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138):我是大嘴玖

时间:2011年6月9日

地点:网上

人物:大嘴玖(豆瓣微博博客),在西安上学学画画的长沙孩子,摇滚演出爱好者+兼职模特

撰稿人:啃树皮(豆瓣对话第83期)

大嘴玖

:请简单介绍一下您自己吧?

:大嘴玖,更习惯这样叫自己。现在很多人知道我是大嘴,而很少有人知道我的名字了。

这算不算人的一种性格?有时候换一个名字暴露自己,会有一种偷窥自己的快感。我不排斥现实生活,我会像个分裂症的患者一样偶尔安静地写写字、偶尔聒噪地听歌、偶尔在路上一直走一直走、偶尔买张火车票进行一场旅行、偶尔用线条勾勒点插画…

介绍自己我会废话连篇,我的小日子写成书估计比字典厚,我总是喜欢什么都尝试一下。我喜欢在和别人一起并头走路的时候拐个弯看看附近的小岔道,探究清楚奇妙的生物,这算好奇心作怪吧。

我喜欢强加于人、喜欢做有计划的事、喜欢复古的东西、喜欢文艺的杂志、喜欢街拍、喜欢自拍、喜欢看路上扎眼的男男女女、喜欢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我曾经数过天上飞过的飞机,凑齐几个或一百个,然后许一个又一个的愿望,但是最后被现实打败。

:你将自己定位为一个什么样的90后?

:我一直不喜欢“90后”这个词充斥在自己周围。但1991年的尾月出生的我不得不否认我们都有过非主流的阶段。

我从262期的《城市画报》开始喜欢这本杂志。结果263期的主题就是写90后。当时看着封面上写着的很多网络词,我承认大部分我都懂。

我总希望我能成熟,我一直让自己尽量去往上面的年月靠一点,可快到了二十的我开始嫌自己老了…

现在我正听着魏如萱的《困在》写着这些东西。

然后翻到书里有这样的一段话:

90后,如果要说他们所体验的社会变革,那么就是,这是一批在中国的市场经济和互联网均日渐成熟的时代中成长的年轻人。在他们身上,所谓政策性的特殊因素,越来越少。
他们一马平川。
他们触觉自由。
他们无所障碍。

:对于一个在西安上学的外地人,你如何看待“西安”?

:关于西安这个地方——

两年前我带着高中毕业生的稚嫩踏入这片土地。和我老爸从咸阳往西安开的大巴上看着黄土地惊讶:“哇!真灰黄!”我老爸不是很喜欢这里,第二天直接飞回家了。这里没有鱼米之乡的湿气,没有火辣的湘菜,没有在大街上看到满世界的芒果台的宣传海报。

我期待这这些新生活的开始。于是我开始一直在这个城市找自己的归属感,晚上十点去找夜店,没过几天发现自己玩不动了。

但是,我感觉我现在算是半个西安人吧,我周围充斥着西安这伙朋友的热情。想起才来的时候,举着酒杯超过了对方酒杯的高度而被骂了;吃饭的时候把筷子一插,直接对着对方,又被骂了;把酒杯一扣说不喝了,还是会被骂。

没有这么多讲究的我确感觉很新鲜。还会说个“zei”!

曾经,我一个人绕着城墙走过一圈想探究一些什么,但是到现在还数不清一共有几张城门。

记得有个公主坟,我在那静静地坐着,在一个疲惫的下午茶的时间。那一次是我考虑好接下来要继续进行一些什么事情的转折点。接下来开始穿越过大街小巷,记录着城市里发生的很多事情,用一个破卡片机拍很多照片,开始玩,开始看一些演出,开始做真正的自己,开始不愿意被轻易服输。

我觉得这个城市灰灰的天空给我了不少压抑感,所以我才想让自己肩上扛的更多。

11061010

:有人对你有误解吗?

:见到我的人都会很开心。

因为我讨厌难过的感觉,所以习惯笑。不喜欢太收敛自己,大声笑,不好看的牙齿上面微带光芒的钢丝牙套。

其实我经历过很多不同于大家的故事,有时候,憋在心里久了,就会和一两个朋友说起来,他们会笑笑说你还真像小说里的孩子呢。

其实谁的人生不是一本书呢?只是看自己愿不愿意把自己放在主人公的位置而已。

我不知道我算不算自私,有时候我害怕大家会疏远我所以变得强势。那是一层身上带刺的伪装么,我也不知道。我说话很直,伤过很多人。但是我心里会变得更难过,神经大条的性格会一不留心说出很多故事,很多人会质疑,我会很认真的争执。这点也不好,要知道我如果争吵并不是在伪装。

:看起来你是一个很欢乐的孩子,在西安经历过恐惧或无法抗拒的事情么?

