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用道德和法律的名义耍流氓

@ 十一月 7, 2011

原文首发于《文字狱》,感谢作者李黑娃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要选票,还是要炸弹》】

以道德和法律的名义谴责道德滑坡都是耍流氓!

彭宇案之前,类似于彭宇的案子当然是比比皆是,只是彭宇案被发酵之后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因而有了彭宇案第二,彭宇案第三。千万不要认为彭宇案之前的社会就是一片洁土。如若这样的话,如若还是认为是彭宇案导致了现在的这种境况,就失去了讨论的价值和意义。

60年的教育改变数千年的传统,这是一个宏伟的伪命题。

毛农民改变中国人的信仰,才用了几年?三四十年前那些父子反目,那些人间悲剧难道都是用了数十年筹划和完成?

连那位整天穿着球鞋到处表演流泪剧的奥斯卡温也说了“诚信的缺失、道德的滑坡已经到了何等严重的地步”,这绝对不是彭宇案所能承受之重。

那位被誉为设计师的邓公也说了,两手抓,两手都要硬。这两手要抓什么,不用说你也明白。

为什么晚清李中堂鸿章先生的北洋水师以世界第八的战力,却败于区区日本水师。这不是鸿章先生技不如人,也不是晚清积弱到不堪一战的地步。把马克思大胡子的话反过来说即是:上层建筑摧毁了经济基础。鸿章先生意识到了技术的现代化,但庙堂之上的叶赫那拉太后却把政治体制改革远远滞后。当然,这不是我比鸿章先生高明,而是鸿章先生处于当时的历史三峡之中,无法登高望远罢了。我辈站在百年之后,俯瞰历史三峡,当然是一目了然了。

道德

话扯得远了,回到现在。文化革命摧毁的是文化。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文化断层。可千万别忽视这文化断层,这可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也导致了非常恐怖的后果。邓设计师的经济改革先飞,却忽视了文化和制度的建设。所持的理论和李鸿章中堂当然是大同小异罢了。

俗语说,倒霉的医生治病头,走运的医生治病尾。在那个病越来越重的病头,医生不能妙手回春就会倒霉。当病人逐渐痊愈,医生一碗药,病人下地走,医生就成了华佗再世。医人医国,李鸿章是倒霉的前者,小平设计师则成了后者。

如果再说回小悦悦,是何以造成了这种局面,或者说是什么原因造成了国人的道德滑坡?将之放到历史的三峡中漂漂白,就会发现,彭宇案屁都不是,是不够资格承担这样的转变。

除掉民族劣根性之外,便是处于现在转型期的社会里,还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人都往钱看了,再来多少法律也是枉然。还有这些高喊社会主义文化体制和经济体制的共产高官们,他们的祖师爷马列毛农民们坚持了数十年的共产社会,最后还不是被这帮徒子徒孙们给开放了呢?

人总归是人,人类的武器已然进化到核武器,但是人类的社会行为则变化不多。读史记,汉书,读近代现代当代国史,除过标点符号不同,今文古文之雷同,不可胜数也。

呵呵,一扯就扯的没影了,长话短说,看看台湾吧,和所谓大陆是一脉相承,如果小悦悦这种事情出现在台岛呢?我就说,毛农民给中国人民最大的功劳就是没有解放台湾。君以为然否?

《别用道德和法律的名义耍流氓》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重庆模式的症结
追问绿领巾应斩草除根
死刑、民情与正义
如果药家鑫是一辆破损的车


3个 群众围观在“别用道德和法律的名义耍流氓”旁边

  1. 末日王朝 说:

    毛农民给中国人民最大的功劳就是没有解放台湾

  2. 和谐党-皇恩浩荡 说:

    毛农民给中国人民最大的功劳就是没有解放台湾

  3. 毛农民 说:

    毛农民给中国人民最大的功劳是在1976年9月9日开始腌腊肉,其次才是没有解放台湾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