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960期]从二楼搬下来

@ 八月 9, 2011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8月9日,新加坡共和国成立于1965年的今天。这是一个中共很感兴趣的国家,每年天朝公务员们不断赴新加坡考察学习,试图为共产党一党长期执政下的中国也能进入发达国家行列,寻求一个合法合理的事实依据。不过,他们真的读懂“新加坡模式”并确认可以复制吗?

[1]神秘的二楼

有些新闻,你可以在字里行间推敲内幕,比如《狂人日记》在字缝中发现“吃人”,正如《华商报》这条新闻告诉我们,“陕西省公安厅再次重申严禁在二楼以上询问、讯问违法犯罪嫌疑人”。重申,而且是再次重申,这类似于病句的暗示,让我们瞬间脑补出各种刑讯逼供的非内地电影镜头,大陆警察在现实中的暴力,原来发生在二楼以上。

何止是“二楼”?在这场名为“公安机关涉案财物管理和非正常死亡问题专项治理”工作会上,我们得知陕西省有600个派出所并未建立讯问室、询问室、候问室,办案无场地,而省公安厅纪委书记田桦要求手下:“无论是行政案件还是刑事案件,都必须在办案场所内进行,严禁在办公室、宿舍、招待所等地方办案。”

2011年,他们在上述场所非常规化“办案”,最终只办出了两起官方通报的命案,出事地点分别是渭南市临渭看守所和西安市未央分局一派出所,具体细节语焉不详。但无论他们有罪与否,两条未经法律审判生命被人假借正义剥夺,让人在这法制社会中毫无安全感可言。

更让人捉摸不透的是,“2011年陕西省公安机关预防非正常死亡65人次”,这种邀功般的叙述似乎在告诉我们,如果不是警察的“手下留情”,这65人也许将成为官方死亡名单上的数字,甚至会在这世界上消失。

今年,陕西官方投资3178万元,新建“三室”335间,并将534间二楼以上的“三室”迁至一楼,他们似乎认为解决了二楼的问题,就能减少诸如躲猫猫、喝水死这类非正常死亡事件的发生。可惜,当他们缺失程序正义后,玩弄再多的形式主义也无济于事。就像辜鸿铭所说,他们的辫子在心里。

[2]神秘的数字

有些新闻,你无须在行文中挖掘内涵,就像新闻联播固定套路的填空游戏,正如《西安晚报》这篇新闻中所描述:“西安大学生小刘,其母内退,原工资1000多元,家庭生活节俭,近年母亲工资逐年增长,于是将攒了几个月的工资全部取出来给女儿买了台笔记本电脑。”晚报借“市民”之口感慨曰:“口袋里的钱多了,也就敢花了。”

这类新闻(948期之1)的最大特点:接受采访的永远是小刘、老王、李大妈…做过媒体的能看出来,这十有八九是坐办公室编造出的“新闻”,此技巧配合新闻通稿使用效果更佳。而无论你厌恶与否,处于新闻生产线最基层的记者们,必须精分的加工各种细节以应对宣传需要,他们没有拒写的自由。

一切恶心人的报道源于半年经济数据的通报:据《西安日报》所述,2011年上半年,西安各项指标无所不涨,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总量在15个副省级城市中,增速第1,农民人均现金增速也是第1。是这一片飘红的数据,让我们见证了上述奇迹般的报道,幕后的导演,应该名叫宣传部。

[3]神秘的七座城

有些新闻,就像大姨妈,隔上固定时间就会出来骚扰我们的视觉,如果它连续几个月不出现,那绝对是要开大了。还是在那个屡屡见证奇迹的报纸上,我们诚惶诚恐的获悉了以下事实

从2011年-2020年,西安将启动七大之城旅游行动,打造世界遗产之城、国际文化交流之城、华夏文化源脉之城、中国博物馆之城、中西部旅游集散之城、世界佛文化之城和中国航空航天博览之城。

