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对不起

@ 十月 18, 2011

原文首发于《六六的校内日志》,原文标题《一朝回到解放前》,感谢作者“六六”的原创分享。】

我最近常常回忆起原来的一些事情。

上高中的时候,赵化鲁曾经让同学们不记名投票选出自己心目中班级的害群之马。

我忘了这一票是投给了严浩还是谁,我只是仍然常常回忆起自己当年被打了鸡血的兴奋劲儿。对照历史,就是赤裸裸红卫兵的架势嘛,看热闹不嫌事儿大,落井下石,边嗑瓜子儿边窃窃私语的围观。

甚至,我还非常喜欢这样的批斗课,可以不用学新课文,看赵化鲁跳梁小丑般的讲讲大道理,上蹿下跳,口沫横飞,青筋毕露,暴跳如雷,阴阳怪气的讽刺挖苦跟我没什么交集的他们,一节课的时间总是很快就过去了。

偶尔来一次高潮,演一出非暴力不合作甚至武力大PK,则更点燃了我的兴奋点,不仅消磨了难熬的上课时间,还给严重缺乏娱乐的我吹来一股清风,增加了八卦谈资,丰富了业余生活。

同桌
图片来自网络

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段时间我跟窦晓凰坐同桌,她坐里面我坐靠过道那边。那时候跟她闹得很凶,俩人不对付,天天琢磨着怎么给她使点坏。每天她都尽可能少的进出,因为我站起来让她进去的时候会翻她白眼。

有一天她犯了什么错误,被班主任大吼“你给我出去!”,我赶紧从座位上跳了起来,给她让出一条路。教室里突然安静了,所有人都盯着我们俩的方向,连班主任也愣了,时间停滞,画面静止。

在后来的漫长时光中,我的意识常常穿越回那个瞬间。我从讲台上走下来,看到阳光从外面照进来,洒在我和窦晓凰的身上。当时的我带着一脸戏谑的讪笑立在过道中间,用目光逼向她。

赵化鲁一脸错愕,显然没想到我会有此举动,或许他刚才的那句话只是想在气势上占优势。窦晓凰在座位上,满脸羞臊的红,眼眶含泪,她忍了几秒钟,然后把书一甩,站起来从我面前走出去了,当时的我和现在的我都看到了她眼中划下的泪,一个我在窃笑,一个我却很想冲下去拦住她,然而她只是穿过了我的身体,哭着跑出了教室。

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一段人生,都经历过一个如此邪恶的阶段,只是从记忆的泥潭中挖掘这段往事的时候,依然被上面坚硬的刺扎到。想起自己当初面对集权统治的服帖和认可,不加判断的对命令的实施,仿佛一朝回到解放前,肆意践踏着他人的自尊,获取着变态的快感。

即便是像他们这样的人,也是有尊严的啊。十六七岁的孩子,本质又能坏到哪里去呢。

我常常在想,找一个清淡的下午,跟赵化鲁聊聊天,说说过往的这些事情,看他的回忆中是否有某些愧疚。可总是没足够的勇气去面对一个长辈被自己逼入窘境。

我也很想对窦晓凰说一声对不起,只是毕业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

你看,很多事情错过之后,就再也无法弥补了。只能在心里扎上一根刺。

同桌,对不起 二维码相关阅读:
姐姐,那一年我喜欢过你
那些让我泪流满面的烂事
老故事
我的单恋


1个 群众围观在“同桌,对不起”旁边

  1. disunhappilessness 说:

    同桌,甜过初恋。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