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文投刘磊:曲江人迎合真理

题记:3月28日,陕西文化产业(韩城)投资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刘磊先生对【西安e报】824期本周话题单元里谈及的“曲江模式还能走多远?曲江是谁的曲江?”这一议题,在《华商论坛·陕西版》进行了公开的答复。现全文转发如下,原标题为《30多年前——回应“曲江模式还能走多远?曲江是谁的曲江?”》。

30多年前,全国曾普遍讨论一个问题,真理是怎么来的。

不论你讥讽、辱骂,还是捏造,它都在那里,不偏不倚,不离不聚。所以,我并不想回应关于曲江模式的探讨,因为同样,你讨论还是争论,甚至辩论,它都在那里,不笑不怒,不张不息。

因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这样说吧,可能你浅陋,或是你无知,导致了你偏激,甚至无理。但这都与真理无关。

所以我只讲几个事实就可以了:

  • 如果没有曲江,现在的西安市会是什么样?你愿意回去,我想大多数老百姓未必愿意。今天再讨论这个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至少大雁塔周边风景区接收的下岗园林工人、庙坡头北池头太平堡已经致富的农民大叔大爷们、秦腔剧院完成改制的老少演员们,甚至二马路棚户区拆迁掉的那些贫民、烟民、两劳人员都会笑话你。
  • 韩城的旅游产值只占GDP的2%,所以需要将文化资源转化成为文化生产力实现可持续发展;韩城公司不在那里搞房地产,对于这一点我的《告论坛网友书》解释的很清楚,我想稍微有些经济常识的人都会算这个帐。我们不做,你要去做我们也不会反对,估计韩城人民也不会反对。
  • 陕文投现有13家全资、控股、参股企业。韩城公司有八方面的注资,除了陕文投还有韩城7家优秀企业或自然人,包括政府注资的国有企业。当然,你如果没有企业管理方面的常识,把这理解成富豪也行。呵呵,按照你这种理解,那××政府岂不成了中国当下最大的富豪?
  • 国家目前没有给文化产业出什么特别的政策,曲江的国家文化产业示范园区也仅仅只是个品牌。曲江为了吸引人来搞文化产业,自己想着法儿给政策和补贴。冒死给你还叫你扣了屎盆子,咋说你呢。这个我估计你可能是因为缺乏知识,因为你是道听途说,我不知道你引用的岳路平老师他是否掌握,或者也只是道听途说。
  • 至于曲江人工作累,这个你认识到位了。但说“曲江上上下下有不少人在做着他们以为对的事,造成的结果在很多人看来却是错的、是破坏性的。他们自己也活得很辛苦,搞不明白应该如何做才能迎合大众的需要”,你就有点自作多情,胡编乱猜了。曲江人要是不自信,恐怕用70年时间也做不了这么多事情,不要说就7年时间。
  • 曲江人迎合真理,不迎合大众,因为真理最终会掌握在大众手中,这个你不懂。你更不懂得的应该是人情,说曲江人“还总觉得被骂得有道理”(注:这句话引自@CHINA_SONG的微博,刘磊先生似有误会。)。我想,一个人喜欢被别人骂恐怕连司马迁老先生也理解不了。
  • 最后,善良地提醒你一句,可别让韩城人民也笑话了。

2011年3月28日

××××××××

附录1:刘磊先生此前发布的《关于陕文投(韩城)公司开发韩城一事告华商论坛网友书》

弟自高校入曲江,弃文笔而拾耕犁,开蛮荒而树文旗,曾徘徊雁塔,流离大明宫,至远赴上海,再东临司马古城,一路坎坷,劳苦奔波,已近十载矣。然有足下形影相伴,寸步不离,时以言激之,讽之,时以文贬之,辱之,犹如镜鉴,照我前行。不虚弟度青春之光阴,不忘弟身负之使命,不绝弟应承之大义,并使弟有所小成。足下之功不可没矣!

长安东南自古形胜,然弟初至,满目疮痍,一片狼藉:污水河流出圣塔,垃圾山注于曲池。昼无店之繁华,夜无车之喧闹,弟母叹曰:“曲江鸟不拉屎之地,为何去之?”然弟志不可夺,数年艰辛,昼夜鏖战,以雁塔北广场改造为序,先启海洋馆,再造芙蓉园,及至春晓、盆景、蔷薇诸园,终连片雁塔园林景区胜地。后移师曲江池,唤醒南湖,重建寒窑,复修秦二世陵,涅槃大唐不夜城,终成中国五A景区遗址之大观。至组建影视,会展,旅游及文演等文化集团,终成国家文化产业示范之区,高擎陕西文化产业之大旗。

往事如梭,岁月峥嵘。其中之艰辛,远非常人所能想也,亦非为陌客所能道也。足下听闻:吾常深夜熬油,蜡烛己身。过子时不睡,逢假期不归。常驻唐华,以馆为家,以家为馆。世人皆美其名曰:“驻华大使”。然吾之苦楚谁人知?有父母不相居,有友朋无能聚,至于恋人,更无从会集,三十而立,仍茕茕一身,纵“遣唐使”亦不如!犹弟去上海,几一年未见吾儿,见面相逢不相识;今又领命赴韩城,料事成之日,吾儿已然学前童子矣。身为人父,错失人责,虽有憾而终不悔。身在曲江,吾常自傲之。能生此盛世,得此良机,又以追随先贤,耳闻目染,效力高风,举手投足,如此这般轰轰烈烈,豪情壮志,人生至此,其何悔有与?

