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039期]苍天在上

@ 十月 27, 2011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10月27日。今天是农历的十月初一,为送寒衣节。亦称冥阴节,这一天,人们要焚烧五色纸,为其送去御寒的衣物,并连带着给孤魂野鬼送温暖。这一天也标志着严冬的到来,所以也是父母爱人等为所关心的人送御寒衣物的日子。其实在26日晚上,西安的十字街头都已是星星之火了。

[1]13岁女孩命送拉土车

由于cctv的报道,西安的拉土车被严打三个月(1021期之101026期之4)。可西安的阳光照不到西咸一体的咸阳,10月27日下午1点50分左右,在在世纪大道和李斯路的交汇处,一辆拉土车将一名正在骑车上学的13岁女孩撞倒身亡。目击者说,孩子只剩下一条腿,其余部分全碾碎了(e报本年度记录的第十个拉土车烈士)。

这是寒衣节看到的最悲哀的事。若干年后,我们的历史会写道:21世纪初,中国各大城市进行盖楼运动。为了丰厚的利润,城市管理者纵容包工头们的违规行为,仅西安一地每年拉土车就造成30人左右死亡。这绝对是历史性的耻辱。

[2]一个女婿半个儿

中国人有烧纸的传统,我们的官媒有“移风易俗”的嗜好。27日晚,陕西广播电视台《第一新闻》栏目高调批判有人买“纸小姐”给岳父烧,认为这是道德败坏的做法。【西安e报(微博版)】把这事也转播了一下,有道德高尚者指鹿为马,非说是金童玉女,还说传播这种事是败坏陕西形象,就差说影响地方投资了。

烧过纸的人都知道,这是一种心理宣泄,说白了还是为自己烧。不管是烧毛爷爷还是汽车小姐,只要自己认为尽心了,目的也就达到了。中国人活得太他妈累,明明是满大街的洗浴中心KTV,真不知道谁把这么大产业养起来了,省台那么多汉子就没人嫖娼了?活着装圣人也就算了,你让死人能轻松点吗,老爷子说不定就好这口,活着的时候偷鸡摸狗,死了让人家痛快痛快行吗?

[3]一切为政治服务

清华大学将面向全国592个国家级贫困县的所有中学,每所中学都可以推荐1名学生,考核通过者在高考中享受30至60分加分。据了解,陕西目前共有50个国家级贫困县。那可以推荐差不多100来人吧,要是考得好点,加起来都能超过西安五大名校了(893期之1),可喜可贺啊。

仔细一想不对啊,都说高考是公平的最后防线所以不能改革,可清华招人是什么准则,你到底是要招收全国一流人才搞科研,还是搞大学希望工程呢?在一切都政治挂帅的国度,给包括教育在内的各行各业都套上沉重枷锁,如果什么事都能纯粹一点,按照自身规律办事,中国男足也许还是能踢过伊拉克的。

[4]权利不是施舍

因为10月26日是著名“工贼”刘少奇接见劳模时传祥的日子,现在成了中国的环卫工人节。今年特别和谐,媒体都特别关注环卫工人的生存状况。《西安晚报》采访了不同年龄段的几位工人,61岁的万师傅一个月连加班费能挣1200元,她的心愿是能再长点工资;55岁的许新会家人都去了新疆,她为了省钱住在公厕里,最大的心愿就是见到5岁半的小孙女,她拿着相片说:“娃长得很心疼,我很想她”;54岁的任大姐根本不知道有这个节;80后”赵亮每天下班后的主要生活就是逛街或是在家听歌,网吧对他有点贵,他想有个女朋友。

她就住在公厕里想念自己的孙女
她就住在公厕里想念自己的孙女

几个人物都很典型,总有一个能触碰到我们的泪点(723期之6)。从哪个角度说,一个凌晨5点就得起床的高强度工作也不该拿全市最低工资,甚至还有拿300元的临时工最后死在楼道里的8旬老人(1035期之10)。他们只是代表,我们每个非权贵的人其实都一样,我们需要的不是统治者的良心发现,需要的是学习并用正确的捍卫自己的权利,否则永远不会有变化。

