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901期]向上的力量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6月11日。今天早上,李庄在重庆出狱,中午回到北京。李庄案绵延两季(414期之史上今日852期之公共话题),看似低调普通,实乃关系到中国法治之根本。它证明了两件事:1、现行法律和审判制度下,只要你得罪了某地的政法大佬,你肯定要蹲大牢(by 袁伟时);2、中国律师的从业环境相当恶劣。

至于李庄二案重庆检方撤诉,人们还是普遍认为这是中国向上的力量所致,也因此陈有西等律师认为撤诉可能不是法治的胜利,但一定要理解为法治的胜利,包装成法治的胜利,这样才能给体制内的人更多鼓励。

本周人物之[林仲民]

林仲民,男,43岁,居住于西安市高新区,最近他在微博上宣布作为“独立参选人”参选区人大代表。他也是西安地区唯一一位独立参选人。但是在被警方“上门”、“约谈”之后,他在微博里表示:“…等组织同意了再说吧。”当我正在写这些文字的时候,林仲民微博里关于独立参选的话语已经尽数被删。

据路边社消息,独立参选人已经被定性为境外反动势力组织所为。因此林仲民作为西安唯一一位独立参选人的消息,未能见诸西安媒体,我们也得不到他的详细资料。最新的消息是高新分局约了他周一谈话。

独立参选人
儿子2岁,父母年近80,对他不要太苛刻

独立参选人以前叫独立侯选人,但是全国人大法工委负责人在新闻联播上说:这个说法没有法律依据。该负责人特别强调:县乡两级人大代表候选人,只有由各政党、各人民团体和选民依法按程序提名推荐的“代表候选人”,经讨论、协商或经预选确定的“正式代表候选人”,没有所谓的“独立候选人”。

官方解释刚一出现,就有学者指出:按照法律,由各选区选民10人以上联名提名的个人也可参选,这种参选实际上就是个人独立参选,官方解释不能阻止公民个人参选基层人大代表。于是“独立候选人”就改成了“独立参选人”。

然而就算改成了参选,还是吓坏了某些人,所以“候选”“参选”其实都只是抠字眼的障眼术,真正震慑人心的是“独立”那两个字。然而就算“独立”再震撼,参选就是认可目前公开的游戏规则…最好结果也不过是区县级人大代表,对国家大政方针并无作用,只能从最基层的选民利益做起。(by 五岳散人)

也就是说这些独立参选人一旦选上,也不过是在最底层为底层百姓解决实际问题,他们是中国的向上的力量。这股力量一旦能发挥起来,地方政府能剩下多少维稳费啊。可连这样的体制内陪玩也不行,没有选票,我们都知道那就只剩下炸弹了(相关:要选票,还是要炸弹)。

本周逝者之[药家鑫]

6月7日,高考第一天,药家鑫上了法场,被执行了死刑。关于药家鑫案,e报(706期之1707期之1and2708期之1710期之1712期之本期视点714期之1788期之1795期之4798期之2799期之5808期之4814期之8821期之1826期之10831期之本周焦点836期之2837期之3838期之本周公共话题840期之1842期之10847期之8851期之1、2852期之本周焦点855期之6863期之1872期之1876期之9877期之1879期之1891期之1897期之史上今日898期之1)全程记录了这一案件的始末,希望能留下些什么,在记录中我们的态度也在变,用体制内的话来说:我们始终没站错队。

曾经有人在评论里很疑惑地问,【西安e报】为何能始终站在正确的一方?没有人始终没错、始终有理,每一条e报都包含着编辑对新闻事实的分析,然后我们站在了我们认为有理的一方。

说回药家鑫案,以后但凡提起司法独立、舆论对司法的影响、废除死刑、教育的功利性、大学的功利性、城乡二元制等等等等…必然会提起药家鑫,药家鑫死了,这些问题一个也没解决,这个世界也未见得变得有多好。而我们都知道,虽然这只是随机事件,但这样的事仍然会再次发生。

如果真有上帝、佛祖、真主,不管哪位,请宽恕药家鑫的灵魂,也宽恕我们的灵魂。

本周民生之[自闭症孩子]

如果你在INXIAN看过这篇《写给儿子的一封信》,那么你对自闭症就不会陌生。自闭症并不少见,长安区鸣犊镇杜坡村村民杜建民的儿子豪豪也得了自闭症。豪豪今年8岁,3岁那年查出有自闭症,全家无措,最后只能妻子在家照顾孩子,杜建民开摩的维持生计。杜建民很想把豪豪送进特殊儿童学校,但是每个月1000多元的学费让他望而却步。

