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919期]事后诸葛亮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6月29日,1981年的今天,中国共产党十一届六中全会闭幕,华国锋正式辞去中共中央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职务。胡耀邦接任中共中央主席,邓小平出任中共中央军委主席。下面我们进入今天的西安时间——

[1]事后诸葛亮

草滩的民房坍塌事件之后(917期之1572期之本周焦点),政府召开了紧急会议,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农村宅基地自建住宅建设及拆迁补偿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最新政策是这么说的:手续不全房屋拆迁一律不赔,明确管理责任,完善规划审批,建立健全拆迁补偿机制。无疑,这又是一次事后诸葛亮的行为,既然从07年到现在四年来因为自建房屋发生事故50余起,死亡47人,那早干嘛去了呢?

像这样的紧急会议每次事故之后都会召开,然后严查严打好一阵子,最后就慢慢的放松,然后又出事儿,再严查严打…周而复始,问题的根源却始终没有解决。村民为什么要冒着风险自建房?因为他们的土地是被这样低价的买入,然后高价的卖出,对于农民来说,最珍贵、最能依靠的还是土地,农民对自己土地的感情是天然的,几百年来都是这样的道理(把农民的还给农民)。

不要把人都想得那么坏,都想着要去贪政府的小便宜。再说政府也不差钱,如果拆迁补偿真的足够合理、足够到位,那还会有这么多的悲剧发生吗?说白了还是一种对政府不信任的表现,有多少人在土地被征收之后过的反而不如从前了,相信不在少数。与其这种严打严查的事后诸葛亮,不如真的去想一下如何让农民生活的靠谱一点吧。

[2]西安7官员实名开微博

微博

官员玩儿微博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西安宣传部部长王军、市委宣传部网络处长袁永君、西安阎良国家航空高技术产业基地管委会主任金乾生、西安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陈洪涛、西安浐灞生态区管委会副主任徐军前等7人都在新浪实名开了微博。

在这篇新闻稿里,通篇充满了对这几位官员的赞美,说他们在微博中从来不打官腔,写的都是一些朴实的生活,而且还为下属征婚。说老实话,对于官员来说,自己使用微博真的是了解社情名义吗?懂网络的官员用它来“作秀”,不懂网络的官员用来当“QQ”。在群众眼中,并不在乎今天这个官爷发了几条微博,而是到底有没有正经办事儿。

[3]不办住房公积金要罚款

贵单位有缴纳住房公积金吗?从今年7月初到11月底期间,西安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将在全市范围内开展规范住房公积金缴存活动,对应建未建住房公积金制度的单位一经查实,将处以1至5万元罚款。此外还有一些对住房公积金制度执行不规范的单位,如是否欠缴三个月以上、单位的缴存基数是否正常等。

住房公积金是单位及其在职职工缴存的长期住房储金,是住房分配货币化、社会化和法制化的主要形式,是国家法律规定的重要的住房社会保障制度,具有强制性、互助性、保障性(via:百度百科)。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很多开发商是不办理公积金贷款的,必须是商贷,因此这种住房公积金的收费是否还有必要存在才是当下应该讨论的问题。如果需要的话,那么该以什么样的形式去用也值得人们深思。

公积金的缴纳是强制性的,但是有多少人真正在买房的过程中享受到了缴纳多年的公积金?现在房价飞涨,买套房都能要了人的命,不少网友问缴纳公积金还有意义吗?甚至有人认为缴纳公积金就是借助法律的手段敛财,说不定西安的公积金早就被人拿去投资进了有钱人的腰包。

[4]地下室隐患

20多天前,家住城西省政府小区65岁的谷老太太失踪,家人几乎找遍了她可能去的所有地方,但一直没找到。6月27日,谷老太太的遗体被发现在其女儿所在小区的地下室,已经高度腐烂了。其家人猜测,老太太可能是因为地下室没有灯,太黑,并且出出口的大门是锁死了,所以才发生了老太太的悲剧。

整整20天,谁能想到老太太在临死之前的心情有多么的惶恐不安。这件事也暴露出当前的地下室问题,不少市民把农村居住的老人接到城里来,但他们中的大多数没有坐过电梯,一不小心就到了负一层的地下室。而地下室平时是由小区物业管理的,通向地面的通道是否锁门问题,工作人员称这个没有规定必须打开。对于这种说法,我们只能建议大家回去照顾好老人。

