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910期]西黑一族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6月20日。1900年的今天,德国驻华公使克林德在北京街头被清军打死,这一事件成为八国联军的导火线之一。其时正当义和团运动时期,清政府在前一天下达了各国外交官于24小时内离开北京的命令。打死克林德的章京(注:满语将军之意)恩海后被德国处死,死前透露杀克林德之举为端亲王指使。

[1]西黑一族

20号早上,@董知行向【西安e报(微博版)】投稿称,比较西安成都两地的地铁站入站口,成都把车站和周围环境融合得比较好,西安的就有些不伦不类。这个投稿引起了@邸强的不满,他说:西安有这么一类人,成天挑三拣四,言必说“你看人家哪哪怎样怎样”,吃饭骂饭,睡觉骂床,上街骂车,单位班骂老板。在高新骂太堵;在曲江骂太贵;在东大街骂人多,在小寨骂排队。我叫他们为“西安黑”。

“××黑”这种说法最早源自天涯社区,即抹黑一词的变种,当有人发帖说某明星如何不好时,这个明星的粉丝就会把这个人称为“黑”。后来“黑”这个称呼延伸到了其他领域。按照这个概念,鲁迅就是“中国黑”。

从心理上分析,“黑”们基本可以分成三种:粉丝类是把明星当人生偶像生活支柱,鲁迅类是爱之深责之切,而第三类的抱怨大部分都是一种减压阀,是希望活得更好。

从现代社会的角度上来看,只要有赞扬就肯定有抱怨,只有赞扬没有抱怨批评那是文革时期。通过“黑”们的不断批评,社会才能得以发展。正如“公民王二”的评论:“西安黑”的存在是为了让西安更红。而之所以现在的抱怨这么多,也是因为转型期的中国在社会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各个方面上存在太多的问题。

当然仍有人纠结于某些人为骂而骂,只要不是故意造谣,那就展示下汉唐胸襟和气度呗。

[2]营销曲江模式

前e报轮值主编faoyu曾经批评曲江的公关很成问题(621期之财经),只会宣传和软文,不能引导社会各阶层形成共识。看上去曲江接受了这个建议。

2011年4月由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出版的《西安曲江模式:一座城市的文化穿越》一书在全国发行。6月20日,中共中央党校主办的《学习时报》以笔谈方式发表了一些专家教授对此书的读后感,文章标题为《西安曲江:文化产业?文化民生?文化城市的新范式》。

《西安曲江模式:一座城市的文化穿越》
封面

而在当当上,此书共有32条评论,其中31条表示曲江模式是文化城市发展的最佳模式。唯一一条不同意见表示:这就是政府包装,天下文章一大套,就看套得妙不妙。

书的作者名叫锁言涛,为新势力文化传播公司、上海锦坤研究机构创始合伙人。在锦坤的官网介绍上,此人擅长城市品牌传播推广,现为曲江新区营销顾问。

拉上中央党校的关系,运用现代营销手段,大打文化牌,争取中产阶级的支持,曲江这次做法还算聪明。我们曾经问过“曲江模式能走多远”(824期之话题),现在看来从政府到曲江,信心都很足。

[3]大明宫的变化

显然其他人并没有太大的信心。“找自己_FINDING ”就投稿说:去年国庆节,我来到大明宫遗址公园,公园里外人山人海,那时候自强路和太华路的商户可能会觉得下辈子都不用愁没生意做了。可是上周日,我却看到园内寥寥无几的游客,不由得在想,这些商铺的老板们是否在担心生计?这才不到一年,变化为何如此之大呢?

他的发言得到了不少网友的响应,根据评论总结有4点原因:1、去年宣传太盛;2、实际上园中并没有什么看点;3、稍微有点儿看点的都被圈起来收钱了;4、地都卖完了,房价也炒高了,也就没人管了(via:知乐2010)。一言以蔽之,大明宫是个坑爹的地方。

大明宫和曲江旗下其他地方一样,从规划到具体建设,再到建成并对游人开放,始终是在商业理念指导下完成的,这就决定了它是消费本质的产品,因此它近乎于商业区,而前去游玩的人们的消费诉求是文化,因此产生失望情绪,从而出现了“找自己_FINDING ”发现的问题。

不知道第二条中的那本书里对此有什么解释。

[4]延安模式印象

曲江模式还在艰难地认证中,中共干部教育培训的“延安模式”已经形成。据《新京报》报道,开办于2005年3月的中国延安干部学院6年来培训过28304名官员。学院会将学员带到南泥湾与村民同吃同住同劳动,进村入户调研。受训期间,学员全天伙食标准50元。单人宿舍十七八平方。

中国延安干部学院
中国延安干部学院一景(via:欲所心随)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延安干部学院陈燕楠在提到每天伙食费只有50元时,说了一句话:“吃的不是太好”。这句话引起了轩然大波。有媒体算了一笔账:50元吃一天,一个月要吃1500元,几乎是当今全国多数地区最低月工资标准的近2倍;是多数地区低保标准的4~5倍。

