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儿时不拼爹

@ 十一月 12, 2011

原文首发于《Inning In Chaos》,感谢作者“lifishake”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共和国一直在惦记》】

楼下邻居说,她家孩子在家附近的小学,上三年级了。一共就两个班,一个班21人,另一个22人。倒不是因为小学教学质量不好,而是因为对应的中学全区倒数第一。

我觉得,这多好啊,这培养出来的同学感情师生情谊得多深厚啊!可是,老婆大人不这么想。她一定要给嘻嘻好的学习环境,一定要在她上学以前买一个好学区的学区房。如果做不到的话,就把准备买房的钱用作赞助费…

何必呢,何苦呢?尤其是小学,主要任务就是玩嘛,弄得那么紧张干嘛?你一平头老百姓混一堆富N代官N代中间,不觉得有压力么?

回想起我的小学…

在那个年代,虽然都是福利房,但是福利房跟福利房之间还是有区别的。“十大厂矿”这种巨无霸企业,福利房都是自己盖的,成片成片形成若干个社区,自成一派。所以,在很多人口密集的居民区,人们记地址用的并不是XX街XX号,而是大钢XX号楼,石油XX号楼,造船XX号楼,大起XX号楼,大机床XX号楼…

而小型一些的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则是在房产盖好之后,十几套二十几套的零碎购买,可能在一片大的区域内,但绝对没有买下整幢楼的实力,而且也没有那个必要,不同楼层不同朝向的都会多少整上那么一点儿。

因此我家那片住宅的性质决定了,大多数的家长都是混工厂的。而且还不是所谓“十大厂矿”那种大型国有企业里的。所以谁家也不比谁家强很多,当然,也不会差很多。

童年

配图来自中国橡树摄影 作者琴剑

小旭的爸爸,是停薪留职做小买卖的,偶尔兼职做一下混混。文化水平不太高的那种。他带货用的自行车,常常被小旭偷偷骑出来,沦为玩具。为此,小旭也没少挨打。小旭爸爸有我们这帮人家长都不太具备的爱好——京剧。而且还逼着小旭跟他一起唱。有一次小旭把他爸的京剧录音带洗掉录了变形金刚片头曲,挨了一个礼拜的打…

提到小旭,就不能不提小兰。小兰的妈妈也是个体户,在小区的一隅开了间小饭馆儿,主打驴肉包子。其实吧,她在本乡本土的小区里开包子铺是个错误的选择。我们这些同班同学的家长去了吧,她又不好意思不给优惠,而这些家长又不好意思要那优惠。后来这个圈子扩大到同年级同学,后来再扩大到整个儿学校。尤其是,驴肉包子也不是个啥大路货,为了不被热情的兰妈妈拽进去而绕道的也大有人在。

一来二去,包子铺黄了,兑出去之后改成了电游厅。小兰的特殊技能跟小旭的相得益彰,她会拉胡琴。不是二胡而是什么“京胡”。每当学校汇演,那几个弹电子琴的小丫头片子被刷下来之后,我们班里的王牌节目就是《甘洒热血写春秋》了。虽然说全校上下也没几个能听懂的……

同样是卖东西,小梅的妈妈就混得风生水起。她是国营商店里的售货员。开始卖鱼,后来卖过生肉和熟肉。我妈每次去买东西,她都能上来套些近乎。多给份量的胆子是没有的,但是留几块瘦肉或者故意给块耳朵或猪拱子却也是小菜一碟。我妈也每每乐于跟她拉拉家常,就为了图个买杂拌鱼时,给的鱼能稍微整状一点儿。

大胖的爸爸,是建筑工人。那时候的建筑工人,都是正规有资质的,跟民工根本不是一个概念。所以他家的狗窝据说砌得比别人家也要气派一些。记得有半年的时间,大胖周三下午都不怎么跑出来玩。因为他爸工伤在家里养着呢。

麻花的爸爸,是开货车的。玩捉迷藏的时候,她时不时要强调:不准往我爸车上藏。但是没人搭理她。藏货车上可以移动位置,跟抓人的斗智斗勇,其乐趣远不是找个门洞子或者大树一藏所能相提并论的。

大酒的父母,都是二机床的工人。他家的条件就要艰苦一些,一套双阳的挑担房里塞了两户人家,成天要跟“对面房”的人打交道,厨卫都是共用的。所以他家的厕所是这么多年以来非公共厕所里见识过最脏的,没有之一。某个周三的下午,照例去找大酒玩,大酒说不出去了,没吃饭跑不动。我说干嘛不吃呢?他说,家里就剩两块七了,可是离他爹开饷还有4天…

3P的老爹最清闲了。他供职的部门是干休所。20多年来,我既不知道干休所为什么存在,也不知道干休所的工作人员究竟每天要干些什么。

《我们儿时不拼爹》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你看得见的就是世界
儿时的雨季
回不到过去 也不知该往哪里
我错过了的某些时刻


3个 群众围观在“我们儿时不拼爹”旁边

  1. 渭水飞熊 说:

    这个确实可怕,因为人们都喜欢提起跑线这个东西,连我那没结婚的女朋友都对我说,将来一定要给娃上个好幼儿园,让我这等小时候没上过幼儿园的人很是不解。

  2. abc 说:

    这事看怎么说。也可以认为是社会充分竞争的结果,之前的不拼爹时代,才是不正常的。80年之前怎么可能不拼呢,黑五类子弟、干部子弟、贫民子弟的差距也是很大的。

    中国近年能成批产生富人的事,往往都是运气所致。沿海工业区、内地中心城市省会城市、资源城市的人可以说是富的很突然,与个人努力关系不大。最重要的是可以成批的整体的富起来。

    之前厂矿单位条件相对较好,西安有正式工作的人都有很多要调到小县城去的,或者为了一个“干部”身份,跑到小地方去。现在已经不可能了。完整可以说明城乡差距的拉大。

    其实不用怀念过去的“淳朴”,很多时候是受的诱惑不多才淳朴的。经历了浮华仍

  3. deep 说:

    ls说的是事实. 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人性都这样,当然有些极端情况说明发展有些脱节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