自闭症
被拍进镜头的父子

最近妻子累出病来,豪豪又有多动症,杜建民不得不用一根粗布绳将他绑在车上,父子俩一起跑摩的。这一奇观总算被我们的媒体发现,拍进镜头,在媒体的帮助下,西安爱心机构也免费收治了豪豪,杜建民一家总算苦尽甘来了。

解决一个是一个吧,其他的自闭症困难家庭你们也各出奇招吧。

本周公共事件之[红歌晚会]

总有人以为红歌(827期之6877期之2879期之4883期之3893期之5)能搞定一切。本周站在红歌巅峰的是来自西安工程大学艺术工程学院播音与主持专业的应届毕业生们,6月10日,他们自编自导自演了一场主题为“风雨兼程路 赤子毕业歌”的红歌晚会。这条新闻在网易引来了长达15页的谩骂。

红歌晚会
《红梅赞》是不可或缺的曲目

网友的激愤主要来自“自编自导自演”这六个字,其实就算是学生赶潮流自己定的主题,也存在以下两个可能:1、迎合老师心意而定,那么我们何必担心投机分子;2、真心诚意觉得红歌好,那也没关系,反正他们毕业了,社会会教给他们常识的。

UPDATE:6月12日晚上,有知情人在微博上向我们透露:其实学生没几个是自愿的。并出示了下图作为证据:

红歌晚会反证

总结这件事,我们可以发现以下几个通用常识:1、学校很无耻;2、新闻也很无耻,再激进的媒体也只是党的喉舌;3、网友确实容易不明真相,因为没有中立的渠道得知真相。

本周财经之[一地卖两家]

西安喔喔食品有限公司主要生产“冠喔”牌糖果,产品曾被授予“西安名牌产品”,“冠喔”商标也被认定为“陕西省著名商标”。原厂址位于西安市北郊,秦汉大道征用了企业的所在地,面临拆迁,然而原计划兴建于咸阳市三原县的新厂区,虽然已经投资9000多万元,却还是被三原县政府勒令停工,并把这块地给了后来投资的伊利乳业。西安喔喔面临着无地搬迁的困境

西安喔喔负责人惠俊刚认为三原县政府嫌贫爱富。没错,伊利乳业在三原投资资金是西安喔喔的10多倍,征地面积也比西安喔喔大得多。无论是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还是本来就不够的建设用地指标,伊利乳业一来就把西安喔喔挤下了马。

事情的解决源于被逼急了眼的西安喔喔在网上发了一个网帖,引起了三原县政府的重视,经过协商:在同等条件下,给西安喔喔改换另一地方;以前划拨给西安喔喔的土地,则已经正式划拨给伊利乳业。

本周文艺之[《东邪西毒》陈年旧事]

榆林市志
六娘说:虚实结合,风物相映,写史的人有真本事!

前两天有人在微博上爆料称拿到本《榆林市志》,发现1993年的大事里写着电影《东邪西毒》在榆林拍摄时,某夜,剧组成员若干人集体嫖娼被抓获。据华商报记者采访榆林市政府工作人员,证实此事为真,但只牵涉了摄制组工作人员,和明星无关。

《榆林市志》出版于1996年,每隔固定年限修订一次,一般以正面为主,据榆阳区地方志办公室主任郭建祥称,当年之所以会把剧组嫖娼放进大事记,可能是考虑影响较大。

本周体育之[终于赢了杭州一次]

6月11日下午,浐灞主场迎战杭州绿城,虽然陕西队历史上曾经六次与杭州对战,六次皆负,在这第七次,总算以2:1赢了一次。下面是进球视频:

《西安e报:901期》二维码网址史上今日
[西安e报:171期]甲流来袭!
[西安e报:536期]别被电信的垄断绑架
很傻很天真的绿坝(谐音”滤霸”)(需翻墙)
少年张彻

Published by

22 Replies to “[西安e报:901期]向上的力量

  1. 上有80岁老母,下有刚会走的孩子…老林真辛苦,老林你的任务完成了,休息吧。我们已经知道有些人是畜生不如的,不要和这些东西讲人话。再次真诚谢谢你。

  2. 司法独立就不要想啦,江平爷爷也承认这种倒退,现在搞得是“三个至上”

  3. 从上初中的时候,政治课就教我们公民有代表权,选举权…… 天真的以为哪天哪个候选人的命运掌握在我的这一张选票上。
    到高三毕业,6年时间,我才对政治有所了解,那就不是咱碰得了的。

  4. 怎么他们都要毕业了还没醒悟呢?
    话说俺弟弟今年刚上大学,一年时间世界观一截然不同.