及至跳出地理范畴,西去法门寺,北上大明宫,环带古城墙,振兴临潼,发扬楼观,曲江文化终集大成。弟窃以为,若无曲江众人舍身忘我,长安岂能复有今之盛况?足下亦无批评之谈资!北广场之休闲,芙蓉园之美艳,不夜城之璀璨,法门寺之宏大,大明宫之雄魄,临潼之瑰丽,楼观之庄严,自不必多言。《梦回大唐》、《盛典西安》、《日月大明》已成华丽诗篇,《曲江宣言》、《曲江事变》、《曲江路线》引领时代风范。有无聊文人墨客,所谓砖家叫兽,心存私利之徒毁之非之,无非以项目求其私不能,以贬损项目博其名钓其誉之流。曲江时代之前,放眼全国,长安太缓慢。只一个囧字了得!曾是千年古都,世界名城,却无对外待客之骄傲,无市民休闲养憩之场所,更无文化敬仰膜拜之载体,空守文化资源,独以文物衰败为悲伤!谈何繁华,说何兴盛。其时,所谓砖家叫兽在哪里?所谓仁人志士又在何方?夫临潼兵马俑享誉世界,却奋力独撑,盖品牌大而产业小也;西安古城墙世界唯一却勉难经营,盖资源优而经济弱也。其他如大雁塔、华清池、碑林等全国性排他文化资源均降其尊贵而辱没于庸碌旅游产品丛林中,一代天骄大明宫竟隐匿道北棚户区,垃圾山中险丧命。痛惜!痛惜!足下以为何?

弟每外出,回长安必哭我城墙。想我陕西,黄天后土,专埋皇上,汉唐雄风,关中霸王。今落后衰败竟至如此!悲夫!城墙雄浑敦厚,似我秦人正直善良,但也禁锢我秦人于一地,不思进取,安于现状。我辈饮渭河水,食关中麦,吼大秦腔,却对长安发展不闻不问,固守于老祖宗的遗产而不自拔。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更有甚者,假以保护祖宗文脉,干扰发展,欺世盗名。敢问斯人何以面对先人,何以抚慰关中父老乡亲?或有言,曲江之成,在于地产。诚然,曲江之建设源于地产,然纵观当下中国,有不以地产强城市呼?此城市发展必经阶段而已,应理性视之,有何大惊小怪,做魔鬼状?长安与罗马其名,进罗马古城者需缴进城费以护古城,吾长安岂能?若吾等坐视天佑长安城,岂不谬哉!长安历史优于北京,但京都建设集全国之力,彰显王者之气,城市价值甚伟。我等紧抓历史机遇,复兴文化,定能拓展城市价值,以文化彰显城市价值,又有何不妥?我大长安怎能为东南沿海的农家乐,也绝非海外宾客的落凤坡。长安要发展,绝不允许停留在原生态。动则以保护历史,保护文物为由,阻碍城市发展,让长安落后并保持于原生态者,其良心何在,其居心何在?足下以为何?

曲江之成,实则在文化。足下不见曲江以城市运营收入援助文化全面复兴。大规模修建遗址公园或广场对游人免费开放,全新创建文化产业集团吸引全国文化企业上千家入驻;建设大唐不夜城美术馆、音乐厅、电影院等文化设施助我长安雄踞西北文化之首;每年数千万扶持资金对文化项目实行补贴免租。至于弟至韩城,则更是一番苦心。韩城古城素称“小北京”,一代史圣司马迁光辉灿烂,黄河滩湿地芦苇飘荡、大禹治水智慧启迪、鲤鱼跳龙门发奋激励、党家村明清村落又称“建筑活化石”。拥有如此之精彩的世界级旅游资源,但产值却占经济总量2%,此何以堪?有言到韩城做地产者,可谓笑掉大牙之无耻之徒。放弃长安,跑到一个只有50万人口,距西安200公里之外的县级小镇投入50亿元开发房地产,何等荒谬!弟以为:此种行径不是脑子进水了,就是让门给夹了或是让德纲家的驴给踢了。足下以为何?