说实话,我觉得这些媒体真的很蛋疼,发议论前先了解一下延安的物价,再做比较又会怎样?因为攻击不了某党及其培养干部的方式,只好攻击这个?有这个闲工夫为什么不去监督一下官员们回到本职工作上时每天的伙食费标准呢,说不定又会刷新延安物价印象。

[5]去当村官

《西安晚报》报道,西安市将选聘390名高校毕业生到村和社区任职,考生6月28日起可登录陕西人事考试网报名。选聘到村(社区)任职的高校毕业生系非公务员身份,每人每年领取工作、生活补贴2.1万元。选聘人员90%为村(社区)党组织书记助理,90%要求本科学历。任职满2年后,视其工作业绩,可参加定向招录选调生、公务员考试。

这其实是个就业好途径。尽管不少人在大秦网微博的评论上说,没有背景和关系,两年后续聘只续聘20%,其他人只能二次择业或自主创业,这就是浪费时间。但是现代社会人是不可能一辈子只做一个工作的,村官是个接触社会的好机会,一方面能接触到最底层百姓,一方面又能了解政治体系中的最末端,而且还有补贴,锻炼好机会啊。

[6]里子面子都没了

据陕西电视台《都市快报》6月18日报道,在被曝光抄袭成都交管网站(904期之6)之后,西安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网站又被发现照抄了北京的交管条例,其中关于机动车非机动车管理的相关政策并不适用于西安。6月19日,电视台记者再次打开网站,发现关于机动车非机动车等的相关政策依然是京市的。而当记者去交管局了解情况,却被拒之门外,也没有人出面对此事加以解释

西安交管局照抄北京交管条例

看样子这也要成为常态了。北大教授张千帆上周末在西安做讲座,在解释“中国的宪法为什么比一些民主国家的还好看”时,说:“既然一开始就不打算实行,那为什么不制定得漂亮些呢?”看,西安交管局连维持表面漂亮这点儿传统都丢掉了。

[7]麻烦把文章写清楚

陕西省工商局就做得很漂亮,为了打击食品安全违法行为,最近刚刚出台了举报奖励办法,建立了100万元的专用基金,具体奖励金额按照案值金额确定,最少300元,最多上不封顶。这引起了媒体的兴趣。

《华商报》在6月20日将矛头对准了豆浆。报道先抛出了豆浆粉和豆浆粉精这两个概念,经过走访发现西安市场没有豆浆粉精,只有豆浆粉。而一大袋豆浆粉可以冲150毫升的杯子2000杯,成本不过两三毛钱,现榨豆浆一杯成本将近一元。并称不少火锅店、早餐点的豆浆都是这种豆浆粉勾兑而成。最后采访了西安市营养学会秘书长王勇健,得知市场上所售的豆浆粉一般都添加了各种添加剂,只是一种调味饮料,难以代替真正的豆浆。

豆浆粉精到底是什么东西呢?文章没有说清楚。超市所售的豆浆粉基本都是正规企业生产,如果对人体有害又怎么会被允许生产?这篇文章该不是豆浆机的托儿吧。

[8]为什么讨厌张显

说到引起舆论,本地媒体应该向张显取经。新一期《南方人物周刊》刊登了对张显的专访。专访注意到了张显的矛盾之处:

  • 对待法院,微博上张显称“原来陕西高院是幕后导演者”,二审之后又说已经制作好公正判决的匾幅给法院。
  • 对待药家鑫,一方面他叫嚷着:“既要消灭药家鑫的躯体,还要消灭药家鑫的灵魂!”另一方面,他又写道:“当宣判后,吓得娃站都站不起来了。听着他的脚镣声,这是走向死亡恐怖的声音,他的哭声也显得十分的无助。”
  • 对待药父药母,他说过“药家鑫的父母是很值得同情的,望不要因为他的罪而伤害他的父母,我很同情药庆卫和段瑞华的”。但他又说,“怀疑药家鑫律师所谓药父打工说…那为什么这么年轻就转业离开这个美差(军工单位的军代表)…而且还给儿子买了车,这个药父够牛的。”
  • 对待药家鑫的律师路刚,一方面“我看路刚也是一个杀手,与药家鑫一丘之貉,他是邪恶之人”;同时,“我不会骂你的,这是你的职业。我不会恨你的,我们以后可能还是校友和弟兄…”

我比较同意“小混”所言,张显虽然身为高级知识分子,但表现出来的是中国农民式的一根筋,身上带有文革印记。是现在的法治环境导致了张显这种人的出现。

但我不同意张显对法治进步有积极作用的说法,正是由于张显,使得人们看到民意和舆论是可以操纵的,这对中国本来就不完善的法治环境是一种威胁。现阶段的社会环境短时期内不会改变,人们依旧仇富仇官,如果有人要利用这些,网民们仍然会再次被利用。

[附录]e报相关:706期之1707期之1and2708期之1710期之1712期之本期视点714期之1788期之1795期之4798期之2799期之5808期之4814期之8821期之1826期之10831期之本周焦点836期之2837期之3838期之本周公共话题840期之1842期之10847期之8851期之1、2852期之本周焦点855期之6863期之1872期之1876期之9877期之1879期之1891期之1897期之史上今日898期之1901期之逝者908期之逝者909期之1

