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893期]学生的命运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6月3日。1989年6月3日,很多学生的命运在那天晚上改变。第二天发生的一切,被人用各种手段掩盖抹杀,不过历史终归是历史,我相信善恶有报。

感慨至此,这期e报就从学生说起吧,说点当下的事情,依然关乎学生的命运。

[1]上学,烦恼的开始

22年前,那时的学生们根本不会担心“小学升初中”的问题,不过在当下,“小升初”却成了不少西安家长角力的战场,他们化身佟湘玉,心里一边默念不要从开始“就错了”,一边规划“好初中-好高中-好大学-好工作”的美梦。因此,从6月初到开学前,西安很多家长仍在为孩子去哪读初中而抓狂。

据《西安日报》统计,西安市共有63所重点中学,31所省重点,32所市重点,其中高新一中、西工大附中、陕师大附中、交大附中、西铁一中更是被家长公认为西安五大名校,每年无数人挤破脑袋想把孩子送进去。

其实,按照政府的义务教育政策,小升初是就近上学,并不存在竞争压力,不过目前西安择校风甚重,家长都想让孩子上重点初中,上排名靠前的重点初中。而政府一边要求教育均衡发展,一边将学校分为三六九等,再加上家长的择校热,好的学校越来越好,差的学校越来越差,教育资源就这样严重失衡,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西安某小学校长感慨说:“教育资源不均衡是多年来留下的诟病,政府迟迟拿不出一针见血的方案,家长也会逐渐不信任政府,宁愿冒风险去自己解决,择校问题就成了社会普遍问题。”

而对于学生来说,从小学起就不得不被各种补习班、奥数班、特长班这三座大山积压,在他们眼中,屡见于报纸电视上的“减负”和“素质教育”字样,就像一块遥不可及的蛋糕,可以看到,却永远无法品尝。

[2]食品安全的隐患

食品安全问题似乎始终处于危险的境界点——盲人骑瞎马,夜班临深池。这个儿童节,长安区品格富力幼稚学园给孩子发的面包,被家长发现没有生产日期、产地及保质期,包装袋上只有“满口香”字样,虽然孩子吃后并未发现问题,但家长还是拒绝让孩子继续食用。

不要诟病这些家长的过于谨慎,犹如e报第一条中所述,家长对政府尚且失去了信任,又怎会轻易信任学校,更何况蛋奶工程的前车之鉴就在眼前。

省长赵老二在6月2日调研食品安全时发重誓,表示“坚决不向外输出不安全的东西,也不允许任何不安全的食品在陕西省出现”,并要求各县市都要成立食安办(食品安全办公室)…听起来很美。三聚氰胺、苏丹红、地沟油现身之前,那些落马的领导哪个没有许诺发誓呢?有一句歌词送给赵省长倒是十分合适:“既然誓言无悔,为何轻易破碎?”

[3]暴力,无处不在

 

初中、高中、大学,面对同类暴力事件,你麻木了吗?如果说青春期荷尔蒙导致的小冲突还算正常,那么上面这三个新闻无一例外的击破了所有人的底线。你能想象一个初中生随身带刀,因一言不合就白刃相向吗?“在学校,持刀打架伤人的事情经常发生…教育部门规定中学生在校内杀人不负刑事责任。”你能想象这是学校校长在事后对伤者家长说的话吗?

读罢,一阵心寒。

[4]丧失的想象力

和肉体上的伤痛相比,精神上的摧残更让人唏嘘。两院10余名院士日前来西安进行教育改革座谈会,院士简水生认为,奥数不仅扼杀了孩子的想象力,而且摧残了孩子的成长。他认为所有教师都应该起来反对奥数,风气才可能遏制。

对于奥数问题,简水生院士有些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建议简院士查看本期e报第1条或阅读此前e报(410期之1796期之本周看点);对于想象力的论断,简院士虽言中却说窄了,不仅是奥数,实际上,这个体制下的教育制度,已经扼杀了年轻一代的想象力。

在《一个家长的忧虑》文中,孩子因为在简便运算中用了减法而不是加法,不光被老师判错,还被罚抄50遍以作惩罚。同类的事情数不胜数,唯一的标准答案,就是老师在树立伟光正的形象,要么认同,要么死。

因此李承鹏感慨说,中国没有儿童,只有产品。其实,中国本来有儿童,只是上学后就被加工成了产品,幸好产品会分正品次品,不是每一个孩子都被这个流水线塑造成前面一律的正品。

[5]党让他们永远跟党走

7月将至,唱红歌的频率越来越强(877期之2883期之3)。据《中国青年报》报道,6月2日,“永远跟党走”青春歌会在延安举行,近千名青少年一起抒发了“永远跟党走”的青春心声(原文如此)。

