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工人

一边是山,另一边还是山。5月下旬,浓烈而灼热的阳光照射在秦巴山深处,这是一个叫麻柳的地方,来自汉中市城固县董家营乡徐李湾村的修路人赵明军坐在窝棚里休息。此时,和他一起的百十号农民工兄弟已经在麻柳镇两旁的铁路边上居住了半个多月。

赵明军在铁路上干了二十多年。“我在铁路上做临时工维持生计,就这次襄渝线修路能让我收入好几千块。但工作收入不稳定,毕竟我不是铁路上的正式职工。现如今的日工资大多在50-80元之间浮动。每天的吃住都要自个儿掏钱。”

和赵明军一样的农民工都住在铁路边上搭建的窝棚里,一个40平米大小的窝棚密密麻麻地住了六七十号人。用帆布一围,找块硬纸板写个“洗浴”的牌子挂在门口就是他们的澡堂子,随便挖个坑就可以当厕所。赵明军说:“现在条件已经好多了,以前条件更差,几个月回一趟家都是一种奢望。如今大山里修起了铁路复线,不远处还有川陕高速公路,回家方便多啦!”

说话着,一辆满载货物的列车从我们身旁飞驰而过。赵明军一边抽着烟,一边收拾散落在路边的镐子、铁锹。

居住在麻柳火车站旁边的小卖部老板说:“这帮工人还真辛苦,吃住条件都不好。当地人都没几个人肯干这活。麻柳这个小地方本就什么都没有,人也少,要不是修路,基本上见不着外地人。这些农民工和那些正式的铁路工人不一样,他们在路边搭个窝棚就能睡觉。”

时近傍晚,周围山上的房屋里已飘起袅袅炊烟,铁路那头的隧道里走出来了不少穿着黄马褂、带着黄布帽子的修路人,他们有的扛着铁锹,有的拎着镐头。偶尔一列火车从他们身旁疾驰而过,他们说笑着,向自个儿居住的窝棚走去。

赵明军和他的农民工兄弟在不停的忙活着
赵明军和他的农民工兄弟在不停的忙活着
铁路墩子上面钢棍其衔接处需要用一种特殊的原料去凝固
铁路墩子上面钢棍其衔接处需要用一种特殊的原料去凝固
赵明军推着大铁桶往工棚里面走
赵明军推着大铁桶往工棚里面走
赵明军说:在铁轨里滚铁桶是违规操作,但这样做可以节省不少体力
赵明军说:在铁轨里滚铁桶是违规操作,但这样做可以节省不少体力
傍晚时分,西铁局的小李拿着写有电话的小纸条准备给领导发短信汇报工作
傍晚时分,西铁局的小李拿着写有电话的小纸条准备给领导发短信汇报工作
重达上百斤的铁桶需要两个人抬着才能弄走
重达上百斤的铁桶需要两个人抬着才能弄走
这段路修完,收拾东西奔赴几公里外的地方继续工作
这段路修完,收拾东西奔赴几公里外的地方继续工作
用塑料布围着,用纸板写两‘洗浴’二字便是他们的澡堂子
用塑料布围着,用纸板写两‘洗浴’二字便是他们的澡堂子
俩农民工师傅在等着开晚饭
俩农民工师傅在等着开晚饭,休息一会抽根儿烟,美很…

《铁路工人》二维码网址相关:
相声演员马腾翔
樱花绽古城
宿舍管理员老夏
四川的年味

××××特别提示××××

本章文、图版权由“顾左(新浪腾讯)”所有,谢谢您的关注和支持。您也可以通过阅读器来订阅“IN图志”的RSS阅读源

Published by

1 Reply to “铁路工人

  1. 这个沙发没人要么?

    ————————-

    这些大叔们看似简单的人生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