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041期]非理性软暴力

@ 十月 29, 2011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10月29日,1923年的今天,亚洲第二个共和国成立,它就是土耳其共和国,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土克成为首任总统。各位亲,您知道谁是亚洲第一个共和国吗?下面,我们进入西安时间:

[本周公共事件]堵路

本周在西高新的丈八东路,接连四天,发生了堵路事件。和以往的堵路不同,这次堵路(908期:堵路的人)并没有得到大多数人的同情。

如果这事发生在三五年前,估计也不会有这样大的反应,但是现在不同了,随着西高新向西南方向的拓展、西高新管委会向西南方向迁址等原因,被几个大爷、大娘堵住的丈八东路是除了南三环之外,在西高新核心区域的唯一一条东西走向的交通要道。

丈八东路位置图
丈八东路位置图

如果这事是由于拆迁、安置等问题引发,估计大多数市民也能原谅、理解。但是,这次堵路的原因有些无厘头了,用@記憶狀態空空空空空空的话来说:这是一起典型的分赃不均的事件。丈八东路钟表机械厂家属区已经倒闭了多年了,里面的职工早就被买断了,工厂也闲置了多年。现在这块地皮被卖掉了,厂里的领导显然“获益匪浅”,于是厂里的老职工们不愿意了,他们认为自己也是厂里的一部分,当年也为国家做了贡献,奉献了青春和汗水,也想从中分得一杯羹,在谈判未果的情况下,于是,他们就把丈八东路堵了。

横幅
钟表机械厂家属们的横幅

唯兔控补充说:“(按照我国现行的法律)…即使现在卖了这块地方,这钱也落不到他们口袋里,本身就是国家的土地,为什么想现在卖了再分钱?”这是一个很典型的影响了公共利益的“公共事件”。@张玮_ZTE等网友说:堵路的大妈们有说有笑,被堵的车主们无奈地坐在车里。

横幅
钟表机械厂家属们的横幅

从【西安e报(微博版)】中收集到的民意情况来看,在周一堵路行为刚发生(1036期之1)的时候,对此表示反感的人并不多,大多数人还是持“同情”的态度。但是谁也没想到,此次堵路会延续到周四。在周一到晚上,@只为lee宣传就对此次堵路行为提出了抗议,她说:严重鄙视西安钟机社区堵路的人!丈八东路被你们堵了!你们连累了多少人!你们堵路的时间正是西安各大中学放学的时间!有多少学生等着回家却等不到公交?试想要是你们的孩子被堵在路上没有回来你们是什么心情?

等到周四晚上,对此次堵路的声讨达到了一个高潮,@被团队摈弃的愚者丁满说:“…堵路未必能解决问题,却制造了更多的交通问题。这种‘屁民难为屁民’的自残行为并不会让官员们为之‘心疼’,哪怕‘心动’。我猜测,被堵的屁民和堵路的屁民之间,终有一战,这也是官员们最想看到的。”

这句话遭到一些人的强烈批评,他们呼吁“屁民团结起来一致对外”,还有一些人强烈支持,他们认为“屁民何苦为难屁民”,在这个时候,谁是责任人,就应该去找谁解决问题,解决不了,可以通过法律途径,法律途径如果还是无效,再出来堵路也不为过。反对者认为:这不是废话么?如果正常途径有效的话,他们何必出来堵路?支持者认为:他们不应该堵路,不应该把痛苦转嫁给比无辜的人。反对者们于是说:“你们有没有同情心?屁民之间不要互相指责了,要放下个人利益,要支持其他屁民的维权行为!”反对者们于是又说:“我也是屁民一名,我有老婆要送去上班,有孩子放学要接,我有我自己的事,我的权益谁来维护了?”(相关微博:),下面是此次论战的几个主要观点:

  • 一个不愿透露身份、用“官嫖吏淫笑哈哈”署名的人发电邮表达了他的看法,他说:“请各位不要以为弱者就永远是对的。比如近期在西安频频发生的堵路行为,他们是弱者,但是他们也是违法者。弱势群体的非理性暴力行为,是中国历次改朝换代的最大推动力。但是,改朝换代之后,只会换来一个更暴虐的政权,政府要小心了!”
  • @ElephantKd说:弱者并非永远是对的,但弱者永远是需要保护的。他们堵路你不会绕吗?“堵路”哪里算是暴力了?有一天不公落在你头上的时候、当真正的暴力开始的时候,你就觉得堵路其实已经很文明了。
  • @nUcLear_fuSion_柯说:堵路本来就是不对的,就是违法行为,没有什么好说的!至于为什么堵路,或者有什么冤屈,可以通过合法渠道。虽然大家知道合法渠道往往行不通。大家应该呼吁的是政府要负起责任,而不是因为政府的不作为,就要去堵路,不要让有理的事,做到没有理。政府更应该反思!

