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985期]法律hold不住了

@ 九月 3, 2011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9月3日。1966年的今天,著名翻译家傅雷因不堪忍受红卫兵的殴打侮辱,与夫人朱梅馥在上海寓所双双自缢身亡,终年58岁。他在遗书中这样说道:“像我们这种来自旧社会的渣滓早应该自动退出历史舞台了!”他给我们留下的是经典的法文译作,如《约翰·克里斯朵夫》,和影响了好几代人的非常有爱的《傅雷家书》。

[本周公共事件]法律hold不住了

这是一条旧闻,也是一条新闻,更是一个复杂的矿权纠纷官司。根据媒体的报道,整个事件如下:

  • 2003年8月,民企凯奇莱与陕西省府下属的西安地质勘察开发院签订一煤田勘查合同——凯奇莱占股80%,西勘院占股20%。一年后,在勘查地点发现储煤15亿吨煤层,价值数千亿元。
  • 2005年底,西勘院单方面中止合作,后在当时省长陈德铭过问下,双方同意继续履行合同。
  • 2006年初,西勘院一女二嫁,单方面与香港益业公司签约,凯奇莱诉至陕西高院。2006年10月,凯奇莱一审胜诉,西勘院上诉至最高法。
  • 2008年,陕西省府函告最高法,“如果维持原判决,对陕西的稳定和发展大局带来较大的消极影响。”“执行一审判决将造成大量国有资产流失。”。(588期之3)一年后,最高法撤销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发回重审(910期之9)。2010年8月2日,中国青年报以《公函发至最高法,谁在干预司法》为题,报道此事。
  • 2010年8月21日,陕西省榆林市工商局以虚报注册资本为由对凯奇莱公司进行了5万元的处罚。2010年至2011年,陕西省工商局先是撤销榆林市工商局的处罚,随后决定注销凯奇莱公司的工商登记。
  • 2011年3月30日,陕西省高法判定一审中胜诉的凯奇莱公司败诉。
  • 2011年8月19日,陕西省榆林市公安局逮捕了不断上诉的赵发琦。据逮捕书显示,赵发琦被捕是因为涉嫌虚报注册资本罪。8月31日,《新京报》进行了报道

仔细分析起来,有三方没hold住:

  1. 首先没hold的是行政权,于是出现了行政公开干涉司法。
  2. 其次没hold的是二审法院,它涉嫌屈服于公函。实际上,改判早在最高法将案件发回重审时就已经注定,这是最高法的一个信号,用袁裕来律师的话来说,最高法屈服了,回避了实体问题,他当时称陕西省府初步成功。
  3. 最后没hold的表现在赵发琦的被逮捕上,因为赵发琦不断上诉,所以无巧不成书地出现了这手“釜底抽薪”。那么是谁没hold住呢?陕西省府?西堪院?也许都有。

好端端的一桩民事经济案件,就这样变成了集民事、行政、刑事三案于一体的复杂之极的事件,追根溯源还是因为公权力对司法的干涉。我国本来实行的是“一府两院”的管理模式,“两院”和“一府”本来是平行的,但是很明显,因为财政拨款啦人事权啦等原因,两院实际上成了一府的附庸。更不用提动不动就神出鬼没的政法委了。

所以呢,我们也别骂法官了,法律都没hold住,法官就更撑不住了。什么时候立法、司法、行政三家能互相制衡了,什么时候法官们也就有底气了。

[本周民生]4.95元的电费

天价电费

枣园路唐都温泉花园小区的物业最近出了一个公告,称因为部分业主长期不交物业费,物业公司实在无力垫付,因此决定将这部分业主的电费涨到每度4.95元。这部分不交费的业主表示不交是有原因的,物业服务不好,清洁人员只扫楼外,三年发生了30多起盗窃案。物业则称涨电费实属逼于无奈,30%的住户未缴费,物业已垫付40万,之前诉诸法律也胜了,但业主就是不交钱,员工已经两个月没发工资。

物业与业主的大战几乎每周都要上演一次,每次都是各说各有理,最后也没解决问题。这事要是放在美国,业主委员可以通过司法听证,将欠费业主的产权进行拍卖,或是在欠费业主将房产挂牌出售时,将房产扣留,不允许出售,直至业主付清物业费。同理,业主委员会负责高薪聘请独立的物管公司整体管理,物管公司再聘请专业的服务公司承担具体业务。房地产商、物业、业主委员会大家各司其职,其乐融融。

