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故事的小城

原文首发于《如是我闻》,感谢作者的原创分享。】

一个故事能够成就一个城市,勉县是一个有故事的地方。

在这个总面积两千多平方公里的陕南小城,曾因三国古战场定军山而彪炳史册,也曾因备受后人景仰的一代名相诸葛亮葬在这里而使拜谒者络绎不绝。

想想如果不是《三国演义》的热播,或许你脑海里就不会有一个形象鲜活的诸葛亮,而如果没有诸葛亮的形象,这个城市也就没有了承载故事的根基,因为有了故事,城市才因此变得厚重,因为有了诉说故事的人,城市才变得有了生机,而因为有了愿意聆听故事的人,城市才变得生生不息。

从西安驱车一路南下穿越秦岭,在秦岭脚下驻足仰望四周山脉,才第一次感受到那些画家笔下的秦岭是如此的美,抬头蓝天白云,脚下青翠遍野,让你无暇去思索,去回味,一路上你视界里所能看到的,总是满目葱茏,一脉青黛。绿色本身就是一种感动,我不忍心从秦岭穿越而过了,想这样挪着步子,踏过每一寸土地。

勉县
勉县山水

你可以想象这样一个仙境:“我老是在寻觅这样一个角落,在那里,没有雨,却洋溢着清新,微风捎来柔柔的诗意,没有山,却青葱遍野,满怀钟灵毓秀…”

北依秦岭,南垣巴山,沿汉江水两岸,车还在高速上行驶,可在道路两边树木的阴翳中,勉县小城的风貌早已经若隐若现了。无论是有“西北小江南”之称的汉中盆地,还是有“汉中小香港”之称的勉县夜景,都无疑是在告诉你,这里的夜景与美食,定会让你不虚此行。

或许你曾缠绵于都市的傲慢与雍容,曾留恋过原野的广袤与凌厉,曾钟情于江南的水韵与调情,然而千帆过尽,三千弱水,你所钟情的终究只有一瓢。

你可以放任思想驰骋,在看不到边际的汉江水岸,漫步从江上大桥走过,桥两边的绳索从眼前穿梭,江中沙洲林立,江畔杨柳依依,游人嘻集,观者如织。

你也可以悠然的穿越大街小巷,与同样悠然的人们相视一笑,然后径直走过,迈着慵懒的步调,不用刻意去扫视背后涌动的车流,也不用担心嘈杂声打断了怀里婴儿的美梦。

若是傍晚,三三两两闲庭信步于小城主干道,你会偶遇挑担的货郎,卖烧烤的小贩,瓷器店里的老板以及各种卖瓜果的店铺,陕南有秦岭作为天然屏障,所盛产的蔬菜水果包罗万象,其中许多是我叫不出名字的,这也是作为土生土长的勉县人最为津津乐道的。

若是到了深夜,喧闹的夜市渐渐沉寂下来,出来纳凉的男女老少相继回家了,可在小城的另一侧,没有灯光的照耀,汉江水似乎有些受到冷落,脸上晦暗无光。在两岸修建的高高的堤坝上,一排路灯绵延数里,沿江散步的人在昏黄的灯光下,影影绰绰,看不真切,却依旧能清晰地听到远处传来的吹奏的曲调。我们循声走去,在挨着江水的一块供游人休憩的露天小广场,两个中年人正忘情地演奏着,几分雅致,些许闲情。

狭长的沿江广场,年轻人三五成群围坐在桌前,你可以尽情地举杯畅饮,就着烧烤的美味佳肴,你也可以在露天ktv肆意的放声欢唱,把所有的歌词都改成汉江,一句“如果汉江能够,带走所有哀愁”,似乎人所有的忧愁都随着汩汩滔滔的汉江水奔流远去了,剩下的只有歌声与欢笑,小城也闻讯热闹起来了,招摇着身子,蹒跚的步履,用一种诙谐,诠释着一种人生,让人顿然觉得,生活从来都不缺少其异样的美丽之处。

直到夜已过半,再好的筵席也终将散场,我们沿着街道往回走,夜深了,路边人家的灯都灭了,只看见零星的还亮着灯的似乎是在等待着回家的人,晦暗的路灯下,依然有人影攒动,不知道那是不是迷路的孩子,在寻找着家的足迹。

你所去过的每一所城市,你所停留过的每一个地方,你顿一顿脚,歇一歇足,你只需品一杯茶的功夫,它便在你年轻的生命中滋养了一种情愫,直到有一天,你终将老去,你可以这样去想象,假如生命就是一次旅程,那么,我不枉此生。

四天的行程接近尾声,回首渐行渐远的小城,没有依依不舍,没有惜别之情,因为生命从来都不是教你怎样去拥有,它只在乎拥有的过程,和逝去的曾经。

2011年6月12日于西安

《生与死》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陕南的雪
赤岩三记
陕南婚礼旧俗
汉江寻春

Published by

3 Replies to “有故事的小城

  1. 勉县去过一次,匆匆忙忙的一次,来不及时间去享受,广场上的诸葛军师神情自若在观着曾经的战场,有机会一定要细细品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