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民谣在路上

原文首发于《娃娃的空间》,感谢作者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心中的七大洲》。】

音乐厅的气氛,很high,不适合老狼。他的声音,骨子里头,有青春无奈的忧伤。那是散发在一个人身上的气质,无法阻挡,是随着一段生活、一段寂寞一同成长的经历。

1996年,还是听磁带的年代,为了老狼,我买了有生以来最昂贵的一件奢侈品——1400元钱的索尼单放机。我背着它,穿过校园、图书馆,等公交车的黄昏,一个又一个骑着自行车风驰而过的四年。

十五年的今天,老狼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在人声鼎沸的音乐厅,大多数人都是为了happy而来,如同摇摇吧的云烟雾绕,气氛和年龄都错落了。老狼的声音,阳光得多,摇滚得多,不再是浅酌低唱。

老狼在音乐厅
站在那里的,是老狼。

在某一个小时刻,当听到《恋恋风尘》的时候,眼睛里头会闪着眼泪。但转身, 在一堆80后90后孩子的狂欢中,眼泪又没心没肺地蹦跶开了。

1996年买单放机,1400块花得很亏,因为到了1999年,就流行起了CD机。从那一年起,生活突然迈着大脚步飞奔起来:用钢笔写信的时代一去无返,校园的网络中心挤爆了等待上bbs的人;周星驰的电影颠覆了美人的高高云端,紫霞仙子一会美女一会猪八戒的变换,让我们在捧腹大笑的时候,觉得爱情和完美就是那么个玩意;一个捧着鲜花表白爱情的男人,无论如何都可以视为装孙子。

70年代生人,在这一年,跟着时代奔跑,流行什么装什么,尽量不落入瓜耸的队伍。尽管她们是看三毛、琼瑶长大的,是在《昨夜星辰》、《渴望》、《血凝》里培养了泪眼迷离、生死相许的爱情观的。突然间,固守的东西被打破,一直坚信的爱情成为戏谑,一直仰望的长裙女生变成装逼,这一年,她们一面嘲笑着那个瓜耸的自己,另一面,她们眼睛望着前面,不知道该望啥。

时代快速转身,一会儿无厘头,一会儿草根文化,生生把这拨人撂在十字路口。我的朋友爱上一个男人,辗转反侧多日,纠结内心,终于一日,鼓起勇气对他说:“我真的很爱你。”然后刻意地晃着脑袋说:“爱,这件事,是不是很傻逼?”

从《恋恋风尘》之后,老狼的专辑还出了两个,都听不进去了。一个年龄段的事,过去就过去了。

晚上音乐厅,喧闹狂欢,老狼也比当年阳光的多,近在咫尺,远在十五年。

《流浪歌手的情人》,与浩瀚的音乐厅不相协调,那只能是在星光点点的晚上,空阔的操场,一个弹吉他的男生,轻轻地唱:我只能给你一间小小的阁楼,一扇朝北的窗,让你望见星斗……

我只能一再地让你相信我
那曾经爱过你的人
那就是我
在远远地离开你
离开喧嚣的人群
我请你做一个
流浪歌手的情人

我只能一再地让你相信我
总是有人牵着我的手让我跟你走
在你身后
人们传说中的苍凉的远方
你和你的爱情在四季传唱

我恨我不能交给爱人的生命
我恨我不能带来幸福的旋律
我只能给你一间小小的阁楼
一扇朝北的窗
让你望见星斗

《谁的民谣在路上》二维码网址相关:
和王建房一起为摇滚而感动
谁说玩摇滚的就不能搞商业
生活就是一场Live
如果音乐能让你出离六道轮回之苦

Published by

9 Replies to “谁的民谣在路上

  1. 高晓松再也写不出什么好歌了,还要以一个资深音乐人自居

  2. 想起高中时晚自习一块回家的兄弟,总给我唱着同桌的你,终于终于在高三毕业那年,高考之前的晚上把我唱哭了

  3. 我也爱老狼…… 他们说,我老了! 但是,我想说,不是我老了,是我觉得,现在的我,越来越喜欢真实的歌,真实的人而已!!!

  4. 什么时候的事?我也买了,1400!在东大街上的专卖店,银白色的。“开始的开始,是我们唱歌,最后的最后,是我们在走~~”好喜欢老狼,可是不喜欢胖东瓜,肿么办!!!

  5. 哦哟~~还真勾起了一点点忧愁的怀旧了捏,哎音乐厅,我没去成。。。现场的声音是否尊的云烟雾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