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一坛好酒

@ 八月 4, 2011

原文首发于《张艳茜的BLOG》,作者“周燕芬”,感谢作者的原创分享。】

1981年秋季考入西北大学,转眼30年过去了,回想大学时代,记忆最深刻的不是读书,也不是恋爱,竟然是喝酒。

我大概属于酒精不敏感体质,因为对酒既没有天生的爱好,也没有经过专门的素质训练,只记得小时候过年时,爱喝酒的爸爸会拿筷子在酒杯里沾沾,然后塞到每个孩子嘴里咂巴咂巴,就算是全家一起喝酒了,后来几个姐妹都能喝点,哥哥的酒量更是不含糊,初步断定是遗传的缘故吧。

上大学第一次知道自己能喝,是在第一个学期末的新年联欢会上,全班同学围坐一圈玩击鼓传花的游戏,花束停到谁手里谁表演节目,否则就罚喝酒。我不够机灵运气也差,一连输了好几次,同学们起哄让我唱陕北民歌,我抱着花束羞成个大红脸,因为除了《东方红》我就没得会唱,饶不过去只好喝酒,白搪瓷茶缸小半缸子高度白酒,一次一下,几番下来竟然没咋的,在同学们的欢呼声中我的酒量就一举成名了。顺便要说的是,这次联欢会也刺激我暗地使劲学唱陕北民歌,想不到自己这方面也有潜力可挖,从此活动场面上既能喝又能唱,在大学的前两年,学习没什么长进,玩闹的本领却齐齐练就。

恢复高考制度后的前几届打捞了不少文革失学人才,学生来自社会各界,年龄也参差不齐,到我们八一级基本都是十七八岁的应届高中毕业生了,在学长们眼里都是些不懂事的“小屁孩”,不屑于交往,我们这39个学生就自己闹腾,组织足球队小乐队,体育场上活跃的,宿舍楼里吹拉弹唱的,尽是八一级。班上有几个不喜欢听课却热衷于自己扎堆过文学生活的人物,伴着烟酒谈文学、吟诗文,把个清雅的文学事业搞得乌烟瘴气酒气熏天。但大家自得其乐,也没见耽误了谁的前程。

宿舍合影

图注:大学同宿舍的五个女生毕业前的合影。
前左:外语系插住在我们班的“老杜”,前右:本人,后排左起:黄霞辉、周燕芬,郭建慧。
照片上,还差三个同宿舍女生——周东华、王引萍、张玫,本文作者是周燕芬。——张艳茜

当然了,那时候的大学生是天之骄子,只要入了大学校门,前程自有国家操心。在西大这样的综合大学院校,最逍遥自在的就数中文系,越是所谓有才气的,越不见他们背着书包去用功。现在我教的学生中,即使是排名一二的学生,文学经典的阅读量也比不过我们班上那些个调皮捣蛋鬼。我们宿舍的建慧睡懒觉很著名,每天从上铺下床的时候,常会有“托尔斯泰”“巴尔扎克”等等大文豪一起滚落下来,鬼知道她四年之中在被窝里读了多少书。大学兄贾平凹曾说过一句话:“一根木棍儿在大学的角角里立四年也成仙了。”说的是大学的环境气场熏陶作家,成就学问家,那是很有道理的。

回过头来再说喝酒。那时候我们喝的大都是两三元一瓶的白酒,印象深刻的有“城固特曲”和“绿豆大曲”,我用它们灌醉过几个男生。有一次不知道是谁过生日,是在革命公园的草地上聚餐的,杨波同学和我对着一人喝了一瓶,我因为约好和中学同学见面提前离开了,据说杨波同学在公园大树下睡到天黑,从此不敢说不服。还有一次我们几个女生竟然拎着酒瓶子去了艳茜的男同学家,客人喝翻主人后,几个人扬长而去。

最难忘的是大学毕业时的散伙饭,在朱伟胜家里,他买了两大桶散啤酒。我工作分配的不如意,同学们又即将分手,非常伤感,那一次我是彻底喝醉了。记得朱伟胜在旁边不停地叫我姐姐,有谁说要代替我远赴陕北,还有谁挥着拳头说要给我讨个说法,那样哭哭笑笑的场面,那种亲亲同学的感觉,今生今世不会再有了。