但是美国那套放在天朝肯定行不通,首先国内物业大部分是房地产的附属品,其次国人只爱扫门前雪,绝大多数业主抱团,是因为房子集体出事或小区出了大事,缺乏日常的团结。不过国内有国内的做法,比如西安操场巷社区物业开通了社区专用的QQ群。业主QQ群常见,但物业与业主交流的QQ群就少了,这也算是一种与时俱进吧。

[本周图片]卖个萌又能咋

雷人警示牌

西安解放路上一家银行ATM机旁边有块警示牌,主要内容是提醒购买车票的人不要上“汇款买票”骗子的当。但是上面有这么一句话:低智商的人不要看以下内容。这句话让很多人都觉得不爽。而立此牌的解放门派出所副所长马立民说,相关措辞是反复推敲才写的,虽说有点“直接”,但都是为了应对以往频发的被骗案。

从微博上的评论来看,支持派出所的网友也不少。确实,如果我是民警,整天接待那些被拙劣骗术耍得团团转的市民,我也会烦躁。那句直接的话更能引起注意。但是不是只有骂人才能引人注意的,人家上海徐汇警方的通缉令还是卖萌体的呢,虽有娱乐嫌疑,但起码亲民。警示提醒牌这种本来是好意的东西,更适合搞的亲民些。

不好意思卖萌,就蓝精灵体么,比如:在那人海之中、你的身边有一群小骗子,他们狡猾又奸诈,他们笨拙又懒惰…TVB体也很不错哦:其实买票呢最重要是开心,能不能买到,是不能强求的,汇款给骗子买票,发生这种事大家都不想的…

[本周公共话题]微博的误导

9月2日,@胡汉三V@覃安妮AnnyQ等网友向【西安e报(微博版)】投稿,称15点半左右,西安东大街有歹徒当街抢包,好心人联合斗歹徒,歹徒刺伤一人,已被警方控制。半个小时后,【西安e报(微博版)】从公安碑林分局得到了此事的真相:原来是摩的司机与乘客因价格产生口角,遂用车上的瓦刀刺伤乘客,并非当街抢包,伤者已被送往医院。

9月3日,《西安晚报》刊登了一篇题为《微博误传歹徒抢包砍人》的文章,文章不仅没有署上提供消息的网友的名字,没有按照惯例提醒投稿人去领取素材费,还对公安碑林分局提供的信息只字不提,并在新闻中写出“却发现事情并不是微博上所讲的那样”这样的话来。

当【西安e报(微博版)】提出质疑时,有晚报的记者声称这篇报道有采访当事双方,没有违反新闻原则,并指责微博版的转发不负责任,会给人误导,如果没有后来的澄清,误传会对微博造成伤害。

从七八月份起,在CCAV的带领下,电视和纸媒对微博进行了围剿,引子便是微博上谣言多。实际上当微博出现一个不正确的消息时,只要传播到一定程度,所在领域的专家、意见领袖以及媒体官方或记者、编辑等消息灵通人士,以及网民,都会加入了修正信息的行列,信息偏差不断得到修正,消息也会变得越来越精确。从这个意义上来,西安晚报记者的担心和CCAV都是杞人忧天,把微博视为了媒体,却忽视了它自身的特点,对于纸媒来说,读者大多数是沉默的,对于微博来说,受众即参与者。新浪微博辟谣其实也是多此一举。

当然微博不是万能的,纸媒的优势在于其深度性。如果两者能互补,自然是所向无敌。而【西安e报(微博版)】是本着公共信息服务的心态平等提供新闻素材给西安各大媒体,西安晚报的这次报道实在是未发挥出自己的优势。

[本周事件]延长县换届风波

网络还有一个优势,就是反腐。日前,有网贴爆料称“陕西省延安市延长县领导换届有黑幕”,存在选票造假等现象。8月31日,《延安日报》发布消息称,延安市委开展了调查。据调查,换届推荐干部计票过程中,县委组织部负责人及考察组有关成员更改推荐票统计结果,导致结果失实。

根据调查情况,延安市对违规违纪的延长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白春辉,考察组成员、市委政法委纪工委书记文勇予以免职。对负有领导责任的考察组组长、市委组织部副部长李彦勋予以免职,并责成市委组织部对考察组成员、市委组织部组织科科长杨生彬予以免职。据称,其他情况还在调查中。

[本周体育]浐灞要买成都球队?

