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刑法 两种判决

原文首发于《蒙古黑马》,感谢作者“郝建国”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对王家岭矿难要说的7句话》】

药家鑫故意杀人案与付成励故意杀人案的犯罪主体、客体、客观方面并无大的差异,在主观方面付成励恶性更大(表现在是否预谋、犯罪的公开与否、是否悔罪等方面),但付成励判了死缓,药家鑫判了死刑,中国死刑适用的混乱可见一斑。

一、药家鑫基本案情:药家鑫开车撞倒被害人张妙后,为逃避责任将张妙杀死,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药家鑫在作案后第四天由其父母带领到公安机关投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构成自首,但药家鑫开车将被害人撞倒后,为逃避责任杀人灭口,持尖刀朝被害人胸、腹、背部等处连续捅刺,将被害人当场杀死,其犯罪动机极其卑劣,手段特别残忍,情节特别恶劣,属罪行极其严重,虽系初犯、偶犯,并有自首情节,亦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摘自判决书)。

二、付成励基本案情:付成励因其前女友陈某(作案前两人已分手)与被害人程春明发生过男女关系(其时陈某尚未与付成励恋爱,陈某向法庭证明,她与付成励分手的原因是“性格不合”,也就是说程春明与陈某的“关系”并不构成对付成励的“冒犯”)怀恨在心,事先准备两把刀(一把菜刀、一把水果刀)放进书包,认准被害人程春明上课的时间和教室后,径直走上讲台,用菜刀对准正在讲课的程春明的脖子猛砍,致程颈部大动脉破裂,经抢救无效死亡。

付成励
看守所中的付成励

作案后,付成励当场掏出手机通知警方,随后被带走。法院认为付成励系预谋报复杀人,其公然在特定的教学场所,当众故意持刀砍人致死,犯罪性质极其恶劣,情节、后果特别严重,社会危害性极大,应依法从严惩处。但经查,辩护人关于付成励具有自首情节,依法应予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成立(摘自判决书)。

三、两案犯罪主体对比:两人均系在校大学生,均系初犯、偶犯。药读本科大三,艺术专业,钢琴十级,就读西安音乐学院;付正读本科大四,政治学专业,学校证明其“品学兼优”,其就读学校为专门培养法律人才的中国政法大学。

四、两案犯罪客体对比:均为他人的生命权,两名被害人均无过错(法院认定被害人程春明无过错祥见本文第六部分)。药杀害的是一名底层劳动妇女,膝下有嗷嗷待哺的儿子;付杀害的是一名留学归国的副教授,其妻身怀六甲。

五、两案犯罪客观方面对比:均为杀人既遂,均造成一人死亡,其他细节详见本文第一、第二条。

药家鑫
药家鑫

六、两案犯罪主观方面对比

药家鑫车祸后,因害怕受害人要求赔偿,杀人灭口;杀人无预谋,属于临时起意。

:在完全偶然的条件下产生犯意,也就是突发故意,一旦有外界“干扰”犯罪可能终止或未遂,相当于美国二级谋杀,社会危害性小于一级谋杀。

夜晚在郊外的马路上(作案偷偷摸摸,说明对法律尚存畏惧心理),在被害人胸腹部连捅数刀,手段特别残忍;杀人后自首,认罪、悔罪(遗言交待父母去看望死者未成年的儿子并带去20万元抚慰金),态度诚恳。

付成励因对被害人与其前女友“发生关系”怀恨在心,报复杀人。

:判决书称“对于付成励的辩护律师提出的死者程春明教授作为有妇之夫,与自己的女学生、付成励的女朋友发生不正当男女关系,系引发付成励持刀杀人的诱因,死者程春明在本案中也有过错的辩护意见,法院认为现有证据不能证明死者程春明在付成励杀人案中也有过错,因此对该项辩护意见没有采纳”;

事前进行周密预谋,从产生犯意到实施犯罪,从未动摇;

:犯罪后果有相当的确定性,也就是对方“必死”的预期明确,相当于美国一级谋杀,社会危害性极大。

在教室这样的传播知识和文明的公共场所,当着众多师生的面,用菜刀砍被害人的脖子,手段十分残忍;杀人后自首,认罪但不悔罪,称要“杀一儆百”。

:公开作案,主观上的嚣张和对法律的藐视,对公共秩序的危害和对他人的心理伤害及恐惧均明显大于偷偷摸摸。

七、结论与思考:付成励故意杀人案与药家鑫故意杀人案的犯罪主体、客体、客观方面基本一致,但在主观方面付成励恶性更大(表现在是否预谋、犯罪的公开与否、是否悔罪等方面)。但罪行更重的付成励判了活刑,罪行相对轻一点的药家鑫判了死刑。

在现行的法律框架内,法院判药家鑫死刑并无不妥。问题在于,同一个国家、同一部《刑法》,两份判决为什么差异这么大呢?

