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憨驴”老吴

原文首发于《雪拥蓝关》,感谢作者“东门”的原创分享】

老吴给自己起的网名叫“憨子”,一起爬山的人“憨子憨子”地喊他很是顺口。其实,这算是老吴的自谦,待人行事方面他可是一点都不憨。

论起爬山,老吴起步算是很早了。2005年前后就开始跟着那种AA制自发聚集的队伍在秦岭终南山段的沟沟岔岔里登高、穿越。当时多数是跟着一个年近70姓杨的老太太爬山,往往是周四就接到杨老太的电话,告知这个周六去哪个峪口哪座山,询问老吴有空不、能去不?

如果确定要去,老吴就会和老婆周五晚上转一下文艺路十字东南角的爱家超市,买一些鸡腿、牛肉、饼子之类的吃食备着,次日一早起来吃点饭,灌上一壶开水,把备着的吃食一股脑地塞进双肩包里,然后出门,步行到建设路和雁塔路十字的停车点等车。

有时候老吴是希望老婆也能跟着一起去,驴友胖子问老吴说:“天天在一起,爬山还带着,你就不觉得腻烦么?”老吴说:“我叫她去是帮我背包的!”胖子一想,可不是嘛,每次爬山只要老吴的老婆跟着来了,老吴总是腰间挎一个小包,或者干脆什么都不拿,轻装上阵,全然不像别的男女一起出行那样,男人背着大包,女人溜溜达达地打着阳伞。

老吴又解释道:“这是咱平时教育的好。去年给老婆说过一段养猪理论,老婆听了觉得很有道理,所以现在动不动就说:你是咱家的顶梁柱嘛!无论如何要把你喂肥了才行呢。”

见胖子不知道老吴的养猪理论是什么,老吴继续解释说:“我给老婆说,我生活要求简单,一日三餐而已,又花费不了多少,没事了多少还能帮你干点啥,每个月好几千块自动就打到你的卡上了。就是养了一群猪,难道你就不给猪喂食么?一天喂三次,还要打扫猪圈什么的,多辛苦啊!这些猪好几个月才能出栏,卖的钱也许还没有我一个月挣的多呢!”

那些年爬山的车费低,不像现在动辄40、50一个人。上了车安定下来以后,杨老太跟两三个核心人员合计一下,把租车的费用一平摊,每个人或者13、或者15的把钱交给杨老太就算完事了。之后就是爬山,大约爬山3个多小时,中午前后在山顶上找个略平坦的地方吃饭。

还别说,气喘吁吁、大汗淋漓之后,无论吃什么都很是香甜,就是平时不屑一顾的方便面,到了山上用开水泡一下,老吴也吃得连一滴汤也剩不下。

周六爬过山,到了周一上班的时候,老吴就要把爬山的见闻宣扬给单位的同事,主旨是赞扬秦岭的大美以及攀爬“野山”的乐趣,兴致高的时候,也会讲一些“驴友”的趣事。

说到领队“杨老太”,老吴是一连声的感叹,说杨老太都快70了,每天在家伺候半瘫的老伴,只有到了周末子女们回来了,才替换一下老太太。

可是,就两天的时间杨老太硬是不安生在家休息,每周都作为联系人召集一些中老年人爬山,虽然不见得每次都登顶,就杨老太的那精神劲也着实令人钦佩。

老吴还说,杨老太还经常组织那种两、三日的长线游,河南的云台山、郭亮村、川陕交界的光雾山、甘肃的崆峒山等都去过不止一次了。

这几年,西安的户外爬山活动很热,不仅是网上热乎,传统媒体也开始关注。老吴因为在一家媒体工作,采访过西安户外赫赫有名的“笛子老魏”,应老魏之邀也跟着老魏爬过几次山。这样一来二去俩人成了朋友,遇有好的线路,笛子老魏也会打电话给老吴,邀请他带着老婆孩子一起爬山。

