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卫方:致重庆法律界的一封公开信

原文首发于《賀衛方的博嘮閣》,作者“贺卫方”,原标题:《为了法治,为了我们心中的那一份理想》,这是其致重庆法律界的一封公开信,作者授权所有传统媒体和互联网络可在不修改原意的情况下转发本文。】

尊敬的重庆市法律界各位同仁

一年多来,我一直想写一封公开信与各位交流一下关于重庆“打黑”的看法。不过考虑到自己在博客等媒体上对于某些事件已经作出过不少评论,担心“说三道四”,饶舌惹厌,也就作罢了。但是,最近重庆的某些走势令人颇感焦虑,如鲠在喉。在我看来,在这座城市里所发生的种种,已经危及法治社会的基本准则,作为一个法律学者尤其是一直参与司法改革的学者,我觉得,公开地把自己的一些困惑和批评意见发表出来已经成为一个紧迫的义务。

促成我写这封公开信的另一个因素是,重庆是我的母校西南政法大学的所在地,是我魂牵梦萦的一座城市。1978年,经历了“八千里路云和月”,在歌乐山下的这座校园里,自己开始了此后的法学生涯。当年上学的时候,我们的老师们也刚刚从“十年浩劫”中备受压制的状态里回到校园,谈起文革期间无法无天、生灵涂炭的一幕幕,一些老师不禁泪洒讲坛。

其实,我们这些学生也都是文革的亲历者,所以每个人都是何等地珍惜法学这门专业。我们憧憬着祖国法治建设的前景,盼望着能够早日投身到这桩伟大的事业中,为保障公民权利与自由作出贡献,并下定决心,绝不让文革悲剧在这片土地上重演。

贺卫方
贺卫方(图片来自网络)

然而,时过三十多年,我们多么熟悉的这座城市里却发生了很多事情,令人恍然有时光倒流、文革重演之感,法治的理想正在沦丧。是的,我指的正是已经持续两年多的“打黑除恶”(当然也包括“唱红”,不过“唱红”这里就暂时不讨论了)。在整个“打黑”行动中,我们看到了运动式执法和司法在轰轰烈烈地开展。在短短八个月的时间里,当局发动社会密告(所谓“群众来信和检举”),抓获“涉黑”人员近五千人。随之而来的是数百个“专案组”突击工作,以“重庆速度”批量化地逮捕、起诉和审判。

文强案二审之前出现在最高人民法院官方网站上的王立新法官的日记清楚地表明,公安、检察和法院之间是如何不分彼此、联合办案的。不仅如此,所谓“大三长会议”几乎是公开地登堂入室。对于一些重大案件,法院院长、检察院检察长、公安局局长开会协调,导致案件还没有开审,判决结果就提前决定了。最后的审理过程就是走过场。制度设计中所追求的三机关相互制约机制也就完全失灵了。各位同仁,你们不觉得这种做法完全违反了我国宪法和刑事诉讼法所明确规定的检察权和审判权独立的准则么?

在李庄案的审判过程中,我们分明看到,法庭基本的中立性已经荡然无存。庭审中,李庄及其辩护人请求证人出庭接受质证。我相信主持审判的付鸣剑法官深知这种当面质证的重要性,因为你在西南政法大学的硕士论文研究的主题正是证人出庭作证的必要性。

然而合议庭却拒绝了被告方的要求,理由居然是证人不愿意出庭作证。请各位查一下刑事诉讼法,有没有证人出庭与否取决于他或她的意愿的规则?况且该案的七位关键证人均在重庆执法部门的羁押之下,他们提供的书面证词很可能出自于刑求或其他威逼利诱,必须通过面对面的核查印证,才能让李庄究竟是否唆使相关人员做伪证等真相大白。然而,江北区法院——这是我当年大学实习的地方——却硬是仅仅凭借这些无法质证的所谓证词作出了有罪判决。