[5]黑中巴王者归来

大约是7、8年前,南郊外地大学生学会的第一句话西安话一定“南门—韦曲”,这个规模庞大的黑车部队,让多少人半夜还能以1元钱的价格从钟楼返校。在经历灭顶之灾后的数年,他们随着地铁回来了!“长安蛋蛋”在华商论坛上发帖称地铁的开通对长安区没有一点好处,反而使公交更拥挤,更难坐。在行政中心地铁出口处,由于人多,车难坐,长安“黑中巴”就又恢复了

“油泼面就蒜”说:“在电视塔坐黑车返回校,正在车上抽着烟,司机师傅突然一脚油门大呼交警来了!吓死我了!警车在后边追我们追了三站路!刺激,现实版侠盗飞车躲警察啊!”从这个描述看,上一辈的疯狂老鼠真的回来了,这让奔三的老南郊人无不潸然泪下,仿佛又回到了青葱岁月。当然时代在进步,黑车已经分为翻译学院,陕师大、西北大、西外南校区等多条线路,还有整齐的顺序,平常晚上7点左右收车,周末晚上到10点左右才收车,十分人性化。

这充分说明了,我们低学历的黑车师傅们都能良好的自治,市场经济真的不要什么汽车管理公司之类的混蛋来剥削,所谓民智未开不适合民主的鬼话都是骗人的。另外还说明政府管理的公共交通狗屁不通。

[6]芹菜又卖不动了

为什么要用个”又”,因为西安的芹菜等各种菜总是滞销(738期之3801期之8)。@陕西广播电视台李真又呼吁大家去咸阳市三原县买芹菜,说那里价格降到一毛多了也没人买。在记者都能去采访的地方,菜贩子会找不到吗?现在不是信息问题。你的菜就该卖不动,这就是市场。小农经济没有能力在现代市场里搏击,所谓媒体呼吁献爱心都是瞎扯,这是竞争的失败,败了就得想办法变,不变就继续赔。

[7]让高校高雅起来

陕师大、交大、陕科大、邮电等高校这几天闹高雅艺术。春晚绝对主力于魁智都来了,“来自我心April”贡献给我们一张质量很差的手机图片显示,高雅艺术的代表是文革样板戏《红灯记》。操,这跟胡核心提出的文化改革不一样吧。党性较高的“发条橙子2000”认为:“我也在现场,样板戏什么的最恶心了,三俗之典型,文革之余风。与我党十七届六中全会精神背道而驰。神马玩意啊!”真不知高雅的界定是什么,谁又有资格界定什么是高雅什么是低俗。一个传统的观点是:真、善、美是高雅的三要素,不知道文革欲孽配得上三个字否。

文革垃圾进校园
文革垃圾进校园

[8]天书传奇

最近,一本西北大学出版社1994年出版的小册子《参谋助手论——为首长服务的艺术》红透网络。主要内容有:领会首长意图的艺术、维护首长尊严、与首长家庭相处的艺术等。据说官场上的人只要拥有此书,必能比李莲英还会伺候主人,得宠后平步青云。

舔屁股天书重出江湖
舔屁股天书重出江湖

赵楚微博上介绍作者的简历为:王怀志,1950年11月生,辽宁沈阳人,本科文化。1968年2月入伍,历任战士、班长、报道员、干事、宣传股长等,在部队政治机关工作10年。83年调入解放军西安政治学院,先后任党史教研室教员,秘书群联室讲师,军队政治机关工作教研室主任、博士研究生导师,院学术委员会委员、职称评审委员会委员。从一个战士到一个拍马屁专家,奴性不足是不行的。

也就是西安政治学院这地方的博导人硬,敢把舔屁股学写成一本正式出版物流芳千古。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我军在和平年代的战术战略研究方向。希望这种强大的理论武器能使我军战无不胜。

[9]工业化凉皮

要用开水泡吗?
要用开水泡吗?

我们的吃喝玩乐子账户@ZUI西安给大家展示了一个方便面版的陕西凉皮,这货不是凉皮!肯定不好吃。

[10]苍天在上

最后一条,送给不幸罹难的13岁小姑娘。美好的生命不该惨死在拉土车轮下,这绝对是西安城市历史的耻辱。郑钧的《苍天在上》献给这位孩子,献给所有归去的先人,除了祭奠,我们必须有所改变,这才配得上生命的意义。

《[西安e报:1039期]苍天在上》二维码网址史上今日
[西安e报:309期]段王爷好生猛!
[西安e报:674期]浐灞去球吧!
每个城市都有一个“阳光国会”
[秀恩爱]字里行间


24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e报:1039期]苍天在上”旁边

  1. 甘泽瑶 说:

    苍天在上,拯救我!