关于付成励:
中国政法大学弑师案(by 维基百科)
弑师者付成励:我为何要杀程春明(by 正义网)

关于药家鑫,请阅读【西安e报】
706期之1707期之1and2708期之1710期之1712期之本期视点714期之1788期之1795期之4798期之1799期之2808期之4814期之8821期之1826期之10831期之本周焦点836期之2837期之3838期之本周公共话题840期之1842期之10847期之8851期之1、2852期之本周焦点855期之6863期之1872期之1876期之9877期之1879期之1891期之1897期之史上今日898期之1…(未结束)

《一部刑法 两种判决》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如果药家鑫是一辆破损的车
段万金:如果我为药家鑫辩护
药家鑫:西安版“英伸”?
当一名合格的犯罪嫌疑人

Published by

13 Replies to “一部刑法 两种判决

  1. 从社会危害性来讲:我被付成励杀害的几率为零;而被药家鑫杀害的几率超过50%。这就是作为一个在普通不过的公民理解的社会危害性。

  2. 两个案件的不同判罚,有两个因素:
    1、药案的网络、舆论压力比付案大。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估计药不会死。
    2、专家错误的导向,反而加重了法官判罚药的压力;付案中,受害人是法学教授,这个就不会有很多人同情了(至少不会有对药案中受害人的同情多),因此,舆论的压力还是要小些。
    综上所述:中国当下法律的判罚很大程度上不是根据法律依据,而是根据舆论压力。长此以往,法将不法、国能国乎?

  3. 支持1楼的说法。药的案子具有普遍性,而付的案子不具备普遍性。

  4. 我不太认同1楼所说,如果你把付成励和药家鑫当成个体来说,我被这两个人杀害的几率肯定是相同的,我不太清楚这50%的几率是怎么算出来的,而如果当成整体一类人也是一样的,因为感情因素引来杀身之祸,我不觉得会比车祸少。

    你的说法,明显是把付成励当做个案,而把药家鑫当成这一类人,没有可比性。

  5. 我认为,如果按药家鑫的判罚标准,付成励也绝对应该是死刑,但实际上,不是。

  6. 两个案子都是故意杀人,死缓死刑都是法定的量刑范围,其实我也认同作者说付案的社会危害更大,但不普遍,举例说,不劈腿,这个叫兽就不会被刺;张妙不出门,就不会被车撞到,被撞不吱声,也不会被刺。
    显然,后者更不可避免,从这点看,不知能解释下文作者的质疑。

  7. 为什么说50%呢,因为除了吃饭睡觉外,24个小时里,我有12个小时几乎暴露在公共交通领域。而这12个小时,随时都可能倒霉遇到药家鑫。这不是我的过错,并且没有原因。

  8. 一些西安人开始在要加薪死后为药摇旗呐喊,有屁用!
    这两个案子完全不同,药案受害人完全无过错。
    付案被害人身为有妇之夫勾搭女学生,道德败坏,死有余辜。
    付当场自首,药四天后被迫“自首”,完全不同。
    药实在该杀,付情有可原。
    鄙视这些现在还在挺药的西安沙比。

  9. 这篇文章的煞笔作者简介
    作者郝建国相关介绍——
    1971年11月出生。
    1994年7月毕业于延安大学政法系行政管理专业。
    1997年起专职从事新闻工作至今。
    1999年开始主要从事市场经济条件下媒体的运作管理。
    曾任陕西日报社《当代女报》主编助理、《各界导报》(日报)总编助理等职,现为《华商报》深度新闻部记者。
    出版著作有新闻作品集《记者的眼》。
    华南虎事件中的挺虎派之一。
    =====================================================
    竟然是挺虎派!有木有!
    所以这傻比逻辑混乱智商低大家要原谅