在该案二审时,出现了极其蹊跷的一幕:李庄由一审绝不认罪到二审时突然完全认罪。我们无力深究这戏剧性转变背后的影响因素,不过当法庭宣布由于李庄的认罪,将刑期由两年六个月改为一年六个月时,李庄明显表现出受骗后的屈辱和愤怒,他大声说:“我的认罪是假的。希望法庭不要给我按认罪处理,认罪是在重庆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诱导之下进行的”(据“经济观察网”2010年2月9日报道)。李庄的言辞表明,他仍然没有认罪。这样一来,依据他认罪因而减轻处罚的二审判决就被釜底抽薪了。作为一个公正的法庭,必须立即宣布暂缓作出二审判决,查清李庄认罪是在自由意志支配的行为,还是确有背后交易导致以认罪换缓刑。

无论如何,既然李庄已经明确地拒绝认罪,二审合议庭需要在这一新情况出现之后作出新的判决。如果法官们确认一审所认定事实无误,那么就应该改为维持原判,而不是减轻处罚。当然,如果存在着警方和检察机关诱骗认罪的情节,法院也需要追究相关人员妨碍司法的罪责。但是,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却任由法警将正在怒吼的李庄拖出法庭,对于合议庭依据虚假认罪基础上的判决无动于衷。这又是为什么?

看得出来,围绕着李庄案的审判,重庆方面做足了“功课”。法学界也无法置身事外。庭审现场,有学者应邀旁听。12月30日的庭审持续到凌晨一点多。接近尾声时,在法庭楼上的一间可以通过视频直播看到庭审现场的会议室里,“有关部门”连夜召开法学专家座谈会。

“有关部门”是哪个部门?深夜被叫来参加座谈会的西南政法大学教授梅传强告诉《南方周末》,是重庆市政法委召集的。第二天,《重庆日报》便刊出了庭审纪实和学者们力挺这次审判、批驳李庄及其律师在庭审中所提出各项质疑的发言摘要。基层法院的一次审判,直辖市的政法委亲自主导,星夜召集学者座谈,市委机关报第一时间为之造势。面对这一切,若还有人相信这样的审判以及后来重庆第一中级法院的二审有一丝丝审判独立、程序正义的意味,那实在是天真到可笑的程度了。

问题在于,假如没有法律界的配合,这一出出司法闹剧又如何可以顺利上演?参与者也许会辩解说,在目前的体制下,个人即便内心有疑问甚至抵触,但是你如何抗拒这种压倒性的支配力量?诚然,这是一件十分纠结的难题。但是,在消极顺从与积极迎逢之间还是有着清晰的界限。某些受过严格法律训练的检察官那种罔顾法律概念,创造性地为一些非法行为背书的行为,实在令人齿寒,也可以说是法律教育失败的象征。

这里还要特别表达对于重庆法学界某些学者的失望之情。如果说实务界由于身份困难而不得不听命于上峰的话,学者们却完全可以保持最低限度的独立性。对于践踏法治准则的行为,也许你不愿意发表直率的批评,但至少还有保持沉默的权利。世界不少国家的法律史表明,在维护法治基本准则方面,法律学界都承担着为实务界提供理论和知识后援的使命,同时也肩负着耶林所谓“为法律而斗争”的神圣义务。面对干预司法独立、违反法律程序、损害公民权利与自由的行为,学术界需要作出清晰而坚定的批评和抵制。

但遗憾的是,一些学界同仁不此之图,反而在一审判决尚未作出的时候,就在官方报纸上集体合唱,发表对于五个程序事项一边倒的言论。你们可以看一下随后网络上各方人士如何评论,给学界尤其是西南政法大学带来了怎样的声誉损害。我不明白,促使诸位做这样事情的动机究竟是什么?

最后,我要对重庆公安局王立军局长说几句话。2010年11月,你被西南政法大学聘为兼职博士生导师,我恰好也是母校的兼职博导(查简历,还获悉你也是北大法学院刑法研究所的研究员,足见我们的缘分不浅),所以这里不妨做些学者间的交流。虽然只是公安局局长,但由于重庆当局将“打黑”运动作为工作的重点,你的角色就特别凸显,可谓举足轻重。