当下中国,有此种风气:不干活的喜欢批评干活的,更喜欢说风凉话,看热闹,找乐子。既说三道四,还横加指责,见不得你半点成功,更容忍不得你寸点失误。曲江之悲在于世风之悲,即社会高速发展压力过大导致的综合性羡慕嫉妒恨。人非完人,孰能无过,以曲江如此高效宏伟之功绩,焉能无瑕疵。若真为我三秦大地性情中人,必能宽容待之,真心帮助,如若昧着良心一味无中生有,落井下石,其人性又何在?足下不见,日本地震,我国竟有人幸灾乐祸,鼓掌欢呼,其良心泯灭到了何种地步。这是人性的悲哀,这是文明的悲哀。悲夫,司马迁尚且被冤枉迫害遭受宫刑,何况我辈小民。足下以为何?

岁月有恍惚,人生太无常,吾辈不求身后有功名,但求行事之问心无愧。要之,死日然后是非乃定。书不能尽意,略陈固陋。谨再拜。

附录2:《西安晚报(2010年5月5日第八版)》截图

西安晚报的报道截图

编后记

有接近刘磊的人士向INXIAN透露:刘磊是一个干事的人。他非常热爱自己的工作,事业心很强,能力也很强,做事有章法,思路有条理,深受曲江高层器重。

时至今日,曲江对外界的各种批评,始终是站在“企业的角度”进行各种形式的公关、宣传、辩论、澄清,而不是站在政府的角度,动用“行政力量”去封杀舆论、抓捕媒体从业人员、关停报纸或网站。这是值得称道的亮点,也是我们不能忽视的细节。

全国没有哪个城市能够像西安这样,对一个市级政府的外派机构展开了如此深度、广度和参与度的话题讨论,这种对话和争议本身,就是西安以及曲江开明、开放、自信的表现。

从陕文投(韩城)公司副总刘磊的上面两个文章来看,陕文投、曲江方面完全是有能力从“民意市场”的角度,以企业法人的形式(而不是政府外派机构的强势姿态),为自身做更好的“宣传”。

《陕文投刘磊:曲江人迎合真理》相关
南秦岭:听说要开发韩城了
酒547:曲江要开发韩城了,你们怎么看
临潼区和曲江新区的秘密交易
狠批拆除西安城墙的论调

Published by

60 Replies to “陕文投刘磊:曲江人迎合真理

  1. 我似乎看到诸葛亮在世,吹吧,你们比得上我产吧世园会吗?我长安花才是西安形象,

  2. 现在韩城的环境很差,我看到投资者都是我们那边的些厂子的董事,希望你们可以治理并控制厂子所带来的污染。
    我老家所在的小村庄,现在空气质量很差,一个晚上过去落了一层灰,每天都可以看到参天的烟囱排出浓密的各色的烟雾,叫人揪心。以前的井水早就不能吃了,一来是水位严重下降,据说是因为厂子的需要打了好多个很深的井,二来井水早已受工业废水的影响,不能饮用了。
    这是多么残忍的事情啊,曾经宁静的小村庄,现在却因为环境的问题,几近不能生活,我们附近的几个村庄已经搬的快要空了~
    如果说韩城要发展旅游,我完全支持,但是一个地方的环境会直接影响旅游人的心情和意向,我不希望人们来了一次韩城之后再也不想去~

  3. 不能不承认,曲江内部确实有一些人是非常希望将西安的面貌大大改造一下的。他们像农民改造地球一样,想把西安也改造了。

  4. 不能不承认,曲江团队确实把西安的一些面貌大大改造了,但韩城不比曲江,更不希望看到变成第二个法门寺,希望曲江人在进行旅游开发时,先把软环境做好,这才是根本。

  5. 曲江之建设源于地产,然纵观当下中国,有不以地产强城市呼?此城市发展必经阶段而已,应理性视之,有何大惊小怪,做魔鬼状?
    ————
    呵呵,多了去了!地产强市?强的是政府的钱袋子和财政收入而已。地产业再强,社会贫富差距越大,地产已经成了利益集团的吸金器。

  6. 刘同志是在宣扬“真理掌握在个别官员和KFS手里”么?韩城有司马迁不假,但关中这片大地上,到处都是名人故里、皇帝陵墓,你们到底是为当地旅游业着想,还是盯上了韩城的良好经济和韩城人民殷实的钱袋子,你们自己思路清晰,老百姓也心知肚明。

  7. 如果还是所谓的抓大放小,完全以经济利益为核心,办事越认真,效率越高,离真理也就越远。别的不多说了,借用一句,天朝垮台前,利益阶层已经丢尽了他的脸。

  8. 难得看见韩城的新闻~希望早点开发韩城的旅游资源,带动韩城当地的经济发展!

