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夏天的记忆

@ 八月 5, 2011

原文首发于《碎裂低音的blog》,感谢作者“碎裂低音”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再见,吉米》】

西安仿佛没有一个可以穿衬衫的时段,直接就从春装外套跳到了属于短袖的季节,甚至短裤和凉鞋,没有任何过渡。如果说穿短袖就是夏天了,那么西安的夏天就有4-9六个月的时间,一年的一半都在过夏天,于是关于夏天的记忆要比其他季节多很多。

我小时候住在苏联人设计的老房子里,只有三层,木地板。楼下有一个种了许多核桃树的大草坪,到了夏天,草会长的很高,最高的地方可以没过膝盖,而我们居然在这样的草地上依然可以欢乐地踢着足球,跑到汗如雨下,瞬间都变得又黑又脏。

每年夏天都能听到聒噪的蝉鸣声,从早到晚不停息,只有到夜幕降临许久后,知了们才会休息,而此时又会有其他虫子开始歌唱,终夜不停。在最热的时候,夜里的温度让人无法入眠,而此时虫鸣声就会变得特别刺耳,于是总会在烦躁的情绪中胡思乱想,感觉睡着时间不长天便蒙蒙亮了。

那时空调还是奢侈品,不是家家都有的,大部分人家还是依靠电风扇消暑,我家里是一台上海牌的落地扇,放在客厅里,只有全家人都在客厅看电视时才会开,而到了晚上睡觉时,卧室里只能靠手摇蒲扇扇些风出来,这些风只能起点心理作用,根本解决不了问题,更何况当时还要睡在蚊帐里,更增添了几分燥热感,只好不停的用湿毛巾擦席子,给身上喷花露水,折腾到又困又累才能睡去。

夏天
图by严建设

但是孩子们都是爱夏天的,因为有冰淇淋和西瓜吃,还有一个漫长的假期。那时人们生活很简单,交大家属区里的生活大概是这样:大人下班、孩子放学都回家吃饭,简单吃过后,大人们会看完新闻联播出门纳凉,找一个没什么建筑物遮挡的风口,自带板凳茶壶和扇子,三五成群聚在一起聊天;孩子们则要晚一些,因为要把动画片看完再出门,也是三五成群就在各自家长凑成的人堆附近活动,说着刚才看的动画片剧情,或者玩着游戏,拍洋片打水枪什么的,直到大人三番五次的喊,才肯回家。

而那时我的饭后活动主要是和爸爸一起散步,他是个很喜欢散步的人,夏天的傍晚,吃过饭爸爸就会就带上我出门,把家里的电视留给奶奶和妈妈。我们要么去交大校园里,要么就去交大商场那边,有时转着转着也回到理工大校园里走走,我依稀记得那时理工大校园里还有座假山,山上有一个凉亭,里面总有很多人。

有一次我们走了很远,具体路线是从交大一村的西门出去,沿着兴庆路向南,过了交大东南门就会有很多地摊,买日用品、书和一些小玩意,爸爸偶尔会在那买一把折扇,一个钥匙扣或者一两本旧书,每次都会给我买个冰棍吃。然后我们从沙坡穿过一直走到东二环上,再从咸宁路转回家。差不多转了2个小时,到家时路灯下依然有很多人,也许那天实在是太热了吧。

回到家洗澡吃西瓜,一天的日子就算圆满了,在没有电脑没有网络的日子里,我也很少打游戏,因为家长严格控制着我每天玩八位机的时间,我只能在家里各个书柜里翻找感兴趣的书看,经常是抽上好几本,然后倒上一大壶凉白开水坐在地板上看,看到满头大汗。实在热的不行也只能在水龙头下冲一下,然后跑到电扇跟前吹,还要不停的跟着摇头的电扇一起移动。

我今天走在交大商场街上,回忆着它原来的模样,也回忆着我过去的时光,我依然喜爱着夏天。

关于夏天的记忆 二维码相关阅读:
我喜欢阴翳的清晨
麦黄时节听布谷
40度的夏天
木棉花的夏天


3个 群众围观在“关于夏天的记忆”旁边

  1. Disunhappilessness 说:

    沙发。占了再慢慢看。

  2. Firm 说:

    啊,西瓜是我最喜欢的水果来着。。

  3. 板儿砖 说:

    有一样的记忆啊!我家以前就在以前的工商学院里,夏天的晚上经常去交大里转!特别爱吃一村食堂里的狮子头,每次去必点。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