由于老吴的大力宣扬,单位的几个同事也跃跃欲试起来。老吴陪这个去买登山鞋,陪那个买冲锋衣,忙了个不亦乐乎。单位那个叫“掠食者”的胖子,为了减肥,也信誓旦旦地说这周就开始跟老吴爬山。老吴陪着买了登山鞋、双肩包、拐杖等必需品,可是胖子临到开始,却总不是这事就是那事地拖了很长时间。2006年12月开始,终于在喊了几个月“爬山”之后,胖子跟着老吴他们上了一次子午峪上面的小五台,此后似乎也上了瘾。

有了胖子的加入,老吴爬山就更方便了。因为胖子占着单位的一辆捷达车,烧的是公家的油不在意路途的远近,拉他上了道,老吴就可以坐着他的车跟在那些户外俱乐部爬山的大轿车后面,到地方了一起爬山。这样,不用出车费不说,还有户外俱乐部的领队领路,少了自驾爬山怕迷路的困扰。

当然,老吴也不是在意那点小钱,他跟笛子老魏爬山,到了交车费的时候,老魏总是不收老吴的钱。不过,次数多了,老吴自己不好意思,老魏再叫的时候,老吴经常是推脱着不去,反倒是约着胖子和单位的另外俩同事网名叫“静随心生”的冯西峰,还有网名叫“陕八两”的张国庆一起开车爬山。

(二)

老吴个子不高,身量略显瘦小,一副憨厚的长相很是招人待见。加上他在媒体工作接触的人多,跟大伙在一起比较随和,说起段子来,也从不羞口,在驴友中属于那种“朋友多,拉扯大,路子野”的,其中很多人都是在采访中认识,来往几次就成了朋友。

老吴十多年前当记者的时候跑的那些部门和行业,一直到现在,很多人还都记得老吴。尤其是一个市级机关,他跑得很“透”,上到那个机关的主任、副主任,下到司机勤杂工,都知道有个老吴,遇到有什么旅游之类的好事,往往会叫上老吴一起去,费用全免。这样的好事情,几乎每年就有一次,把胖子、老冯、大腕几个朋友嫉妒的眼睛都红了。

翠华山风景区曾经给长安区领导和市上的关系单位领导办过一种免票证,老吴手上不知道怎么也有一张。手上攥着一个翠华山的免票证,老吴总觉得不用扎实了亏的慌,所以2007年老吴很多次约单位的同事胖子、老冯和大腕去翠华山,甚至冬天还冒雪登临2670米得翠华山顶草甸。哥几个开车跟着老吴去翠华山,到了门口把证一亮,全车的人门票就免了,就连停车费也不收,都不由得伸出大拇指冲着老吴说:“你牛!”

老吴

2007年5月,老吴单位的胖子和老冯商量着要去爬太兴山,找到老吴说让他联系一下看能不能免去门票。老吴二话不说翻出通讯录拿起电话,打给了长安区杨庄乡十里庙村的村长,说有几个朋友要上太兴山,老吴这边话还没有说完,电话那边的村长都已经说了几个欢迎了,旁边的胖子和老冯听得清清楚楚,知道门票的事情不用操心了。

第二天早上老吴和同事一行5人不到9点就到了位于长安区库峪的太兴山风景区大门,果然如老吴所说,村长安排的人在门口等着呢,下车相互见过递根香烟寒暄几句,车子就被放进风景区了。

这太兴山老吴是来过两次的,其中一次是携家带口进来转转,没有认真地爬山。还有一次是冬季下雪的时候来的,当时因为天冷路滑也就只爬到大天梯下面的八仙宫,大约1810米的地方,吃了饭,和那里的胡道长聊了一会就折返了,虽然没有看见铁庙令老吴深以为憾,但是老吴认为来日方长,以后登临铁庙还是会机会多多的。

据介绍说整个太兴山景区有“一寺二庙三座庵,四座楼台五座殿,六观七宫八洞”,尤其是极顶有生铁铸成的铁庙,前后两个殿宇,可以与湖北武当山的金顶媲美,有“铁顶武当太兴山”的说法,老吴这次可是下了决心铁定要在铁庙上给佛爷敬上一根烟的。