  9. 看了刘磊半文半白的辩解文,觉得:尽管语句急需斟酌,但意见表达确实有道理。
    高新和曲江,在段市长的带领下,成绩斐然,高新荣列全国三大高新区之一;曲江有所谓”曲江模式”.这是公认的成绩。不管他们建了几大主题公园,不管几a级景区,这些建设,改变了西安城市的面貌,给普通人的城市生活带来了福祉。最起码,周末节假日,市民都挤在曲江池公园,游南湖,是事实吧?这些,所谓曲江人带不走,是可以留给后世子孙的。
    作为一个新市民,我是很敬佩曲江团队的,十年间,做了这么多事,几乎从立意到细节,堪称国内城市建设的典范。
    在现行体制内,做事是很难的,这拨人,在西安的历史上,绝对是有功的。
    至于说开发韩城,临潼、如果没有利益的算计,那个企业都不可能去做,我们的政府从来就不会做纯公益的事。连医院和教育都推给社会买单了,你还有啥指望?
    同学们记住,任何资金都是有成本的,有压力。曲江集团的压力比我们想象的要大的多。
    诸位网民们的批评,我觉得是善意的,任何大事件,应该有不同的声音,方可周全。
    但曲江模式能否在韩城复制,我持怀疑态度。
    我们担心房价,我们为什么不批评卖地维持的政府?
    我们害怕辐射,但为什么不对瘦肉精穷追猛打?

    我从外地迁到西安时,说过,不管段市长以后结局如何,他好赖给西安人留下了很多公用建筑。
    你们谁还能说的出其他市长的名字?
    刘磊的委屈,说来可笑,做大事的男人,岂能自顾还怜?你们拍的《大秦帝国》,商鞅的结局如何?
    批评曲江,真的也是因为曲江可以批评,否则,哪里有这样的争论?
    谁敢批评新的个税政策?让你说吗?
    个人建议:曲江集团已经变成一个很大很脆弱的新团体,,支柱产业立足未稳,资金压力过大,应该节约资金,专注产业,而不是一味地盲目扩张,那些将来都是你们的包袱。

  10. 再说几句:
    一、真理只掌握在少数人手中,意指大多数人是追随者,观望者。耶稣和他的门徒在基督教初期确实是极少数人。他们觉得自己和上帝在一起,有真理。放在曲江模式的争论里,太宏大了。大家不是说你的思路,而是说细节。
    二、曲江团队是政府的一级机构,官商合一,这里面隐含的问题太多,所有花钱的事都亲力亲为,容易招人红眼,对整个团队以整治腐败的名义下手,隐患很大。建议学习高新,在具体项目上,放手让外来企业去做。
    三、曲江模式很难在陕西的其他城市复制,这与地理、文化、居住人口有关,光依赖旅游,太漫长,回收投资很慢,这些项目,害怕将来就是曲江的经济压力。
    四、希望西安像广州一样,更开明,更理性,更亲切。你们陕西人都很犟,又很保守,原来也很土,这些年的变化,还远远不够好,不够文明和开化,希望不要动不动拿文物和死人来压活人。时代的进步,总是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总是需要前行者,让我们羡慕嫉妒恨吧。

  11. 真理不需要验证的。需要验证的,不是真理。30多年前,中国人开始讨论真理,30年后,我们依然没有讨论出来什么。这是一个缺乏共识、而又各自为是的国家。

  12. 杜老师是明白人,说话太客气了。我也认为真理不需要验证,真理是客观的存在,需要验证的都是歪理。

  13. 文中云:“当下中国,有此种风气:不干活的喜欢批评干活的,更喜欢说风凉话,看热闹,找乐子。既说三道四,还横加指责,见不得你半点成功,更容忍不得你寸点失误”。作为曲江韩城团队的高层,应该清楚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道理,你本来就做的是创新的文化产业,在发展过程中应该允许公众对你批评和质疑,但是我觉得曲江整个团队再面对批评的时候都显得过于敏感了……不光是曲江这种官商结合企业,整个社会现在都是如此。这才是我们社会最大杯具!

  14. 去年,我曾经有机会陪甘肃的一县级政府的城投公司到曲江考察,他们计划学习“曲江模式”,我拒绝了,因为地域环境的限制,我知道他们学不来,最后结果一定是邯郸学步,贻笑大方。
    我一直担忧的是:西安城里暗流涌动,各种势力很是复杂,博弈的结果就很难说,那么曲江的旗能打多久?如果段市长有个闪失,曲江的团队一定会被清洗,这个相对文明,掠夺性不是很强的政府外派机构就鸟兽散了,到时候,建设和进步的步子就会逆转。
    大明宫的开发,在浐灞之前,对西安的平民区的改造,绝对是有功的,对文物的破坏,可以忽略不计,反正,之前,河南人已经破坏了很多年了,从花园口逃难开始?
    韩城、临潼由陕文投开发,本身就反映出段市长的思路很焦灼,不断扩大规模,找事做,可经济账就不一定算的很清楚,继续做下去,一定会把资金变成资产,一定会周转不灵,一定会资金链断裂。
    因为在中国,做文化产业的基础设施,是不可能赚钱的。除非是继续做地,做一级开发商。看看兵马俑旁边,村长们盖的商铺,那个挣钱了?
    所以,曲江的步子要缓下来,要发展能实在盈利的产业。
    就是前面网友的建议,把软环境做好,把管理做好,把很多二级公司砍掉。
    顺便说一句,唐华本来是我最喜欢的宾馆,可惜,归到曲江以后,管理和服务比日本人管的差远了。

