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827期]黄陵祭祖唱红歌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3月29日。1853年的今天,一个自称从西方得到先进思想的政权定都南京(by 叶克飞),它打着农民起义的旗号,建立政权后却迅速腐化;它对持不同观念者进行屠杀,大肆销毁数千年的文明成果;它宣称坚持一夫一妻、计划生育,但其领袖和高级官员却可以妻妾成群…不要误会,它是“太平天国”。

[1]童工之殇

记者赵飞通过暗访发现,未央区枣园村的浩输镜框加工厂有数名未满16岁的童工。其中一个孩子说,老板招工时承诺上千元工资当月结清,但最终每月只发300元,其余的过年才给。而老板却认为,自己拖欠工资的行为是替这些爱花钱的孩子们保管工资。

记者向未央区劳动监察大队举报后随执法人员重返工厂,发现工厂的人数从暗访时的28人变成了16人,即便如此,还有3名自称成年的员工无法拿出自己的身份证。未央区劳动监察大队队长张永鹏表示需要进一步调查才能下“雇佣童工”的结论。

其实赵飞记者在这篇新闻中犯了一个比较低级的错误,他一直纠结于这群孩子是否年满18岁,而童工的基本定义应该是未满16岁。

童工
浩输镜框加工厂的童工

说回正题,从经济学角度分析,童工的存在是由于廉价劳动力可以迅速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利于盘剥。资本主义原始积累时期充满了血腥吗?中学政治课本上写的那套显然监督了别人漏掉了自己,在天朝,黑砖窑、黑煤窑(728期之1)和小黑工厂同样充斥着大量的童工进行超强体力工作,用老罗的话来说,中国目前是在挑战资本主义原始资本积累时期的道德底线。

你是否认为这些孩子因为家里穷自愿打工养家,不应剥夺他们的劳动权?麻烦请不要犯“随手拍”的错误,把法律且放在一边,我们应该看到造成贫困和非法雇佣的社会原因,以及政府的失职,而不是仅因穷而打工的表象就默许这种存在。

童工的存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咎于监管不利,比如黑煤窑黑砖窑,你认为当地劳动监察部门真的一无所知吗?笑话,他们很多时候也是利益链条的重要组成部分。劳动监察大队的张永鹏对记者解释此事时表示:“未央辖区这么大,劳动监察就10来个人,逐户去检查(是否雇佣童工)是不可能的。”什么是失职?这就是失职。所以说,以史为鉴从来都是一句镶着金边的屁话。

[2]年龄趣事

同样是童工,待遇却天壤之别。周至县审计局科员姚周琪1977年开始工作,后调入县审计局,长期担任会计并升任为副科长。问题在于,姚周琪在两个地方的资料备案,其出生日期分别为1962年和1965年,那么按前文提到的时间计算,她15岁或12岁就开始工作了。

周至县审计局副局长郭周广认为,姚周琪到现在并未取得国家公务员身份,所以没必要弄两个年龄作假。而姚周琪的丈夫则表示,她只是改了出生日期求身体安康,并非贪图国家待遇。

不过据千龙网记者称,自己在调查过程中遭遇了周至县审计局局长武凯,武局长告诫记者“不能乱问,会惹麻烦的”,并指责记者“没事找事,不懂规矩”。看来,这朵女子背后确实有不少故事,我们一起期待更刺激的后续吧。

[3]堂堂被审

宁夏回族自治区原副主席、陕西省前副省长、前任宝鸡市委副书记、副市长、前任咸阳市委书记、市长的李堂堂同志,因受贿案在重庆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一审。李堂堂被指控在陕西任职的11年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受贿人民币768万。

李堂堂11年受贿768万,平均每年不到70万,如果按这个数额来当“受贿抓捕”基准线的话,国内厅局级干部能幸免的人应该所剩无几。按坊间比较流行的说法,是李堂堂得罪了另一李姓山东籍高官,因此才爆出“拉票案”(299期之本周人物),从而贬官至宁夏,最终落得个秋后算账的下场(434期之3)。

其实还有个有趣的坊间八卦,据说李堂堂调任省政府秘书长,是由于他和时任咸阳代市长的张立勇不和所致,而张恰恰也是个山东人,难道是李堂堂和山东人命里相冲?

