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935期]社会主义的法制

@ 七月 15, 2011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7月15日。公元756年的今天,唐玄宗带媳妇逃亡途径马嵬坡(现兴平)的时候,六军哗变,李隆基为求自保,只好诛杀了杨国忠父子,并赐死杨玉环。

[1]法制社会

陕西又一次成为了全国性焦点,这次的主角是城固县:2008年5月,陕西省城固县成立“法制培训班”,6位工作人员分别从公安局、政法委、信访局、法院抽调而来,培训班用来全封闭关押上访人员。

从表面上看,这一机构组织培训上访者学习信访条例、道德教育、致富门道,貌似正规,但实际上将上访者软禁后,采取不给吃饭喝水这种长期饥饿的方法来折磨控制他们,最终达到威胁罢访的目的。其实,这就是一个党办地方版奥斯维辛集中营。

胥灵永、胥灵军兄弟俩均为残疾退伍军人,一人下岗,一人无工作,两人上访要求有关部门按政策办事阻止残疾军人下岗,却被关入城固集中营长达9个月,并长期处于饥饿的状态。即便他们同意了县里的安排政策、并写下不再上访的保证书,集中营副主任关鑫磊仍对他俩实施关押,表示“要用最原始的办法对付他们兄弟俩。”

全家
胥氏全家,78岁母亲王定兰和她的四个儿子

直到胥灵军猝死,汉中市公安局法医在尸检时发现他胃里没有一点食物,只有硬币大的两个冰碴块,一同被关押的胡彦平,体重从原来108斤跌至不到65斤。杨靖宇死时,胃里只剩下棉花稻草,而胥灵军连这种能果腹的东西都无法找到,我们的同胞在对付自己人的时候,某些程度上比日本人要残忍多了,历史上的战争和朝代演变已多次证明了这一点。

让我们记住这个杀手的名字,关鑫磊,让我们记住这个机构的名字,城固县法制培训班。这个培训班的名字取得真好,生动地告诉我们,什么才叫社会主义中国的“法制”。

[2]城管创新

除了集中营,政府还自创了很多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型管理模式,例如,碑林区的“商户+城管”共管模式经过一年的试验后,将在全西安重点推广。简单解释一下这种模式,就是传说中的告密,当商户发现门口有人乱摆摊时,可偷偷打电话通知城管,城管承诺在10分钟内赶赴现场,按执法标准处理。

从2011年8月,西安各城区城管将强迫全部沿街商户与其签订“告密协议”,要求订完成率必须达到100%,西安市城管执法局局长吕强说,这一模式是城管模式的又一次探索和创新,符合社会主义先进性。

[3]警察办公

比起城管,劳动南路派出所的民警在管理上就更先进了。当时记者举报西安老糜家桥村有几家麻将馆私开赌场,内置“澳门博彩在线”等赌博机,在报警后,接警民警明确告诉记者,“知道了,不去。”随后,麻将馆的网络赌博游戏停止了。

当记者再次打电话向劳动南路派出所询问时,接警民警说,“当时去门关着呢,就没看到啥么…那不是我监管,不是派出所就能管得了的事情。”

一边稳住记者,一边暗中通知赌场停业,同时暗示记者抓赌只是市里领导头脑发热的形象工程,基层无能为力。我们的警方用执行力印证了他们收钱办事的雷厉风行,以及说实话办实事的朴实风气,这年头,这样的政府部门不多了。

[4]官场震荡

在汉中南郑县,副县长李建和、法院院长何军辉、住建局局长刘建军、国土资源储备交易中心主任吴云皎4人,因为涉嫌在土地交易中收受贿赂被依法批捕,举报他们的正是利益链的下游,地产商。

这4人的落马在当地被形容为“官场震荡”,人人自危,直接连锁反应是汉中通报了16起干部违纪违法典型案件查处情况。落马了几个县官算震荡,而第一条e报的集中营却引发不了任何涟漪,还要靠外省媒体曝光才能知晓,两者相比高下立见。

南郑县副县长李建和在海南、西安、汉中等地有四五套房产,《华商报》在报道中,甚至用了“他家里的存款一辈子也花不完”这样的形容,如果再加点妻妾子女的描述,简直就像形容和珅被抄家。如果县官的存款一辈子花不完,我无法想象汉中市长、陕西省长的家产是否如“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不过,这种官场的震动也只能到县官这个级别而止,就像使用震动器,自己搞自己,你不可能再深入了。

[5]拉土车

同样不能深入的还有拉土车,这个宝根哥多次拍自己脸、喊叫这是西安耻辱的货色(310期之1),已经响亮的抽了他无数个耳光:就在7月12日一天之内造成4死4伤后(933期之4),小寨东路和翠华路十字处,一辆大型拉土车从直行道冲到了右转道撞上小轿车,小轿车车头粉碎。

