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头

@ 八月 26, 2011

原文首发于《吟庐散墨》,感谢作者“散人长吟”的原创分享。】

清水头是个村子,它静静地依在秦岭的山脚下。清南、清北两个街道一条线、一条马路连着,四周全是浓厚的绿色包围。村后的山口叫小峪,有条清亮亮的溪水,从山中哗啦啦流出来,流过许多人家的房前屋后,流过王莽乡政府,流过长安区城街,最后润入关中平原干渴地厚土。

受清水头名字的吸引,我去亲近它。在城南乘远郊公共汽车,穿越一串街镇,驶上平坦的环山公路,又在秦岭俊峰的映护下,东行数公里到园艺场的路边,闷热的中巴停下来喘口气儿,张开门将我吐出来。站在大树下,顿感凉爽,有一阵阵的山风从清水头那边漫过来,舒服极了。

沿小道,进万亩桃园,路两旁的筐子里盛满肥大的鲜桃,媳妇们一边做针线活儿,一边招呼着买卖。你可以问价,可以品尝,最后购入不购入无所谓,没有人围追堵截,这是乡间大嫂与城区小商贩的区别。

在桃园深处,便是清水头村街。上午10点多,外边活动的群众不多。水泥路面整洁,小院门儿虚掩,最让我眼目兴奋的,是墙壁上那些漫画和书法,隔几步就有一块。毛笔字儿还不错,有行书、隶书,内容一般是唐诗,村规、或道德教育提示。那些漫画更精彩,形象生动,贴近生活。其中两幅我印象最深,一张是小村风景,山前有房,房屋成排,太阳照着,人在笑着,水在跑着,乃清水头的写真;还有一幅,是个年轻人靠在大树上睡觉,头脑里想着低保金,标题是“贫困户”,旁边配着一首顺口溜:“守株待兔靠救助,永远都是贫困户,要想小康早致富,科学勤劳来自救。”

穿过街道,来到村头,山荫处有一块大石头,上书“清水源百姓广场”,场地上布置着很多现代健身器材,这是个锻炼、聊天、呼吸新鲜空气的好地方。

从这些视象上,我能感受到一种乡村文化气息及安静平和的氛围。

我来这里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想拍一些荷花的照片,清水头的千亩荷塘可是名声在外哟。

我问路边一位老大爷:“在哪儿看荷花?”

老大爷说:”你走过了,从清北的第一个丁字口往东拐过去,就是荷塘。”

说着,他把我带到村外的另一条水泥大道上:“你从这直接走下去,就能看到。”

荷花
图片来自网络

谢过大爷,往前行一里,路旁出现了一块一块荷塘,越来越多,最后人就置身于荷塘的包裹之中了。乡间看荷与城里不同,城里的荷塘挖得深,陷进地层许多,叶小花小身杆纤细,与观赏人有一定距离;这儿的荷塘与地面平行甚至高出地台,杆粗花大叶密,有些比人还高,像小树林一样挤在路边,你伸手就可以捉住莲篷,凑在鼻下闻它的气味。

清水村的荷花分两种颜色,深处全是白色,但身杆粗壮高大,蓬勃茂密;外围靠路边的是粉红色,鲜艳夺目,显得清秀瑰丽。

我在深处眺望,有一对年轻的伴侣走过来,男的找到一个高地,支起三脚架,调好长镜头,对女的说:到这儿来给你拍几张。

那个穿着时尚的女士嘴一撅,说:这白色花不好看,我喜欢那边红色的。

我问路边经过的一个中年农民:“为什么两边的荷花颜色不一样?”

农民笑着回答:“品种不一样,当然颜色也就不一样嘛。外边红色的,是观赏荷,给人看的;这里边白色的是莲菜,给人吃的。”

我发现,来看荷的,大部分都拥挤在外边,用相机、手机、拍那些鲜艳的荷花也拍自己的肖像,走到深处来的人很少。

可是比较起来,外边的红荷显得娇弱,矮小、花瓣容易零落,里边的白荷则健康多了。

植物的分工不同,欣赏者的角度也不同,这是自然的区别是也是人的区别。

不过,清水头的村民很聪明,他们种植了红荷让外边的群众来旅游观赏,从而带动了果木产品的销售和农家乐的经营,同时又种植了白荷,待秋后莲藕收获时再卖个好价钱。

清水头的数千亩荷塘连成一片,这在黄土高原地带是少见的奇观,这都得力于水多、水好,还有对水源的保护和利用。。

清水头的自然生态景象,在环境污染日益严重的今天,让人看到了一种希望。

拍完荷花,已是中午,我在村头的农家乐吃了凉皮与红豆稀饭,格外香。临走时,女主人把几个鲜桃塞进我的包里,说:欢迎再来。

2011年8月9日于吉祥村

《清水头》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夏季赏荷好去处
出淤泥而不染
丰庆公园荷花开
荷叶冰粥


2个 群众围观在“清水头”旁边

  1. Firm 说:

    我反倒会比较喜欢白的,喜欢那种落寞的纯洁。

  2. 金无命 说:

    清水头,清凉山都是长安的好地方!没有经过人为雕饰的自然景观才是最美的景观!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