  10. 来看看沙比郝建国的另一奇文,这种延安大学毕业的高材生,脑子和一般人不一样,基本上等同于畜牲。

    ================================================================
    8点要素证明邓玉娇故意杀人
    拉仕泰多·布拉布殊夫 @ 五月 23, 2009

    【原文首发于《郝建国的农庄》,作者“郝建国”,感谢“咋没被真华南虎咬死这个混蛋”的投递。原标题《认识女服务员邓玉娇刺死官员案的8个要点》。投递者留言:郝建国这个傻屄的文章大家看看,认清这个挺虎派五毛党的真面目吧!INXIAN相关关键词:邓玉娇】

    邓玉娇拿尖刀活活把人刺死——她对邓贵大连捅3刀,其中两刀致命,故意杀人的情节非常明显。这样一个没有理性的嗜血凶手,却被一些网友捧为烈女,实在是一个时代的悲哀。以我看来,人们对邓玉娇的无原则同情,间接反映出来的是国人的仇官情结。

    冷静一下,请大家思考:杀人者和被害人究竟谁是弱势群体?当然了,案发前邓玉娇是弱势群体;当邓玉娇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后,她也是弱势群体。可是在血案中,那个举刀不顾后果的女子还是弱势群体吗?面对一条鲜活的生命(而且是我们的族类)的逝去,难道连起码怜悯和同情都没有了吗?对于暴力,我们难道连起码的警惕和反对都不需要了吗?

    理性看待邓玉娇案,必须注意以下几点。

    一,案件发生的场所。那是一个情色场所,以目前警方公布的信息看,提出“性服务”要求的并不是死者邓贵大,而是他的同事黄德智。注意,这里的“性服务”也不一定是性交,应该是指“异性洗浴”,当然这样的服务也是违法的(一般违法,即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邓玉娇主动选择进入情色机构工作,按照服务行业的基本职业道德,如果说黄德智要求邓玉娇提供服务不够礼貌的话,服务从业者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应该礼貌而坚决地回绝,而不应该和顾客正面发生冲突。也就是说,邓玉娇的行为也不是没有瑕疵。

    二,客观看待邓贵大的行为。邓贵大拿钱在邓玉娇面前显摆(有人说是“砸”、“抽打”,钱是纸质的,那是打人的工具吗?),是不礼貌的。邓贵大认为其同事受到服务生顶撞,把她推到沙发上并二次挡住不让其离开的行为,有一定的违法性,但情节显著轻微,属于治安案件中应当受到“批评教育”的行为。

    三,要看清邓玉娇行为的主观恶性和客观后果。邓玉娇她因小小的冲突即拿尖刀刺人,而且连刺3刀,其中一刀在脖子上,一刀在胸部。作为成年人的邓玉娇,她知道或者应该知道,用刀在那些部位捅都是致命的。而且从后果看,也确实导致了邓贵大的死亡,犯罪后果十分严重。

    四,此案是否存在强奸情节。邓贵大是政府工作人员,而且已经40多岁,他不会不知道强奸时什么性质。翻一翻所有强奸犯罪的教科书,看有拿着钱到情色场所强奸的案例吗?另外要注意,当时还有同事黄德智在场,有另外的服务员上来劝解纠纷,这样的环境下要实施强奸即使禽兽只怕也难做到。综合事件前后情节,我们能够看出,邓贵大推邓玉娇的行为,出发点是为了和她论理,也是对他服务态度不好的一种报复,理解为强奸明显太牵强。

    五,邓玉娇是否正当防卫。正当防卫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一条是不法侵害必须正在进行;二是防卫的造成的后果应当相当于或略大于不法侵害。邓贵大当时只是把邓玉娇推到沙发上,并没有继续进行加害。另一方面,邓玉娇连上来阻拦的黄德智也一并刺伤,而黄德智并没有直接侵犯她,可见她的杀人是一种报复,而不是防卫。另外,邓贵大只是推了两次邓玉娇,而邓玉娇却用尖刀向邓贵大要命部位连续3刀,如果这是正当防卫,那么大家都可以随身带上刀子,过马路时别人撞了你也可以将对方捅倒了!

