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907期]转包的评卷工程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6月17日。2004年的今天,在云南大学宿舍连杀四人的马加爵被执行死刑。

[1]层层转包的阅卷工程

作为陕西省高考评卷点之一,西安外国语大学承认并确认有240名本科生参加评卷(905期之1906期之3)。据《新快报》调查,学校设高考阅卷中心组,阅卷人选聘的权力下放给中心组的老师,他们对校方签完高考阅卷责任书之后,就可以到院系抽调老师进行高考阅卷,学生们正是向他们报名并参与评卷。

西安外国语大学称中心组的老师未经报告,擅自选聘了本科生进行阅卷,而陕西省招办新闻发言人郝春怀则表示,省招办怕打扰阅卷而无法依此确认教师名单的真伪,驻扎在外院的联络人员则始终被蒙在鼓里。看到没有?位于利益链上游的阶层正在层层推卸责任,这件事情最后如果没有不了了之,那么他们最终一定会找出若干个老师作为替罪羊。

“本科生批阅高考试卷”的发展脉络就如同“上海大火”,高考就是一项大工程,整个工程层层转包,处于利益链上面的某个大包头工(陕西省招办)将工程(高考评卷)分别包给若干小包工头(各评卷点),其中一个小包工头(外院)又将工程转包给了若干工程队(老师),而工程队雇佣农民工(本科生)替他们干活时,被媒体发现了…

事已至此,我们要警惕什么?1、高考卷评分这一工程,难道只有陕西省招办这一个包工头有问题吗?2、要提防他们在事发后抓工程队(老师)和农民工(学生)顶罪,这是他们的惯用伎俩。随着整个事件的走向渐渐明朗,我们要把目光投向利益链的上游——陕西省招生办,而不是下面的学校和阅卷学生,陕西省招办才是整件事情的始作俑者和受益人,而他们此时却在不停的撇清关系,对于这种无耻的既得利益者,我们一定要痛打落水狗。

借用老王的话来结尾,中国高考除了决定了许多人的命运之外,还养活着许多人。

[2]超级中学的垄断

让我们继续高考的话题,据清华大学学生的一项调查发现,各省的几所“超级中学”正在垄断一流高校的招生名额,农村学生的比重在下降,出身差异、背景差异的影响在加大。

以陕西省为例,西工大附中和高新一中这两所西安地区的“超级中学”,2010年各有83人和60人考入北大清华,合计占全省名额的62.2%,过去7年产生的15位文理科状元中,也有11位出自这两所学校。

这就是教育资源的不平衡,我们将这种现状看做体育联赛,超级中学就是巴萨、皇马,身为豪门有钱招兵买马,进欧冠自然小case,而一个健康的联赛体制不意味着打压豪强平分土地,而是在制度上给予所有球队公平发展的机会,同时对小球会有所扶植。如果西甲足协把所有资源和政策都用在巴萨皇马身上而忽略其他球队,那西甲的健康程度也就不过如此了。

西工大附中和高新一中就是西安教育圈的巴萨和皇马。

[3]又要直辖了?

随着西咸新区的问世(903期之1),西安直辖的梦又开始被人意淫了,据《华夏时报》记者刘敏猜测,现有的三个副省级国家新区都在一个直辖市内,在省内设立副省级国家新区还没有先例,如果在国家层面认定了西咸新区的副省级地位,那么西安直辖的猜测再起难免。

对于直辖梦,专家们的意见并不一致,西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白永秀认为西咸新区级别等同于西安、高于咸阳,从管理和经济发展的角度看,两市合并让“大西安”直辖更简单些。但张宝通则认为西安直辖绝无可能,“因为西安对陕西来说就像鸡蛋里的蛋黄,蛋黄要是脱离了,对鸡蛋的影响实在是太大。”

直辖?还是不直辖?《甘肃日报》曾经的一篇西安直辖的猜测(562期之1)让我们再看到任何关于西安直辖的文章都一笑置之,这次也不例外。

[4]天气突变

把直辖梦留给专家,说些切身相关的事情吧。全球气候变暖是全球大趋势,中国气象局局长郑国光表示,近几年经常看到西安成为全国气温最高的城市,他希望陕西省气象局做个分析研究,看到底是城市“热岛效应”引起的,还是区域性气候突变。

据气候资料显示,陕西省年平均气温在1993年出现突变,从11.9℃上升到12.7℃,且升温趋势由南到北逐渐增强,极端天气事件也呈增加趋势,平均每年有2.45天的暴雨突破历史日最大降水量。

陕西省气象局快听领导的话,赶紧分析分析为啥西安这几年这么热哩?