过了南天门,道观、庙宇就一座连着一座了,有什么灵官殿、雷神洞、药王古洞,八仙宫、安养宫等等不一而足,但是不少是房舍破败铁将军把门。雷神洞有一男一女两个老道人看来是从下面搬上来的,因为上年冬天老吴来的时候,他们是在灵官殿。大天梯底下八仙宫里的胡道长还是老样子,开口就叫出老吴的名字,看来上次大雪天来这里老吴跟胡道长闲谝给他留下的印象颇深。

从岱顶到铁庙的大约300米的山梁,是没有路的,看样子就像是用乱石堆就的一座墙,前人根据艰险的程度模仿华山的景观起了一些地名,有回心石、老君犁沟、骑马石等。华山的回心石说的是山路崎岖遥远,游人望而却步;而这里的回心石却完全是因为四面峭壁无路可走,四下望去胆战心惊而放弃登临铁庙。

过了回心石就是老君犁沟了,沿着峭壁绕过一块大石头,拽着一根铁链几乎竖直下3、40米,转过一个大石头到了一个长5尺宽不到两尺的铁板桥上,按说不踩桥,跳一下也就过去了,可是对面立足的地方很小,两边又是悬崖,走路都要小心翼翼,谁还敢蹦蹦跳跳啊?

之后就是骑马石了,那是一个如马背一样的石头,两面是深渊,人必须骑在上面蹭过去,而要骑到马背上,还要翻过一块大石。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是属于“涉险”了,胖子和老冯四下看看,腿脚发软,心跳过速,抚膺长叹对老吴说:“算了吧,给佛爷的烟还是自己抽了定定自己的神吧!”

老吴没有听从俩同事的再四的劝阻,骑到了马背上继续向前,又在两边都是绝壁不到1米宽的山脊上前行了100多米,登上了铁庙极顶,两腿悬空坐在大石头上,静静地抽了一根烟之后悠然返回。

下山的时候老吴玩笑地对号称“强驴”的老冯说:“以后在我跟前不要提爬山两个字!”老冯说:“你就是个‘贼大胆’!”

(三)

2007年之后的几年,爬山成了老吴和同事在单位工作之余的谈资了。有一年的“十一”长假上班以后,胖子笑眯眯地对老吴说:“老吴,放假和朋友去了一个地方不错!”老吴有兴趣了问:“啥地方能让你觉得不错?”

胖子说:“原本是跟朋友到楼观台拍照的,可是到了门口掏出旅游年票来,人家不认,说是你们也不看看旅游年票的使用说明?节假日除外!让人家把咱着实嘲笑了一把。”

胖子递过来一根烟给老吴,继续说:“没办法啊,咱掏出记者证,低声下气地对售票窗口里的小姑娘说,以前是来过的,这次就是进去拍几张照片,一会就出来了。可是人家小姑娘就是不买账,说必须找景区的旅游推广部门领导签字才可以的。”

老吴插话道:“咱陕西的这些景点就是这怂样,一点都不大气。我去海南的时候,记者证在所有景点都是一证通!”

“就是的!”胖子附和老吴一句又往下说:“这下子咱没辙了,问人家小姑娘多钱一张票?回答说1张65元,咱寻思一下,俩人得130块,太划不来了。只好说等不是节假日的时候再来吧!可是来了一趟就这么回去了也不甘心,看见路边立着‘秦岭野生动物繁育基地’的牌子,就和朋友走过去,门口也有售票处,询问旅游年票免票不,人家说不免,再问记者证能不能免票?也说不行。看看票价是15块,心说还不贵,就掏了30块买了两张票进去了。没想到里面还真不错,几乎没有游人,十几只大熊猫、几十只金丝猴、几十只朱鹮,还有羚牛、孔雀、豹子等等许多动物随便看、随便拍!”“掠食者”说完还有些得意地问了一句:“老吴,你说这地方咋样?”

