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那潦倒的一年又一年

原文首发于交大兵马俑BBS,感谢作者Bigfour的真情记录。】

我的人生结点,从2008年6月开始。

那一年,我终结了草根的束缚,是那一年,让我忘记了我曾经的贫困潦倒。

2008年6月,我进入D记,从一名分析员做起;2010年8月,在距离高级咨询师的一个月里,我告别了让我留恋万分的旧爱。D记,曾经给我第一份实习,也给了我第一份工作,我的青春和幼稚,我的无知和怯懦,都留给了D记,我走的时候,只有遗憾,还有遗憾。

2010年9月,我进入新公司,成为一名高级分析师,同年,先后晋升为副经理、经理;2011年伊始,我以突出的业绩,被破格晋升为副高级经理、高级经理,2011年中叶,又被破格晋升为总监。

晚上,我打电话给大哥,让他代我告诉父亲这个消息。

是那潦倒的一年又一年

大哥说,还记得我们小时候分红薯的故事吗。有一年,父亲从供销社下班回家,带
来三个红薯,用小手帕包着。我们兄弟三人看到父亲的自行车推进门还没听稳就围了上去。那个时候不仅仅是因为嘴馋,还因为物资匮乏,家庭贫困多重因素。母亲按照“惯例”开始分红薯,二哥拿了不大不小的一块,我理所应当的分到了大块,大哥分到了最小的一块。

大哥嘟哝着嘴巴,但是没有说什么,委屈的泪花在眼睛里打转。父亲那天一直阴着
脸,心情非常坏,看到大哥嘟哝的嘴巴,伸手将大哥手中的红薯抢过来,狠狠地摔向了院子,一群老母鸡“哄”跑上来,一会功夫,那块摔烂的红薯,连皮都没有剩下。后来我们才知道,从那天开始供销社被私人承包了,父亲下岗了,从一个工人变成了农民。

二哥依旧没有良心的啃着红薯,并且一会功夫就消灭掉了,而大哥被父亲突如其来
的情绪吓坏了,眼泪珠子一般滚落下来。看着父亲阴沉着的脸色,我背过身去,悄悄地拉了大哥,去角落里分剩下的红薯,而他又一口口喂到我的嘴里,自己一口都没吃。

那一年,我5岁,二哥9岁,大哥11岁。

2010年春节,大哥在母亲小院的对联上写道,家和万事兴。如今,我们兄弟三人已经成家立业,而父亲已作古,母亲也已白发苍苍。我们不再潦倒,但是这个家,依旧温馨如故。

今天,大哥说,三弟,你长大了,父亲的眼光是对的。父亲辞去的前几月,一时唠
叨,“无论如何,都要供你三弟读完大学…”可惜那个时候,我们还不懂父亲的意思。

仅以此告慰我的父亲。

是那潦倒的一年又一年 二维码相关阅读:
写给儿子的一封信
我的父亲(+电影)
父亲的肩
父亲的故事

Published by

3 Replies to “是那潦倒的一年又一年

  1. 让我想起来小时候吃妈妈拿回来的防暑降温的冰棍,那时候没有零食,只顾自己吃得痛快,没想着这是从妈妈口里省出来的。

  2. 小时候的事总是那么记忆深刻 而长大后的很多事只是为了让我忘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