为了迎接七合一的古城、变身国际一流旅游目的地,他们还准备打造24小时不夜西安,建设不夜西安四大欢乐之城,这种描绘的违和感,让我仿佛穿越到封神演义中的酒池、肉林、摘星楼。此四大“欢乐城”分别位于曲江新区、浐灞生态区、大唐西市,以及西安未来最大最宽最牛逼的三桥购物不夜城(597期之3)。

自从2010年“900句英语(547期:2015年的西安)”的冷笑话后,我们历经了“山水之城”(518期之3)、“十湖百塘千座池”(742期之5)、“一都九城”(662期之1)、“世界城市、文化之都”(900期之1)等诸多口号和远景目标,再加上今天所描绘的不夜城,政府画出的大饼让我的幸福指数萌动不已,今年若是不评上个幸福感城市(371期之1),那就太对不起这些口号们了。

[4]神秘的党风政风

有些新闻,就像八股文,你读与不读没有任何分别。这回我们来到《陕西日报》,省委书记赵一把手(下简称赵一手),在8月8日赴延安干部学院,为中管高校领导做了一场八股报告。赵一手对高校负责人进行了常规洗脑,表示要“以良好的党风促政风带民风”。

让我们跳越到另一场会议中,陕西省物价局局长张文波认为,2011年稳定市场物价的任务十分繁重,只有用好“政风行风”机制,才能发挥好价格调控新局面。

这些务虚的口号就像八股一样难以捉摸,正如我的智商始终无法理解物价局为何把政府职能和行政效率搅到一起,也一直无法分清党风、政风和民风之间的纠结关系,我只能分清梅超风和陈玄风。

[5]神秘的首问负责制

有些新闻,就像个劣质的冷笑话,不但不会惹人发笑,你反而会在读后嗤之以鼻。比如,西安市政府办公厅表示将加强政府网站管理,尽快采取防攻击、防篡改、防病毒等安全措施,防止受到病毒、黑客的攻击,造成不良影响。在交警(530期之本周攀比836期之1)、工商局(463期之4)、长安通网站(826期之1)相继被黑很久以后,这种声明显然如隔靴搔痒。

另外,市政度办公厅要求旗下各部门重视网上建议投诉的办理,一个问题涉及多个部门的实行首问负责制,不得随意将办理件退回。所谓首问负责制,即是第一个被问到的人或部门,必须给予提问者回复,或将其引导到能回复的人或部门面前,不得推脱。在企业中,若实行首问负责,必须配套处罚措施,否则制度名存实亡。

所以市政府办公厅的这一规定就是一个劣质冷笑话,如果真实行首问负责,那我们就问问宝根陈市长拉土车吧,你是自己扇自己嘴巴子呢,还是给我们一个非口号、非务虚的答复呢?

[6]神秘的安置房

有些新闻,你可以用它来扇旧新闻的耳光,而且扇的十分响亮。在安康汉滨区瀛湖镇阳坡村,村民从2010年“718”受灾开始筹建安置点,陆续向政府缴纳了36000元的地基费和23000元的地基处理费。费用交完了,但至今仍不能开工建房,不少受灾户和搬迁户还住在帐篷里,许多危房户住在已开裂的房子中。

瀛湖镇副镇长陶福安的解释听起来有些毫无干系,他认为安置点不能开工的原因,关键在于村民对地基的位置分配存在分歧。而安置点实际上不收任何费用,村民之前缴纳的费用是“三通一平”的花费和集中处理地基的费用。在村民向政府求助时,一名官员回复称:“你先用彩条布在外边搭个帐篷住么”。

这种回复就像”不食肉糜“的皇帝一样,充满了让你扇他一耳光的冲动。而这一新闻实际上也扇了陕南移民计划(715期之4)一耳光,在1.5倍于三峡工程的搬迁总人数中,会有多少个案和阳坡村同病相怜?