老吴听完哈哈大笑,说:“你去那里咋不跟我说呢?要是我带你们去,免票不说,人家还管中午饭呢!”看着胖子吃惊的瞪大了眼睛,老吴继续说:“上次,跟老冯、老活儿、大腕、还有张新,五家子大小将近20口子去,全部免票不说,中午人家还拉我们去周至县城,饭店里开了两桌吃了一顿!”老吴一席话把胖子说的扭头走开,到一边墙角惭愧去了。

老吴的朋友多令胖子佩服不已,也常常把这件事当做“人跟人就是不一样”这句话的注解说给旁人听。老冯听到这番话之后,又说了一件事,让胖子更是觉得老吴“路子野”了。

老冯在户外活动中算是体力好,走的多的“强驴”了。秦岭终南山的山山卯卯爬了不少,有假期就想着能走的远一些。他找老吴商量能不能一起休假,自驾去趟四川雅安的四姑娘山。

俩人一拍即合,说好了两人带着老婆,开老吴的那辆标致307去四川雅安。可是那边没有熟人诸事不方便怎么办?无妨,这难不倒老吴。老吴先是查到四川雅安的电话区号,然后打当地的114询问四姑娘山景区管理处的电话,打通电话之后找景区的领导说,我们是某某媒体,有四个人去你们那里采访,顺便在周边游览一下,问能否接待?四姑娘山景区很快有了回复,说欢迎采访并且负责一切的采访费用。

四个人开车早上出发,傍晚就到了雅安,首先就是景区领导安排的欢迎宴,酒足饭饱之后,景区领导说各位鞍马劳顿,安排到宾馆先住下,采访的事情明天再说。

次日,在景区的小会议室,景区领导介绍情况,然后安排在附近几个景点游览,到了饭点就有吃饭的地方,很是轻松惬意。

第三天早上,景区安排了一个向导,五匹马,备好了途中的吃食,一人骑上一匹马上四姑娘山了。

一路上山谷到山巅,随着海拔的渐次升高,风景旖旎,景色各异。真可谓:奇峰秀岭迭次入眼,稀花珍木就在身边。更可谓:道依深涧鸟鸣惊心,泉藏幽谷风送水声。

当天一直到天黑了,几个人才返回到景区宾馆,下了马,老吴屁股到大腿疼的几乎走不了路了,这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鞍马劳顿”。

待回到西安,四个人一算账,统共只花了1600多块钱,平均一个人400块多一点,也就花了个途中的过桥过路费嘛!

(四)

老吴喜欢书法,前两年弄了个“于右任书法协会”会员的头衔,他的社会活动更多了。经常不是到“亮宝楼”参加谁谁谁的书画展,就是跟某某某名人去阎良啊临潼啊写字。办公室里也经常是高朋满座,同事们说老吴是“相聚皆鸿儒,来往无白丁”。其实以这话形容老吴的交往圈子倒不是很贴切,改作“相聚有鸿儒,来往多白丁”倒好。

2009年初,单位在蓝田汤峪森林公园开工作会,散会乘车返回的时候,老吴让开车的胖子在汤峪镇到环山路的丁字口停一下,说是快过年了,汤峪镇中学的校长派人在路口等着送他两袋面。胖子开车到了路口,果不其然,一个小伙摩托车后面驮着50斤装的两袋面粉在那里等着呢。

老吴在单位事情多,往往没有时间练字写字。老吴心想,在单位咱好歹也是个领导,上班时间,铺开毡子,笔呀墨呀砚台呀的一大堆,旁人看了难免认为你不务正业。所以老吴在单位很少写字,不过,办公室里挂着两幅他自己的字。

老吴练字是那种下苦功夫的,回到家里则心无旁骛,吃过晚饭开始写字,经常会写到半夜1点。十年下来,老吴的楷书也写得有板有眼,很得了一些书法爱好者甚至是书法家的夸赞。有一次单位的大领导走进他的办公室,站在他那四条幅的《岳阳楼记》前仔细端详,一叠声地赞叹:“老吴啊,你这字写的漂亮啊!啥时候有空也写一幅送给我吧!”

