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山景区把农民逼死了

@ 十月 28, 2011

原文首发于《24小时在线博客》,感谢作者“老虎庙”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希望工程的烂摊子》】

偷空儿来了个两地“飞”考察,对陕西省华阴市荆房村和华山城子两村做了个民居被拆情况以及农民生活现状的了解。此行也是为我的纪录片《逼上楼阁的农民》(初定名)所做前期工作。

华阴市要搞华山景区大建设,喊出口号“大华山、大拆迁、大旅游、大发展。”。随之大规模侵占农田民居,其手段又屡屡不惜以身试法…坦率说:政府又怎在乎什么违法不违法呢?因为一切关于法的解释只在他们。

此前我做过两段新闻视频,《华山土地保卫战》和《荆家房拆迁实录》。在视频附文《一边接受国资部约谈,一边强拆继续,牛逼!》的后面留言里,我看到被惊动的政府调用“发言人”用长篇大论驳斥我的文章。但又不难看出,那个发言几乎是政府文件的照抄,空话连篇累牍。非但不能令人信服,反而因了其间的空头承诺导致政府十分难堪。

华山景区
图片来自老虎庙博客

发言人写到他们拆迁是付给农民“每户300元/月过渡费(从09年3 月一直发到现在)”。这个说法顿时引发农民哗然,他们拿着政府发言人对我文章的反驳留言文字打印件找到政府,问其什么时候给过农民这笔钱。政府自知理亏,无言以对,答应尽快发放(事实是至今没有发放)…

在华阴市我向一位摩的司机打听被拆迁农民的新居地,司机说“我知道,是安置小区。”还不忘补了一句:“唉,把农民逼惨了!”

安置农民的小区是由六栋楼房组成。一条从前的田间硬化小路将小区与市区街道连接。小区楼房一律六层。统统刷米黄色,远看真就如童话中的房子,在连日阴霾的华山天气下颇显靓丽。

进了小区,听得到叮叮咚咚地装修噪音。有农民告诉我,有钱的开始装了。没钱的还都在地下室里窝着。按规划,每家有地下室一间,属半地下,有窗,有电,无上下水。我寻迹走近一栋楼的地下,接下来我看到了令我大吃一惊的一幕。那是一溜大约十间的一个地下室组合。然而我无法走进里头。地上已经被污水浸漫,最深处约盖过脚踝。

华山景区
图片来自老虎庙博客

农民说现在水已退,前些日子足足一尺。我好奇水由何来?农民说从前这里是水田,慢坡地,现在靠坡下的楼房地下室水淹就最严重。我问那为什么住在地下室呢?农民说因为没有钱,这样的突然变故,他们根本没一点心理和财力的准备。老宅子被强拆了,过来了就只好住在地下室里。

我随后上了三层、五层、六层的几家。这几家都是老人留守。孩子们都疯了一样去到市里“人市”上找工作,希望贴补这里愈见断弦的巨大家庭开销。农民荆对我说:“一两个月水电下来就百八十元。原来柴柴草草地就把饭做了。”各家不敢在楼上生煤火,就只好用电磁炉、电饭煲做饭,开销自然上升。

我跟随原荆房村的老村长下地去看。所谓地,就是已经被规划的建设用地,在未可知的那个日子之前,农民们心怀侥幸,抢种一些豆类和经济果木。“知道迟早要收地,不怕白种吗?”老村长无奈摇头,“种了点杏子…人家要收也没办法…”我跟随老村长下地去的一段至少有五华里。老村长年已七十有五,全程走了四十分钟。

“现在我们被逼到楼上了,可是以后靠啥生活呢谁也指不出一条路来。”因华山景区的建设,被拆迁的村子有五个,没了地的农民中弥漫着浓浓地恐慌情绪。县领导在一次对话中竟然指给农民的生路是“你们可以投亲靠友”,又说“市里‘人市’(劳务市场)旺着哪,有胳膊有腿儿就饿不死”。

种种迹象表明,政府所承诺的“先安置,后搬迁”,其实就是把农民绑到楼上算罢,至于剩下农民的前途问题再派几个发言人出面,耍耍嘴皮子,提供点指导思想,同时还不忘上网封堵舆论之声。为此赶来华阴采访的各地记者也不少,但是采了,走了,接着就没了消息。农民们坚信他们是去了政府(采访),但是被收买了。

在华山农民安置小区考察的几天里,我听到最多的一句话是:“没了地,工人不像工人,农民不像农民,今后吃啥?”望着各家已经束之高阁在墙角的农具,我说你们这真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农民立刻反驳我一句:佛还有个供果,还有人敬奉。我们是农民,谁敬我们,我们吃啥?

临离开农民安置小区的时候,老村长给我装红薯,让带回家孝敬老母亲。我婉拒不成,村长说:“你不拿,也叫过路人给偷得差不多了。”原来农民原先屋前屋后和老自留地(已被征)里种的作物,现在全撂荒了。那几天,我见农民常有跑几里路去原宅子附近摘柿子,挖红薯的。他们说已经不分谁家的了。

华山拆迁农民小区里的问题很多,我对此全部做了记录。并且将以此为本制作影像。但就现在,我还有四个问题想问:

  1. 拆的时候党干很关怀农民,拆走之后,党干为什么一次都不来看望小区农民呢?他们新遭遇的问题你们知道吗?请不要拿建设任务繁重,发展工作为重来搪塞?
  2. 政府在拆迁之前对农民的承诺究竟兑现了多少?兑现的质量满意度有多少?请别拿“刁民”来搪塞。要知道你们眼底的“刁民”是可以覆舟。
  3. 夜深人静的时候,你们躺下不妨想想,究竟此一场运动,你们对抗了中央关于土地政策、农民政策、基本农田底线规定,尤其是对公民权利的侵犯,罪恶累积有几成儿?请不要拿“谁谁谁来了都不怕”来耍牛逼哄哄!
  4. 最后一个问题是给中央的:三峡大坝、南水北调、牧区禁牧圈养、农耕区退耕还林、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城镇化大发展等等系列,是否有“运动化”嫌疑呢?对其各项目利弊这里暂且不谈,只说其操作又有几多没有文化革命的“革命”嫌疑呢?请不要说我这草民人微言轻,目前的决策是有其科学道理。但我只点一穴,便是你的软肋,那就是,这一切“先进”是否让绝大多数公民心服口服呢?公民之利益是否得到哪怕些微的保全呢?

请对话!

华山景区把农民逼死了 二维码相关阅读:
[西安e报:696期]之4
[西安e报:680期]之8 
[西安e报:676期]之2
大跃进式南水北调


6个 群众围观在“华山景区把农民逼死了”旁边

  1. penn 说:

    圈地运动,血淋淋的资本原始积累。

  2. 二子卖爹 说:

    大爷怎么就悲哀的生到中国。

  3. 在就我 说:

    哎!义勇军进行曲写的好,可以参考下,毕竟有个组织已经按照那方法和一套理论成功了,遇到的都应尝试下

  4. deep 说:

    这就是农村,农民和掌权后的农民,革命都白革命了。 封建和落后的观念还是没改变。 中央政府政令还是下不到地方,这样循环都上千年了,继续吧

  5. 柳五 说:

    “中央政府政令还是下不到地方”
    您是智商问题还是品质问题?
    真希望是前者

  6. 够二 说:

    以前有羊吃人的圈地运动,现在有房吃人的圈地运动。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