  2. 海盗电台 说:

    不是吧,自我感觉这期写的挺好,还想要这期沙发

  3. 叫我找影子 说:

    黑中巴縱橫的時候我還在小學初中,那時有公交也不愛做,就圖中巴的速度與激情…

  4. 匿名 说:

    哈哈,学会的第一句应该是“si大,韦曲,一块一块”才对吧

  5. 渭水飞熊 说:

    哈哈,学会的第一句应该是“si大,韦曲,一块一块”才对

  6. deep 说:

    什么是“西安的拉出车”…打错字了吧。 西咸那条路. 拉土车2B,骑自行车的一部分也不怂,说实话。 一般小车都不出事儿呢,因为撞了,就算责任不是自己也得全陪。拉土车,公共汽车这些就无所谓了。所以就这个结果。但这些车出事儿基本就是个死。

    错别字挑的好,口头表扬一次,记三等功。——海盗电台

  7. 洛杉矶老男人 说:

    共匪真是倒行逆施。连文革的裹脚布都拿出来了。

  8. wodonot 说:

    海盗赞一个!我欣赏这种态度,叹息过后,需要我们呐喊,追讨属于我们自己的权利。
    deep兄实在不知是个什么东西,字里行间看不到对生命的悲悯,看不到正义感,看不到判断,他自以为是冷静看世界,实际只有冷漠和冷血。

  9. 草坪驿站 说:

    祝逝去的人安息!

  10. 和谐党-皇恩浩荡 说:

    不知道这本拍马屁宝典,新华书店有售没?

  11. uusapp 说:

    【我们真玷污了太多!】62年了,“人民”一词一步一步走向奇迹:人民日报,人民不看;人民文学,人民不读;人民银行,人民没钱;人民政府,人民不做主;人民大会堂,人民不开会;人民法院,人民不见天;人民公安,人民很不安;人民医院,人民住不起;人民教育,人民受不到;人民路,人民走投无路;人民币,人民没有币!……

  12. a.o.e 说:

    又是拉土车,又一个鲜活的生命,转眼就没了。啥时候能不再见到关于拉土车的新闻,因为几乎没一个新闻带来的都是噩耗。

  13. a.o.e 说:

    因为几乎每一个新闻带来的都是噩耗。

  14. 说:

    非要把“京剧”或者广义上的传统文化当文革垃圾,这也太牵强了吧。

  15. 匿名 说:

    “她就住在公厕里想念自己的孙女”。。。太心酸了,中国人的权利

  16. 匿名 说:

    苍天在上,厚土在哪里?

  17. 匿名 说:

    现在的社会真好啊

  18. deep是五毛 说:

    请大家关注我的ID

  19. deep 说:

    wodonot ,你要经常在西安开车你就知道,这不是冷血不冷血,而是所有交通参与者对交通规则和自身,他人生命的无视。说到底还是个半农业社会,人太多,观念和习惯与物质进步脱节,这需要一个长期时间,中间必然会不断有血的代价。

    报道中也没有提及谁是主要责任. 不过西安的拉货载人的大型车辆是很野蛮,完全没有规则,这个是事实.

  20. 匿名 说:

    【我们真玷污了太多!】62年了,“人民”一词一步一步走向奇迹:人民日报,人民不看;人民文学,人民不读;人民银行,人民没钱;人民政府,人民不做主;人民大会堂,人民不开会;人民法院,人民不见天;人民公安,人民很不安;人民医院,人民住不起;人民教育,人民受不到;人民路,人民走投无路;人民币,人民没有币!……

  21. 甘泽谣 说:

    为了抢这期沙发睡得太晚,天帮帮我让我早点睡

  22. 匿名 说:

    请问“文革垃圾”的概念是什么?

  23. 柳五 说:

    囊 说:
    十月 28th, 2011 at 15:45
    非要把“京剧”或者广义上的传统文化当文革垃圾,这也太牵强了吧。

    貌似没说京剧,说得是京剧样板戏吧?

  24. 匿名 说:

    对于京剧,各人有各人的爱好,何必强求别人呢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