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不拒,何谈知识产权

@ 八月 5, 2011

原文首发于《瞬雨·铂刻》,感谢作者“瞬雨”的真知灼见,原文标题《知识产权与发展主义的对弈》,曾撰文《请周鸿祎和360不要篡改“安全”》】

媒体报道,Android遭遇专利战,陷入微软、甲骨文和苹果的十面埋伏之中难以脱身。在这种系统危机下,最令人担忧的是正在利用Android的成本之利翻身脱困和努力发展的手机和移动终端厂商;有评论认为,Android专利战的得利之“渔翁”很可能是山寨机厂商,山寨机完全有可能利用这次机会在智能机和移动终端领域卷土重来。恰恰就是这一趋势,让我深感忧虑。

有一件看似关联不大的事件,《网络导报》上期曾作了专题报道——《作家维权自卫队的悲壮雄心》。是关于由韩寒、李承鹏、慕容雪村等多位畅销书作家,以及著作维权老将沈浩波、路金波倡议成立的作家维权联盟。联盟的口号是“不要让互联网变成著作权贼赃市场”。

但在我看来,在有形产品的知识产权都不能得到有效保护的大环境下面,去谈无形产品的知识产权保护无疑是一种奢求。什么是有形产品?汽车、家用电器、手机等等一切必须以实物形式买卖的商品,而无形产品就诸如图书音像等等我们可以“隔空取物”的东西。所以我的意见很明了:保护有形产品的知识产权就是杜绝山寨。保护知识产权,首先应当从有形的产品开始做起。理由很简单,毕竟有形产品是必须花钱购买的,而无形产品则可以轻而易举地拷贝复制。只有有形产品的知识产权被广泛意识并认可了,无形产品的知识产权才会被重视。如果所有人都习惯于购买山寨产品,那么有什么理由让他们为拷贝付钱呢?

山寨手机
图片来自网络

现在大家都关心的强拆问题,正是以粗暴的发展为根本目的,以侵犯人的基本权利为代价的典型体现。各大媒体都在反思这个问题,有一个醒目的标题是《告别发展主义才能终结血拆》。在知识产权领域,其实也是相同的道理,我们从物质产品匮乏的年代走到今天,产品的有无和多寡早已不是生活的基本矛盾,这个时候知识产权作为文明的主要内容应当得到充分的认识,不单单消费者一方、生产者和设计这一方的基本权利也应该得到同等的保障。

遗憾的是,国内相当多的人,甚至专业媒体的记者和评论,还在为山寨的横行欢呼叫好。有的人力挺吉利、比亚迪这样的山寨汽车,认为其为国产汽车“争了气”,声称其为百姓谋了利。有人为山寨机在智能市场的风光不再而扼腕痛惜,怀念其“价格杀手”的英雄气概,期待其早日起死回生、重振旗鼓。其实,侵犯知识产权者的一贯伎俩,都是顶着为老百姓谋利的光环。即使是著作权的知识产权侵犯,也一样可以打着普及知识、教育大众的大旗,难道不是吗?盗版可以让更多的人阅读、让更多的人享受;这恰恰是杰里米·边沁功利主义主张的再版,而功利主义也正是发展主义。我们可以为了多数人的快乐和享受去损害少数人的权利吗?绝不能。

大工业和现代化所讴歌的发展性在人类的不断反思和透视下早就已经暴露出其最邪恶、最狰狞的一面。虽然我们承认,发展主义作为一种生产原则,无疑能够带来更多的物质享受,我们的生活也似乎已经从按需索取的幻想,在一定领域内和一定程度上演变成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奢华状态。无论是图书音像产品还是硬件消费产品,推陈出新和产品堆积的速度已经让人达到了一个麻木的状态。在这种物质享受的野蛮性使用背后,存在的不是什么与消费和享受无关的东西,而往往是让生产者和设计者痛心疾首的侵犯。

在我看来,这种侵犯的根源在于,对于消费和享受这一目的,生产永远不能摆脱其依附性。也就是说,消费者权利的最大化意味着生产者权利的被侵蚀;但与此同时,生产的目的恰恰就是为了消费,生产者只能从消费中得到回报,这又是两者与生俱来的关系。这是一个悖论,我们必须致力于解决两者权利的协调问题。与其成立一个又一个的所谓联盟,声嘶力竭的呼喊“放弃侵犯、还我权利”,不如还原我们的消费者身份,从自己消费的产品开始,实现一个拒斥山寨化行为的“统一自我”。

山寨不拒,何谈知识产权 二维码相关阅读:
山寨兴盛不仅是靠模仿
“山寨春晚”何以被主流文化认可
山寨无极限
当手机不叫大哥大


2个 群众围观在“山寨不拒,何谈知识产权”旁边

  1. tinytian 说:

    其实在国人眼里谁的权利无所谓,关键是要政治正确,这里的政治正确也包含这家公司是不是自己喜欢或者被广大网民喜欢。

  2. deep 说:

    版权…知识产权… 连红灯,有秩序的排队这些基本的社会准则都无视的人会在意这个?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