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952期]官员就是黑社会

@ 八月 1, 2011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8月1日。今天是“温州动车追尾脱轨”事故发生的第10天,到本期e报截稿时,已有21名遇难者家属签订赔偿协议,当地共火化了9具遇难者遗体(来自新华网)。8月1日下午,723动车追尾事故所在线路甬温线再次出现大面积停车,大批旅客滞留温州南站,原因不明。据东方早报消息,近日京沪高铁二等座、一等座都出现超70%的剩票,商务座基本都是空凳子,而京沪航线的上座率则接近90%。

下面我们进入今天的西安时间。

[1]学校附近的房子

在西高新,一个房龄9年、面积100平米、售价90万的二手房甚至比新房还受欢迎,每天有20多个家长前来看房,这种价位明明可以在高新入手一套新房,为什么他们都要抢这套老房呢?理由很简单,因为它在高新一中的旁边。

这种房子叫做“学区房”,与其说是房地产的衍生品,不如说它是西安现行教育资源发展不均衡的衍生品,家长们乐于入手名校附近的房产,让孩子拥有上这些学校的机会,因此西安传统“名校”附近的房产,如西工大附中、高新一中、铁一中附近,即便是二手旧房也要比同档次房子售价高20%以上。

教育资源的不平衡是奥数滋生不灭屡禁不止的根本原因,也是造成了家长择校热的诱因,曾有普通学校的校长哀叹政府不作为,让择校问题成为西安社会的普遍问题(893期之1),现在看来,不是政府不作为,也是是这里面的水太深,他们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比如,西工大附中的某楼盘声称:“凡购买该楼盘的业主都有一个上西工大附中、附小或者幼儿园的免试名额,但仍需一定的赞助费用。”该楼盘向西工大附中投资5000万元改善软硬件设施,以换来入学名额。这笔钱说白了其实还是赞助费,房地产商从家长那里预贷了一笔钱投资学校,再从学校置换资源增加房产价值,到最后,除了家长,大家都是赢家,羊毛出在羊身上。

从这点上看,教育资源不平衡的利益链其实比我们之前想象的要深多了,涉及到的绝不仅限教育部门,从中获益的也绝不仅限房地产商,所以今后再遇到这样的问题,我们不能单纯召唤西安教育局,这本不是他们能解决的问题了。

[2]公交车投诉

西安公交车道划分出后,交警和公安合作在公交车上安装了摄像头监控,专门拍摄违规进入公交车道的私家车(904期之7),对行驶在公交车道上的社会车辆将进行处罚。这一举措引起了很多私家车司机的不满(869期之6),他们认为公交车也经常有违规行为,还经常窜到私家车道上。

也许是考虑到公众的心理,公交公司出台规定,邀请西安市民把公交车司机的违规行为拍下来,包括吸烟,打手机,闯红灯,发生交通事故四种情况,监督范围是公交总公司旗下所属的213条线路,包括6字以下打头公交车,351、409、606、608、610路除外;下列7字以上打头的5条线路,700、714、800、801、900路。通过彩信发至15102915533,一经核实,奖励50元长安通一张。

虽然线路不全,而且不涉及公家车行驶的违规行为,但终究算是一点约束,所以大家可以把这个号码存下来,就当增加一个”随手拍“项目了。

[3]牛逼的地铁监控

西安市公安局地铁分局挂牌成立后,对地铁内可能发生的种种公共安全事件开始制定处理预案,并配备多项高科技设施设备,在《西安晚报》的这篇新闻中,我们发现最牛逼的高科技设备就是摄像头。

地铁二号线全线共有1135个摄像头,其中每节车厢就有两个对摄摄像头。整个地铁沿线,平均每100平方米就有1个摄像头,视频监视覆盖率达到98%,而且西安地铁的监控竟然具有智能化,如果物品或人停留原地或一定区域超过5分钟,监控系统就会立即锁定目标并报警!之前新闻告诉我们,二号线运行伊始隔10分钟一趟,难道等车也会锁定报警吗?

