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老黄

@ 十一月 7, 2011

原文首发于《沧桑天崖的博客》,感谢作者“baolin88”的原创分享。】

早上天刚麻麻亮,楼前就响起了密密麻麻的爆竹声。梦中的老伴被惊醒,她扫了窗外一眼说道:“老黄儿子的婚车走的这么早!”我所在的小区有五千多户,娶媳嫁女的事几乎天天发生,街坊邻居红包送来,包上一二百元,然后等办喜事的那天参加婚宴。

老黄和我算近街坊,她在前楼,我住后楼。老黄是安徽人,说话象山东人高喉咙大嗓子,只要她在楼下说话,坐在客厅听得一清二楚。后来同老黄闲聊,我才知老黄是安徽砀山人,她老家离山东不到两个小时的路程,怪不老黄具有山东人的脾性,这也许就是一种地域文化的表征。

老黄的男人耿师傅患小儿麻痹,在企业劳动服务公司配件厂工作。老黄精精神神,咋嫁到陕西来?这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年代不难理解。我在古城农村插队时,所在的公社每年秋收后都有小伙子到四川农村相亲。这里说的相亲,就是拿上点钱和全国通用粮票到四川领个媳妇回来。出身不好,家庭男娃多,不想打光棍,就到四川去。现在你在关中农村只要碰到四川话音的五六十岁的妇女,基本是哪个时代从四川领回来的婆姨。

操劳一生
操劳一生 图片来自网络

老黄从安徽嫁到陕西,身份发生了变化,一个安徽的农村姑娘蜕变成古城一家企业职工的家属。沧海桑田,世事多变。四川领亲,屈身下嫁…已经成为一个时代的记忆。老黄性格开朗,家里再有烦心事,每天总是笑嘻嘻的,可以说老黄的笑容成为她的一个标志,感染着街坊邻居。遇到不顺心的事,只要想到老黄,心里也就一下舒坦了,自家再难的日子也比老黄家好过。

今年夏天的一天傍晚,我在楼下看打牌,就同老黄聊了几句。我说老黄儿女双全,以后有好日子过。老黄点点头,然后叹息说:“我也不知道以前的日子我是怎样走过来的?”看似平常的一句话,蕴藏着老黄三十年来的艰辛酸楚。这几年纺织企业效益下滑,依附纺织企业的劳动服务公司情况更糟,老耿又是残疾人,儿子正在上大学…尽管老耿在家支了两桌麻将,那点收入只能是车水杯薪。

五十多岁的老黄早上五点起来先赶到小吃摊帮忙,小吃摊收摊后就赶到银行门口管理车位,一天最少打两份工。母爱是老黄度日的精神支柱,用老黄的话讲,日子再难,只要看到两个可爱的孩子,再大的苦也就不苦了。

我听说过不少激动人心的创业故事,尽管他们的财富老黄不要说一辈子,就是几辈子、几十辈子也无法积攒,但对生活的的认真,对命运的抗争,老黄书的故事,不亚于任何人。

《邻居老黄》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憨驴”老吴
神医拴娃
一代名厨李老三
老陕


1个 群众围观在“邻居老黄”旁边

  1. 草坪驿站 说:

    神奇的国度。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