:欢乐的孩子,这其实要看自己的造化,如果一直把很多事情强加于自己的话,人会悲伤。

恐惧的事情很多,被骗过几次。但是钱财什么的身外之物你来到人世间带不来,你离开也带不走。所以即使伤害到这些物质方面的东西我必然不会被打倒,只是会“吃一堑长一智”。

而心理上的事情我也不想说的太多,毕竟是自己的事情。不过我有很多疗伤的方法,所以我不会成为“伤不起的男子”,哈哈。

我觉得选择性记忆真的是一件很不错的方法,还有多一个朋友少一个敌人,这都是保持自己快乐的基本原则。

作为即将大三的学生,无法抗拒的事情还是未来,我到现在还是很迷茫自己以后的生活,我只想当一个自由的职业者。但是人不能这样没责任、没担当,所以还是想找到属于自己的归属点。

:对于你所喜爱的音乐类型,仅仅是这一个阶段的爱好还是将长期喜欢下去?

:老妈曾经说我在摇篮里听到天朝的新闻曲都会哼。音乐其实是我最爱的东西,其次才是画画。可是有很多原因最后还是选择的画画,而且还是在十六岁的时候才真正稳定下来考虑清楚的。

后来我总是安慰自己,自己最喜欢的东西永远不能放在第一位,如果把自己最喜欢的东西放在了第一位,没有了退路会活的不自在,稍微一丝不成功,恐怕自己就会走到楼顶一跃,画一条弧线,绽开一朵血色的雪莲花。

所以我选择音乐成为一种爱好而已。现在喜欢摇滚和独立音乐也许是现阶段渐渐成熟的表现吧。不会再像中学时期追着每一张新专辑听到腻了,现在会去找一些属于自己味道的音乐,不过我听音乐分裂症表现的颇为严重,也许我前一首是小清新、独立音乐,后一首有可能是死亡金属、朋克。而且有段时间我还坐在红色的软皮凳上看过一场又一场的音乐剧。

我不懂五线谱,不懂吉他,甚至可以说现在还不懂乐器。我只是喜欢而已。

11061009

:画画呢?会坚持下去吗?

:我希望会。如果我连画画都坚持不下去了,我还有什么是我能做的呢?我画的不怎么好。我偶尔翻出高考前的小设计稿,会嘲笑自己现在思维的拘束性,我选择了环境艺术设计,专业课的越来越专业让我不能发挥很多奇思妙想。我曾庆幸我自己是个有想法的人,可是有次画画的朋友聚会说,现在满大街的人最不缺的就是有想法的人,握只笔谁都会想出来很多东西,能不能表达出来画出来,能不能赚到钱才是真正的人才。

现实已经变成这样了,你又能如何呢?我即使不喜欢有些专业课,还是要硬着头皮继续上下去。这是自己选择的路,还是要自己一步一步走。

我希望我能创作出大家喜欢的东西,而不是只帮大家画画家里的桌子凳子椅子而已。

做平面模特

:关于做平面模特,你觉得经历过的最有意思的事情是什么?

:最初的这个想法来得很奇妙,只是因为喜欢逛街的我偶尔穿的很扎眼而被街拍,所以萌发了这个想法。

后来发现能拿出来的照片实在少得可怜,唉,人长得不精致没办法啊。于是就开始朝着有创意的路线走。上一些街拍的相册,适合自己才是最重要的嘛。

有意思的是,才开始试封面照的时候,人家大部分都是要婚纱照,我冲过去把年龄一填,最后人家只好把我放到了拍淘宝的一组。后来看照片,没自己脸,只有衣服展示,一气之下连照片都没要了逃了…

《我是大嘴玖》二维码网址相关:INXIAN《对话·说说我的生存状态》系列——
设计师一位id很多的师太卖风筝的老头列车长
街头理发师服装店老板酒吧女老板理发店少爷
企业实习生饰品店老板我把青春献给了党
公务员只是一份工作而已结婚是一道“门”夹心的心事

××××特别提示××××

融合沟通、关爱民生,INXIAN“对话”栏目,让这个城市的每种声音,都有表达的机会。

Published by

10 Replies to “对话(138):我是大嘴玖

  1. 我一直在努力试图了解90后这代人,但是我越来越看不懂了。
    不过,我还是看好他们,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未来吃的苦头不会比我少。

  2. LS。我不排斥同性与异性之间的情感。
    同爱、博爱 与自恋 三种性取向都是自由的。

  3. 宁采臣 说:
    六月 11th, 2011 at 14:35
    大嘴!!!!

    嘿。。。 四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