在INXIAN,李堂堂连续两年进入网友关注Top10(374期之5740期之关注人物)之列,作为官场斗争的牺牲品,李堂堂的功过似乎并不重要,也许网友在这篇文章中的评论才是你值得关注的亮点。

[4]辐射疑云

黑龙江查出微量人工放射性碘后,东南沿海六省28日监测到极微量放射性物质,29日晚,山东、天津、北京、河北、河南、山西和宁夏七省也相继测出了微量放射物。专家认为这是日本核事故释放出的放射性物质经大气扩散的结果,对环境和公众健康不会产生影响,也无需采取任何防护措施,只不过专家的话似乎没有任何信服感。

陕西暂时未检测出任何异常,不过前几天发生的一起放射性物质失控事件也让大家虚惊一场:一个钴-60辐射超标的产品销往陕西,放射性比活度超过国家放射性废物标准20倍,幸好辐射环境监察监测人员在20个小时内及时将这批货物进行处理,并要求接触这批放射性物质的工作人员体检。

尽管新闻如此渲染,大家还是要蛋腚一些,与其担心核辐射污染,不如多担心下平时吃进肚子里的各种国产毒药,比如地沟油、瘦肉精什么的。

[5]规章体检

西安市政府通过了一个小玩意,名叫《西安市政府规章立法后评估办法(草案)》。解释一下,就是说从今以后,政府的立法需要大家来评估,以便针对不合理的地方进行修改,形象点来说,他们管这叫做“规章体检”。

按照规定,应该进行立法后评估的范围如下:

  1. 与经济社会发展和公众利益密切相关、社会影响面广、社会关注度高,且实施已满3年;
  2. 调整对象发生改变,现规定是否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要求尚不明确的;
  3. 人大代表议案、政协委员提案以及社会公众提出较多意见的;
  4. 市人民政府认为需要评估的。

与其说上述四条是并列关系,满足其一就可以评估,不如说第4条是一票否决的关键因素。如果人家自己不愿意体检,我们这些大夫们又干嘛自作多情呢?

[6]黄陵祭祖

清明将至,又到了一年一度的黄陵祭祖时间。据“中央社”报道,国民党荣誉主席吴伯雄将于月底启程前往西安,参加黄帝陵祭祖大典。而今年的祭祖现场,除了少数无聊的花样外,还将孙中山、毛泽东颂扬黄帝的词句谱曲成歌曲,在祭祖的时候吟唱。

老王在2009年的今天(97期之2)曾感慨道:“现代的坟圈子里站三种人,谈生意的商人,拉帮结派的政客,以及小沈阳。”看来时隔两年后,我们又将红歌秀(826期之5)成功的植入到黄帝陵祭祖中,祭祖大典已经从传统成功转型为时尚现代的春晚现场,看来真可以考虑请小沈阳或者春哥来唱几圈了。

[8]民间高招

过路费

在西安绕城高速南三环段,一辆白色的货车拉了两辆小货车行驶,因为这样可以省过路费和油钱。生活在世界上收费公路最多的国家(771期之1),人民的无穷智慧是在长期的对敌斗争中自然形成的,此言非虚。

[8]前车之鉴

浐灞前几年重金打造中超“皇马”的故事还是有传承和警示作用的,比如浙江绿城俱乐部副总鲍仲良借浐灞来讽刺恒大俱乐部,他说,钱不是万能的,浐灞去年也曾投入巨资,但收获效果却太理想。

今年的浐灞有点低调,不过科萨却不想太低调,科萨表示浐灞今年的内外援都很符合球队的要求,因此他认为浐灞已经具备了夺冠的实力。不过实力归实力,实际归实际,就像打麻将,好牌未必就能胡牌,如果手太臭,打成相公都是有可能的。科萨同志啊,你牌技究竟如何啊?上个赛季可没开胡几把呀。

[9]地铁吃饭

公交吃饭
音乐味道在公交上拍摄的一个吃韭菜馅包子的男人

地铁里究竟能否允许吃东西(826期之4)?之前各种大道理大家也讲了不少(733期之社会事件792期之7),这里就不废话了。我只想问大家一句,你愿意身边有一个边吃韭菜馅包子边吧唧嘴的人存在吗?这不是立法规定的问题,这特么的是公德心和素质问题!

[10]西安之旅

如果你有时间,推荐你花上一个半小时欣赏《关口知宏之中国铁道大纪行-西安篇》这一视频,欣赏下日本人眼中的西安。《关口知宏之中国铁道大纪行》是一个在日本引起强烈反响的节目,它以“高清+直播”的形式,记录了艺人关口知宏在2007年用铁路走遍中国的全过程,在节目制作手段和传播技术上,都是创新。当然了,您现在看到下面这一集《西安篇》的视频,是录播的了~

《[西安e报:827期]》二维码网址史上今日:
[西安e报:第97期]你的鼠标里藏着我的睡眠
[西安e报:462期]禁烟令将至
献给好人的奏鸣曲
段子里的未来

Published by

39 Replies to “[西安e报:827期]黄陵祭祖唱红歌

  1. 虽然我不是童工,可我为了生计,仍然每天要工作十个小时以上,看来我国的资本原始积累早已深入浅出各行各业,那么我们到底在替谁积累资本呢???

