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中村:一个城市的下半身

@ 十一月 10, 2011

原文首发于《城道的博客》,感谢作者的原创分享。本文为对深圳城中村改造观点。】

晚饭与福田区重建局领导聊天,说起城中村话题,我又提到3月10日双年展城中村论坛时,我与嘉宾专家私下交流的观点。

大家围坐一桌,臧否起城中村时,都言之凿凿,各有一套。但有一点必须明白,我们在台面上衣着光鲜侃侃而谈的,实际上是自己的下半身。城中村的现实生活并不是与不居住在其中的白骨精无关。我们工作生活的环境与城中村处于同一个城市生态系统中,城中村的问题就是我们的问题,城中村的优缺点也就是我们的优缺点。

城中村与其它规划建设的城区,表面看形态反差大,却有着相同的制度政策、规划观念、文化价值作为生长发育的基因密码。只不过天意弄人,有些人正偶然地处于城市的上半身,更多的人正偶然地处于城市的下半身。

若说城中村脏乱差,某种程度就是下半身的脏乱差。相对于上半身而言,下半身负责排泄、贴地、支座,受压制和委屈,天然地容易藏污纳垢一些。这很正常,加强一下卫生管理就可以了。若说城中村形象不好,换成下半身的角度看,不管是发育、锻炼、保养等等哪一方面存在不足,嫌弃和丑化自个的下半身,则未免包含封建、虚荣乃至自卑的偏见在里头。

若说城中村犯罪多,也只能说城中村恰好适于这一社会阶层栖居而已。城中村本身并不是犯罪场所,也不会促使犯罪发生。实际上依照女记者雅各布的观察,如城中村般人气兴旺的街区,反而有所谓的“街道之眼”(则街坊邻里的照看)能抑制犯罪。通过现代城市规划建设的空旷大道、公园广场及老死不相往来的高尚社区才是真正的犯罪理想场所。从来下半身犯错误,都是上半身失职。屁股挨板子,实是代上受过,比窦娥还冤。那种有了犯罪就要将下半身连根切除的态度和做法就更要不得,想想看,过去的太监倒确实弄净了下半身,他们从此就不犯罪了吗?

若说城中村有缺憾,私自膨胀扩大,空间挤迫,阳光晒得少,通风不好,都是实情。下半身也是这个特点,在那儿呆的家伙也憋气,大多数时候只能空发牢骚瞎放炮,排解一下,奋发图强出人头地也有,那是个别情形。怎么办呢?关键是防止两种情况:一是憋久了,长期受忽视,支撑不足,萎靡衰退。这就要改进基础设施,提供充分的营养和血液。二是憋久了,憋出火来,火烧连营,施救不及。这就要因应下半身复杂狭窄的空间特点,改进消防设施、手段甚至规范。总之在市政与消防上,城市上下半身资源配置要一视同仁,甚至因为下半身的不利位置还需做特别的关怀,不能因此下半身的发育缺憾以及所处的下风位置而受到歧视。

西安城中村

西安城中村 图片来自网络

若说城中村真有毛病,那也不必羞于见人、讳疾忌医,该诊断就诊断,该治疗就治疗。方法上也会多种多样,西医西药有效,针灸火罐未必就不灵,关键是对症下药。怕就怕以下三种态度:

  • 第一种是不愿探究病因病况,只希望早日切除了事。若病因不明,即使使用外科手术铲除局部病灶,转移复发则难以避免。
  • 第二是希望通过穿衣戴帽、涂脂抹粉来掩盖病症。本来要上医院,进的却是美容院,一时间整得也许红光满面,其实内里沉疴难消,苦不堪言,拖成顽症,积重难返。
  • 第三种是干脆宣布自己下半身长了毒瘤,就盼着高位截肢,再移植一个上半身接上去,癔想着自己没有下半身之累,全身上下都能上台面,受万众瞩目众口称赞。我倒听说一个美国励志青年来深圳演讲确实全身都上得台面,因为他压根儿没有下半身,双手一支全在上面了。

其实从系统角度看,没有下半身系统的人和城市是不存在的。即使我们可以通过各种外科手术将下半身全部改造成如上半身般体面高贵,也仍然会有区域得承担起下半身的机能。刑天的头没了,还想活着战斗,就得用双乳代眼,肚脐做口。同理,城市即使可以象阿米巴虫一样随时变形,变换进食和排放的位置,上下半身之间的要素可以流动转化,但其上下半身的相互依存和机能分工却是永恒存在的。

换句话说,如果要把大部分城中村推倒重建成高档楼盘,不管城市乐意与否,那些原城中村的租户会转移到新的区域新的犄角旮旯中,塑造新的下半身形态和机能,因为他们和城市相互需要。过去的“梳理行动”,很多就是将乱搭建的棚户居民,赶到新的桥洞或者是城中村及10元店中更加挤逼闭塞的房间里而已。

或者还有人想不通有些村民源自违法抢建的暴富,其实除了法律的严肃性受到立法、执法和犯法三方的共同戏弄之外,从情理上,村民总体上应该有权分享城市跑到他们庄稼地上生长所带来的巨大收益(分配不均是另外一回事),而不仅仅是原有制度设计的青苗补偿和240平米自建新宅。

其实推倒重来的改造方式实质也是以承认其既得利益并使其继续扩大和合法化为可行前提,殊途同归而已。早知如此,还不如当初就承认村民有将自家宅基地进行商业开发和转让的权利,将农民同发展商同等对待,纳入管理。对村民的暴富应该这么想,谁让人家祖宗先见之明早就占领了未来城市的肥厚之处呢!尽管还是下半身,屁股总是肉多一些,没办法。

很多国外规划专家看了深圳城中村,都觉得好,有活力,有特色,甚至比市民中心还能代表深圳。他们看到的,是中国城市下半身摆脱上半身约束之后的一种自发自在的真实状态,但又有别于拉美贫民窟的自暴自弃无可救药,这对基本处于停滞的西方城市来说,是一种差异体验,很有新鲜感。库哈斯十多年前就嗅觉灵敏地跑到珠三角来做研究,未尝不是想从这种无羁无束多姿多彩的城市下半身中,找点儿灵感。

把城中村看成自己的下半身,越想越觉得是这么一回事。我这样往下的比方,绝没有看低下半身、城中村租主租户的意思。相反,我觉得拿出正确对待自己下半身的态度和做法出来,也许就有了对待城中村的正确态度和做法。

《城中村:一个城市的下半身》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仁义村
鱼化寨摩的司机和交警们
住城中村 去洗头房
城中村情人


4个 群众围观在“城中村:一个城市的下半身”旁边

  1. abc 说:

    估计老外被“忽悠”了,被带路到了深圳最好的几个城中村看了而已。

    实际上深圳乃至珠三角多数城中村也是杂乱不堪的,关内城中村比关外还乱。哪个城中村没老鼠、蟑螂算是奇迹。

  2. blueliving 说:

    其实大部分在西安毕业的外地人,都有一段城中村的回忆

  3. 老张 说:

    城中村的衣、食、住等较为便宜,是外来求生活者的栖息地;在保障房短缺的当下,还是给穷人一条生路吧!

  4. 老张 说:

    再大的道理都是放屁,民生才是硬道理!大道理!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