[5]村收费站

从汉中市汉台区到勉县,一共有4条路可选:1、走高速,收费高绕行远;2、走108国道过褒河收费站,在不超重的情况下要缴费40元;3、经316国道绕道褒城镇到勉县,绕路二三十公里;4、借道西郑营村,走一趟只需给村里交5元,还能躲正规收费站。

收费站
via:华商报

我相信,大多数司机都会选择第四条路,褒河收费站站长表示,每天走近道逃掉的费用就在2000元以上。村民们其实不愿收费,但借道的车太多了,路面都被压烂了,他们只好向载重货车收点“道路维护费”,但每天收300元左右,也不够修路。

这种两边埋怨的事情,你说怨谁?

[6]开房的收益

张小姐跟男朋友去一家快捷酒店开了间钟点房,两人办完事洗完澡后正在床上裸着晾干时,门开了,原来是服务员忙中出错,带着两个顾客打开了她的房门,一位女性顾客探身进去但很快就退了出来,整个过程只有几秒钟。

张小姐认为自己裸体被人看到了,而且房间属于付费空间,她的精神受到了很大的伤害,因此坚持要求酒店赔偿,店方最终也同意赔她5000元精神损失费。说实话,这件事张小姐确实占理,大秦网跟评中的这些道德攻击者也足够龌龊,尽管如此,我还是觉得这个女人有点得了便宜卖乖,而且这笔钱,十有八九会被酒店转嫁给那个倒霉的服务员。

[7]30厘米的刀

其实吧,我一直觉得陕西男人挺霸气的,比如随身带把30厘米长的管制刀具切东西吃之类的。此事发生在211车上,两个男人因碰撞起了争执,男甲随即掏出一把30厘米长的刀威胁男乙“再说就捅死你”,男乙见刀则痿,顿时无语,但由于怕男甲再次偷袭,于是决定先下手为强,从裤兜里掏出一把10厘米长的水果刀,向男甲连捅两刀。

就是这么一个事情,警方事后问男甲为何带一把那么长的管制刀具,男甲说:“我牙不好,胃也有毛病,平时吃东西就靠它了,把东西切得小一些,吃起来方便。”看这理由,多霸气!

[8]专来西安偷衣服

长乐西路派出所民警连续抓住4名专偷商户衣服的中年妇女,据交代,她们都是坐长途车专程从周至来西安偷衣服的,哪个店里客人多就进去偷谁家的,偷到衣服后拿回老家,等到县上赶集时处理掉,卖得的钱几人平分,还有一部分衣服留给自己或送给亲戚穿。而警方查找到被偷的商户了解情况时,直到拿着被偷的衣服让他们辨认才知道自己店里被偷,真是太马虎了。

[9]李凯又被开除了

李凯又被开除了!上一次是因为球场暴行(875期之7),而这一次却有点中国特色,据《上海青年报》透露,这次离队是因为布帅不满李凯备战时散漫的态度,在一次队内会议被点名回答讨论的内容时,李凯由于“神游”而哑口无言,老布一怒之下就把他开除了

李凯感觉很委屈,表示这对他太不公平,不过,李凯啊李凯,这不是你第一次因为态度散漫问题挨批,你是不是也该自我反省下了,以后记得少上网少玩游戏多训练。

[10]甩葱啊甩葱

by 晨曦蝶恋

看多了美女甩葱,大学生甩葱,我们来欣赏下西安小盆友们演绎的甩葱舞吧,希望能让你开心。

《[西安e报:907期]》二维码网址史上今日
[西安e报:177期]色色的陕西话
[西安e报:542期]出租车装GPS的阳谋
住城中村 去洗头房
你会往上冲吗?

Published by

8 Replies to “[西安e报:907期]转包的评卷工程

  1. 幼儿园小朋友看表情 都不太高兴啊 ,到底是家长是耍小朋友呢还是爱小朋友呢

  2. 出门在外都和气些,实在憋不住也别用刀。公交车上不是有防火砖,那东西给头上弄一下也不轻,还不算凶器。哈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