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962期]浪漫公交车

@ 八月 11, 2011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8月11日。1950年的今天,斯蒂夫·盖瑞·沃兹尼亚克(Stephen Gary Wozniak)诞生,他曾与乔布斯合伙创立苹果电脑(今之苹果公司)。沃兹尼克被誉为是使电脑进入大众家庭的工程师,中国80后同学们最早接触的个人电脑恐怕都是牛逼哄哄的苹果二代。下面进入西安时间。

[1]打不掉的奥数班

暑假都快完了,《华商报》还在连载般讨伐奥数,8月11的报纸上一个匿名教育界官员这样说:家长去报考奥数,其就是想择名校,但现在的教育资源均衡尚需一个过程,这就是根源。既然“择校”考试禁不住,那就由这些招生学校进行考试,但考试的试卷须由教育主管部门按照教学大纲严格审核后方可考试,这样一下子就将奥数班打死了。

这位官爷的口气说的比“三分钟”还简单,反对省长的空谈(831期之本周话题)看似务实,实则就是想把民间和学校的财路转移到官方,更赤裸的支持办名校挣大钱。这样做奥数会变个名字借尸还魂,学生和家长的负担并不会减少。奥数的根源官民的认识都一样,就是好学校少(753期之1)。都知道是好学校少,可就是光动嘴不动手,忽悠了十几年,结果就是学校间差距越来愈大,西安的基础教育完全成为肮脏的骗子市场。一切都不会改变,因为他们就是要制造这种人为的稀缺,谁也没有办法。

[2]朝三暮四

西安CPI的涨幅十分稳健,7月份是6.4%,而且食品还是主要推手。8月份有浓厚国有垄断色彩的“放心馒头”(514期之5)由一袋1元(300克)涨至一袋1.5元(375克),这种明摆着得涨价雁塔区馒头办相关人士眼里竟然是调价,而非涨价,因为在价格上调同时,馒头重量也调高了

这位哥的数学应该没有及格过,或者他以为人民群众的智商已经比猴子还低,计算不出涨价的比率了。万恶的奥数班,你真该收了这位哥!

[3]沙漠高尔夫

央视《经济半小时》的记者探访了位于榆林的,中国唯一的一座纯沙漠景观的高尔夫球场。这个气势恢宏的球场每天要浇三次水,这些水都来自深井,一年要消耗500万吨。巨大的耗水量会导致地下水位急剧下降,使地表固沙防风的植被因为缺水死亡,令本就脆弱的生态环境更加恶化。这座投资三亿的球场当然也有巨大的收益,个人入会费是18.8万元,公司会籍的收费是39.8万元,销售火爆,第二座也快投入使用了。

国务院办公厅2004年就叫停高尔夫球场,2006年又被列入《禁止用地项目目录》,几年过去的全国依然新建了几百个。权贵的欲望不会因为什么法令而冷却,在这个失衡的国度只要有利可图什么奇迹都会产生,人命都不在乎,还在乎你几吨地下水吗?

[4]谣言又起

8月10日,一张拙劣的PS图片在微博上疯传,有人把已经执行死刑的药家鑫人头移植到了国外街头的照片上,说药家鑫在美国现身。8月11日很快就有人揭穿这一骗局,找到了原图。这一事件恰好发生在药庆卫起诉张显名誉侵害案(955期之3)之际,酷爱收集药家信息的张显没有转载实在是太遗憾了。

这种拿死人开涮的做法已经突破良知底线
这种拿死人开涮的做法已经突破良知底线

让我们回到这个官司,药庆卫的代理律师兰和说这个官司的意义:一方面药先生要平复自己的伤痕,恢复正常的生活;另一方面,他想通过打官司,让社会知道这种建立在伤害他人基础上的维权模式是有害的,他希望以后人们的维权方式能够合理、合法。”如果大家真想了解什么叫现代法治,不烦关注一下这个案子,关注几个法学家、律师的微博。

[5]电池的尴尬

@DJ常征在微博上说她攒了不少废旧电池,问西安哪里可以回收废。本以为很快能找到答案,可大家的评论却告诉我们一个尴尬的现状:西安没有专门回收废电池的地方,个别商场回收也只是做个秀,并无办法处理。

“@小小雨儿的世界”说:我也有这个疑问,电视上老在宣传可是实际生活中根本找不到回收电池的地儿。“平流层小屋”指导大家:每天扔一节,这样分散着扔对环境污染小。废旧电池回收不仅西安没有,全国都没有,据说德国有,回收一节电池的成本是造一节的1.2倍。这就是中国式环保,一切都在纸上,都在宣传里,你以为你在环保,其实是在添乱。

[6]别扯了,好吗

土门并不土,在西安也是和小寨、东大家并驾齐驱的一个繁华商圈(915期之本周娱乐)。可这距有关部门国际化大都市的标准还差的很远,现在这片约15平方公里的区域要大拆大建了。

西安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总体规划所主任工程师何杰介绍,土门要打造成为集总部经济、现代商贸服务业、技术创新和文化创意产业为一体的大西安商业中心、西安国际化大都市的城市风貌展示区。改造后形成科教发展区、丰镐路集中居住区等8个城市分区。

整就整吧,不就是房地产嘛,不整GDP咋上去。滑稽的是西安市规划局和改造办还让大家提出宝贵意见,装模作样的留了个联系人。我勒个去,你都吹得天花乱坠了,我说别整了现在就挺好,你听吗?