[9]恭喜陕府

法治环境为什么会槽糕成这样呢?这条会举一个例子,看完大家都明白了。

去年当最高法正在审理横山一处煤矿的产权问题时,陕西省政府办公厅发函给最高法称“如果维持原判决,对陕西的稳定和发展大局带来较大的消极影响”(588期之3)。最近据中国目前唯一一个专门承办行政案件的专职律师袁裕来的博客中称,最高法屈服了,回避了实体问题,将案件发回重审。袁裕来将其称之为陕西省政府蔑视最高法初步成功

恭喜陕西省政府!贺喜陕西省政府!司法独立的呼声还很高,革命尚未成功,各地政府好好向陕西省政府学习努力吧。

[10]宣传片也能做好看

6月19日晚第14届上海国际电影节落幕,陕南电影《郎在对门唱山歌》被评为“歌好人好剧本好”,并一鸣惊人连下“三城”,获得最佳编剧、最佳女演员、最佳音乐奖。20岁的女主角吕星辰一举封后。

这部电影其实是紫阳县政府为宣传紫阳而制作“命题作文”电影,也是国内首部允许以自然县县名命名的实名制胶片电影。影片以紫阳民歌为背景音乐,以《郎在对门唱山歌》作为主题音乐贯穿全片始终,以青年男女的爱情故事为主题,表现年轻一代对伴随他们长大的紫阳民歌及其家乡的热爱。下面我们来一起欣赏这部电影的片花。

《[西安e报:910期]》二维码网址史上今日
[西安e报:180期]车!车!车!
[西安e报:545期]倒数第914天
谌洪果老师的最后一课
陕博寻宝(28):匈奴人的神兽

Published by

15 Replies to “[西安e报:910期]西黑一族

  1. 现在的司法现状,是全国的大风向,陕西也不能幸免。自从“三个至上”出台,法律开倒车,走回头路的趋势,是不可避免了

  2. 现在已经锻炼出来了,看风格就会知道每期E报大致是由谁写的。

  3. 黑不黑的问题,我有个建议,如果没有建设性意见,还是不要黑了;否则谁也听不进去

  4. 说有些人爱黑西安的,不妨听听非西安人的一件,由于工作关系,我接触到了很多在西安和成都两地都生活过的非西安也非成都的人士。其实吧,这些人也可以举出很多很多西安比成都差的,倒是少有西安比成都好的。当然,我是不乐意的,但这是事实。这样看来,仅仅把这些人归类为西安黑就不恰当了,恐怕还是西安很多地方做的确实不好。
    除去气候等自然因素,
    小偷多,行人和车辆不遵守交通规则,出租司机拒载、宰客、态度不好,旅游点强卖,市民普遍脾气大,饭馆酒店等服务行业服务态度差,政府机关没有服务意识,公交车拥挤、破,治安不好。。
    当然,你可以找出100种理由说别的城市也这样,云云,我不想争辩什么,只是,你真的很难遇到一个省会大城市,把这么多问题集中在一起。我只能说,这个城市底子很好,但是缺乏基本的管理,市民也缺乏自觉,导致问题越来越多。。
    不争什么,因为西安是我的家乡,我希望不要老是把xx黑挂在嘴上,好像别人有阴谋一样,还是多从自身找原因,不管是从自我做起,还是想办法推动西安社会的变革,开始做吧,只有展现出好实质,才能让指责的人闭嘴。。

  5. 以前吧,我印象中的西安,就是一土鳖城市。
    城墙内,以宰客的河南人为主,霸占了火车站、汽车站,出租宰客,拒载。
    作为游客,在解放路被一小吃店也宰过。
    满大街碰瓷的闲人。
    满城的人操着土话,河南话,穿的也很土。
    那是上个世纪八十、九十年代的西安城。

  6. 我深爱着西安,同时也是个西安黑.
    前后在西安3家公司工作过.可能我运气不好,都拖欠工资.
    有一家公司拖欠的我都揭不开锅了;被逼无奈,投诉到劳保局,劳动仲裁,高新管委会等,甚至给华商报和都市快报打过电话,一鼻子的灰.
    最负责的是高新管委会,他们好歹回复我了,虽然让我很不满意:

    “我们问你们公司财务了,相关负责人说没有拖欠工资这回事.”

    后来来到深圳第一家公司也有些劳动纠纷,
    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给劳动仲裁打了个电话,立马就有人来查这家公司,我的工资就要来了,法律援助也没有收任何费用.
    接触下来,打心眼里觉得他们真的是为劳动者服务的.
    西安的单位,打心眼里觉得他们真的是大爷.

  7. 12楼说的是在西安很普遍的情况,

    我在这里说一句,真为西安好的人,不要去包庇,做点事情推动西安的社会向文明那一端发展,而不是向相反的方向。

  8. 西安的城市管理就是有问题。这里凡是有作为的、把西安的城市建设搞上去的地方官,都不是本地人。好好想想,咱的脑袋里是不是有啥跟不上的地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