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名合格的犯罪嫌疑人

原文首发于《段万金律师博客》,感谢作者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如果我为药家鑫辩护》】

在我们国家目前的体制下,每一个人都是犯罪嫌疑人,只要公权力动员起来,查你祖宗八代,肯定能把你送进监狱。这主要由于两个方面的原因,一个是我们国家不公平不合理的体制,比如税收体制,他首先规定了世界上最沉重税收,又有着最宽松的监管,消极甚至放任违法行为的发生,当大家都在违法而没有人管的时候你该如何选择?

还有我们的官僚体制,大家都腐败,但被查处的几率几乎为零,官员怎样选择?于是选择性执法就是必然的,如果你藐视甚至挑战权贵,你就可能成为被查处的目标,如果你不顺从甚至企图揭露官场的潜规则甚至腐败,那么你可能就会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我们查处的官员有多少是牺牲品?查处别人的人有几人是干净的?大家都在一个染缸里。

另一方面是我们国家的刑法,许多的规定是言简意赅但却给人想象空间极大,是否构罪,完全取决于司法人员的自由心证,比如李庄的所涉嫌的伪证罪,大部分法学家认为不构成犯罪,一部分认为构成犯罪,我们的立法机关假装看不见不作出解释。还有诽谤罪、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等等,莫不是这样,这些连神都难以把握的界限,普通人如何把握?

你和别人发生交通事故,要对方赔钱,用稍微过分一点的方式就构成敲诈勒索罪了, 搞得我们做律师的都不知道如何回答是当事人,因为以前这样不是犯罪,现在根据打黑等政治需要就成犯罪了!我们现在是说你有罪你就有罪,没罪也有罪,说你没罪你就没罪,有罪也没罪。

在侦查阶段,我们法律称之为犯罪嫌疑人,我们都必须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做一个犯罪嫌疑人!

那么如何做一个合格的犯罪嫌疑人,实在是一个很重大的问题,因为这能成为自己乃至家庭命运的转折点!所谓合格的犯罪嫌疑人,那就是既要遵守刑事诉讼法以及相关规定,又要知道法律有哪些保护犯罪嫌疑人合法权益的规定。

如果你有预感自己被盯上,你一定要告诉自己的家人做好一切准备,就和作家谢朝平一样,当司法人员带走你的时候,如果有拘留证,那么请尽管告知你的家人立即聘请律师,律师有权立即介入。如果仅仅是传唤,家属最好跟着去司法机关,甚至在司法机关外等候传唤结束。如果超过12个小时,立即找司法机关提出抗议,指出他们的违法行为,如果由传唤或拘传转为拘留,则需要立即聘请律师介入。当然,在和警察接触的所有过程,警察的证件、法律文书等等一定要仔细审查然后签字。

犯罪嫌疑人
如何做一名合格的犯罪嫌疑人

从你和司法机关第一次较量的过程可以看出,平时交几个律师朋友和有经济实力的聘请律师作为常年法律顾问是何等的重要!

当你被拘留后,这已经意味着你被采取强制措施,这个时候,警察有义务告知你的权利,譬如聘请律师为自己提供法律服务,如果没有告知,你甚至可以提醒警察,并拒绝回答任何问题,而且你要仔细审查警察的证件等等。在警察告知你请律师的权利之后,你要立即告诉警察,你需要聘请律师,通过律师了解相关法律之后,才能回答他们的问题。

如果警察不同意,你就一直保持沉默直到你见到你的律师,在警察首先违法的情况下,我认为你是有沉默权的。当然在这种情况下,你有可能遭受个别素质不高司法人员的刑讯逼供,可能要遭受点皮肉之苦,但是考虑到短暂的皮肉之苦和自己将要面对漫长的铁窗生涯,我想你会做出选择的,你这样做也是在为你的家属和律师争取时间。

需要提醒的是,当你提出请律师的时候,警察一定会告诉你请律师没用,花冤枉钱,请你一定不要相信,也不要让家属企图用非法甚至贿赂等手段解决问题。你要知道,已经对你采取措施了,如果你不是足够有背景比如你七大姑八大姨是中央要员,估计你通过非法手段是很难出来的,最后,人不仅没有出来,冤枉钱花了不少。

更重要的是,你听信警察的谎言,承担了你不该承担的责任,根据我们国家落后的不公平的刑事证据规则,只要你签字画押,到了法庭你大呼冤枉,有时候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像赵作海杜培武沉冤昭雪的几乎甚至几乎为零。

这里有一个问题,在你见到律师之后然后回答警察的问题,那么会不会影响你坦白从宽如实陈述的情节?