  2. 唱红歌是个不伦不类的事,中华民族五千年的历史,红歌代表的是多少年?
    这只是祭祖,有必要弄的跟耍猴一样?
    重庆又唱红歌,又下乡,又宣誓,到底要干什么?

  3. “1853年的今天,一个自称从西方得到先进思想的政权定都南京(by 叶克飞),它打着农民起义的旗号,建立政权后却迅速腐化;它对持不同观念者进行屠杀,大肆销毁数千年的文明成果;它宣称坚持一夫一妻、计划生育,但其领袖和高级官员却可以妻妾成群…不要误会,它是“太平天国”。”

    这段真好。你们该明白为什么史学界早有定论的明末农民造反和清末的太平天国被“正史“平反的真正原因了吧?一样一样的,所有的邪教和奴隶制都是一样的表现和本质。
    谢谢长安花的致意,默默地看这e报,看了一年多,人文气息很浓,地域特色很重,文字很活泼,就随便写了几句。浅陋之处,粗俗之处,敬请谅解。
    童工泛滥,智障者被奴役,某种程度上是这制度放纵和政权渎职。不是社会问题,真的不是。

  4. 附议一下杜老师(很多年前刚到城里念书的时候,圆圆脸的女班主任也姓杜)。关于曲江和西安,认识不少。

    偶然发现e报,跟着看了大半年了,聊以慰藉思乡之情。对了,胡铁花你怎么用胡适他爹的字号呢?

  5. 今天e报的一、二条都有官方回复了一、镜框厂被曝大量雇童工 有关部门:不存在该现象
    二、12岁工作副科长”改年龄属实 调查称未发现违规

    有关部门太强大了

  6. 中超各队现在水平都很接近,只能摆正位置踏踏实实的,才会有更好的成绩

  7. 公务员队伍里出现童工不稀奇,还有人死了多少年了,还在领取公务员工资呢。

  8. 新货车确实有这么运的,不过这张多半是恶搞,一般来说成品车从车厂发出也是物流公司的大板车来运的,因为工具上除了汽车也确实没什么更好的交通工具了。

  9. 黄帝听了会不会复活:算了,这帮孙子太能折腾了,我出来收拾你们先!

  10. 你说我要是抱着我外甥让我爸背着我进公园大门,门票钱谁省了!

  11. 在西安晚报自以为智斗“央广”而洋洋自得时候,他没搞清楚他仅仅是自以为是的弄对了一个年龄或者一条法规,但是央广是为了儿童权益说话,建议@西安晚报 主编和编辑能干点正事儿

  12. 园泥马的世园会,劳民伤财啊,有木有!会泥马的世园会,从来都是让人看个热闹,从来都是面子工程,有木有!!!天朝真泥马伟大,人民真泥马可怜!

  13. 在车上和地铁里吃东西固然是招人烦,不过只要法不禁止,就应该可以
    否则让人烦的事情也有挺多的,都要靠所谓的公德心来禁止吗?有些民工穿的挺脏的衣服而且至少仨月没洗澡站你旁边你烦吗?一个胖妞鼻子上打了两个眼还穿了两个环你烦不?你打算不让他们上车吗?

  14. 这是哪个傻子的主意,真让人无语……估计黄帝听完也得无语泪奔外加我勒个去吧~~~

  15. to 杜老师
    感谢支持,童工和智障奴役者属于政权渎职,我同意这一说法。

    to 浆水面
    胡适他爹传奇呗,千锤百炼都木事,最后得脚气挂了。不过这名字其实是源于古龙。

    to 爱枣报观光团
    这个问题就说来话长了,“法不禁止就可以”没错,其实e报也一直对立法禁止吃饭持反对态度,我呢一来对立法过细持保留态度,二来认为法律是道德的下限,不应把法的维度抬的过高。

    而说到道德问题,咱当然不能因为有人在车上吃刺激性的食物或者不排队上车就不让其上车,但这并不表明我们就应该这么做,是这个道理吧?而且您举的农民工、非主流的例子,我认为和吃东西、不排队算是两种范畴的事情,您说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