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与死

原文首发于《郭华丽的blog》,感谢作者“郭华丽”的真情分享!】

下班回家,我在院子里和几个相邻的媳妇闲谝,隔壁珍姨家跑了媳妇的儿子过来说:“森林他妈刚才死了,我亲眼看着她咽气的。”森林他妈我有几年未见了,她不是一个有时间让自己到别家串门谝闲的人。

我记得她叫“银环”,当然那是孩子还没有自立时村人的叫法,六十多岁的人了,被村人说起,都是“森林他妈”。我们的名字在生命的初始或是暮年总是被忽略的。年幼是“那是××他娃”,老之将至是“那是××他妈”或“××他老子”。就像“人死如灯灭”这样一句宣告一个生命彻底消失的话语一样,平铺直叙,简单,明晰。

“死了好,躺了这几年了,死了,娃们也解放了,她自己也享福了。”一个女人说。

“这个人一点都不贤惠,要死也没说前两天死,天气冷,给帮忙的人也不受罪。”一个女人说。

“这个时间死还好,要是后半夜死了,硬硬要在家放三天,把孝子们还不跪累死。走,我们过去看看。”另一个女人说。

“我才不去看,又不沾亲带故,看啥看,看了晚上睡觉还害怕。”有一个女人说。

人死如灯灭
人死如灯灭(图片来自网络)

我什么也没说,也没去看。我已见不得那样的场面,不想冰封的记忆一再被相似的情景撕扯地七零八碎。我的父亲,我眼见着他再也无力睁开眼睛,我紧紧抱着他再也捂不热渐渐冰凉的身体。死亡和活着如影随形。谁又能给生命许一个期限,谁又能彻底置身死亡之外?

孔子说过:未知生,焉知死。因为我鲜活的存在,才能常常面对死亡,也正因为活着,才能感知生与死在我内心的较量。我是一个平俗的人,永远无法认同庄子在妻子离世的时候鼓盆而歌——生和死不过是一个生命形态的变化。但我遵他对于生命的态度:不怕死,也绝不找死。

《生与死》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再见,贾宏声
今天,请向逝去的学生道歉
汶川地震两年祭母
人命的行情

Published by

2 Replies to “生与死

  1. 自己坦然面对生死,既然生不由你控制,死也不会的。所以不要去考虑这些,你不是神!过好每一天,1天和100年就是一样的效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