问题的症结最后还是归结到了政府和体制身上,这也是中国目前大多数公共话题的最终指向。厂子破产怪政府,经济不景气怪体制,老职工下岗没有养老保障怪国有企业没有市场竞争力…总之,讨论到最后,都成了中共建政60年来的不对,都是中共治国不力、治国无方的罪证。

那么,中共该如何纠正这些历史错误呢?这不是e报能讨论的话题,但是,从目前的民意来看,是很悲观的。

  • 首先,目前流行这样的一种“非理性”的情绪化判断:只要是政府的,就是错的,就是要鱼肉百姓的,就是保护利益集团和其他权贵的;只要是弱者的,就是对的,弱者为自己维权,是可以不择手段的,因为这种“不择手段”也是政府逼迫的。
  • 其次,目前弱者们采取的“不择手段”大多是伤害其他弱者或者更弱者的,像陈光诚(1029期)那样敢于直接针对临沂地方政府索要正当权利的人少之又少,而且成本高昂,看看陈光诚目前的惨状,相信每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都会深感悲痛和无语。
  • 再者,目前,被弱者们伤害的其他弱者的忍耐程度也是有限的,比如上周,在浙江湖州的织里镇,这里的本地屁民和外来的安徽屁民之间的暴力冲突,已经造成了严重的流血事件,并遭到全球媒体和舆论的批评,他们大多批评中共处理危机不力,甚至还断言是中共挑起了织里本地居民和外来居民的暴力冲突…
  • 最后,正如@ElephantKd所说,如果当“堵路”这种“软暴力”行为都无法解决问题的时候,那么下一步,会是什么?会不会是“官嫖吏淫笑哈哈”所说的“非理性硬暴力”了?如果这种事情一旦发生,那么中共的合法性和统治地位将遭到严重挑战,那个时候,恐怕不是亡党亡国了,而是红旗落地,血路成河。

所以,在目前还只是堵路这种“非理性软暴力”的情况下,西安乃至全国各地的中共各级政权,有必要将这种行为引导到“理性”、“非暴力”的方向上去。用法制、理性来克服非理性倾向,用沟通、平衡来瓦解可能会滋生暴力的环境,同时,中共自身也必须要加快改革和演进的步伐,尽快实现民主改革、地方自治、言论自由等基本宪法条例,真正实现依法治国。

如果中共连以上这些都做不到,任由“非理性暴力”行为发展,那么整个社会的暴戾之气日益积聚,最终的结果,恐怕连苏共的下场都不如。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中共这个已经不能算是“现代化合法政党”的利益集团有可能刮骨疗伤么?还是眼睁睁的看着脓疮彻底烂掉?

PS:@张玮_ZTE说:周五早晨8:00前后,有警察的干预之下,控制了正在试图“堵路”的几个大爷、大妈,故,今早此地还算畅通。

[本周观点]后世园时代

2011西安世园会在大家的一片哄笑声中轰轰烈烈的结束了,官方媒体开始鼓吹西安将要迎来“后世园时代”。文字冗长而空洞,看了纯属浪费时间。倒是《经济观察报》记者张延龙(@本性爱吃肉)提出了五点看法,他说:后世园时代,西安需要的不是各种赞歌高唱,而是对城市发展的反思

  1. 西安今年来个别板块成绩有目共睹,但整座城市也正在为过去滞后的、错误的交通、规划、理念买单;
  2. 国际化的城市目标,需要有国际化的市场主体,在与成都争夺英特尔(430期之2)落败后,西安在标志性外资项目引进方面从此一蹶不振;
  3. 相比于许多城市,西安开发区距离老城区过近,这固然有利于初期的工业化与城市化并行,但环境承载恶果已经显现;
  4. 主政者要理性务实。国际一流旅游目的地是最贴近,也是最容易实现的目标,这首先需要对城市软环境的全面整治;
  5. 对于一些已明显丧失开发能力和动力的开发区,应取消编制退回行政区。

[本周冷笑话]世园会

这是10月25日发生的事情,@Tank丶溜吧说:这是世园会的武警告别仪式。看看这图,多么感人!多么真诚!这是张多么和谐的充满中国特色的照片啊!但如果告诉您:这都是群众演员,你会怎么想呢?武警和领导走后,灞桥街办给群众演员发红红的毛爷爷,村民从鸡蛋篮子里偷偷拿鸡蛋往自己口袋塞…

送鸡蛋的感人场面

10月26日的《西安晚报》是这么写的

10月25日上午,世园会外锣鼓喧天、彩旗招展,西安市隆重举行武警陕西省总队欢送仪式。许多官兵在告别时,流下了留恋的热泪。欢送的群众敲锣打鼓、扭着秧歌,表达对部队官兵的感谢和不舍,他们还热情为武警官兵送上水果和鸡蛋,现场到处涌动着军爱民、民拥军的鱼水深情。

[本周冷笑话之二]还是世园会

实在是不想再写世园会了,但是看在公安部的面子上,这个事情还是要载入【西安e报】的。公元2011年10月27日,公安部部长孟建柱签署嘉奖令,对参与世园安保工作的全体参战单位和民警予以通令嘉奖。嘉奖令指出,世园会期间没有发生一起有影响的刑事治安案件,没有发生一起造成人员伤亡的交通、火灾事故,没有发生一起拥挤、踩踏突发事件,没有发生一起群众举报投诉

作为一个普通的西安市民,我在此也以我个人的名义向西安世园会的组织者们致以感谢和嘉奖:谢谢伟大的2011西安世园会,都结束了,还给我们提供了这么多的笑料。由衷的谢谢您了!