这次歌会是陕西“学党史、知党情、跟党走”主题教育活动之一,延安在活动期间,不光对大中小学生进行革命教育,同时向外省输出价值观,组建“延安精神宣讲队”赴香港宣传。

比起精神的摧残,精神的控制更让人不寒而栗。

[6]党费

当我还是个野生五毛大学生时,曾多次试图入党未果,党吸引我的理由只有一点:方便考公务员。有个党员同学对我说,只有一件事让他有入党的感觉,就是交党费。对他来说,党费涨价也许还算是个利好的消息,据《财经》报道,为了建立陕甘宁革命老区,组织将建立陕甘宁革命老区发展特别党费制度,把党费上调10%,专门用于基层党组织建设和民生项目。

这次涨幅究竟可以多收多少钱呢?据中组部发布的党内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09年底,中国共产党党员总数为7799.5万名,即便多收一两块,这个数字也将以亿计数。这笔钱取之于党,究竟是用之于党,用之于官,还是用之于民,这还是个迷。

[7]高考

说个略微轻松的话题:端午节收假后的第一天就是高考的日子,很多学生的命运被四张考卷和几个数字组成的分数决定。临近高考,各种高科技作弊工具也开始在市面热卖,比如精致的手表、钱夹式的接收器、米粒大小的耳机…

高考作弊
已查获的各类无线作弊器材(西安晚报)

不过,高考生们最好不要打这些工具主意,因为西安市监测站届时将配备技术人员与信号压制阻断设备,监测考点周边的电磁环境,如果发现作弊信号,将立即实施压制和阻断。买了也是白买,还不如任凭自己发挥。

[8]听党的话,到基层去

高考结束意味着大学开始,四年过去就到了找工作的时间。陕西省政府日前出台一个振兴农村的计划,将为医疗卫生、教育、涉农等农村基层单位选派1万名高校毕业生,培养2万名专业技术人员。为了吸引大学生,特别开出一些条件,比如:

  • 将对招录到乡镇卫生院工作,且签订6年以上服务年限的医学专业本科生,给予奖金3万元;
  • 招录到艰苦边远地区或国家贫困县的毕业生,大专生薪级工资高定1级,本科以上薪级工资高定2级。
  • 晋升职称时,在同等条件下有农村基层工作服务经历者优先。

这个条件会吸引一部分学生,但党性强的学生并不在意这些,在西安科技大学,“毕业生响应党的号召,六成以上选择到西部基层就业”。西安科技大学在校生中有1.5万人提交了入党申请书,每年有3800名入党积极分子,学校党委书记刘德安对这一数字很得意。

[9]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宁强县太阳岭乡财政所原所长赵永清挪用公款120余万,42岁的他不抽烟不喝酒也不打牌,主要开销都用在了女人身上,19岁女孩小梅被他包养后,光在网游装备上就花了五、六十万,整容手术也花了18万。

每个学生在毕业后都将走向一条自我选择的人生路,学生时代的赵永清也许最厌恶的就是他现在的模样。从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到毕业、工作、结婚、生子,这个循环中最恐怖之处,就是你可能会变成自己曾经最厌恶的那种人,而这一切出于自愿。

[10]龙的传人

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这个问题似乎没有答案。又到了结尾,这是我第二次推荐这首《龙的传人》(283期之10),这个时候听这首歌,似乎有些物是人非的感觉。晚安,西安,晚安,所有活在当下的学生们。

《[西安e报:893期]》二维码网址史上今日:
[西安e报:163期]打狗队在运动
[西安e报:528期]□□□□□□,□□□□
我糟蹋了自己的青春年华
献给懒人的土豆焖饭

Published by

25 Replies to “[西安e报:893期]学生的命运

  1. #请默哀#畜生,畜生,畜生,畜生;退后,退后,退后,退后;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

  2. 1989年6月3日,很多学生的命运在那天晚上改变。第二天发生的一切,被人用各种手段掩盖抹杀,不过历史终归是历史,我相信善恶有报。
    俺是当年的亲历者,22年了。傅国涌先生在牛博有篇博文,大致说,那是我国的历史,也是伤痕。即使为了忘却,我们也得纪念吧?

  3. 64不太可能成功,当年中共犯错就在于开始妥协,太不成熟了. 而学生也没有明确目的,不断的越界要求,漫天要价,看不清自己能力和实力。受人挑唆,最后也动用暴力。也就在中国,要在西方,早突突了,美国和欧洲军警比当年武警和解放军有效率多了。那几个,没种还带头闹事儿。真若那几个闹事儿的上位了,现在中国也只会更乱更腐败. 看看那些当年的带头者有几个是正派之人.

    可怜的是那些个热血的学生和被连累的同龄应届毕业生。不想想,真要那么受支持,全国的工农呢?那些成熟的成年人呢?让群没脑子的学生去当炮灰,这是谁的错?如果没有那群人,中共的改革可能进步的更快。而西方的技术和军事封锁也没有了借口。

  4. 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当下的中国,我们的下半生,还有我们的孩子们,将成为什么样的人呢?铁花同学,这样的质问,很棒。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