对于你主导的这场雷霆万钧的运动,我颇有一些担心。

  • 一是指导思想上如果存有净化社会的观念,结果可能是危险的。人性总有某些无从改变的特性,一个健康的社会也许只能对于某些人性的弱点采取容忍的态度。况且秩序与自由有着内在的紧张,过于重视秩序,未免偏于一端,令自由受到减损。
  • 第二,尽管我们都痛恨黑社会,也赞成以法律制裁这类犯罪行为,不过还是要看到,黑社会在重庆能够发展到你们喜欢声称的那种可怕程度,那一定是我们的“白社会”出了严重问题。例如司法不彰,企业界只好依赖法外手段保证交易安全。打黑固然必要,但治本之策却是健全政府依法行政和司法正义的相关制度。
  • 第三,假如政府在惩罚犯罪的过程中使用非法手段,例如刑讯逼供,剥夺嫌疑人的诉讼权利,甚至让那些从事刑事案件辩护的律师提心吊胆,朝不虑夕,势必会带来严重的后患。政府用非法手段打击犯罪令人产生某种不好的感觉,那就是“以黑制黑”,强权即公理。而且,过于严厉的惩罚损害了人们的平等预期,对国家心存怨恨的已决犯亲属以及将来出狱的人们将形成一股可怕的反社会力量。多年来,很多非常恶性的犯罪的作案者都是此前“严打”中受到过于严厉打击的刑满释放者。你从事公安工作多年,对此一定有比我更多的了解。
  • 第四,尽管在现行体制上,公安机关具有超越司法的强势,但是,你作为一个兼职法学博士生导师,我相信一定会理解,法治国家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警察权要受制于司法权;公安需要尊重司法权,要接受检察机关独立的监督和审查,要维护法院和法官的独立性。其实,尊重独立司法对于手握大权的人一样重要。文强在炙手可热的时候根本不会意识到这种独立性的价值,但一旦沦为阶下囚,他也许幡然醒悟,深刻地感受到,没有独立的司法,没有一个人是安全的。

各位同仁,我在写这封信的时候,时时会想到死亡这件事。虽然相关数据没有全部公布,不过自从“打黑”以来,文强之外,在重庆还有不少人被判处死刑。人都不免一死,由国家公权力剥夺一个人的生命毕竟是很重大的事情。在网上看到你们的城市组织市民唱“红歌”的图片,真是红旗招展,满目赤色。旗帜的颜色也是血液的颜色。“唱红”与“打黑”两者行为都以同样的颜色铺陈渲染,令人不禁产生复杂的联想。不过,无论是权倾一时者,还是屈辱偷生者,生命注定是朝向死亡的。那些死刑犯不过比活着的人早走一些时日。砍头和枪杀都会留下可怕的伤痕,不过,那却是一种无需治疗的创伤。古希腊伟大的戏剧家索福克勒斯对此看得很清楚,容我把他的诗句作为这封信的结语吧:

等冥王注定的命运一露面,
那时候,没有婚歌、弦乐和舞蹈,
死神终于来到了。
一个人最好不要出生;
一旦出生了,求其次,
是从何处来,尽快回到何处去。
等他度过了荒唐的青年时期,
什么苦难他能避免?
嫉妒、决裂、争吵、战斗、残杀接踵而来。
最后,那可恨的老年时期到了,
衰老病弱,无亲无友。
愿各位幸福,并致法治的敬礼!

贺卫方
2011年4月12日

《致重庆法律界的一封公开信》二维码网址相关:
贺卫方,保重…
生活不是逻辑
李庄案:当法治遭遇政治运动
让李庄案飞一会儿

Published by

53 Replies to “贺卫方:致重庆法律界的一封公开信

  1. 老子是重庆人,重庆打黑,老百姓莫不拍手称快。事实上,经过严厉打击后,黑社会收敛许多,社会秩序比原来好得多。打黑该不该,好不好,老百姓心中有数!用不着你贺卫方来说三道四。要说对重庆打黑不满的,认为过火的,只有各种与黑恶沾边的利益集团,甚至包括公安机关一部分人,因为太多太多的人与黑恶势力勾结,渔肉百姓,谋取暴利。

    贺卫方知道什么?天天教书,在学院里意淫,以对实际情况球鸡巴不晓得,就好鸡巴意思以专家、教授的身份出来“写信”,以法制的名义,对老百姓拍手称快的事说三道四,亏得你他妈的还在重庆读过几年书,你的书,全都读到牛屁眼里头去啦。老子真的是服了现在那些鸡巴专家教授,全为利益集团说事,还扯上什么法治社会的大旗,你狗日的教授真当咱老百姓没文化呵?

