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尼拉之行

@ 十一月 4, 2011

原文首发于《花间半壶酒》,感谢作者“时雨”的原创分享,曾撰文《京畿梦难圆,长安地已偏》】

这次去马尼拉颇为曲折,本来就选了一条辗转的路线,从西安到广州,再到深圳,再从深圳到香港机场,后来还因为航班取消在香港机场延误了一天,直接导致已付过房费的房间被浪费掉,各种心痛…更不用提在香港机场熬过一晚,当然后来回来的时候又在此机场待了一晚。

总之,宿雾航空各种不靠谱,随意取消,缺乏预案。后来还导致中国乘客与航空公司的冲突,因为据说有歧视国人之嫌。甚至出动鼎鼎大名香港皇家警察,最终在阿sir的注视下才换到了去马尼拉的登机牌。此段按下不表。无论如何,最终到达了马尼拉。

马尼拉

住的酒店外景,底下是U.N. Avenue,名字这么霸气,却完全是背街小巷的感觉。在香港就遇到从马尼拉回来的同胞,告诉我们马尼拉的破旧。这是座曾经号称“东方巴黎”的城市(上海也这么号称),但毁于二战的战火,其后的民选政府显然不具备之前殖民者、或是像独裁者那样的执行力来规划整座城市。

宽阔的大道往往意味着无休止的拆迁,平民从自己的安居之所被迫迁走,国家的权力轻而易举的凌驾于普通人的财产权。但对马尼拉来说我只是匆匆过客,只有步行所经过的几条街道,没有资格对其说三道四。

马尼拉

这种车叫做“吉普尼”,是菲律宾的公交车,据说是由美国二战吉普改装。大多都很花哨,这辆相对来说太朴素了。后来在宿雾也看到吉普尼,不过是完全不同的型号了。

马尼拉

菲律宾国家博物馆,当天是周日,不知道为何没有开门。

马尼拉

貌似是某种游戏,也许是种运动,像健美操什么的,菲律宾随处可见年轻学生这么玩。

马尼拉

马尼拉湾,航运非常繁忙,当然带来了污浊,本来想在附件找家馆子,后来因为恶臭,这个想法作罢。

马尼拉

Intramuros,城中城。西班牙统治时期的中心,毁于二战,内部却是缺乏规划。罗马广场成了停车场,里面还有些风格完全不搭的建筑。

马尼拉

这家餐馆是LP上推荐的,味道还可以吧,我只是吃了三明治。这里到处都是国人,真的来自五湖四海。

马尼拉

马尼拉大教堂,还有圣奥古斯丁教堂,都在举行婚礼,而且跟赶场一样,一场接一场。也难怪菲律宾天主教信中众多,麦哲伦人最早带着天主教到达菲律宾。据说基督教人口在亚洲是最多的。

马尼拉

Fort Santiago(圣迭戈堡),始于1571年,最早是西班牙人工事,后在二战时被用作集中营。

马尼拉

圣迭戈堡内部,最底下那张里面有一串脚印,是为了纪念菲律宾民族英雄——荷西·黎刹,在被处决前的最后道路,他被西班牙人关押于此处,后被运往现黎刹广场所在地处决。

因为航班延误一天,导致马尼拉的许多行程被取消掉,多少还是有些遗憾,不过也没办法,还是挑最关键的地方去了。

马尼拉之行 二维码相关阅读
美国也有“天涯海角”
圣马力诺:小国不小
日本的巧克力浴
猜猜这是韩国的什么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