  5. 选票啊,候选人啊,你就让咱见一面吧。
    对了,陕西话怎么参加捅抽水马桶大赛啊

  6. 如果真有上帝、佛祖、真主,不管哪位,请宽恕药家鑫的灵魂,也宽恕我们的灵魂。

  7. 对小药的这段记录真是令人触目惊心。
    1,可以发现记录的前后是有变化的,从抨击、怒批、困惑、疑虑、反思、追问…这个过程是不同的,
    2,整个记录是连贯的,翔实的,可靠的!
    3,这个有望入选年度最佳互联网公共服务!!

  8. 关于药家鑫,已经不愿再说再看,但读到nuannuan这篇宽恕,还是忍不住说:一个事件,最终弄到,每一个人都五味杂陈,是为什么?

  9. 有个电影叫《来自孤独星球的孩子》,专门介绍自闭症的,非常好。

  10. 独立参选人指的是党外,在中国共产党在中国政治中居于领导地位来看,首先先要入党,根据党章可以由若干党员推荐,参加基层的支部选举,经由基层支部推荐可以参加人民代表选举。如果对党对自己有信心,从党内参选也可以达到为人民服务目的。通过什么渠道和最终能不能当选都不重要,关键是有没有勇气面对这个现实的社会,发出自己的声音。

  11. 西安的唯一的独立参选人林仲民在其参选的围脖里曾这样说:中国需要自下而上的变革推动力量,被代表很可悲。每个人都行动起来,而不是坐等和麻木,社会就会一步步向前。要么出国,留下来就要关注这片土地,我们不是受益者,就是受害者,别无选择。
    这句话说的多好呀,多么朴素,多么真诚,我相信林仲民先生不是受所谓的境外反华势力控制的,他是你,是我,是我们身边的每一个人。
    可是林先生终于放弃参选了,他在围脖里说:因为##的造访,……没想到动静闹得如此之大,让组织费心了。各位网友,对不起了,我还没有做好面对现在局面的准备。参选一事,等组织同意了再说吧。没事,我会仰望夜空,为这个国家祈祷,惭愧。
    即使是这样从基层开始向上的力量,也被扼杀在了摇篮之中,我不知道大张旗鼓的宣传建党伟业中反叛、暴力的政客们,又是害怕什么呢?基层人大代表,所能做的实则非常有限,他们还不够拥有改变政治格局的力量,但是我想,执政党害怕的,不是这样一个基层人大代表,恰恰害怕的是这背后的力量,那谁谁说的好,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可是现在,他们害怕了。
    我对渐进式的社会改良一直抱有希望,或者说,这是我唯一认为可行的。我不希望在这片土地上出现毛氏变革,我觉得后者的杀伤力太大,它足可以摧毁几十年来重建起来的所有文明和自信。但是我对人为阻碍社会渐进变革的力量感到深深的悲哀。这曾经或者是一个伟大光荣正确的政党,但现如今,经过几十年的演变,它却已成为阻碍社会进步的最大的力量。抱有希望,却看不到希望。
    这个国家有两类人一直在仰望星空,一类是如林先生这般的草民屁民,他们祖祖辈辈生活在这片土地上,血液里已经融入了对这片土地的所有感情,不离不舍。另一类人是如影帝这边的高官望族,他们有着数不清的银行存款,儿女们或者还拥有万恶的美帝的绿卡护照,当然,他们绝对不会忘记在作秀的同时需要一双十年都穿不烂的球鞋来做道具。
    我不知道林先生仰望星空时看到了什么,我也不知道温先生仰望星空时看到了什么。我只是在想,仰望星空的温先生们在闲暇时能否俯视一下脚下这片土地,为同样仰望星空的林先生们留下一丝仰望的权力。
    年过三十,日渐犬儒。房子、车子、孩子这三座大山压得我日益无法喘气。我想,我是没有林先生这样的勇气的,但还是宁愿在内心深处保留一丝希望。有句话说的多好呀,人活着,就得不断希望,即使希望一个个都破灭了,人还得继续希望下去,人生,会因为这些希望的不断可能实现而显得弥足珍贵。
    社会的变革是一个持续发酵的过程,希望不灭,梦想尚且继续。但有时候,还是有股深入骨髓的冷。
    《茶馆》里那人说了:我爱国,可这国它不爱我。

  12. 林仲民,你是好样的。但是,你现在也看明白了吧,你爱大清,大清不爱你啊!

  13. 19楼的李黑子写的可好,赞。
    我参加工作二十二年了,自以为在这个社会,地位不算太低。可我在体制外,从来没有见过选票,也几乎从未参与过对市政、民生、物价等等事物的讨论和听证。
    这国,不是我们的。
    随便它吧。船要沉,锅要破,我们也许就是看热闹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