[本周财经]挖路

“新建的城市道路建成五年内,大修的城市道路竣工后三年内,不得开挖敷设管线;地下管线施工需要占用城市道路,需要封闭道路中断交通的,须提前5日向社会公告。”这是西安市法制办在本周公布的《西安市城市地下管线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中的条款,正在面向社会征求意见。

这是一个堪比广电总局“限娱令”的搞笑规定。要想富,先挖路(602期之3),这是市政建设的公开的“潜规则”,不知道有多少工程承包商和官员们都等着挖路致富,挖路对于他们而言是发财渠道,对于市民而言,几乎快成了行为艺术。法制办此次对市政建设指手画脚的目的,很可能并不是为了限制挖路,而是想从中分肥。谁能告诉我,法制办和市政有个毛关系啊?这和广电总局不务正业屡屡对电信行业发出禁令是异曲同工的。

西安市“市政委”在2009年曾经出台过相关的限制规定:“禁止一条路在两年之内重复开挖。”这意味着西安的很多路的寿命被限制在了两年之内,然后就开始以各种利用开挖了。现在法制办的的新规定,等于是把道路的寿命延长到了五年,这,也算是一个进步吧!希望法制办从市政委手里夺权成功!

[本周体育]浐灞赢了北京

浐灞在七场(1035期之1)不胜之后,周末做客北京,胜了。在陕京交锋史上,国安队主场逢浐灞不败,浐灞队上一次在国安客场拿分还要追溯到没有【西安e报】的2008赛季,当时还是一个平局,从2004年,当浐灞还是“中远国际”的时候,就没在北京取胜过。本场比赛,曲波进两球,久比奇一球,带领浐灞战胜北京队的,是北京人高洪波。

[本周娱乐]街头艺术

在本周的最后,有请您来欣赏一下这段视频。这是一个街头歌手翻唱的黑撒乐队的《流川枫与苍井空》。和原版(882期之10)比起来,更有一种原生态的滋味。

非理性软暴力[史上今日]:
[西安e报:676期]听首神曲过周末
[西安e报:311期]管不住裆的党员
东府名吃:八宝辣子
[发现西安]庄洪廷,快回家吃饭!


13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e报:1041期]非理性软暴力”旁边

  1. 二毛 说:

    沙发,苍井空!!!!!!!!!!

  2. 二毛 说:

    摩托车配音很拉风`~

  3. 赵大叔 说:

    共匪政权是五千年中国历史劣根的总代表!

  4. 共党 说:

    我们共产党人决不妥协

  5. deep 说:

    囧,这个网络媒体彻底沦为反共媒体了… 为什么还能存活呢?

  6. 大秦3D 说:

    屁民维权尚路堵,世园体验众共睹;
    欢送武警有补注,部长嘉奖零投诉。

  7. 洛杉矶老男人 说:

    Deep今天的观点很”暴力”。做为在美国的西安人,我开始怀疑deep的中文阅读能力是不是已经退化了?

  8. 萨桑 说:

    deep终于说出了他的真心话

  9. 胡铁花 说:

    反对者们于是说:“你们有没有同情心?屁民之间不要互相指责了,要放下个人利益,要支持其他屁民的维权行为!”
    @ElephantKd说:弱者并非永远是对的,但弱者永远是需要保护的。他们堵路你不会绕吗?“堵路”哪里算是暴力了?有一天不公落在你头上的时候、当真正的暴力开始的时候,你就觉得堵路其实已经很文明了。
    ————————————–
    持这种观点的人,一般都是没有被直接伤害利益的看客,以及事件中本身利益受损不大的人。人就是这样,永远都是指责他人时轻松,赶到自己头上时,就要看自己利益受损程度了。比如说我的心理一般会同情堵路者,但生理的应激反应就要视我利益受损程度而定了。我不是圣母,也不想当。

  10. yudayu 说:

    傻子都能看出来e报对中共已经很善意了,这篇e报的第一部分只是要让中共依法办事,这个要求一点都不过分,而且也是为党好。deep这个大帽子扣得真搞笑。

  11. deep是五毛 说:

    请注意我的ID!

  12. 阿拉丁 说:

    亚洲的第一个共和国是不是中华民国呀

  13. 德州电锯工厂 说:

    中共折腾这么年,留下这个烂摊子,如何收场?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