始
桃花源妇女

Published by

41 Replies to “[西安e报:824期]明天会更好

  1. MGBD 曲江把整个渭南都收了吧 把整个陕西都收了吧 把整个宇宙都收了算了
    嗯 恭请段王爷升任联合星际秘书长…….
    话说 寡头就是这样炼成的么???

  2. 希望威廉姆森知道:我朝第一个诺奖得主是俺们校友,可不会有机会产生在交大了。

  3. 俗艳,较贴切。其实曲江新区是较为成功的,但不是所有古代景观都适合商业包装,有规模不等于有文化,商业氛围更影响文化内涵。

  4. 去年的时候,从大雁塔一路走到钟楼,只有路灯亮着,平时的景观灯,火树银花等等全都不见,就感觉好像回到了小时候的西安,夜没有那么亮,但很安心。

  5. 地球一小时这个活动叫过场,实际没意义。因为节约的人是困难群体。

  6. 个人觉得这个活动在西安还需大力推广,昨晚八点半之后自愿熄灯的大楼不多,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个活动。

  7. 曲江,又见曲江……唉,什么事儿只要跟所谓曲江文化产业挂上钩,甭问准是装神弄鬼拿“文化”卖钱的,能干点有品位的事儿吗?

  8. 像西安这样的古城熄了灯就真的像梦回千百年前一样,那才是西安真正的面貌,给人一种莫名的感动,那也是我的最爱。

  9. 昨天感受了大雁塔熄灯的样子,那一刻似乎心也停止了跳动,感觉很好

  10. 啥?风追司马,记得我上初中时就在韩城办过,当时请了唐国强,司马南,冯远征还有一些文化学者,主持人还有个凤凰卫视的,具体是谁也记不起来了,当时还做了一系列的采访,感觉上次做的还不错,不知道这次会怎么样,不过这次的活动来的怎么这么突然?

  11. 第一,我不是吃曲江饭的;第二,我只是看不惯有些人“盲目”批评,我也认为曲江还有许多需要改进和完善的地方,但不能因为发展过程中有缺陷就盲目批判;第三,有些批判曲江的人确实有畸形的仇富心理,纯粹为批判而批判;第四,你举得例子很扯淡,曲江垃圾吗?恐怕是西安现在最好的区域吧

  12. 不明真相围观群众总是盲目的,低层次的!
    ————
    那个叫玖幺柒的人这句话很给力啊!好吧,我是不明真相的群众,你特么有胆子跟我把真相说出来么?

  13. 地球一小时这种观念只有深入人心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要不然多少个小时也无济于事。

  14. 熄灯无意义。根本不能节能。有人说这是为了启蒙众人的环保意识,吸引关注。但是理念错了,普及科普和环保常识才是最重要的。

  15. 这帮煞比西西的老外,才一年熄灯一小时标磅自己牛比、前卫,殊不知西安有多少舞厅多年来坚持天天熄灯,即时面临研打,也用尽一切方法将熄灯进行到底!

  16. 太多人关心高级的形象问题,我是一个小市民,关心的只有自身的健康,“夜光路牌”的辐射问题,据我所知所有的夜光物品都有辐射,区别在于大小,这么大的一块路牌,晚上凑近看会不会对最脆弱的部位眼睛造成永久性的损伤!!!!

  17. 市场化不是错,你TMD打着市场化的旗号搞利益集团分赃,就太无耻了。
    陕西文化要发展,市场化是必须的!但是绝不能是曲江这个的市场化。真正的市场化操作案例比比皆是,曲江的人号称创新,连模仿都不会,何来创新?

  18. 哈哈,曲江也曾经有过模仿啊!在法门寺里,我看到法门寺的经典介绍都是原版不动的从台湾佛家典籍里抄袭过来的!这是多么有趣的模仿呀!!

  19. 这个人叫“刘磊西安”,据说是陕文投(韩城)公司的副总。
    今天,他写了一个文章,就是针对本期e报的第一段:
    http://blog.hsw.cn/328601/viewspace-603184.html
    30多年前,全国曾普遍讨论一个问题,真理是怎么来的。
    不论你讥讽,辱骂,还是捏造,它都在那里,不偏不倚,不离不聚。所以,我并不想回应关于曲江模式的探讨,因为同样,你讨论还是争论,甚至辩论,它都在那里,不笑不怒,不张不息。
    因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这样说吧,可能你浅陋,或是你无知,导致了你偏激,甚至无理。但这都与真理无关。
    所以我只讲几个事实就可以了:
    如果没有曲江,现在的西安市会是什么样?你愿意回去,我想大多数老百姓未必愿意。今天再讨论这个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至少大雁塔周边风景区接收的下岗园林工人、庙坡头北池头太平堡已经致富的农民大叔大爷们、秦腔剧院完成改制的老少演员们,甚至二马路棚户区拆迁掉的那些贫民、烟民、两劳人员都会笑话你。
    韩城的旅游产值只占GDP2%,所以需要将文化资源转化成为文化生产力实现可持续发展;韩城公司不在那里搞房地产,对于这一点我的《告论坛网友书》解释的很清楚,我想稍微有些经济常识的人都会算这个帐。我们不做,你要去做我们也不会反对,估计韩城人民也不会反对。
    陕文投现有13家全资、控股、参股企业。韩城公司有八方面的注资,除了陕文投还有韩城7家优秀企业或自然人,包括政府注资的国有企业。当然,你如果没有企业管理方面的常识,把这理解成富豪也行。呵呵,按照你这种理解,那xx政府岂不成了中国当下最大的富豪?
    国家目前没有给文化产业出什么特别的政策,曲江的国家文化产业示范园区也仅仅只是个品牌。曲江为了吸引人来搞文化产业,自己想着法儿给政策和补贴。冒死给你还叫你扣了屎盆子,咋说你呢。这个我估计你可能是因为缺乏知识,因为你是道听途说,我不知道你引用的岳老师他是否掌握,或者也只是道听途说。
    至于曲江人工作累,这个你认识到位了。但说“曲江上上下下有不少人在做着他们以为对的事,造成的结果在很多人看来却是错的、是破坏性的。他们自己也活得很辛苦,搞不明白应该如何做才能迎合大众的需要”,你就有点自作多情,胡编乱猜了。曲江人要是不自信,恐怕70年也做不了这么多事情,不要说就7年时间。他们迎合真理,不迎合大众,因为真理最终会掌握在大众手中,这个你不懂。你更不懂得的应该是人情,说曲江人“还总觉得被骂得有道理”。我想,一个人喜欢被别人骂恐怕连司马老先生也理解不了。
    最后,善良地提醒你一句,可别让韩城人民也笑话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