    还有那些鸡巴艺术家!艾未未也好,岳路平也好,不管你如何折腾,只要无助于这个国家的发展,变相的为某的资本势力服务,在老百姓眼里,都他妈的一路货色。少跟老子扯什么人权,什么自由,那不过是你们沽名谋利的工具而已!

    一丘之貉!

  2. TO 2楼:
    希特勒当年上台后,德国的治安也好了不少。
    “打黑”把街上的小青年们都打掉了,把还没有来得及犯罪的人都打掉了,治安当年看起来好了很多。
    不讲究证据、不讲究程序,什么都是上面的人说了算,最终受害的还是无权无势的老百姓。当年的文革不就是这样吗?
    而且维护辖区的治安本来就是为政者的份内之事,但不能以干涉玩弄法律来达到这个目标。

  3. 等当权者的权力被剥夺的时候,他一定无比怀念权利吧……可惜每个人知道这一点的时候都已经太晚了

  4. 贺卫方的特点就是接触实际,是一个实干的法学家,一个有良知的人。2楼或是无知或是5毛,蠢的不值得一提,5毛的太业余。
    重庆的行为无非就是靠糊弄愚民树立个人威信,我倒是认为这种事要全国推广,越激进越好。我相信社会发展到了今天,他们这种行为只是有助于自己的灭亡。

  5. 2楼显然是一个五毛!重庆人无不拍手?哈哈!不拍手的人都移民了!现在重庆人只有拍手的权利,没有不拍手的权利。所以,无不拍手。而在中国其他的地区,好歹还有沉默、不拍手的权利。薄熙来要进中央,老子立刻办理移民手续!!草泥马薄熙来!!

  6. 听说了,薄熙来要去做下一任中宣部部长,我老公也劝说我移民了。不想被傻逼愚弄!!!

  7. 重庆的现在不会成为中国的未来,如果那样的话,共产党政权就是找死。

  8. 作为法律界的同仁,贺老师是我较为尊敬的一位学者和真正的老师。他从法律的角度谈的还是很中肯很专业的,社会中的许多话题,不一定用人为地、主观地好与坏衡量,而是要让事实来说话,让法律来说话。

    肯定有人说,中国没有法律,法律狗屁不如。但事实上,要实现民主,要做到开诚布公、有公信力,我们就必须讲法。倒是有句话说得好,“法诛人,不诛心”。

    虽然要做到法治社会很难很难,尤其是在中国,但终究是“事虽难做者必成”。

  9. 吐4楼:

    少扯什么程序正义。少扯什么没有程序的正义就不是正义。

    那些为了巨额辩护费而不惜替罪恶洗涮的律师,还有什么脸讲正义?

    贺卫方,不过一个崇洋媚外读书读死了的书生而已,中国的现实,他清楚个鸟!

  10. 这种书生,好以“北大教授”的牌子四处招摇,标新立异,指点江山,不识时务罢了。

  11. 如果程序本身就缺乏正义,
    如果按程序无法导出正义,
    如果整个社会都处于“失范”状态,程序,有什么意义?
    死抱西方所谓“程序正义”去找“实体正义”,不过缘木求鱼的呆子罢了。
    贺卫方就是这样的呆子。看他经常一副忧国忧民的作派,就知道他在“矫情”。
    不过这回,贺教授的矫情,算是矫大了,矫出名了,矫得大家都不懂正义唯他贺家法律才有正义了。

    我呸!!