  15. 时至今日,曲江对外界的各种批评,始终是站在“企业的角度”进行各种形式的公关、宣传、辩论、澄清,而不是站在政府的角度,动用“行政力量”去封杀舆论、抓捕媒体从业人员、关停报纸或网站。
    ————
    曲江用广告费轻易就封堵上了那些人的嘴巴,对于西安的那些贱婢媒体,不需要动用什么行政力量。

  16. 一定会把资金变成资产,一定会周转不灵,一定会资金链断裂。
    ————
    这也是曲江目前最危险的。曲江内部一旦出问题,外部树敌太多,没人会帮他。

  17. 曲江对文化资源的破坏比花园口溃堤之后搬迁来的河南人狠多了!曲江的这些垃圾建筑、伪文化、伪遗址咋办?等200年后变成真遗址吗?

  18. 反正,之前,河南人已经破坏了很多年了,从花园口逃难开始?
    ————
    杜老师,河南人强奸过你妈妈?

  19. 杜老师怎么说也是在讲道理,比刘磊这种恐吓式指责别人无知好看得多。

  20. 我觉得,曲江留下的建筑不是垃圾。当年日本模仿开封,修建了京都,历经岁月,现在是世界级的建筑文化遗产,旅游景点。所有曲江的仿唐建筑、汉唐风格,在建筑行业并不遭到恶评。那总比那些仿西建筑,处处玻璃幕墙好看的多。这个可以讨论,而且可以争论。大家出去走走,看看这些年那些二线城市都被开发成什么样子了?每个县城都千篇一律。
    河南人破坏北郊,不是造谣,是事实。陕西人也在破坏啊,西安人差点也把城墙拆了吧?我本身是河南亲戚,对河南人和对陕西人,都无偏见。问题是长安历史上多次遭遇战乱,大火,很多历史遗迹早无迹可寻。唐末被少数民族,后唐吧?差不多烧光。元朝的时候,也差不多被蒙古人用来放羊?
    曲江池在唐末就已经被毁了。
    河南人在大明宫遗址上盖房,生娃,繁衍生息,把北郊差点变成罪犯滋生的场所,这是事实吧?
    我记得,西安以前互相问候,据说北郊的,都互相问,娃出来了没?说的是监狱吧?
    文化资源如果不为世人所有,所用,谁会重视?陕西有那么多陵墓和景点,历朝历代受益最大的是盗墓贼,农民都闲麻烦,影响种地呢。
    河南的文化资源比陕西多,这些年也在开发,问题是那些资源被开发和旅游了?只有一个不伦不类的少林寺,周边养了太多的习武之徒。

  21. 装文化,伪文化,本身就值得尊重,总比直接装流氓好吧?最少这些人对文化有向往,有爱好。而且,恶俗的东西,一旦流行,一旦成规模,那就是时尚。
    西安的古迹中,城墙都是伪的,不是汉长城吧?汉长城过去很多是土坯做的呢。
    唐华宾馆、陕博都是仿唐建筑,也没人建筑风格不好吧?
    陕西的文化保守,是因为黄天厚土,是因为这一地域,过去基本风调雨顺,人们生活就一辈辈传承。
    没事干,看看《白鹿原》,那才是你们陕西人的生活史。
    河南人对汉文化的破坏一直有,就是功利,缺乏信仰,为了生存不择手段。嘴里说大话,遇到冲突,就暴力相向。不一一历数了,你们在自己周围观察去。

  22. 段市长说,大唐芙蓉园,再过一千年,也是文物。听这话,我当时在看电视。很吃惊。我觉得他还是很霸气的。不过事实如此,怕的就是再过几十年,就让那个瓜皮给拆了。
    以前的法门寺破烂不堪,现在的法门寺,游客如织,翻墙都得花钱,说明改造和开发是有必要的。
    多思考,批评什么不是发泄,要站在道理上。
    每个人,绝对不可能站在真理之上,那是神力。

  23. 人民日报的观点代表了某种声音,某种态度。。。曲江系的人用垄断的声音做垄断的事情,口口声声给人民带来了这个那个,忘了自己不是一个单纯的企业,而是绑架了文化遗产和公权力的庞然大物,,,这种谎言别说#人民#不答应,#人民日报#都不会答应。。。

  24. 别不要脸了!曲江的那些垃圾建筑能存在70年就不错了!还好意思说1000年后事?
    放着现在有3000的历史的遗址不要,而要未来1000年后的遗址?
    这太无耻了吧?是霸气还是愚蠢?还是故做姿态?
    26楼的杜老师,你这话也太陪着不要脸了吧?

