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远地站在你身边

@ 八月 20, 2011

原文首发于《郭华丽的blog》,感谢作者“郭华丽”的真情分享,曾著文《生与死》。】

爱情是有时间性的,认识得太早或是太晚结果都是不一样的。对的时间,对的人才会派生一个妻,一个夫,一个家。两个女人之间的交好,只关乎内心的认可、接纳,是不是常见常欢,是不是言语丰盛,都成了无关的事。

四年前我见过一个女子,在那一群对于山城陌生的景致、或酸或忧伤或辛辣的民间小曲惊叹、欢呼、缤纷的作家里,她的素颜、静默是那样的不相适宜。我们坐同一辆车,一起游走了几个乡镇,看了相同的风景,坐在同一张桌子吃饭,除了礼节性的敬酒,微笑,不曾说场合之外的话。我却记得她,一直都记得。因为她身上散发的那种或是闲散的,或是自我的,或是孩子的,或是女人的,那种被文字浸染,又不会妥协于文字的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息,那种无所谓风情的风情,无关于妖媚的媚态,一不留神,就留存在了我的记忆里。

这是一个叫着春春的女子。真正的知道她,是来源于她的文字。知道她要来旬阳,我打听到她的电话,要她的书。我的声音、我的人她是不知的,我说了我的名字,我们在电话两端笑。两个曾相遇、不相交的女子,因为彼此的每一篇文字,她知道是她,她知道是她。

四年了,从初见人,到刻意寻她的文字静心看,缓缓地沉入,缓缓地感动,缓缓地矛盾,缓缓地相似。在彼此的文字后偶尔的留言,不在一个时空,不在一个地域的两个女子,因为文字,彼此是知意,神会的。

内心的丰盛和倦怠,对生活的游离和深入,对生命的静好和不安,矛盾性持久,目的性弱。真的,就是这样,这就是我心里描摹的那个潋滟低回的女子,是我心里的欢喜。

四年后我们又见,知道她要来参加我们一个与写文字相关的会,是真正的相见。见着她和几个人走进会场,我叫:春春。她来到我签到的桌子旁,取出包里带给我的书:书给你了,我就不必背着这么重的行李了。然后走去有自己坐牌的桌子。没有寒暄,我不想,她也不要的。

会毕,我们一桌吃饭,有北京、西安的知名作家,有县上领导,我们椅子挨着,这样的场合也是容不得我们悄悄话的。她说你到西安来,给我电话,我们喝茶,我们说话,不要别人,谁都不要。

走在你身边
图片来自网络

其实,我不能肯定若去西安我会给她电话。我们都是不能强迫自己要迎合的人,不是安心遵循礼尚往来世俗规则的人。“我本不是一个能长久时间专注的人,我经常兴致勃勃地和朋友挑起话题,很快就懈怠了精神,嘴里呜呼耶哉,看着别人眉飞色舞觉得发愁。”在《又来旬阳》里春春道:“有心仪的女朋友一路同行,她有好听的名字,叫做华丽。大家拉着家常,虽然每个人在文字里都那么肆意,见面无非就是真诚的简单问候。这也很好。”看见春春这样的文字我笑了,这就是那个撇开修辞和修饰的女子。我们相似的太多。若是我们彼此都有说话的兴致,两个女人一起,谁都不要,任意我们的话,随意我们的肢体。

不知道春春还记不记得她的《女人的友谊》里的这段话:“女人之间,有一个判断,一个在世俗上明显幸福于另一个人,幸福的那个不用说,相对幸福少一点的那个态度很重要,如果可以荣辱不惊,为朋友的幸福高兴,并且有着自己的坦然,那么她是可交的稀少的好朋友。”我喜欢被春春称着“女朋友”,喜欢这样因为文字牵系起的两个女人的,不疾不徐、宠辱不惊的友谊。

春春走了,我没有去送,我们的再次相见是偶然,我也不想把我们的辞别弄成一场盛宴,我心仪用文字安稳生命本质中的虚无和不安的两个女人,就这样行走在彼此的文字里,远远地站在你身边。

《远远地站在你身边》二维码网址相关乐评
何静,你在哪,还好吗?
[秀恩爱]结婚那天,你哭了
谢谢你“陪”我走过这十年
辋川美遇


1个 群众围观在“远远地站在你身边”旁边

  1. 匿名 说:

    我是懒人,我爱沙发!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