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仅是记忆

@ 八月 30, 2011

原文首发于《四季有春》,感谢作者“春春”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我喜欢阴翳的清晨》】

有些事情在记忆中那么生动,每想起就觉得美好,在岁月中独树一帜。比如在小学六年级时上过的南五台,鸟声青翠,绿色欲滴,一直沿着小溪的路原始有趣,一个台一个台上去,我们班只有我一个随同部分男生上到峰顶,有一个寺庙,不知道原来上的是灵应寺还是圆光寺。

总之,震撼我的事情在山顶发生,那就是一回身即看见的纯洁壮观的云海,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云海,看见自己的来路完全掩映在那里面,看见大自然壮阔神秘的一面,那时候我还是一张圆脸,十一岁,一个家里的长女,朦胧中已经有了很多自我的散发。

我被云海震撼,那次回去写的作文题目就是“云海”,没有一句具体的时间地点交代,开篇就是云海的云,云里冒出的山峰。

在谈论那时候上的五台山时,后来想起还上过一次,骑自行车,高中时,一个学长领着我,他是我们学校的骄傲,那么深沉,才华横溢。后来我们不知道爬了多久,总之山中无人,太阳巨大,一只大号马峰嗡嗡地总跟着我们,这是记忆中的声音。

近几年见到这位学长,在社会上颇有成就,仍是风度卓然,可是一支烟接着一支烟,电话不断,每个都在讨论公司的问题,我没有问他究竟内心是怎样的感觉,他看起来那样成功。我关于南五台的记忆仍然在那里,环山路现在修得很好,每次过去看见路牌,就会随意想一想。

南五台

南五台 图片来自网络

终于决定开车上去,上南五台。车在盘山路上盘旋,绿树成荫,凉风习习,还是有些小期盼,根随行的家人又说起那时候的记忆。车最后开到一个红色的小宾馆那里,前面水池子种着荷花,开了两朵,一朵洁白,一朵像火焰一样的红。

然后爬最后的一些路,几乎全部修成台阶,旁边还有从山顶可以滑下的修成的溜溜梯。圆光寺在那里,水泥的院子,四周看去,完全陌生,小小的面积上回荡着一只喇叭发出的挺大的流行歌曲的声音,好像是寺前一个小卖部的动静,我看见小卖部还在卖假发,有十几个塑料模特的脑袋在柜子上摆着,不知道在这里有没有生意。

我并没有傻到要寻求记忆,但总归有点丧失期盼。我们坐在圆光寺侧面一个条凳上,看一只黑色的大蝴蝶飞来飞去,分享了一盒薯片。

我淡淡地想着遥远的影像,再没有讨论,也没有遗憾,就是这样,很多东西,记忆永远记忆,像是宝石。后面的日子已经过去将近三十年,宝石还是宝石,现实的生活一部分就是要接受失望。不留痕迹,觉之即过。

每天的生活在于态度,内心稳定一切皆好,不是标准是好,是怎样都好,安然时刻,流水般时间过去。

从山中下来,去了兴教寺,玄奘真身塔于此,正在修葺。历史浓厚的气氛在这种地方哗哗地呈现,总有世代人物醒目,对望无言。在僧人生活区找到水管,洗了几只在王莽乡买的水蜜桃,我家的小男孩吃的满脸都是桃汁。寺院里到处都是大段木料,有工匠在抛光刻花纹,清香的味道弥漫。

《仅仅是记忆》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山间小记
再说旬阳
穿透
秋就


1个 群众围观在“仅仅是记忆”旁边

  1. a.o.e 说:

    南五台的云海确实很美,08年的时候见过一次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