  25. 嘘…………

    楼上的小声点!!

    杜老师入戏了!不要打扰杜老师………

  26. 杜老师很多话讲的有道理。
    但是,为何放着现有的2000多年历史的文化遗产不重视、不保护,要为1000年后的子孙留下1000年历史的文化遗产呢?
    让1000年后的子孙们收获有3000多年历史的文化遗产,不更好吗?!!
    为何每个被曲江收编的旅游和文化资源最终都成了曲江冠名的了?比如曲江城墙、曲江大明宫、曲江楼观台、曲江……………………………………………………………………
    是不是不姓“曲江”就不行啊?之前的名字不加上曲江就没含金量啊?!!
    杜老师,咱们不说别的,光就这点上来看,曲江是不是太自恋了点?

  27. 说那么多有啥用?让广大人民受益就是善举,让少数混蛋得利就是恶行!这点,曲江人心里清楚!

  28. 杜老师的话,其实很有道理。
    我觉得一味的找分歧、挑毛病这没有意义。求同存异、寻找共识才是解决问题之道。
    曲江有曲江的发展观,曲江的对外文宣上,一说就是我们没要国家的钱!
    是的,这句话很对,但是曲江要国家和政府的政策了么?要地皮了么?
    说到地皮,又不得不扯到土地财政上了,这个问题全国都是一样,说来说去,还是绕不开体制。

    当然,你可以说:政府最大的财富就是地皮!对啊!如此说来,政府不就是中国最大的富豪吗?
    中国国家投资公司——中金公司就算不是富可敌大国,也可以敌很多小国了吧?
    再说了,中国是以国有经济为主导的国家,国家不是最大富豪,谁是?

  29. 打着关注民生的旗号让韩城跟西安一样什么都高,就是韩城人民收入低。

  30. 呵呵,端个板凳看戏子们的表演
    无论你们怎么折腾,这就是个封建社会而已

  31. 遗迹是有特定含义的,被毁坏的遗迹有旅游价值吗?古罗马的斗兽场,人家给今人好歹留下了可以照相的地方和轮廓吧?你们西安的遗迹,如果城墙不在八十年代整修,可以发展旅游产业的支柱在哪里?是回民巷吗?你们说三千年的遗迹,是指地表呢?还是指地面建筑?还是让导游给游人指着一块土堆,说唐朝人在这建过宫殿?
    你可以说,我们不要旅游,但问题是,黄土埋谁都是一层层的吧?历代都在破坏,那个遗迹被政府保护的可好可完整?看看最初的秦二世墓去。
    西安建国以后的尴尬就在于史书中什么都有,城墙内外啥都没有。我八十年代到西安来时,满怀热情要参观一下,就是华清池,兵马俑、华山。西安城内可看可转的地方几乎没有。那么,现在如果搞旅游,总得有些内容,才好意思骗外地人钱吧?曲江是有些自恋,但实际上,曲江的出现给西安给了新地标,使西安有了对外的品牌形象啊。
    我替曲江说话,是因为西安好不容易出了这样一个团队,做了一些事,我们可以指责,我们有权;我们可以尖锐批评,比如包装城墙,什么声光电一体化,那简直是太拙劣的玩意;我们也可以批评曲江管委会,它的本质是替政府运作卖地,这几年的副作用是直接推高了西安的房价。
    但,城市的发展总得有路可走吧?因循守旧,不思进取的官员在你们陕西还少吗?你们的农民够多了吧?
    认真地说,下结论之前多比较,多思考,情绪的发泄,只会痛快一时。可结论,会越走越远。
    我和曲江没有任何关系,也没必要在这儿替谁卖好,没人给钱啊。我的观察,来自于对你们这城的认识,来自于这一两年的生活经验而已。
    现今的中国,政府垄断了所有的资源,想弄啥就弄啥,而在这里,个别人由于向好,爱好伪汉唐文化,在西安还弄了些市政设施,这多好啊。你们就不想想,其它地方,人家啥都不弄,照样把地卖了,把钱花了,还不给你解释,也不容许你讨论。
    少数人得利,在生意场上是永远的真理,没有任何一个市场,可以使多数人得利。只是,如果政府利用的是国家资源,就不得与民争利。
    这是常识吧。政府有税收,有财政的来源,不应该在市场上去做什么生意,卖地是对民众最大的剥夺。
    根源呢?土地公有制。

  32. 现今的中国,政府垄断了所有的资源,想弄啥就弄啥,而在这里,个别人由于向好,爱好伪汉唐文化,在西安还弄了些市政设施,这多好啊。你们就不想想,其它地方,人家啥都不弄,照样把地卖了,把钱花了,还不给你解释,也不容许你讨论。
    ————
    退而求其次,在众多烂桃子里,曲江算是比较不烂的那个了。土地财政是土地公有制的必然,而土地公有制又是当朝政府的国策,因此,这个问题无解。无解!