大学毕业后到延安大学工作了四年,捱着离开亲人同学的苦日子,没有心情也没有知己在一起把酒推盏。刘丰、艳茜和丁科民曾来圣地探望老同学,才会有偶尔的开怀畅饮。考取研究生返回到西大时,因为高兴而忘形,再一次醉倒在省作协的艳茜家里。那一次是家庭式聚会,老公抱着一岁多的儿子很无奈地看着没有样子的老婆,积郁情绪的同时筹划着家庭整治方案。那晚,我们自行车推着睡着的儿子,步行一个多小时才从省作协回到家中,其后战争的爆发是可想而知的。我从此开始对酒有了防备,也开始意识到自己人妻人母的角色。醉酒也让人成长,这是一次关键性的成长。

听有人说过这么一句有意思的话,说是男女之间,是和彼此的优点恋爱,和彼此的缺点结婚。我的感觉是,一种个性或者癖好,恋爱时可能被看做优点,结婚后就变成缺点了,或者说婚前是可爱的缺点,婚后就变作可憎了。生活是多么教育人啊,教人变得如此智慧和有思想,可其中的真理也显而易见。面对日渐广阔又复杂的世界,要应对不同的人生问题,逼迫我们开始收敛自己的举止,打磨自己的个性,并不断调整自己为人处事的方式。

人不能永远不长大,自由任性的肆意挥霍的青春非常非常短暂,就像喝酒。呵呵,又说喝酒了,年轻时醒酒很快,很快就没事了,上了点年纪就不容易恢复了,不用老婆老公,你的身体自己就会发出警告。而且你现在有很多的“正事”要干,喝酒误事,你就会后悔,所谓率性而为,其实是一种自我开脱。说到底,醉在不适当的时间和场合,那是不成熟的表现,不成熟的你,又怎么赚取你的成功人生呢。

所幸我们有大学同学。无论多久不见面,坐在一起喝两杯,感觉就穿越时光的隧道,瞬间回到从前。男生们由于工作和应酬的需要,现在个个是“大肚大量”,关起门来,他们还像三十年前那般纵情,那般胡闹,暂时逃开工作的压力、生活的负累,摘下社会人的面具,回归孩子般的真本色真性情,同学情谊,永远是最快乐最温暖也最安全的心灵港湾。

我现在的酒量已经远远不是男生们的对手了,面前的一杯酒经常从开始喝到最后。同学也不再勉强,任我“随意”。但我还是常常被大家喝酒的气氛感染,处于酒不醉人人自醉的状态。30年人生磨练,同学中不少人在文学领域术有专攻,成就显著,更多在社会各界施展才能,成为岗位上的骨干精英。1981年走进西大的这些青涩学子们,当时别人瞧着只有玩的能耐,现如今也个个持重了练达了,风度翩翩才气纵横了。唯有不变的,是酒中的真纯滋味,是酒后的放浪诗情。

30年的陈年老酒,已经醇厚沉香,弥足珍贵了,而用我们共同度过的大学生活发酵出的这坛好酒,应该是三十年的茅台,一般人是消受不起的。拥有这坛美酒并能永久品味的,只有我们自己——美酒的酿造者。

感谢人生,感谢八一级,感谢与酒作伴的青春岁月。

2011年7月15日

《三十年一坛好酒》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那些让我内流满面的烂事
毕业之后的烂事
那一年高考
回忆我和老伴的三十年


4个 群众围观在“三十年一坛好酒”旁边

  1. 摸屁股诗人 说:

    正值前段时间系毕业前夕,回想前段日子里最多的就是啤酒和扯淡。
    只是现在我们大学生少了你们当年的青春岁月和激情,祖国在变化,变的浮华,希望同学友谊不变。

  2. 和谐党-小糊涂仙 说:

    向不酒精过敏的女前辈致敬

  3. wodonot 说:

    向老前辈致敬,更向那个白衣飘飘的年代致敬!

  4. 说:

    向好久以前的学长致意了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