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游泰陵

@ 十月 11, 2011

【感谢“@隔水渔夫”的投递,作者曾参与《陌生人,我祝福你》】

渭南市蒲城县有座金粟山,海拔不高,只有716米,据说是因“有碎石若金粟状”而得名。雨后远望金粟山,整座山仿佛犹如在云雾之中,浮云飘渺,去雾苍茫,是当地的“八景”之一 ——“五陵闲云”。不过,这座山的名气并不是由于山的景色,而是它相伴的一位传奇人物——唐玄宗李隆基。

唐玄宗的泰陵开凿在这里,它静静的躺在深山中已经有千年。千百年来,不知有多少人匆匆而来,或者为追寻这千古一帝曾经的伟业,或者为哀叹一代盛世的远离,或者仅仅为感怀玄宗本人,但又有多少人满腹疑问甚至颇为感慨和惊异地离开,因为唐玄宗的泰陵跟他们想象的太不一样了。作为开元盛世的缔造者,唐玄宗的陵墓应该和他曾经所开创的伟业一样,富丽堂皇,华丽恢弘,那究竟是不是这样呢?

我对唐玄宗一直有的这种“好奇”,不仅是他与杨玉环缠绵悱恻的千古爱情故事,更是由于他开创了一个“风流”的时代——一个物华天宝,国家富足的时代,一个诗人济济一堂、艺术百花齐放的时代;一个兼收并蓄,兼容并包的时代;一个虽在千年之前,却至今让国人相当感念和自豪的时代。这样一个把大唐帝国顶上历史巅峰,又亲手把大唐推向历史深渊的一位帝王,在身前享受过无尽的荣耀和赞誉之后,在死后应该又被配以怎样规模的陵墓呢?带着先前的这些疑问,我踏上了去蒲城的火车。

从西安到蒲城,坐火车仅需一个多小时,早上我们先去参观了唐睿宗的桥陵,从桥陵出来,在五陵路口等车,本想直接去泰陵,却得知我们要先回县城北汽车站,才能坐上去泰陵附近的大巴,去泰陵的大巴有几个班次可以选择,但除非包车,坐大巴都没有直接去泰陵的车,所以我们再怎么样都要步行一段路程。

大巴从县城开出大概半个多小时,停在了“T”字形的路旁,泰陵路口就在这个交叉点上。在泰陵路口远望金粟山,由于昨天才下过雨,这座山笼罩在轻轻的云雾之中,现出一抹淡淡的黛色,此情景用云灵形容的就是“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渺间”。

虽然我们兴致颇高,可是现实的难处却让我们头疼,去泰陵的路坑坑洼洼,高低不平,泥土松软,连出租车都不愿载我们进去,打听当地人,更是给我们一句:“下雨了,车都难开进去,更别说步行!”听到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好兴致顿时消解了一半,可是我们远道而来,就是来看泰陵的,这更是我多年的心愿,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去陵墓的道路上很多小石子,很容易就溜进鞋里一两个,十分硌脚;雨后的泥土松软,一踏下去就是一个深深的脚印,用力扯出来鞋上更是粘上了几层软泥,脚顿时感觉重了不少。

泰陵

泰陵 图片来自网络

于是我们就在与石子和软泥反反复复的搏斗中,在我们一路忽快忽慢的步速中,在我们都快精疲力竭之时,那座大山,那片云雾,那抹黛色,愈来愈明显。最后,忽然映入我们眼帘的是两根望柱,云灵曾告诉我,望柱的出现就意味着石刻的开始和陵墓的到达。我大喊:“我们到了,我们到了!”说着就飞奔到文保碑前面,看着上面刻着的几行字“唐代帝陵泰陵”,在黑色的石碑上,这几行字显得尤为厚重,一笔一划都是对千年前历史的回望,但是又那么单薄,这寥寥几字,就能说清道尽那一位传奇帝王的“生前身后名”?

踏上甬道,仔细端详两边的石刻,发现与上午参观的唐睿宗桥陵的石刻截然不同——桥陵的石刻高大伟岸,石料考究(据说石料是从300公里以外的陕西富平县运过来的),雕工精致,保存也较为完好,守陵的石狮更是气势雄伟,一人相比只和它的前肢差不多大小,整个桥陵的建设气势恢宏,现在俨然是蒲城县的重点旅游景点。而唐玄宗泰陵的石刻形制小巧,石料粗糙(据说就是本地几公里外所产),雕工也比较粗糙,保存也很不好,多残缺,守陵的石狮仅和一个人大,整个桥陵在村庄深处,远不如桥陵建设得细致,还是处于较原始的保护状态。单从这些表面上简单的对比,就可以发现,唐玄宗泰陵的“不完美”,这样一个曾缔造过一个旷世帝国的皇帝,死后竟然简简单单葬在这里?真是生得伟大,死得苍凉!

沿着甬道向上,一座2米多高的墓碑展现在眼前——“唐元宗泰陵”(“玄”字被改成了“元”字,是因为此墓碑修建于清康熙年间,为了避康熙帝玄烨的名讳),褪去刚到时的兴奋,情绪渐渐平稳了下来,看到这几个字时,我的思维竟一时有些停顿,反复在心中问自己,真的到了多年想来的唐玄宗之陵?愿望真的实现了?真的触碰到了千年前遗留下的气息?真的已经和千年前的唐帝紧邻?

这些个问题,在我脑子反复翻滚,反复捶打,最终,我鼓足勇气告诉自己,刚才所有问题的答案都是:“是的!”原来心愿的实现只需要这样不算过分艰难的追寻,原来触碰到景仰的气息也不需要过分的刻意,一切只需要随心而走,跟随心灵召唤,返璞归真。

向墓碑靠近时,我从野草丛中摘下一朵小花,静静放在唐玄宗墓碑之前,让小花告诉这里我的一切心意和感念;从甬道上捡起两块石头,墓碑前抓起一把石子,仔细收藏,带走我的留恋和回忆。向山上攀爬几步,回首眺望,觉醒到有云相随,有山相伴,有高力士相邻,唐玄宗应该不会寂寞,况且还有我们在一直感念着他…

从蒲城回西安的火车上,小雨淅淅沥沥的下起来了,看着雨滴在车窗上斜斜的滴下来,我想此情此情可能是对唐玄宗最好的评述——“一蓑烟雨任平生”,千秋功过,顺利坎坷,自己明白便好,他人如何评说不足为虑。我也顿时抒怀,“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回首一望,过去的繁华和遗憾都已经埋藏入历史的尘埃之中,一千年前的政治风云、荣辱得失何足挂齿?只要我永远铭记,怀念便好…

《雨中游泰陵》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三石纪唐
顺陵:母以女贵
失宠而荣薄姬冢
雷家大院兴衰史


3个 群众围观在“雨中游泰陵”旁边

  1. 一日踏尽 说:

    泰陵我小时候也去过,当时桥陵还没有开始开发,泰陵跟桥陵差不多的。
    还有,富平距离蒲城300km是怎么算出来的?求解

  2. 隔水渔夫 说:

    这事我从一电视节目上听到的,具体他们怎么算的,我也不清楚~你可以搜搜那个电视节目看看

  3. 卡拉 说:

    也就五六十公里,看看地图就知道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