《华商报》开设举报热线后,一天收到60条举报线索近60条线索反映拉土车,市民们提出了很多建议,比如GPS、比如垃圾编号…但不要怪我说实话,这毫无用处。拉土车和政府的利益纠葛,远比你想象的要深远,否则也不会年年喊打年年打,年年打击打不尽。

相信政府能成功打击拉土车?我宁可相信中央可能政改成功,也不会相信地方勇于挥刀自宫。

[6]电梯隐患

延安奥的斯电梯致使一男子进电梯后直接摔入坑底死亡(934期之4),而出事电梯在事发后经简单维修仍在继续使用。回到西安,西安市共有经注册合法电梯2.4万余部,正在使用年限超过10年的老旧电梯以高新区居多,西安注册的电梯维保公司有130余家,预估工作人员有千人。但问题在于,专业人员多数不从事此行业,维保人员二把刀较多。

电梯维保收入低,这是这一行业面临的最大问题,其实这也是我们的社会面临的最大困境:专业人士不赚钱!个别小型维保人员会采取故意损坏一些电梯零部件,从而利用更新部件来赚回维保费。三菱电梯陕分维修保养部经理王拥军说,国外电梯厂商靠卖服务挣钱,我们卖服务挣不到钱,只能卖机器挣钱。这句话透着十足的悲伤感。

[7]礼金疑云

这是一个疑惑的故事:据《第一新闻》报道,商洛柞水县新春村发生命案,村民方记兵被哥哥连通6刀毙命。死者妻子称兄弟俩在处理母亲后事时,因为份子钱起争执,因此行凶杀人。

这个杀人理由有些蹊跷吧?此新闻由始至终没有出现凶手及凶手家人的说辞,而在大秦网的新闻跟评中,来自商洛的“白花蛇舌草”透露:此事先是弟弟将嫂子从高处推下,使其摔成腰椎爆裂型骨折有瘫痪的危险,到医院后其他兄弟们不闻不问,哥哥将其妻在医院安顿住院后,返家要钱给妻子做手术,其弟不但不给,还暴打哥哥,哥哥气不过,才犯下此大错。

新闻和网友的说辞截然相反,让我们相信哪一个?

[8]前男友

这是一个操蛋的故事:由于不甘心女朋友和自己分手,西安男子马建国怀恨在心,伙同一15岁少年等三人,劫持前女友赵红,四人将赵红多次凌辱后,准备将其贩卖到陕北当 “小姐”。

遇人不淑的结果之一,就是当男友变成前男友,两人不但反目成仇,而且用尽手段报复对方,像马建国这种极端心理的前男友在生活中并不是少数,各位女同胞还请擦亮眼睛,看清你身边睡着男人的人品。

[9]便池卡住手

这是一个科普的故事:在土门李家楼公厕,一名男士上厕所的时候钥匙掉到坑里,当他想伸手把钥匙捡出来,没想到把胳膊卡在里面了…周围人想尽办法也没把他胳膊拽出来,只好打了119。最后,消防员用撬杠将这个蹲便池和旁边的蹲便池全部砸开,才救出了这个男子。

公厕管理员杨师傅说,更换两个蹲便池费用大概在1000元左右,由莲湖环卫局承担,“只要那名男子没事就好。”那个男人呢?他在被救后没有任何表示,匆匆离开,连句谢谢都没说。

最后科普一下,便池底下是直径8厘米的圆形下水口,之间有一个橡胶圈,当胳膊伸进去时会与橡胶圈形成个锥形体,由于空气阻力等原因,一旦伸进去很难拔出来。所以,以后钥匙手机掉下去,千万别用手捡。

[10]毕业视频

看了这么多操蛋的新闻,最后一条一如既往的温馨一下。推荐给您的是西安交通大学应用物理72班的毕业视频,大家讲的都很实在,尤其是为数不多的几个女生。

《[西安e报:935期]》二维码网址史上今日
[西安e报:205期]赫敏为何不爱哈利?
[西安e报:570期]陕西版赵作海
大龄女青年的世界杯记忆
大公司是个毬样


9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e报:935期]社会主义的法制”旁边

  1. 娓内瑞拉 说:

    好不容易终于沙了一次发……

  2. 草坪驿站 说:

    新时代下的集中营

  3. vie 说:

    编辑不是交大的吧?

    ——长安大 胡铁花

  4. 阿拉丁 说:

    本期口味很重呀,很不和谐呀。

  5. 很不和谐 说:

    确实不和谐。。。

  6. 杜老师 说:

    如果政治制度不变,类似的“法制班”,类似的更残忍的东西会反复冒出来,最后麻痹我们的神经。

  7. 草坪驿站 说:

    记得很久以前,村民欠信用社钱的还不了的,也有类似的学习班。不过,经济领域的纠葛而已。现在的学习班,呵呵,你懂得的。

  8. Evita 说:

    看来西安城管把苏联老大哥的制度与手法吃的很透

  9. 匿名 说:

    你要和政府讲法律,政府就给你耍流氓,你要和政府耍流氓,政府就和你讲法律!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