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儿日记]必须的经历

@ 八月 25, 2011

原文首发于《Augenblick verweile doch》,感谢作者walking的分享。作者曾撰文:《帮孩子建立规则意识》】

小鑫终于还是去做了那个手术,过程也比我们想象的更加难受一点。

先是用了镇静剂,但是或许因为我在,小鑫一直没有入睡,医生抱进去的时候他还睁着眼睛,正在听我讲大灰狼的故事。医生从我这抱走了小鑫,转身就关了门。楼道里有孩子在大声的嘶喊,我看着那扇关着的门,眼泪就要往外涌。只好装作在努力地看墙上的收费标准,还是不行,又到了窗户那,才抹了眼泪。

这样的一个手术在医院里来说,简直不值一提。但是在父母这就过不去了,我都能想象医生为此作出的鄙夷表情。

旁边的小女孩因为奶奶还在病房里和医生说话,在爷爷肩上哭的喘不过气来,一声声喊“我要奶奶”,不知道有多久。

而这明显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我完全没有想到小鑫这个时候也在大哭。我以为他进去会像上次一样的睡着,手术是在睡着情况下局麻做的。

小鑫抱出来时,我们三个都有点惊讶,因为时间似乎非常的短。但是这种惊讶很快就被气愤压盖了。小鑫是在那个医生手里,只不过是在拼命的反抗,看到时他左眼上的纱布已经快掉了。那个纱布自然血迹斑斑,医生把孩子交给老杨,吩咐旁边的我用手按住纱布。而纱布上的那个胶布根本已经粘不住了。好一番手忙脚乱。

小鑫在这个过程中一直在大哭,老杨抱着,他也不停用那只没有遮盖的右眼看我,叫妈妈。我接过来,才觉得孩子的委屈。这个时候我们都很清楚的意识到,这确实和上次那个私立医院说的一样,手术也分清醒和睡着的。也就是说小鑫是醒着的,被固定着或者被按着做了这个手术。即使做了局麻,也是在大脑清醒的状态下经历了全程。

小鑫

想到这里,这小小的疼痛和恐惧在我这里无限放大,不免心如刀绞。老杨递了纸巾过来,姥姥站在旁边按住纱布。

我当时脑子就是两个想法,一是我们这些做家长没本事,一个糤粒肿得让他在短短半年做上两次手术,不管它有多小。另外一个就是把作为一个医生,有什么脸把一个纱布都撕了的病人交给家长,还让家长善后,而护士室里还有护士在闲着。

好吧,我同意我是无限夸大了一个家长的感受。之所以说无限,说夸大,无非是平常自己被践踏惯了,突然看到一个幼小的儿子也进入了这个系统,或者即将马上全面进入这个系统,心中不免无奈产生的那种愤懑。除却微博上那些微弱的摇旗呐喊,我们唯一能做的仅剩家里环境的营造。

我请了一天假,姥姥回来路上建议我和老杨下午都去上班。她是好意,但是当时被我毫无礼貌的堵了回去:“上啥班,上班有啥意思,不上了,领导要不满意我立马走人!” 嘴瘾刚过,又愧疚,又想法把话给圆回来,怕姥姥多心。

回来的路上,小鑫不哭了,但是没睡着,躺在我怀里,半睁着右眼,一直看着窗外。我叫他,他看我,但是不说话,眼里也没神儿,我想是不是还是因为镇静剂。效果还在,只不过没有那么强大。

回到家里,就好了,小鑫又回来了!

上次眼部淤青很严重,这次除了肿倒是没有淤青。恢复差不多三四天就消肿了。

其实,我写这篇博客不是为了说小鑫,这些小病小灾的,小p孩必须经历。而且,他为此收到柚子妈和丸子妈的两份大礼物,还有小柚子的香吻一枚,幸福着。

《[育儿日记]必须的经历》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人生新一年
终于迎来一周岁
睡觉是个大问题
写给儿子的一封信


1个 群众围观在“[育儿日记]必须的经历”旁边

  1. 懒人爱沙发 说:

    我是懒人,我爱沙发!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