  12. 那些为了巨额辩护费而不惜替罪恶洗涮的律师,还有什么脸讲正义?
    ————–
    用北京话说,这句话露怯了。

  13. 贺卫方先生的这份信,是良知的声音。
    我学过法律,尽管我们的法律都在党的操控之下,有时连挡箭牌都算不上。但保护每个公民的权利,也许是我们能指望法律的。
    重庆现象让人绝望的是,没有程序正义,就一定没有实体正义。而某些官员实质是为了个人的权欲,以法律为手段来对付异己。这种做法的可怕,是法律不能保护任何人,包括官员,民众,甚至律师。
    打黑是个政治手段,是要挟中央,是拉大旗,扯虎皮。但本质不是打黑,是清除异己。
    贺先生毕业于西南政法,西南政法学院在司法界有太多当官的校友。他的意思是劝诫这些人不要忘记法律,不要在权力的重压下,背弃法律。

  14. 最近混进来的五毛,建议你们读读书,多看点新闻,发言的时候要有新意,别一味谩骂,那种文革式的宣传手法,很让人恶心。
    你们总是质问动机,这很幼稚,你们总说群众,老子才是群众呢。少代表谁,就代表你自己,你们脑子有病,别把我们也扯进去。

  15. 杜老师,我们认真读完贺卫方文章并做评论的人,和那些五毛是两个世界的人。

    不要为它们而生气’、恶心。

    中国人有一部分在向禽兽进化。不要为禽兽生气愤怒。

    他们这批五毛也是辛苦挣工分,吃的是昧良心的饭,他们的内心其实比我们更痛苦,更精神分裂。

  16. 大狗叫了,小狗也要叫吧?这是二十年前那场风波中一个师弟的一句话,重温一下。
    重庆打黑,是某人的一个政治骗局而已。因为我们从常理判断,偌大的一个城市,怎么那么多涉黑人员?判了那么多官员,难道不是给我党抹黑?我们有那么专制的人事、组织制度,有三个代表,怎么会有那么多官员涉黑?黑社会的定义如此之宽泛,定罪如此之重,实际上就是个用如此高明的政治手段,清理地方干部的一场政治运动而已。
    我国历史上大规模的整肃干部和社会人士,以三反、五反,文革为甚,最后还得拨乱反正。
    重庆如此打黑,将来一定会有平反昭雪。
    以卑劣手段对付北京的律师,以落后于时代的方法来对付干部,以唱红歌的方式来歌颂过去的时代,简直是一种政治野心,一种倒退和反动于时代的政治运动。
    可笑的是,为什么某人的孩子竟然在外国留学,而不是下乡去和农民同吃住,同劳动?
    这是新时期的阶级斗争论,是以民之名,行黑暗之实。
    万幸只是一个山城,如果全国推广,我们普通百姓可能真的就没有活路了。

  17. 叹气~李庄栽在他太张了~咱这里刑辩案子最难打了亲!!!!!钱最少人最累还落不到好有木有!!!!!做个无罪辩护还要被法官嘲笑的亲!!!!!无罪推定在有罪推定的法官那里被卡死了亲!!!!!被客户耍了还被投诉了最特么悲催了亲!!!!!!现在动不动就要被教育动不动就要被司法部文件三令五申整顿肃清啊亲!!!!!

  18. 不过法律有的时候就是缺乏人情的。说律师作假,那会计不是也在干同样的事么?最重要的事有罪的人被绳之以法。如果说利用自己的职位便利或专业知识做假一自己牟取利益,哪个行业又没有呢?谁又来管那些“公仆”呢?

  19. 律师收了钱,违法犯罪就可以豁免了么?这逻辑太搞笑了吧。为被告或者嫌疑人脱罪,也应该在法律允许的范围之内吧,不然要法律干什么?那样把公检法撤了,留下律师就行了。

  20. 思之和江老爷子都出场的阵容 如果败诉 中国法治就真的颜面无存 这耳光就扇的太给力了

  21. 其实法律确实不是挡箭牌,受到诏安的民间力量+官方舆论的完美结合才是铁布衫。

  22. 做为西安人,看到这篇文章我有些五味杂陈。
    我想到了我们的国家说自己是一个“法治国家”。是“法治”而不是“法制”,也就是说法律+政治。
    在我们国家,依法判决依法治理的同时还必须根据政治需要。就像重庆的“打黑”如此迅速,不仅是平民愤,也是政治需要吧。

  23. 如果程序本身就缺乏正义,
    如果按程序无法导出正义,
    如果整个社会都处于“失范”状态,程序,有什么意义?
    死抱西方所谓“程序正义”去找“实体正义”,不过缘木求鱼的呆子罢了。
    ——————————————————————————————————————
    一个人、一个罪犯会做出的违法行为及逃脱法网,相对于一个政府的卑鄙行为来说,杀伤力小多了。
    程序决定了法治和随心所欲的人治之间的差别。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正是程序正义的结果。
    否则你怎么保证随心所欲的人治次次都是正确的?靠最上面的那个人英明决断吗?他就一辈子正确吗?

