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俗社疯了

原文首发于《我在生活》,原标题《古调久不奏,八千对谁弹》感谢作者莫江南的犀利点评。作者曾撰文《连秦腔都玩假唱》】

易俗社最近疯了(【西安e报:820期 】之6),最低380一位的票价,纯粹是把自己往堂会路子上架。说实话真要做成堂会也没什么,但把那么好的剧场浪费了。真要做堂会,找个小点的地方,也别摆桌子了,撤了换床榻,纱幔也用上,不是号称要搞成高级秦腔会所吗,那就弄的更私人些更高级些,在剧场你让老板们怎么放得开吗。

照我说的弄,也别卖票什么的,不高级,都是会员制!办卡一次存一百万,存二百万的还可以上门唱堂会服务一次。来上十来个四十岁以上成功人士企业家办卡,易俗社前一阵花了一千多万的装修钱就回来了,多好的。更重要的是,私人化私密化了后,你还可以唱粉戏嘛,四十岁企业家都爱这个,真的。照我说的做吧,亲。我这绝对是一条致富的明路。

话说回来,易俗社这几个派出来跟媒体交流的发言人太差劲了,说话完全不过脑子,逻辑之混乱,举例之低下,真是字字猪鸡,句句亮点。

亮点一:西安秦腔剧院市场部部长张武宏介绍,针对现今秦腔演出多为下乡演出,观众收入不高,演出质量难以提高的问题,这次西安秦腔剧院对易俗社剧场锁定了高端市场——将易俗社剧场打造成一处高级秦腔会所,给渴望看到高水准戏曲演出的观众提供环境高雅、演出精湛的场所。

——“观众收入不高,演出质量难以提高”,这什么逻辑啊,意思是穷人就活该看不到好的文艺作品吗?我们低收入层次就活该听些草台班子吗?白居易写诗都先念给没文化的老婆子们听呢,你们现在这是本末倒置了,快醒醒吧亲。

易俗社
西安易俗社(via:向往西安)

亮点二:易俗社这样解释“目标群体是40岁以上的企业家”,张武宏算了一笔账,“就算这一年天天看戏,按照最低的票价算不过就5万元,他们肯定担负得起。”

——我无语了。40岁以下非企业家戏迷都去shi吧!愿张经理的目标群体里真戏迷多些,别让贵贵的票最终沦落为送领导的礼物。以及按最低门槛票价380元计,一年里天天看戏,是380*365=138700元。十三万八千七百元。张亲你连账都算不清!!该企业家估计没闲情逸致到一个人看戏吧,再带上一二朋友,这一年得三四十万看戏。我建议该企业家自己包个剧团在家唱堂会吧,坐着听躺着听吃着油泼面听随意。

亮点三:张武宏说“我们将按照现代剧场的运营模式,将易俗社剧场打造成先进的戏曲演出市场流通平台。”

——嗯么,我告诉你,长安大戏院有最低50的票,国家大剧院演戏的时候有最低80的票。被很多人说贵的粮仓版牡丹亭有380的票,但是人家管饭!还算精致的饭!易俗社抠门的如果不买茶连热水都舍不得给倒。

亮点四:西安秦腔剧院总经理雍涛说,花费1300万修缮的易俗社剧场,将“定位为服务于政务和商务接待的高端剧场”(据《西安日报》)。

——政务和商务接待是花私款还是公款啊愁死我了

亮点五:隔了一天易俗社在三秦报上反驳了,说“物有所值”,还是张武宏张亲说“5元一票的浴池有人洗,上百元的洗浴会所也总是人满,各人所需不同,那是身份的象征。贵是正常的,观众可自由选择。 ”

——瞧瞧张亲这信手拈来的例子,洗浴,啧啧啧,吐槽不能。我看易俗社蛮可以把洗浴项目带上,一边搓澡一边听戏嘛,这样才显得身份更高贵,多好的。这篇意在洗清自己树立良好形象的报道真的是句句亮点啊,不能全文摘抄,有兴趣的自己点去看吧。我都无力吐槽了。

补充亮点六:“天价相声、天价演唱会,秦腔为什么不能天价?秦腔这种根态文化长久以来,因为以讹传讹,被穿上了‘粗鄙、低陋’的外衣。”说起秦腔的现状张武宏有些激动。

——据业内爆料:“好像他不在红白事上走穴一样,好像一直致力秦腔高雅路线一样,在品X园学猴的时候咋不说自己是秦腔演员,一句不唱一个身段没有,现在瞎鸡巴激动”

《易俗社疯了》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千年秦腔,一脉相传
西安已无《墙头记》
西安这出古调独弹的秦腔折子戏
连秦腔都玩假唱

Published by

5 Replies to “易俗社疯了

  1. 嘿嘿。和平门外不要钱,一口气听到饱。西安音乐厅都搞民谣演出了。纺织城都成艺术区了。楼观台都成道教景区了。法门寺和尚都公务员编制了。世园会都开到西安了,菊花都顶头上了。哎,听戏的易俗社原来却是痔疮犯了。

  2. 骂的过瘾,好东西就是让这帮王八精搞垮的,他们送管,只要能挣两钱,自己亲妈也能卖

  3. 有生命力的艺术都是给人民大众服务的,小众的那些传着穿着就绝种了

  4. 上面的点评有水平.易俗社也太俗了.应该”易俗”才对.否则”俗”不可奈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