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外国交警打交道

原文首发于《小今的BLOG》,感谢作者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道教与基督教在周至的交融》】

自驾出行,难免在路上会与交警们打交道,国内如此,在国外自驾更少不了这方面的接触,无论谁遇到被警察拦下的事,都会觉得苦恼,尤其是我们10辆车组成的自驾队伍更是惹眼,开着中国产的汽车穿越八个国家,非常容易成为警察们眼中“猎物”。

也许作为司机,生来对交警有一种特殊的情感吧,所以行前专门做了这方面的功课,例如:哪个国家的警察最厉害,哪个国家的警察最友好,哪些国家的交规最特别,哪些国家执法的尺度和国内差不多…其实千言万语可以汇成一句话——遵纪守法、入乡随俗。

哈萨克斯坦:那个不该拐的弯

在十字路口右转弯,到底该不该看信号灯,可能这个问题在国内许多地方也很纠结,而习惯了直接右拐的我们,在阿拉木图就忽略了这个问题。到阿拉木图的次日早上,其实相当于车队才出境第二天,我去马路对面的货币商店兑换哈萨克斯坦的坚戈。可是还未能归队,就听到车台里就在喊我去帮10号车交罚款。当时大家都愣了,没搞明白原因,一部分车已拐到了路南,而另一部分车被一名交警扣在了路北,原因是车队右转弯时十字路口是红灯。

哈萨克斯坦交警

其实从我们入住的ASTRA酒店刚出门,那条小巷子几乎只容两车错车,没想到这样一个小十字路口,也会有如此严格的规定。也许是我们没有弄清楚哈萨克斯坦交规吧,只好承认错误,但是14000坚戈的罚款还真不少,折合人民币600多元。经过队长、领队、翻译与交警的一番交涉,还好,看在中亚五国和中国联合“申遗”的面子上,交警将我们放行啦。哈哈,这样多好,对待违规者以教育为主,罚款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嘛。

乌兹别克斯坦:不得不准备的小礼物

有了前车之鉴,所以我们在乌兹别克斯坦的行车就非常小心,例如:行车注意开大灯、严格控制车速等。好在我们首先到达的首都塔什干,就是一个人少车也不多的城市,其它的几个城市虽然横贯乌兹别克斯坦东西全境,但因为城市都不大,我们停留的时间也不长,所以基本上是畅通无阻的。

可是当我们前往萨马尔罕的路上,突然仅在收尾车之前行驶的11号车(虽然车队共十辆车,但延续用在国内行程的车辆编号)在电台里呼叫:“我们被警察拦下了!”起初以为是开玩笑,因为我们一路上随处可见警察,但多数只是在路口的检查站挡车,时不时还友好地向我们挥手打招呼,因此我们认为这只是个“狼来了”的游戏。但是随后头车不断呼叫11号车时,已经没有了回音。这下大家都紧张了起来,看来真出事了。行驶的好好的为什么会被拦下?随即听到收尾车说:“我们正在处理…”于是整个车队停靠在路边,不敢轻举妄动。

乌兹别克斯坦交警

各种猜想都有,但车台里安静极了,几分钟后,又听到了尾车的回复,说问题已经解决了,交警说11号车超速了,并出示了仪器检测数据,仅仅超速了不到5公里,他们竟然能够测出来?而且一个车队的行进,只认定了11号车超速吗?

当然,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下(乌兹别克斯坦的官方语言为乌兹别克斯坦语和俄语),还是不要争辩为好,但如何得到放行的呢?据说11号车的主驾递给交警的两支香烟起了决定性的作用,用尾车的话说:“警察只是看着外国的车队好奇,拦下来打个招呼而已。”

我们再次上路,也将此事作为小插曲在车台里广为讨论。可没过几分钟,突然又听到11号车在呼叫,内容仍然是被警察拦下了——怎么可能?如果是真的,那么对于我们这个有十辆车的车队来说,为什么警察总认准了11号车下手呢?

悲剧就是在这不到10公里的路上发生了两回。11号车这第二次与交警的交手显得从容了许多,甚至不需要翻译的帮忙,他们就知道自己“超速”了。因此,解决办法同样是送给交警一些小礼物,这回交警看上了他们递上的两枚旅游纪念章。

俄罗斯:带足罚款再上路

出发前就上过一堂“国际驾驶”的培训课了,所以大家对俄罗斯交警执法之“严”是有心理准备的,所以从进入俄边境起就提心吊胆的,车辆一个挨一个地紧紧跟着,生怕哪辆车掉队而被交警拿下。因为有了前几次与交警过招的经验,所以在车队进入俄罗斯后依然报着侥幸心理,甚至每辆车上都准备着一些小礼物以防万一。

俄罗斯交警

越担心的地方越出事,就在刚进俄罗斯的第一天傍晚,在阿斯特拉罕城区的一个转盘处,整个车队被警察拿下,理由是车队整体超速!听起来有些天方夜谭,因为车辆拥挤的城市转盘处,怎么可能有太快过的车速呢?但警察的“理由”很充分,我们根本没有辩解之力,小礼物也根本没有机会拿出来。10辆车共罚款11000卢布(折合人民币约2750元),一分都不能少。

比起前两个国家来,俄罗斯的警察算是铁面无私了,于是十辆车在拥挤不堪的公路边打着双闪停成一排等候处理。这也是我们此程最惨痛的一次教训,且为此付出了最昂贵的一笔“学费”。

土耳其:迷途的车队

由于从俄罗斯渡海的船耽搁了时间,所以车队到达土耳其的特拉布宗时,就比预订的时间晚了半天。为了按原计划行进,车队在特拉布宗略作休整后,于下午三点多就紧赶着上路了。按时间计算,这天还有近500公里路,必须在晚上之前到达下一个城市——不小心的超速,依然是我们有可能犯的最致命的错误。一路上,土耳其的地接苏坦非常仔细地在头车里提醒大家,即使是沿着黑海的海滨公路行驶,大家也没有时间留恋窗外的风景。

偏偏就在我们赶路的这天,海边阴云密布还下起了小雨。于是车速迅速降了下来,直到夜幕降临,才走到奥尔社准备向南拐入土耳其中部的高原山区(大约是这天行程的三分之一),头车突然觉得找不到前往托卡特的路口了。

因为公路狭窄,所以车队统一停进了路边的加油站等候“指令”,过了几分钟,头车终于传回话来,说要调头。而调头后的车队是被一辆土耳其当地警车带领着,绕至了一个小路口,并示意我们从这里拐进去就可以进入主路了。虽然下着小雨,虽然两位交警没有下车,虽然车队只能鱼贯而行挥手向土耳其交警致意…但是,这来自异家他乡的温暖,一直送车队走完全程。

《和外国交警打交道》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国内的交警们
鱼化寨摩的司机和交警们
交警和摩的,谁堵谁的路?
[西安e报:904期之7]公交+交警=…
[西安e报:631期之1]城管交警抢地盘

Published by

4 Replies to “和外国交警打交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