  24. 那些为了巨额辩护费而不惜替罪恶洗涮的律师,还有什么脸讲正义?
    ———————————————————————————————————————
    首先律师是个职业,这个职业是一个法治社会必须有的职业,律师们凭各自手艺吃饭,与一般人无异。
    其次,他们手艺就是与警察检察院法院作对,为疑犯说话,防止公权力无辜伤害私权,基本上他们算是最后一道屏障。而在这个国度,律师们对付的是三位一体的公检法,他们其实是高危人群。
    我不觉得他们要巨额辩护费有什么不对,他们保护的是你的权益,是你被公权力无辜伤害后最后能帮助你的人。
    至于说到他们“替罪恶洗刷”,即使是现在公权力说这个人有罪,要抓起来,最后还是必须走法院这条路,宣判这个人有罪才能把他投进监狱。连公权力都不能说这个人有罪就有罪,你丫说那个人有罪就有罪了,你有多大能量?(这时候你知道个人与政府能量的区别了吧。)

    我一时闲得慌,随便教育一下五毛。各位随便围观。

  25. TO:6+3

    首先律师是个职业,这个职业是一个法治社会必须有的职业,律师们凭各自手艺吃饭,与一般人无异。
    其次,他们手艺就是与警察检察院法院作对,为疑犯说话,防止公权力无辜伤害私权,基本上他们算是最后一道屏障。而在这个国度,律师们对付的是三位一体的公检法,他们其实是高危人群。
    我不觉得他们要巨额辩护费有什么不对,他们保护的是你的权益,是你被公权力无辜伤害后最后能帮助你的人。
    至于说到他们“替罪恶洗刷”,即使是现在公权力说这个人有罪,要抓起来,最后还是必须走法院这条路,宣判这个人有罪才能把他投进监狱。连公权力都不能说这个人有罪就有罪,你丫说那个人有罪就有罪了,你有多大能量?(这时候你知道个人与政府能量的区别了吧。)
    我一时闲得慌,随便教育一下五毛。各位随便围观。
    ——————-

    丫这种水准,还要出来“教育”别人,真是不怕笑掉大牙。
    还高危人群?俺好多朋友都是律师,没见过哪个觉得自己是“高危人群”。
    相反,他们跟公检法关系好得很,有的甚至是地方政府聘请的“顾问”,咨个询收费以小时计,明码标价,有点名气,混得好的,一个小时几百块,还“高危人群”?真是说话不要脸,跟公务员学来的吧:公务员说自己是弱势群体,你信不?
    说白点,你们这些人,为了抢夺话语权,或者混得有了点话语权,为了挣钱,都没良心,都不要脸。维权也好,搞什么特别辩护也好,或者鼓吹自己是“人权律师”也好,都不过为了出名,出名以后在业内有更高的地位,可以提高收费标准罢了。现在真正有点良知的律师,不爱钱的律师,少。爱钱就爱钱吧,少跟人家讲什么人权,那玩艺,假得很,尤其从你们这种人嘴里出来,更假。

    以前有人说,美国是一个律师泛滥成灾的国家,律师们以人权的名义制定出各种法律来扩大自己的业务范围,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都被律师控制,而最终,美国将被律师毁掉。

    现在看来,中国的律师们也正在向美国律师学习,向美国律师看齐,学习如何名正言顺的扩大自己的业务范围,也想拥有与美国律师相当的话语权,能够左右政府,影响社会生活,当然,这一切,都是以“法治”“人权”或者“自由”的名义在悄悄进行。

    当这种律师利益集团成长起来的时候,老百姓就危险了,政府也危险了。

    现在开始严厉打击,让这些人收捡点,正当其时。

    什么江平呵,张思之呵,就消停点吧。一把年纪了,千万别让人骂:
    老而不死是为贼!