听了大领导的这话,老吴就上了心了。回家用了两、三个晚上的时间工楷写了一幅四尺《岳阳楼记》,写完之后,又送到外面裱糊好了装上框,叫上部门的一个同事一起抬着送到楼上大领导的办公室。

大领导自然是喜出望外,又是递烟又是让茶客气半天,连声说谢谢。老吴也是很会说话,忙说:“咱这字原本是没有到可以送人的水平,可是,领导说话了,咱又不能不写。不然,让领导觉得咱架子大,很拽似的,那咱还进步不进步了?”

这样,老吴的字就挂在单位一把手的大办公台的对面墙上了。过了两个月,单位搬家,领导有了新的大办公室,老吴在领导的办公室没有见到自己的字,又不好开口问领导那幅字到哪里去了?后来,开会的时候却发现那幅字在新的会议室一个角落靠墙立着。老吴心说大概是这幅字配不上领导的新办公室,领导不喜欢了,内心颇有些失落。

来来回回在会议室开了好几次会,时间又过去了两三个月,老吴看那幅字还在那个角落安静地呆着呢,找来打扫卫生的勤杂工小杨,让他开了会议室的门,把那幅字搬走送给别人了。

又过了一阵子,一天老吴正在办公室跟胖子谝闲传,单位的办公室主任老乐进来了,对老吴说:“领导到处找你送给他的那幅字呢,把我叫去臭骂了一顿,说一个办公室主任怎么连那么大一幅字都看不住,让谁偷去了?我问了好几个人,才从小杨那里听说是被你拿走了。”

老吴这下子傻眼了,送给人的东西,自己又偷偷拿回来了,这算啥啊?正觉得不好解释呢,大领导也走进了他的办公室,老吴更是觉得窘迫了。还好胖子在旁边打圆场说:“老吴是觉得领导您的新办公室大,挂这么个四尺横幅有点不好看,说了是拿回去另外写上四个条幅,再送给领导呢!”领导哈哈笑着说:“我就说嘛,老吴送给我的东西怎么又拿回去了?”领导也会打圆场,对老吴说:“你也别误会,我是最近太忙没有时间挂那些字,先暂时放在会议室的,不信,你到我办公室看,有一幅字画没有?”

老吴感激地看了一眼胖子,然后对领导说:“给你的四个条幅都写好了,正在装裱呢,过两天就送过去!”大领导哈哈笑着走出了老吴的办公室。

从这件事情看,老吴给自己起了网名“憨子”也不是没有一点依据。

(五)

老吴是个“段子王”,有了他,大伙在饭桌上就有了笑声。当然,这些段子也不是他的原创,不过,经他绘声绘色地讲出来总是逗人发笑。前些年“段子”乱飞,因为他讲的多,讲得生动,时间长了,原本不是他最先讲出来的“段子”,从人家嘴里说出来都成了他的首创了。

能拿自己“开涮”算是幽默比较高的境界。老吴籍贯河南,本人却是在西安出生。过去有很多腌臜河南人的段子,别人在老吴跟前说不避讳,因为老吴自己也说,而且他的河南话地道,说出来更引人发笑。

前一阵子,老吴去外面开了一个会回来,部门几个同志一起吃饭,酒到了七、八成上,等着主食的间隙,大伙提议老吴讲个段子娱乐一下。

老吴说,正好,才听得一个县长系列,给大伙讲讲。说是新县长刚到任,老县长在交代完工作之后对新县长说:“你当县长要当的省心顺心,一定要记住‘有容乃大’这四个字!”新县长天天琢磨着这四个字,一个礼拜之后,突然问秘书:“咱单位谁叫有容?”大伙略微迟疑了几秒钟,哈哈哈爆出大笑。

老吴接着说了,还是这位县长,刚到一个单位,总不免要给人以平易近人的印象,所以对政府办公室的同志们说:“我这个人没有什么官架子,好伺候,你们以前怎样对待老县长的,今后就怎么对待我。”县长中午在灶上吃过饭,回到办公室脱了外衣准备关门午睡一会,突然女秘书进来了,撩开衣襟说:“县长,吃奶的时间到了!”