这在法律是还是一个问题,但是我认为是不会的,因为如实陈述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在自己对法律没有了解之前,确实不知该如何回答,比如药家鑫一案,药家鑫拿着刀去捅受害人,

  • 警察可以这样问:“你拿着刀去捅受害人当时是怎样想的?”
  • 药家鑫可以这样回答:“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就是害怕他讹诈我纠缠我,我不想让他记住我的车号找到我。”
  • 但是如果警察带有诱导问话:“你是不是要杀死受害人就没有人来纠缠你了?”
  • 药家鑫也可能顺着回答:“是”。

从这里可以看出,不同的回答透露出来的主观意却有很大的不同,第一是故意伤害还是故意杀人,在自己本身脑海中没有一个明确意识,只是主要阻止受害人记车号纠缠自己,在他拿刀捅的时候,不可能精确地计算捅到那会死捅到那会伤。而第二种回答很明显,主观故意非常明显,那就是要杀死受害人!

因此在实践中,警察所要的所谓如实供述如实回答,有时候无非就是按照警察所要想的意思,由犯罪嫌疑人进行推测推理最终得出的结果。但是这样的结果,对于案情定性,有时候甚至是致命的!所以对于以上一些主要的问题,都必须详细的咨询律师之后,才能回答警察的提问。

既然法律赋予我们聘请律师的权利,我想你提出这样的要求是完全合理合法的,法院不能因为你因为要聘请律师的原因没有及时供述而认定你没有如实供述,即使对于是否认定如实供述的情节有分歧,但这种分歧和你的以后的定罪量刑相比是无法同日而语的,千万不要因为受到诱骗而做出因小失大愚蠢行为。

附:谢超平案回顾
谢朝平:渭南卅日
渭南有个关塔纳摩
[西安e报:633期]渭南文字狱

药家鑫案回顾706期之1707期之1and2708期之1710期之1712期之本期视点714期之1788期之1795期之4798期之1799期之2808期之4814期之8

《[西安e报:811期]我思念的城市》二维码网址相关
假如你的律师欺骗了你
李庄案:当法治遭遇政治运动
身份证挂失的猫腻:政府是靠不住的
我为何要起诉陕西高速集团

Published by

10 Replies to “当一名合格的犯罪嫌疑人

  1. 段律师很中肯,很有诚意。举药的例子,似不妥。
    在法律是一个幌子,不能被我们当做挡箭牌的日子里,在宪法不能保护普通公民,我们的权利殆失的生活里,段律师的一席教导,是有强烈的实用性的。
    很多无辜者,就是那样被刑拘,被刑罚的。

  2. 药家鑫案未终结前,我不对其做太多评价。
    我想说的是,其实段律师本文的实用性还是很强的,尤其是写字儿的你我,也许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跨省了。

  3. 我想问问段律师,如果被害人张妙还活着,她聘请你为他的辩护律师,状告药家鑫。并索赔高额赔偿金。你还会这么唧唧歪歪的为一个激情杀人犯调侃不?很多人只希望药同学赶紧已死谢罪,被害人也能在九泉下瞑目了。

  4. 我觉得,任何人都有请律师的权利,无论是张妙还是药家鑫,即便是你我杀人都有权请律师。律师的职责是提供法律服务为其辩护,我不认为律师为委托人辩护有什么不对,律师就应该为委托人负责,无论是为药家鑫还是马加爵还是东条英机。

    所以我不太理解4楼,本文一没调侃,二来普及了些小知识,何过之有?

    更何况,药家鑫无论罪恶多深重,与辩护律师有什么关系?如果罪大恶极的人就不应有被辩护的权利,那么无辜善良者的权利怎么保证?

  5. 律师不是伸张正义的使者,律师是为辩护人工作的熟知法律的实现程序正义的一个职业。
    为谁辩护,看谁聘请了律师。他就必须站在谁的立场上。律师甚至不用为正义说话,有律师,就有正义和公理。
    这是常识。

  6. 附加几句经验:
    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
    从刑讯逼供中活下来,不能自杀;
    不交代牵涉别人;
    千万不能相信警察的话,一般是黑白脸游戏;
    千万别信谁的承诺,李庄就是那样的,然后人家非要关死他。一罪不两罚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