[7]神秘的细节

有些新闻,不同媒体的会展开不同的细节描写,结果会让你展开不同的联想,就像一出罗生门。8月9日,《第一新闻》《华商报》《阳光报》都饶有兴趣的报道了这一新闻:男子在东大街用自制改装“偷拍机”偷拍女生裙底,被警察抓住后发现他已经拍了20多段视频。

偷拍
模拟偷拍 阳光报

这一新闻的细节描述,三家媒体各自不同。《第一新闻》记者曹晓奇表示“这种偷拍行为已经进行了半年多”,《华商报》记者贾晨却表示“该男子是第一次从事此行为”,《阳光报》记者熊玺的描述不明朗,称该男子“当天第一次偷拍时就被警察发现了”。究竟是第一次、当天第一次还是惯犯?这是一个问题。

对男子的动机描述,三家也引述了不同砖家的意见。《第一新闻》采访了柏树林派出所民警金大江,认为他们有“偷拍的怪癖”;《华商报》采访的砖家来自心理研究所,认为该男子可能有窥阴癖之嫌,病因多与性心理无法得到满足有关;《阳光报》最直接,干脆借警方之口直接认定偷拍男子“性功能出现了问题”。

连这种在立场上几乎无争议的新闻都能演变为罗生门,我们还能信谁?

[8]神秘的讨价

有些新闻,你会在读后发现,网友的态度居然出奇的一致。西安韩女士将新买的手机丢在一辆出租车上后,随后韩女士的丈夫与的姐取得了联系,的姐表示可以将手机送还,但送还的车费需要失主来承担。两人最终未谈拢,当韩女士再次拨打电话时,手机已关机。

就事论事的看,的姐送还手机时产生的路费由失主承担,这于情于理都说得过去,也是一笔合理的费用,而出租车司机也没有没有送还失物的义务。从新闻跟评上来看,网友一边倒的支持的姐收车费。

不过,我们也应该留意这一细节:韩女士遗失手机和其丈夫与的姐不愉快的联系,发生在8月5日,至8月8日,西安出租汽车管理处的工作人员仍不清楚此事,因此关机的手机很可能还在的姐手中。送还收费是合理收费,但若是长期持有不送还,就变成了的姐的不是。

我们无法了解,韩女士丈夫和的姐当时在价格上究竟如何没谈拢,也无法在这一事情上轻易指责任何一方。

[9]神秘的离队

有些新闻,你看多了会发觉,历史是惊人的相似,尤其在自己挖坑往里跳这一点上。桑德拉奇在浐灞迎来了第一场胜利后,俱乐部也实时宣布了新主帅到来后的人事去留:桑尼的旧爱曲波续约三年,可能将在陕西终老;赛季初重点引进的意大利外援菲尔马尼,却很可能因不满替补而回返意乙

从卡隆到菲尔马尼,连续两年请来的两位外国和尚均表现了出水土不服无法念经的症状,这并不意味着中超的水平有多高,只是证明了中超需求的浮躁,他们不需要有经验的老将,而是需要速度快、身体素质好的年轻劳力。

俗话说事不过三,希望浐灞未来的引援可以多考虑和队内风格和主帅的意见,寻找下一个夏伊德,难道很难吗?

[10]神秘的群架

8月9日凌晨,一群的哥将南门盘道的水泄不通,“在西安”微博上对事故起因的最终描述,是由于一位的哥被醉汉殴打,而警察到场又和的哥发生争执。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们还是一起看看这一视频吧。

《[西安e报:960期]》二维码网址史上今日
[西安e报:230期]乌龟下了个王八蛋
[西安e报:595期]谁动了你的公积金
凌晨两点半
生娃的担心一箩筐


7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e报:960期]从二楼搬下来”旁边

  1. @dadachong 说:

    有沙发!

  2. 钢铁业 说:

    这个视频解说很有才,应该联系一下加盟inxian

  3. 百富烤霸 说:

    这个视频的解说笑死人了。

  4. 百富烤霸 说:

    我一哥们说,去警局的时候,一定要坐在有摄像头的房子里,并确定摄像头在正常运作。

  5. 飞越疯人院 说:

    一定要坐在有摄像头的房子里,并确定摄像头在正常运作。–有了能咋?录完了删掉,谁能知道?

  6. 仙人树 说:

    哈哈哈 视频解说太搞笑了

  7. 拉矢·拉·德·郝欣苦 说:

    解说太汗了…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