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叶红火

@ 十月 28, 2011

原文首发于《四季有春》,感谢作者春春的原创分享,曾撰文《风铃》】

在秋天的深处,一直想隆重地去看那座山,看红色棕色橘色的叶子,终于没有计划。霜降的日历已经翻到,城市的天气已经日渐降温。走在街上,路边的落叶轻轻飘着,还有一些月季、美人蕉开着,当然菊花是骄傲的。

这两天一直在心里瞬乎想起一个老人,他去世了,前两天的告别仪式我因为缘故也没有到场。在去世的前一天我去医院看他,他紧闭双眼,身上插满管子,躺在病床上只有薄薄一点,难受时不由得嗓子里有难受的唤叫,我隔着眼泪死死地盯着老人,那几分钟周围人在说什么干什么,我一直没有理会,我就是要拼命体会那样活鲜的面孔和语言,这时候怎么就枯萎成我无法接近的样子。

这个老先生我认识有快十年了,他是造诣很深的名气不太大的画家,手底下的功夫令人称赞,性格也是可爱,活力无穷,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没有这个年龄很多老人的停滞,他心态很年轻,性格很阳光。还总是在生活上有点糊涂。那时候,我隔个几个月就与大胡子画家去看他,聊天,喝茶,抽烟,看他们画画。

霜叶
图片来自网络

大胡子去年走了,今年回顾展刚办完,老先生也走了。我这几年跟他差三岔五的学笔墨,也总是没认真,他有不少学生已经深得衣钵,可以传递他的绘画精神了。在今年春季的时候,我和他聊天,感觉到老师因已有虚弱产生的低沉,但他只要给大家画范画,或者讲课的时候,是非常的神采奕奕。这是他的精神支柱,大胡子走了,他也好像被抽走了一点什么,虽然他说都能想通。又说,人啊,就这么回事。

当距离死这个概念很近的时候,到底有几个人能参透,真参透还是貌似参透,当死亡来临的时候,参透不参透都挡不住。关于这个命题,对于我们,仍旧是最重要的命题,我们做事情怎么做的一切意义,碰到这里,都会面临大大的问号。

看到自己抄在笔记本上的话,毛姆说的:人生没有意义,人活着也没什么目的。一个人生出来还是没有出来,活着还是死去,都无关宏旨。生命似轻尘,死去亦徒然。毛姆还说:万事万物犹如过眼烟云,都会逝去,它们留下了什么踪迹呢?世间一切,包括人类本身,就像河中的水滴,它们紧密相连,组成了无名的水流,涌向大海。

我抄这些,当然是因为符合自己的感受。那么,这种想法是不是太灰色呢?还是看得太清楚?

老先生走了,我觉得那时候他不是太解脱的,我为这个心痛。可是应该怎样解脱,谁能知道。每个人在没有失去的时候,都会说阳光一样灿烂的大话,在已经明白失去的时候,谁能伪装?

在告别会的那个时间,我在终南山下,大雾,看不见山的姿态,我默默一个人在心里和老先生说:怀念你,一路走好。

我没有别的话可说。等雾散了,我替你进山,看看这个霜降时节满山的红叶,我完全能想象,你若在场,那个激动的老顽童的亲爱模样。

霜叶似火 二维码相关阅读:
仅仅是记忆
秋就
年味
山间小记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