  26. 姓李编号为88的重庆走狗,你听着:
    按照你的逻辑,按照你的主子的授意,你可以把别人都污蔑为“都不过为了出名,出名。”
    但是,你的主子的目的更阴险,可谓是薄熙来之心,路人皆知!

  27. 何谓高危人群?中国哪个大学的犯罪率最高?不是药家鑫所在的西安音乐学院,是你主子曾经读过的中央党校。你和你主子才是中国的高危人群。
    中国历史、中国法制为何迟迟没有进步,就是尔等高危人群肆意胡为,让道德和正义不得伸张。让人性尽失、人格沦丧。
    中国就没有什么律师利益集团,只有一个利益集团,你和你主子。
    公务员咋不是弱势群体呢?在体制内要昧良心做坏事,明明知道自己是条狗,还要混狗粮,心智和人格都很扭曲,是彻头彻尾的弱势群体。你上面屁话那么多,就这一句话是真心话。

  28. 什么薄熙来、王立军呵,就消停点吧。一把年纪了,地位也混得差不多到头了,千万别让人骂:
    丧心病狂的政治投机分子和中国改革进程的倒行逆施者!

  29. 韩萌萌 说:
    四月 18th, 2011 at 16:09
    听说了,薄熙来要去做下一任中宣部部长,我老公也劝说我移民了。不想被傻逼愚弄!!!

    ————
    滚吧,滚的越快越好,滚的越远越好!
    去舔你美国爹的屁眼吧,去西方享受你的人权吧!
    你这种货,这种只晓得舔自由民主屁眼的傻逼,老子看到就烦!

  30. 象韩萌萌这种傻逼,最好跟艾未未一起移民利比亚,再拉上岳路平,加入利比亚反对派,完成你美国爹的民主自由大业。中国不需要你们这些数典忘宗、到处脱裤子的傻逼二货。

    韩萌萌同学最好与艾未未一起脱光,每天站在利比亚的大街上,站1001夜,或者请艾未未伸出它那肮脏的手指,指着你的下面,说想操,然后由岳路平照相,天天发布你们操的姿式顺带公布做操时肚皮的温度变化情况:那是自由的脱,那是自由的操,那是自由的温度,那是自由的肚皮,颜色挺高雅!操得也很优雅,很高贵,很人权!

    去死吧,一群傻逼!!

  31. 韩寒卖萌:
    由于你粗俗而恶心的言论,由于你的个人色彩,你最好祈祷不要在大街上碰到我,在你眼里的我们,由于尚能苟活,而被你辱骂,那如果你敢报你的马甲,老子一定扇烂你的嘴,让你去找主子哭诉去,到时候看看你的法律和政府是否会保护你。
    老子在高新混,今儿在这儿说,以后,如果你娃敢出来混,一定见一次,打一次,这主要是替你爹教育你。因为你没家教,没修养,做狗都算不上党的好狗。
    奉劝你小心一点你的脏嘴,如果你敢到兰州来,老子一定灭了你。因为你对女人无礼,因为你实在是有一颗肮脏的心。

  32. 36杜老师:

    原来是伟大的兰州烧饼。真牛逼,哈哈。。。

    为什么不到西安混呢?兰州比西安的人权多些?

    以前俺信奉王小波的时候,好在网上自称“王小波门下走狗”(你知道,傻逼都喜欢新潮,喜欢跟风,喜欢跟着走狗跑。)

    你那么喜欢艾未未岳路平之流,不如象俺以前一样,自称“岳某人或者爱妹妹门下走狗”算了。兰州烧饼,按网上的说法,LZSB,多没品呵!