  33. 河南人对汉文化的破坏一直有,就是功利,缺乏信仰,为了生存不择手段。嘴里说大话,遇到冲突,就暴力相向。不一一历数了,你们在自己周围观察去。
    ************************************************************
    就冲这句话,我深信杜老师的祖上被河南人强奸过,导致杜老师的血统里有N分之一的河南血统。

  34. 近期难得一见的精彩主题+回帖!做个标记,以示来过。
    我觉得刘磊的两个文章写的很棒,但是有句话不太合时宜:“曲江人迎合真理,不迎合大众,因为真理最终会掌握在大众手中。………………”
    既然真理最终会掌握在大众手中,那么为何不一开始就迎合大众呢?如果真理和大众有距离,那,这个距离有多远?这个距离是不是就是曲江人和大众的距离呢?所以,在“民意市场”还没开始形成,但是已经嗷嗷待哺、呼之欲出的当下社会里,曲江不应该脱离民意太远。
    否则,庙堂之上有政敌、朝野之外有民愤,这对曲江是大大的不利啊!
    曲江是目前是一个政商合一的复杂利益集团,在未来,他的政治职能和市场智能是肯定要进行彻底切分的,这点,曲江要开始做好准备了。

  35. takemake:乳臭小儿,信口雌黄,一再对俺爆以粗口,孰不可忍。
    估计你的老师死得早,(被你这瓜皮气死的)给你教个常识吧:现在的中国汉姓,绝大多数都源自河南、山西,你的祖上也一定是有河南血统的。说谁有河南血统,那是夸人是正宗汉族,不是骂人啊,猪头。
    你的历史老师忘了和你说?说到强奸,汉族历史上被蒙古人、满族人弄了几百年,你敢保证,你的祖上的女性都是纯正的血统?比如你太奶奶啥的?回去翻翻家谱吧,如果你爹识字,你们家有的话。
    当然,如果你不是河南血统,弄不好是战乱时,祖上的血统被少数民族融和了,就变成了俗话说的杂种。
    平生最烦流氓,说粗口。杀人放火你又不敢,揭竿而起你也不敢,就敢爆粗口,你以为你真流氓?
    真的流氓那有空在这瞎扯?所以规矩些,有话就好好说,没话就滚远些。

  36. 临时工 说:
    三月 30th, 2011 at 11:36
    一般自称老师的,水平都一般。

    赠楼上和楼下。

  37. 挺好的一个话题,最终一谈到土地财政就无解了!
    刘磊说,30年前曾经有场关于真理的大讨论,我们现在也应该有一场关于土地财政和土地私有化的大讨论。不然的话,真理绕不过去,真理也不答应!!!

  38. 看完这个文章和评论,你可以发现:我们每个人都宏大梦想,都是建立在了一个千疮百孔的国家财政制度上了。。。湿他伯!!

  39. 这十来年,我们最尖锐的社会矛盾,实质就是政府剥夺农民的土地,即地方政府以城市改造扩容的名义,低价征收,高价出售给开发商,或招商引资,从中牟取暴利。由此产生的乱象,如所谓强拆、上访、自焚,都是在矛盾激化后不可避免的社会悲剧。
    去看看在每个城市代理政府拆迁的都是些什么人?
    如果需要质疑,也许我们该质疑这个根源,他们的法律依据是:土地是国家和集体所有的。
    谁在代表国家?谁在代表集体?政府机构代表国家,乡村干部代表集体。真正该拥有自己土地的人呢?他们彻底被代表了。
    土地私有,如果不能实现,那就意味着,这个国家不会实现真正的民生、民权、民主。
    西安相对来说,对农民的补偿较高,安置是较好,极端事件较少,说明掠夺的方式比较文明。
    深圳也是。
    要知道,强盗也分三六九等的。
    所以,讨论曲江,隔靴搔痒而已。
    曲江模式的本质就是卖地,就是土地的一级开发。这是现在全中国的地方政府都在干的事啊。每个县都在干。有什么可深究的?
    我反复说,文化产业不赚钱。从古到今,大部分的文化产业都是烧钱的。所以走文化产业的路,最后把老祖宗都翻出来拍成戏,也不好看,也不赚钱。
    这点,十年以后再讨论吧。

  40. 文化产业不赚钱??哈哈,杜老师,你太搞笑了!你这句话让全球几大唱片公司、电影公司的老板都直接脑瘫死亡了!你让全球几大媒体新闻出版集团的老板们也都心肌梗死了!哈哈。。你的马脚漏得太大了吧???就你这样还好意思出来谈文化产业?

  41. 杜老师才是真正掌握真理的人,句句都很在理。而有些人只会谩骂。

  42. 杜老师回复还是很客观的,难得一见的好帖!赞一下
    顺带问杜老师有无博客或微博,学习下!

