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的七大洲

原文首发于“娃娃的空间”,感谢作者“娃娃”的原创分享。】

无聊的晚上,又看了一遍《廊桥遗梦》,很鄙视自己还在看这种弱智的电影。但是没办法,只要它演,女人还会看。尽管不深刻,故事也老套,却在某些时候,能打动女人。谁让女人都生活得那么柴米油盐,谁让岁月和单调日复一日把女人折磨得总爱幻想。

电影拍于1995年,斯特里普44岁,腰身已经粗壮,化妆不显得干净,不过还好,皱纹还不足以掩盖美丽的容貌。我96年看的时候,觉得她好老好老,是叔叔阿姨辈的爱情。今天再看,突然发现,那时斯特里普还是年轻的,爱还有理由去爱的。

廊桥遗梦剧照
廊桥遗梦剧照

年纪小的时候,以为老上几岁就将怎么样了。等我活到这个年龄,才发现其实还是那样。就像有一次,周末在我妈妈家,门铃响了,我去开门,一个老阿姨探头进来,说:“请问,这是小王家吗?”我应声说:“是的,是的。我就是小王。”同时迷惑地看着她,搜索记忆,想不出我认识这样一个阿姨。她也以同样迷惑的眼神望着我,说:“不是,我找那个小王。”这时,我妈飞奔出来,迎着笑脸说:“小赵啊,快进来,进来坐。”然后,向我们介绍,这是她锻炼的舞友。

我眼睛枣核一样大地瞪着她们,没想到,60岁的人,还互称“小王小赵”,令人汗颜。

渐渐地,我越发明白,不是我们矫情,而是时光太快了,快得来不及转换角色,一下子就把人推倒了时间的前面。

再来说说斯特里普,96年的我,西大,大一学生,看《廊桥遗梦》,是上电影课,一班的男生女生围着一台21寸电视机。前面冗长的叙述都没看进去,等到斯特里普与伊斯特伍德开始在床上缠绵时,全班一片寂静,无人呼吸,全神贯注。突然,一女生愤然起身,离席,摔门出去,老师尴尬的微笑挂在脸上。

多年之后,那位摔门出去的女生在同学聚会时,最为大胆地跟男生互通黄段子,我们不无伤感地回忆,说:“你当年那一摔门,算把我们晾下了,留下看的,都彷佛是被窜取了处女的贞洁。”

彼时彼刻,18岁的我们,谁敢这样爽朗地开玩笑,戏谑自己?可叹我们还是老了。老了,不是叫一声“小王”就能证明你还年轻;老了,不是涂多少眼霜就能隐藏得住。

老了,是你敢跟男人肆无忌惮地调笑,却不敢奋不顾身地为爱下赌注;老了,是你怨恨朝九晚五的单调日子却再也不敢说我要从头再来;老了,是你不再要求一切圆满,很多东西,大体差不多,就敷衍了事了。

当然,也不尽然。有一次,我与一姐姐从西安飞杭州。飞到天上,下面秦岭历历在目,恐惧得不敢低头,于是天南地北地聊天岔心慌。姐姐说,这已经算平稳了,飞尼泊尔的时候,气流上颠下颠,一刻不停。不过在越过唐古拉山之际,能看到白云被雪山融化。我那刻被感动,忘记害怕,问她:“你为什么会一再一再地行走,走过那样多的国家?”她说:“因为,当我40岁时,我才明白,我这一生,要为自己做主。”

多日之后,收到一张来自肯尼亚的明信片,上面写着:妹妹,走吧,一个人如果心中有七大洲,你就不再惧怕衰老了…

唐古拉山航拍
唐古拉山航拍(photo by 松江蓑笠翁hitcdw)

作者注:谨以此文,献给那位姐姐。我很羡慕她,一生都在寻找。而我选择一种最安全、最省心的方式,靠着大树根,用和这个世界完全相同的脚步,混完一世而已。


廊桥遗梦

心中的七大洲 二维码相关:
幸福的秘密
只想好好玩的徐宏祖
许巍,我来听你的演唱会
时间是最猛的杀手

Published by

9 Replies to “心中的七大洲

  1. 很感伤啊,时间的逝去,物是人非,一切都是我们的命运啊。

  2. 不过在越过唐古拉山之际,能看到白云被雪山融化。我那刻被感动,忘记害怕,问她:“你为什么会一再一再地行走,走过那样多的国家?”她说:“因为,当我40岁时,我才明白,我这一生,要为自己做主。”
    ————
    +1 这句话说的好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