  33. 李88:
    你们这帮傻逼,老子闲的没事,就纠正下你:
    兰州烧饼,不叫兰州烧饼,一般俗称兰州傻逼,简称:lzsb。就像西安有你们,兰州也处处有五毛,但兰州的五毛,好像没有你和“韩寒卖萌”如此无耻和下作。
    老子现在确实在西高新混,而且,如果有幸结识你们,一定很开心打肿贱人们的嘴,老子比起你们,可能有这个财力和义气。
    王小波,你们也配?不怕羞了王先生,泉下有知,出来把你们带走?
    谁在偷盗这个国家,谁在掠夺人民?猪啊,是你们在维护的一群流氓。
    而且,由于你们离他们更近,有可能还会一起开会,小心你们自己吧。我党抛弃自己的同志,从来就是无情的。
    我实在很愤怒于无耻和下作,脏话。你说,谁家父母遭此报应,会养出像“韩寒卖萌”如此下作的猴子,如果他还算人类的话,我都觉得自己很羞愧,纳闷这傻逼在哪里念的书?谁能教出这样的畜生?
    而你,如果你是另一个马甲,此段同样奉送给你。
    谢谢你说品,有品没品和地域无关,和言谈举止,和善恶,对错有关。你的品?估计如此下去,你娃的人生是很悲惨的。

  34. 我实在已经迷失在所谓李88、韩寒卖萌等猪的无知与恶心之中。
    中国的法制在最近和谐的纪念在无线的倒退。所谓程序与实体的合法之争已经不是最重要争论。
    刑辨律师的权利都无法保障,那么一个国家的法制公平更无从谈起了吧。
    作为执业律师,至今不敢办刑事案件也就源于此。
    悲哀。
    我的儿子如果执意要做律师,我一定让他去国外(英美法系)。
    中国的法制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全国律师我们发出最后的吼声。
    起来起来起来。
    我们万众一心,
    冒着无知的炮火,
    前进!
    前进!
    前进进!!!!!!!!!!!!!

  35. 二楼确有五毛嫌疑,或许还是红二代?作者就事论事,没有必要人身攻击,社会开明的一个标志就是要能够容纳不同声音,如果都是一个论调岂不和文革一样?

  36. 杜老师何必与他们一般见识,其实我们不都是被这样制造出来的吗?这个制度往往就是这样,前20年为自己制造无数的爪牙,讽刺的是剩余的时间里帮凶们大多会幡然悔悟,倒戈相向。社会与法律有相似之处,那就是取决于他们的实际效力,不要听这些人说什么,只看这社会会发展到什么,问题是要一点一点的积累,我们愿或者不愿,它都在那里,不会因变好,当然也不会一下烂透,所以,往往冲天的高楼在一片赞誉声中轰然倒塌。

  37. 在这人欲横流的世界里,缺乏了信仰,道德,素质。中国人该醒悟了。

  38. 看到这骗文章,又看了下面的评论,重庆打黑确实让人很是震撼,但是这种利益纠葛的权力斗争到头来都让人汗颜,这种暂时的人权公正无时无刻不让人感到法律尊严的亵渎,中国的司法何时才能真正为人民的权利运用,由人治变为法制,是社会得到长久的正义,需要每一个中国人为之奋斗

  39. 看到这篇文章,又看了下面的评论,重庆打黑确实让人很是震撼,但是这种利益纠葛的权力斗争到头来都让人汗颜,这种暂时的人权公正无时无刻不让人感到法律尊严的亵渎,中国的司法何时才能真正为人民的权利运用,由人治变为法制,是社会得到长久的正义,需要每一个中国人为之奋斗

  40. 王立军的下场将会很惨!只是时间的早晚而已!重庆打黑,其实暴露出公检法的问题,比黑社会更大更可怕!苛政猛于虎__这是我们的先人早就悟出的真理!如果让老百姓在黑社会与腐败政府之间选择其中一个必须去死,我想绝大多数老百姓会毫不犹豫的挑选后者的!

  41. 支持贺老师,我们要的是法治而不是人治,跳梁小丑终将会被历史所抛弃。

  42. 很喜欢在西安这个栏目,我希望大家不要互相谩骂,每个人都可以发表自己的看法,我很支持贺卫方的观点,薄熙来是倒行逆施,搞什么唱红,一手遮天,什么时候把党国改成国党,国家就有希望了,党不能排在国家前面。我们的忠是忠于国家,绝对不能忠于任何一个党。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为什么不让别的党来试一下,看看谁治理好一些,实践一下呀。

  43. 52楼的真是一个大傻逼。应该让薄熙来把你家族女人的乳头全部咬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