[7]welcome  to Erfu zhuang

西安的城中村越来越少了(相关:丁家桥村拆迁前的“最后”疯狂),西安艺术细菌最多的二府庄也在陆续拆。一个名叫@胶囊出品的团队把二府庄的站牌、地图等印制在帆布袋、T恤衫或是一本纸质笔记上,引起了不少人的共鸣。他们是美院的毕业生,也是这里的老庄友,他们知道城市需要发展,艺术家急需挣钱。

我们是庄友
我们是庄友

[8]一张61年的粮票

【西安e报(微博版)】8月11日登出一个1961年的西安市春节粮票,票面显示哪一年春节西安只供应少得可怜豆腐、肉类。我们都没有经过所谓“三年自然灾害”,只是从维基百科里知道那年月饿死了上千万人。这条微博马上引来几个怀疑者,认为这是西方敌对势力对伟大祖国的污蔑。

好,咱不争了,咱们就权且相信《党史》第二卷吧,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张启华说:三年自然灾害的死亡人口数据社会上有很多争议,就是各个部门统计的数据也有差异。国家统计局统计的是1000多万人,我们采取的就是这个。一千多万到底是多少呢?是不是连起来可以绕地球几圈呢?

[9]浪漫公交

@柯飞安南在【西安e报(微博版)】发起的一个寻找#西安公交同路人#的活动,在进行了24小时之后,获得了很多人的支持和参与。不少网友通过这条微博,都找到了“同路人”。微博下面的300多条评论里,充满了浪漫、温馨和“搭讪”。

大家一直都在讨论网络会让人与人之间的距离疏远还是拉近。从这条微博上看,应该是拉近。“Vic_Supertramp”每天早晨8点10分要在丈八四路南段坐高新一号线,有十几个人他们每天都见,却从来没跟某任何一个说过一句话。但要是某一天晚了错过了那次车,在车上没碰见他们心里还会觉得空空的。“蔯尛熈ViVian”说:我在鸡市拐坐43的时候就经常碰到一个男生,他要是哪天没出现在车站我整天心情都不太好。

微博让大家坦露心声,拉近了距离,有人在这个活动力相识、相恋也说不定哦。

[10]遇见

公交同路人这个活动实在太温情了,就拿孙燕姿的《遇见》做本期的结尾吧。”我遇见谁会有怎样的对白,我等的人他在多远的未来。我听见风来自地铁和人海,我排著队拿著爱的号码牌。”祝西安的孩纸早日遇见心爱的人。

《[西安e报:962期]打不掉的奥数班》二维码网址史上今日
[西安e报:597期]将“反三俗”进行到底
[西安e报:232期]啼笑皆非的防贼手段
酒鬼列传(2):醉后忘路
最in的装饰:蝴蝶结


10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e报:962期]浪漫公交车”旁边

  1. 叫我找影子 说:

    矮油 听个歌碎叫

  2. 飞越疯人院 说:

    刚看见名字的另一个版本了,有点儿“三俗”,可是很给力!

  3. 钢铁业 说:

    我也看见了楼上,inxian反三俗,可不三俗了还好看吗?

  4. wodonot 说:

    版主是个愤青,但是愤青也有温暖的心灵,对爱的执着,赞一个!

  5. 海盗电台 说:

    嘛叫愤青,很多年来我一直不理解这个词。愤怒的青年?和愤怒的小鸟有何区别?
    我不愤怒啊,一点都不。我也不青年,我是熟男。

  6. 胡铁花 说:

    不三俗的inxian很好看,不三俗的e报也很好看,很遗憾,我不能同意这一说法。

  7. 二子卖爹 说:

    撒么

  8. 乖乖的花之洲 说:

    我发现一个怪事。自暑假开始,各媒体就开始关注奥数班。在最初开始反奥数的时候,是家长们交完奥数班学费后的第二天;今天报纸刊登省长批示治理奥数班,而奥数班昨天刚刚结束了考试。我不由得怀疑:在时间上咋就这么巧?到底有没有诚意整治奥数班?

  9. michaeltu 说:

    标题[7]应该是welcome…

  10. 海盗电台 说:

    多谢提醒,大学从不上英语课就是这个下场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