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块月饼

@ 八月 26, 2011

原文首发于《记述我们的生活》,感谢作者“重阳”的真诚分享。】

1999年秋天,我在东莞常平一家制衣厂打工,制衣厂是流水线分工序计件工资,说的是多劳多得。其实,一件衣服分几十道工序,能做赚钱工序的人基本上都是指导工的亲戚,我知道许多制衣厂都一个样子,指导工带人才能开组生产,几乎所有组都是被指导工的远亲直系亲属垄断了好工序。

好工序有两种,一种是最简单的,订商标和专机操作的工序比如拉筒拉撞色条,不用返工速度快产量高来钱。一种是最难的比如做领子、绱袖子、开口袋、绱裤腰等等工序,因为难度大工价就高,但也是被固定的有关系的人霸占着。

我一个人从陕西去广东投奔老乡,因为没学历没技术也没长相,所以没进到他的电子厂,自己的性格又不服气,不想白来广东一回,几经周折的进了这服装厂。我感觉服装厂特别好进,进去了才知道服装厂是最累的,每天都加班到午夜十二点,周六晚上加班到十点就算休息,好像天天赶货。虽然包吃包住,但吃的特别差,住的也好不到哪里去。我做了三个月工资还那么一点点,我就问指导工为什么不能多点钱?指导工说你想干就干不干就走人,我让你赚500块一个月你就拿不了501元钱!我气的去找厂长,厂长也不管事,同事们劝我,马上过中秋节就将就一下吧,再说工资单也发了,很快就发工资了,厂长是不可能为了一个工人去说指导工的,他们的利益是互相关联的。

第二天发工资我又是778元,我当时就又和指导工闹了,因为本来工序单价低,他竟然给我减了两分钱,说是报单价审批上面给压的,为什么就压我的?明明是他黑箱操作,那时候,很多事我心知肚明但没有办法对抗。一气之下,我把指导工骂个狗血淋头,也让他丢尽了脸,他也没有敢打我,结果是我自离出厂了。

有工友悄悄的给我一个地址,说凤岗有个服装厂要人,他有老乡在,说一声我绝对可以进去,他说这样的话我就不用受许多找工作的颠沛流离。我直接去了凤岗,很顺利入厂上班,我刚刚进去几天,那个介绍我入厂的人就走了。

这是一个规模不大的厂,给我的感觉是东莞的制衣厂都大同小异,一样的辛苦一样的指导工自行安排工作,一样的充满了不公平充满了明争暗斗。我无可奈何先呆下来,因为中秋节迫在眉睫。

中秋节那天,工厂难得休息一个晚上,还贴通知说发月饼让大家去写字楼领,我看了通知哑然失笑,通知说:“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时值中秋节,为了让大家共享佳节,休息一晚发月饼,做满一年的一盒,半年的半盒,三个月以上的两块,三个月以下一块,不够一个月的不发。”

我才来二十天,自己也买的起月饼,但感觉这工厂真绝啊,能出此通知,实在不简单。

结果领了一盒的就五个人,领半盒的十几个,领一块月饼的很多,大家私下里议论纷纷,都说这样的厂缺乏人情味,不值得我们留恋。人家老板说,打工的人多,走个穿红的会来了带绿的,中国人就是多,不愁没有人来,只要厂门不关闭就有人接踵而来,他们一直这样开了好几年,如果有人不满也没有地方申诉,自己离职就得丢工资,这老板都发了财。

月饼

配图来自网络

我闷闷不乐的躺在床上睡觉,哪里也不想去,让人家都过他们的中秋节吧!忽然张涛过来拍我,张涛是湖南的,领了一块月饼,他说来了一个多月压工资一个月,下月才有工资发,他自己也是一个人。我进来就认识张涛,他和我能聊的来。张涛本来在深圳自己哥哥手下做事,因为嫌哥哥管的严就赌气跑到这,早就后悔了,但不好意思回去,也没路费,不好意思向哥哥低头。

他把月饼掰开两半,给我一半,说咱俩过一个特色中秋节吧。我当时被感动得一塌糊涂,我说兄弟你真好。他说,我们俩都一样的处境就互相关心吧。我让他带我离开凤岗去深圳找他哥哥去,因为有他哥哥我们俩也好生存。他说没有路费,我说我还有钱绝对够路费,我们俩就仔细的算了下账,当然很划不来,为了早点摆脱这让人讨厌的地方,我们俩一咬牙就自动离开凤岗那服装厂。

离开之际也是心不甘情不愿的,毕竟我们有血汗钱不能拿到,我记得原来在常平有人告诉我,把食用盐放进工业缝纫机的机油里,就会让缝纫机失去工作能力。于是我和张涛买了几包盐偷偷带到车间,放在许多缝纫机油箱里,然后我们办手续自己离职,在那些管理员司空见惯的目光中悲壮而潇洒离开了。

我们找到了张涛的哥哥,张涛的哥哥也是服装厂指导工带着人开组,见我们来了简单把张涛数落了下,了解到我们在凤岗的经历后,让我们俩就安心的在他组里干活,还拿出他们昨天中秋节发的月饼水果饮料让我们吃喝,告诉我们昨晚他们公司举办晚会抽奖,他中了一个800的红包。

后来,由于得到张涛哥哥的照顾,我的缝纫技术突飞猛进,也成为一名技术人员,工资也是比以前高了很多,张涛的哥哥说是我救了张涛,把他领回深圳让他们兄弟重新和好了。

再后来,随着制度完善、劳动法普及,我从广东到福建再回故乡西安,年纪增加阅历加深,感觉打工不再那么艰涩了。

半块月饼的香甜和温暖,就这样深深珍藏在我的记忆里。

《半块月饼》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神医拴娃
有故事的小城
父亲的故事
我在郑州做乞丐


4个 群众围观在“半块月饼”旁边

  1. 临时工 说:

    不回这贴真是对不住这ID

  2. a.o.e 说:

    在外打工的生活艰辛啊

  3. goodappli 说:

    好文,现在我们这边的小厂还是这种生态。和工头没关系,拼死拼活也挣不了多少钱,老板还压一季度的工资

  4. kalong 说:

    祝中国的血汗工厂老板都过不了今年的中秋。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