    六,邓玉娇杀人属于一种激情犯罪。激情犯罪是指人在受到强烈刺激和挫折后,由于情绪异常激动而发生的暴力犯罪。激情犯罪属于一种故意犯罪,这种犯罪因为突发性强,不计后果,暴力显著,受害人往往防不胜防,因而有很大的社会危害性。就拿本案来说,虽然邓玉姣并没有预谋要用刀来捅死谁,但由于她不能理性控制自己的情绪,崇尚和放纵暴力,最终造成一死一伤的严重后果。

    七,邓玉姣是不是贞洁烈女。邓玉姣到梦幻城工作是背着母亲的,可见她自己也觉得那份工作不够阳光。平心而论,象梦幻城那样能提供“异性洗浴”的机构,它的洗脚或者叫足浴也不可能干净在哪里,客观一点那叫“准色情行业”。一个贞洁烈女,会主动选择去准色情场所工作吗?不是说邓玉姣不能到这个场所工作,也不是说进入这个行业就应该随波逐流,但如果是因为敢杀人就认为她是一个贞洁烈女,那一定是对传统文化的误解。

    八,邓玉娇的精神问题。邓玉娇杀人后,侦查机关发现其包内有抗抑郁药品,这一点可以间接说明邓玉娇可能患有心理疾病。但案发前邓玉娇能坚持工作,案发时杀人动机明明确(报复),说明她依然有足够的刑事责任能力。刑事上免责的精神病人仅局限于这个人“和野兽一般”,不知道自己犯罪时是干在什么才,可以免责的。如果动辄以精神病为犯罪开脱,这个社会就不得安宁了。

    结论:邓玉娇是故意杀人,她必须为自己的冲动承担法律责任,在我国还尚未废除死刑前甚至包括依法剥夺她的生命权。邓贵大的行为有一定的过错,但远不致于死。至于作为官员的邓贵大涉足情色场所等腐败问题,既有个人素质因素,更多的是社会问题,应该引起有关方面重视,但不应该把鞭子抽在一个死于非命的人身上。

  11. 继续深揭郝建国的狗皮,看看西安网友对他的批驳。
    ============================================
    “邓玉娇主动选择进入情色机构工作,按照服务行业的基本职业道德”
    ————
    情色机构的就都是卖淫女吗?

    “作为成年人的邓玉娇,她知道或者应该知道,用刀在那些部位捅都是致命的。”
    ————
    作为记者的你,知道写这种文章会挨骂吗?
    作为成年人的邓玉娇,为何“应该”知道?她是不是还应该知道“拒绝服务”就会被告上法庭??

    “当时还有同事黄德智在场,有另外的服务员上来劝解纠纷,这样的环境下要实施强奸即使禽兽只怕也难做到”
    ————
    轮奸发生的时候,禽兽们都不在现场??

    “邓贵大只是推了两次邓玉娇,而邓玉娇却用尖刀向邓贵大要命部位连续3刀”
    ————
    只是推?这是第二次巴东警方通报里说的吧?巴东警方第一次可不是这么说的!还有,如果只是“推”那么何以邓玉娇的内衣都沾染上了禽兽的指纹?如果禽兽们的指纹不在内衣上,为何要“陪同”邓玉娇的妈妈将内衣内裤洗了?

    “一个贞洁烈女,会主动选择去准色情场所工作吗?”
    ————
    当年我地下党那么多女工作人员,奔赴国民党统治区,不惜以肉体换取情报,他们算不算贞洁烈女?
    《南京南京》里的妓女,为了同胞,被轮奸致死,算不算“贞洁烈女”?

    “侦查机关发现其包内有抗抑郁药品,这一点可以间接说明邓玉娇可能患有心理疾病。”
    ————
    又是一个“可能”!!!!我身上还常备着达克宁霜的,是不是意味着我就有脚气?
    你身上还长了一个鸡巴呢,是不是就意味着你随时准备强奸女性了?

  12. 药家鑫对于生命的漠视导致了杀人一案,对于他的动机及其法律后果还未明了的情况下,完全可以无期候审。死刑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对生命的漠视。这样的判决,难道不是法律和自己开玩笑吗?况且法律中有规定,自首可以减刑,但是整个审判丝毫没有提及自首环节。至于药家鑫的问题,最需要反思的是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对人性的扭曲。如果一定需要有人承担死刑,那么判死刑的应该是中国的当前教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