  43. 谢谢吴标题,很久不写博客了,而且博客文字全是家常里短,太过琐碎,不敢说学习。就在这里交流吧。也方便。

  44. 杜老师,我不是河南人,祖上也没有河南血统,我家族来自广东。你别说广东人的都是河南人的后裔。
    但是,就冲你在这个文章后面的那些评论里对河南人的成见,我就觉得你没任何资格去当老师。
    如果你真的是一个老师的话,你也是不合格的。

    至于曲江?已经不需要用历史去检验了!不要把自己当成真理一样,当成不可玷污的婊子。
    全西安最大的婊子就是以曲江为首的官商集团,就是曲江、陕文投的这帮既得利益者。

    曲江迎合真理?真理是什么?请问,刘磊,什么是真理?

  45. 杜老师现在可嗨了!
    杜老师成功地把刘磊的文章变成了他的讲台,杜老师,你不会的刘磊的马甲吧?

  46. 这次关于曲江的争论,确实让我很“嗨”。它引发了我过去几年对曲江的观察和思考,借此机会,一吐为快。
    刘磊的文章,可圈可点。但眼见的该生古文底子不厚,有些词句可以修改。且情绪化很严重,概因曲江上下外有辱骂,内有庙堂内的打压,都憋着火呢吧?
    其实,我们都远离了真理。
    就像对地域的偏见,每个人都有,那是中国人的潜意识。诸如:西安人嘲笑陕北人,广东人瞧不起粤北人、苏州人看不起江北人,遍地都是。
    话里带出河南人,你咋知道那不是恨铁不成钢?也许我很爱河南人的直爽、简单和粗鄙呢?也许我就娶了河南人,有一大堆河南亲戚?也许我就会说河南话呢?

    我不当老师很多年了,也不是曲江的枪手,岂敢?估计大家都没那么无耻吧。
    人家是政府,我们是草民。一点都扯不上边。
    曲江迎合真理,这话是大了。真理?在这个政权之下,哼哼。
    但曲江的路能走多远?曲江的旗能打多久?最后无地可卖的时候,谁为曲江买单?这是我最瞎担心的。
    这也是发这篇讨论的初衷吧?
    谢谢各位热烈的言辞,请原谅我的粗俗,我们告一段落?

  47. 挺好的一个话题,被几个自以为是的犬儒糟蹋得让人无话可说。

  48. 杜老师的话句句在理。曲江模式不值得过度非议,确实是任一地方政府都在做的事。曲江的文化产业也确实是不赚钱的(至少现在如此),诸位去查ST长信的重组方案即可明白(曲江文旅已经是最好的一块资产,年利润也不过4000万左右,其中2000万还来自政府支付的景区清洁费用。这4000万,还要打个对折)。
    而说到土地财政,恐怕又要回溯到1994年的分税制和中国的官员考核体系。扯太远了。没法说。
    唯一的担忧是当地产走下坡路,地卖不出去,现金流怎么办。现在谈这个问题还为时过早,也许是下一任政府的事了。曲江也在转型,把地产利润变成文化资产和收入,但这个过程会很长。

  49. 没有想到,刚刚搞完活动,也才忙完,争论这么激烈。

    谢谢大家的关注和厚爱,不管意见对不对,能有人给你提意见,就说明大家看得起你,关注你,关注就是帮助。所以先感谢大家。我想,这是最起码的度量吧,这点认识都没有,那估计什么事情都干不成。

    强调一下,感谢杜老师。我的文章确实是草草完成,早上6点睡不着,尽管晚上2点才睡。激动之余,爬起来一个多小时就写了,古文确实也没什么底子,语句中很多就能看出来需要修订。文章我自己也不是很满意,情绪化比较重,道理没说头。后来专门将文章改了,不过在华商网上换了,这里还没有体现出来。感谢杜老师和大家的理解。我觉得从你们的角度看,至少给我的工作有了很多参考,尤其是有些意见确实是很精彩,很有指导性的。这个我会运用到工作中,再次感谢。

    再强调一下,不能同意岳路平老师的意见。曲江是从荒地上干出来的,那时候曲江啥都没有,没有什么国家的文化产业扶持政策,那时候还没人谈这个呢,所以你的知识确实片面。其次,纺织城给到你手中时间也不短了,结果弄的并不怎么样,所以你来评价曲江绑架文化资源实在说不过去,我觉得你首先应该问问自己,纺织城咋样了,多少人在期待着你弄正事呢,把纺织城大变样呢。你完全可以采用你认为正确的发展方式和理念把这个先弄好吧。荒了自己的田,还说别人种大蒜。这个要不得。不是做事的态度。

    最后再次感谢大家,我就是一个普通的人,干活累了,发发苦闷,没啥特别的想法,能为西安做点事情,把西安弄好,我就觉得西安没白养活我这个祖上从外地迁过来的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