[5]如此当妈

28号一大早,啤酒路的一个小区里发生了一件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两个四岁的小孩子玩儿着玩儿着闹起了别扭,开始互相推搡,小孩子打闹并无大碍,谁知当妈的看不下去了,很快从两个孩子的战争变成了两个母亲的战争

漫画
德国漫画家埃·奥·卜劳恩作品《父与子》之一

据小区里的人反映,这两个30刚出头的女人没说几句就扭打在一起,还互扇耳光,使出浑身力气又打又抓,仿佛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五六个人才把二位拉开平息了这场战争。其实当妈的都有爱子之心,但这个故事让人是一边感动一边生气,母亲对孩子永远都是爱护的,但这样的做法决然不是孩子的榜样。

[6]有个好表哥很重要

去年11月,21岁的薛某在网上认识了盛某,两人情投意合很快就同居了。一个月后薛某发现自己怀孕了,于是要盛某带她去人流,可是经过检查,盛某发现薛某怀孕的时间不太对,自己很有可能是冤大头,因此不愿意承担手术费。无奈薛某只好找同学借了4000块钱做了人流,她找盛某借钱时也遭到了拒绝。

不过没关系,自己搞不定有个好表哥也没问题。薛某的表哥张某知道这件事儿之后,当天下午就召集几位朋友把盛某骗了出来将他强行拉上车,关到了杨家村的一间招待所内,向他索要4000块的人流费和1000块营养费。盛某也是个聪明人,在向同学打电话借钱的时候偷偷的发了求救短信,于是game就over了。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流氓和法盲一样都是害人又害己。

[7]公务员也不好当

都说当猪也能当公务员,就是喝茶看看报,但实际上真这么容易吗?6月22日在商洛市进行的公务员面试中有这么一道题目,让人不知道如何是好——

  • 领导把你交上去的调查报告的数据更改了,上级机关查出来了,追究责任,领导让你做深刻检查,你怎么办?

这道题一出来很多人都纷纷大呼说不知道该怎么答。实际上根据目前不少新闻中反映的事实来看,多半这个“你”就成了领导的替罪羊。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再纯洁的人只要进了公务员队伍也就慢慢的不纯洁了。不过作为考试题,这道题还是颇有意思的,因为接下来的问题是“有人说,人生最重要的是抓住机遇,其次是放弃某些利益,谈谈你的看法。”,两个问题摆在一起看就耐人寻味了。

[8]黑舞厅情色服务猖獗

陕台的记者又去黑舞厅暗访了,每隔一段时间他们就要这样的去“访”一次。这次是在太华路银河坊农贸市场旁边的凌峰舞厅。记者接到投诉说这里有黑灯舞和色情服务,并且警察不但不管投诉者还会被舞厅方面威胁。

在经过记者的实际考察之后,发现这里的黑灯舞一般是10块钱一曲,包间费归舞厅20元一次,小费归提供特殊服务的舞女,40一次。记者报警之后,当警察出现时,一片漆黑的舞厅突然就明亮起来,警察走后,立刻又恢复了常态。

这还用问为什么吗?西安这样的黑舞厅太多了,随便一指就是一大片,有的甚至就在公安局的眼皮底下,这种利益共同体他们能查吗?

[9]防火防盗防师兄

毕业季

六月是个伤感的季节,因为它充满了浓浓的毕业情绪(916期2011毕业季)。就在29号下午,西安交通大学的研究生@songxiaomei 结束她在交大6年的学业。即将离开西安之际,她在教研室的黑板上给各位师妹写下了深情款款的留言,让学妹和师兄一起内牛满面…

[10]英文版《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随着7月1日的临近,各地的唱红歌活动已经逐渐推向了高潮,在英文版《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面前,一切其他版本都是浮云。忍不住欣赏的同学可以拖到1分钟时直接观看。(via:欧子直译

[西安e报:919期]事后诸葛亮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554期]再见,乐游原
[西安e报:189期]我家有堵纸糊的墙
有卢旺达特色的交配制度
像陈寅恪那样读书

Published by

6 Replies to “[西安e报:919期]事后诸葛亮

  1. 一间房赔10万,要加盖
    一间房赔100万,更要加盖
    一间房赔1000万,呵呵呵盖东方明珠也不是问题啊。

    死于贪念,合天理,早死早超生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