希望上述疑惑只是我们在文字中找到的漏洞,而实际上摄像头能发挥其应有的作用,比如能遏制一下即将产生的西安地铁色狼、地铁咸猪手之类的。

[4]陕南洪灾

大雨哗哗下,陕南遭洪灾,汉中从7月27日开始的暴雨,造成8个县11.3万人受灾,全市因灾造成直接经济损失3.29亿。其中洋县遭受暴雨山洪袭击最为严重,华阳镇与外界交通、电力、通信中断,客运站被冲毁,29辆观光车被洪水冲走,10辆游客自驾车遭冲撞毁坏,景区内200多名游客滞留无法离开。天佑陕南,希望受困于华阳的游客和当地的百姓平安无事。

[5]官员就是黑社会

在丹凤县商镇,因为房基纠纷弟弟和叔父争吵并厮打,哥哥听说后为弟弟出头对叔父一顿暴打,结果失手将其叔父当场打死。这起人命案本不出奇,但打人者的身份让这一新闻跃入我们眼帘——田晓健,丹凤县卫生局副局长,排名位于该局的第三名

事发后,镇政府和村干部拿来3万元,称是田晓健家出的,让死者家属把人安葬再按“程序”走,但被死者一家拒绝,这是很明智的选择,因为你收了钱将人火葬后,他们就会翻脸不认人。田晓健在行凶时曾高喊,“把田升启给我往死里打,打死了我黑道白道都有人”,这句话很可能是真话,他们有些像黑社会,有些就是黑社会。

[6]学生跳楼

同样失去生命的还有这个15岁的少年楠楠(化名),因为自己的中考成绩不理想,父母说了他几句,7月31日下午,楠楠从都市绿洲花园小区24楼纵身跳下,结束了自己15岁的生命

在这种悲剧事件发生后,任何指责都显得那么无力,无论是中国的应试教育体制,还是家长的挫折教育或者教育方式,还是孩子心理承受能力…在大环境下,上述都是我们不得不面对并要与之战斗的一切,而在这一个案中,我们却无法挽回一个失去生命的少年,抑或安慰一对失去儿子的夫妇,这种新闻每次都让我特别的无力。

[7]免费公厕无人管

免费公厕不免费,这是和我们一墙之隔的咸阳面临的问题,而收费的公厕自从转免费后,就一直没开门,没人管。在一座收费的免费公厕中,管理员告诉记者,如果不收费他们无法生活,因为“工资没人发”。而实际上,免费公厕运营期间所需要的经费,包括公厕管理员的工资,应该由市、区两级政府买单,市财政将给予一万元的补助款,实际上还是掏纳税人的腰包。

西咸两地在这一点上是一致的,西安公厕不够用(13期之5)也是一个老问题,2010年新修了500座公厕以解决如厕难,而西安财政为每座公厕实际上补贴了13万(620期之3)。

我在西安第一次进KFC,并不是为了吃饭,而是为了上厕所,之后我发现,很多人和我一样,在街头内急时并不是找公厕,而是找快餐店和大型超市商场,这对你我来说也许是个笑话,但对城市管理者来说,则是一记响亮的耳光。吃喝拉撒睡,如果解决五个字中最简单的两个都有困难,我不知如何再来评价他们了。

[8]还是说说拉土车

还是要说说拉土车,7月31日凌晨1时许,两辆拉土车在太华北路龙钢大道一公司门口倾倒建筑垃圾,把车厢里的砖头块、水泥块、沙土等建筑垃圾全部倒在马路两侧,然后司机驾车逃跑,门卫杨师傅记下了他们的车牌号,分别是陕AE098*、“未央524*”。

在上一期对话中,拉土车师傅小董告诉我们,乱倒的原因是司机为了多挣钱,一月给市容400元黑费他就基本不挡你(对话140:拉土车司机的故事)。所以这一事故我们很容易得出结论,不了了之。执法部门执法且犯法,这是拉土车事故屡禁不止的根本原因。

[9]追打的瞬间

流浪汉和小贩
华商报记者 邓小卫

31日,火车站,一个茶座摊主挥舞铁管抽打一个“要饭的”男子,据摊主称,被打的男子接连三次到他的摊位上讨钱,每次他都给一元,但仍没完没了,不给钱便骚扰,这惹怒了他。这张照片定格的瞬间,恰好记录下当时两人追打的场景。

[10]西安花式足球


街头花式足球

花式足球是一种展现个人技巧的足球玩法,诞生于南美,看过这则视频你就能了解,为何足球不仅是一种运动,更是一种艺术文化。

《[西安e报:952期]》二维码网址史上今日
[西安e报:222期]陕西人不都是煤老板
[西安e报:587期]欢迎来到城中村
我和我爸
千年秦腔,一脉相传


3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e报:952期]官员就是黑社会”旁边

  1. 大熊 说:

    等地铁还得来回走走…逼人锻炼么..?

  2. 草坪驿站 说:

    一楼说得很有道理。全民健身从等地铁开始。

  3. 春秋剑客 说:

    和政府比,黑社会都是小流氓。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