大伙又是一阵大笑。老吴的脸倒是板得平平的说,还是这位县长,在全县干部大会上做报告,正在念稿子的时候,服务员上来倒茶,这个服务员的“胸器”比较大,县长看得楞了神,目光一直送服务员到了台下,秘书在一边赶紧提醒,县长的目光这才收回到稿子上,可是却忘了念到什么地方了,秘书又提醒一下,县长看明白了,用手一拍额头说:“唉,你看我这奶(脑)子!”

大伙笑的喘不过气来,老吴却板着脸继续说:“还有一个,让我想想…”大伙都等着他继续讲呢,可他半天不说话,隔了好一会才说:“唉呀,咋都忘了啊!”一拍脑门:“你看我这奶子!”部门的俩女同事直接笑到桌子下面去了。

这些随口而来的笑话、段子,也算不得是老吴的经典,不少段子是过于粗俗,老吴则尽量地隐晦文雅地把它讲出来,同时也会注意语境、场景的表达和刻画,该普通话就普通话,该河南话就河南话,该陕西话就陕西话,不少的段子虽然人们也听过,但是经过他的再加工,可听性可笑程度明显加深,

有一次也是一个吃饭的场合,老吴讲了两个段子。说是一个博物馆新近招聘来一个打扫卫生的大嫂,一大早拖地的时候不小心胳膊肘撞掉了博物馆大厅当中石膏大卫像的老二,大嫂这顿吓可不轻,连忙捡起来吐口唾沫粘了上去,还好没有掉下来也没人看见。博物馆馆长早上上班来看见大卫像有些不对劲,把所有讲解员叫了过来,指着大卫像说:“这个这个我明明记得是朝下的嘛,怎么现在朝上了?”讲解员们面面相觑都不吱声,馆长急了,说:“你们不说,就都下岗!”讲解员们只好诺诺地说:“我们见的都是朝上的,馆长你肯定是记错了!”一桌人大笑不已。

老吴又讲了第二个,这次是用陕西话。说西府凤翔有个村子,穷的很。儿子跟老爸商量着要去深圳打工,老爸说:“娃啊,那地方去不成,听说是有一种病,厉害很!”儿子执意要去,说:“管它啥病呢,不病死也穷死咧!”老爸说:“那病厉害,你得下了,你媳妇就得下了,你媳妇得下了,爸就得下了,爸得下了,你妈就得下了,你妈得下了,村长就得下了,村长得下了,全村就得下了!”全桌人又是一顿大笑。

当然,讲起段子来老吴也分个场合看个相,能讲则讲,有大姑娘小媳妇在场的时候,那是坚决不讲黄段子。

有一次跟其他部门的同事一起吃饭,有人提议老吴讲个黄段子,老吴见有两个实习生在场,就不肯把肚子里的经典拿出来,眼瞅了一下坐在旁边的老冯说,讲个咱单位的段子吧!老冯刚当记者的时候,是个愣头青,采访当时分管经济的副市长,直接就问:“社会上传言说你不识数,你怎么看?”副市长伸出三个指头说:“我送你五个字:‘一派胡言’!”

老冯笑了,说:“老吴啊,你就好好编排我吧!”

《“憨驴”老吴》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酒鬼列传》
一日五饮醉后忘路
断指戒酒借酒升官酒结佛缘
打脸充胖因酒辞职侠肝义胆
死去活来都是哥们

Published by

2 Replies to ““憨驴”老吴

  1. 有一年没去秦岭爬山了。甚是想念啊。像这种极有素质的驴友,崇拜一个。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