本周浐灞球迷之间曾流传了这样一条消息:浐灞将在下赛季把主场从西安搬到成都。当成都商报向浐灞负责人求证时,该负责人表示都是胡说,不可能搬主场,在西安的基地正在修建。但他又透露,如果四川有中甲球队,俱乐部不排除收购,搭建好中超、中甲和中乙三级联赛梯队的建设。

2009年戴秀丽曾想收购成都谢菲联,原因是成都地铁发展不错,房地产发展空间大,未果。而这一次莫名其妙吹来这阵风,几乎可以视为浐灞又起了在成都买一支中甲球队的心思,进行了一番试探或铺垫。地产商要玩足球,足球界挡都挡不住啊。

[本周文化]汤瓶

汤瓶是回族传统的盥洗器皿,一般家庭都用它来洗浴净身。@CNTV英语台来到西安回民坊找寻汤瓶,从视频中可以看到汤瓶现在还被回民街的店主们用来给客人洗手。不过我本人从没见到过。视频很短,英语很简单。

《[西安e报:985期]》二维码网址史上今日
[西安e报:255期]每晚都做一个哆啦A梦
[西安e报:620期]“曲”径通“忧”
狠批拆除西安城墙的论调
[城市笔记]一叶知秋


13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e报:985期]法律hold不住了”旁边

  1. 六月鮮 说:

    本期編輯的邏輯實在很滑稽:法律hold不住,法官就撐不住?請您先厘清法律與法官的關係再就本期e報第一則條目作評論。

  2. nuannuan 说:

    回楼上,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我不觉得我的逻辑滑稽,反而我认为你的意思太理想主义和不食烟火。
    我的原话是“法律都没hold住,法官就更撑不住了”
    首先,这句话,并不是你理解的逻辑关系。
    其次,这句话包含了两个意思:
    1、法律面对公权力处于下风,如果法官坚持,那么仅靠法官孤军奋战是不够的,还需要推动司法独立。
    2、法律面对公权力处于下风,如果法官不坚持,那么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
    a、行政部门掌握着法院的财权和人事权,也就掌握着法官们的命运。这会影响法官的独立判断。
    b,中国是个熟人社会,人们信奉关系和贿赂超过法律,即便有理也希望有熟人给法官打招呼。熟人的会面邀请,领导或同事的人情请托,也会对法官形成内心干扰。
    还有c、d等等……

    总而言之,这句话都表达了只有司法独立了,法律才能hold住,法官们才有底气坚持自己的意思。

    请您在理解了作者的原意之后,再做评论和讥讽。

  3. 六月鮮 说:

    回nuannuan編輯:感謝您的回覆。但是在仔細閱讀您的反駁之後,我決定收起謙遜之心,繼續對您進行譏諷:

    1、我在中國大陸的大學完成前後七年的法律教育,并在中國大陸執律師業數年,嗣後來美國的法學院中繼續深造,你我之間若是說有一人是理想主義與不食人間煙火,那這個人肯定不會是我。

    2、您所作出那條荒唐可笑結論的邏輯前提是中國大陸的法官們是希望實現正義的,但是法律被公權力所壓制與蹂躪,所以法官們也很無辜也很無奈。但事實是中國大陸的法官們真得和您在理想世界中勾畫的中國法官一樣嗎?如果您有機會深入中國法律圈就會知道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3、凱奇萊訴西勘院一案之所以敗訴不是法律沒有hold住而是法官們沒有hold住。法律是文本,其價值與效力得以實現必須依賴于法官的量取。而您的觀點可笑之處就在於豁免了中國大陸法官的職業責任。您的邏輯類似于將日本侵華戰爭中日本軍隊所犯下的戰爭責任歸結于虛無的軍國主義而豁免了所有親手犯下暴行的軍人的責任。或許您在大學期間上過普法基礎課瞭解中國大陸法官的權限不比英美法系國家可以擁有自由裁量權,就想當然地認為法官在此案中即便有心也無法做出有力於原告的正義裁決。

    4、我們都說中國大陸法治崩壞不是因為無法可依,而是有法不依。這句話非常正確,中共建政六十多年以來所有的冤假錯案均出自於法官之手。他們或因一己之私,或因服從與黨政機關的政令指示,譬如本案就是陝西政府官員與陝西高法法官之間的官場交易。看得出您對法官們很是同情,以至於一直試圖豁免他們的道德義務,不知所為何來?您必須明白,法官這個職位要求他們在工作中保持中立與客觀,一會兒被熟人干涉,一會兒被感情困擾,這祗能說明他們的職業素養還有待提高。

    5、您一面為法官開脫,一面又呼喚司法獨立。那敢問司法獨立是由誰給予?等待黨政機關賜予嗎?由黨政機關賜予而非所有法律從業者禪精竭慮努力抗爭而來的所謂獨立果真能獨立嗎?當然這或許這不在您願意考慮的範圍之內。

    以上是我理解了作者的意圖之後,繼續做的評論與譏諷。

  4. 和谐党-乌鸦 说:

    谁见过白乌鸦?呜哇呜哇

  5. nuannuan 说:

    谢谢3楼的评论与讥讽
    1、哎呀,真不好意思,我没受过正规的法律教育,真不懂那么多的法理,我们大学也没给我们上普法课,从这个角度看,我就是个法盲啊,拥有的只有朴素的价值观。没办法,您就屈就一下吧。
    2、您认为我的逻辑前提是中国大陆的法官们是希望实现正义的,再次不好意思,您的认为错了。我只是认为也许有那么几个人是有操守的,对于这个整体来说,我不抱希望。
    3、您认为我豁免了法官的职业责任。这点保留意见吧,您着眼于具体的法官个人,我着眼的是整个环境。拿你那个类比来说,你认为我豁免了日本战犯的个人责任,这么说吧,我认为军国主义有责任,个人也有责任,有时候个人责任更大。
    4、您一直认为认为我对法官很同情。只能说您还是错了,我的意思是可以理解法官们的种种难处,但理解不代表就体谅,不代表同情。
    5、您认为司法独立要靠所有法律从业者的争取,这点恰恰反应了您的理想主义。因为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我再次强调一下,我没有为法官开脱。您觉得我语言里的那点同情,那不是同情,那只是不想一棒子打死所有人的一种说法。
    关于司法独立,它只是我第一部分论述得出的一个结论而已,至于它怎么实现,我的看法是最好是三权分立。当然,您肯定要问,怎么样才能三权分立?难不成等亲爱的party赐予么?还有即使制度三权分立了,司法就真的独立了吗?
    但是我实在不想继续论述了,因为再叨叨跑题了,本期e报也没那么长地方给我写。
    身为一个中间偏右的法盲,我唯一能做的也不过是在你们法律工作者争取的时候,尽到一个中国人的责任,围观一下而已。

    最后,我还是要说一下,您对我的意思的理解真的都不对。您对中文的理解能力难不成因为远离故土,有些退化了?请您千万不要再说您理解作者的意图,您再这么说,我只好挂出一个“最终解释权归作者”的牌子了。虽然我是法盲,但是我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我还是知道的。

  6. 午夜咖啡香 说:

    西安地址勘查开发院

    谢谢指正,已做修改。————nuannuan

  7. 临时工 说:

    都不容易,以和为贵

  8. 人们团结成兄弟 说:

    西安晚报纯属没事找抽。我认同这句话:当微博出现一个不正确的消息时,只要传播到一定程度,所在领域的专家、意见领袖以及媒体官方或记者、编辑等消息灵通人士,以及网民,都会加入了修正信息的行列,信息偏差不断得到修正,消息也会变得越来越精确。

  9. 拉矢·拉·德·郝欣苦 说:

    陕西省府下属的西安地 址 勘查开发院
    ————————————-

    能不能把错字改了先……………………………………?????

    谢谢指正,已做修改。————nuannuan

  10. 流浪的小甲 说:

    六月鲜在国外呆久了,不了解国情了!
    就像国企的总经理,按照企业根本那应该是以市场和经济为导向的。
    但是国企的总经理是政府任命的,你让那个国企总经理以经济为为中心,不讲政治,试试~~~用不着等你的经营策略出来,先就下岗了!
    编辑针对的是体制的根本,至于企业总经理,调侃一下而已,算不得支持。以同情总经理的方式,更加深刻的嘲讽体制。
    美帝的球员工会跟联盟谈薪资,于是NBA停赛了;
    意大利的球员工会跟联盟谈薪资,于是意甲停摆了;
    西班牙的球员工会跟联盟谈薪资,于是西甲首轮补赛了。
    天朝那个团体的工会敢跟上级领导谈条件,工会主席都是领导任命,真是不想干了!

  11. WJ 说:

    作为一个网警,我很喜欢看到六月鲜这样的右右和nuannuan这样的中间分子PK。省了我们很多事。六月鲜,你加油哦~~~

  12. 匿名 说:

    民企凯奇莱与陕西省府下属的西安地质勘察开发院签订一煤田勘查合同,执行一审判决确实造成大量国有资产流失。凯奇莱公司到底是谁的公司,西安地质勘查开发院和凯奇莱公司享有勘探费享有部分股权(勘探费换股权),不能是谁勘探谁所有,资源是全民的,应该像蒙古国一样分配给全民,不是那级政府就认定是谁的,是地球万代生成的。

  13. 孙亮 说:

    很不错,只不过国人一般都不看清对方说的是什么就去反驳,到最后多数都变成了自说自话。 作为一个调侃型网络报纸,我对身处国内还敢这样发表文章和评论的西安E报人感到佩服。你们的网址已经在我的最爱里面了。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