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感觉得以穿过的街道

@ 十一月 17, 2011

原文首发于《思想的河流》,感谢作者“杜爱民”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革命公园》。】

在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西安的大街小巷和沿途的建筑,包括院落的门楼、店铺、庙宇,多为旧式传统的砖木结构。明代和清代京城之外都城生活的品味和吸引力,仍然不显山不露水地在西安存活着,包括大雁塔、小雁塔这些唐代的建筑,其精神的蕴藉,都是极为内敛的;它们的形式、功用,以及外显的部分,丝毫都没有过分的地方,即便在它们身上有要通过自己的结构形式,来达致在空间中表意的企图,其结果,怎么看也不会太过强烈。

一个时代的格局,会在它留下的建筑中,偶然地形成播撒。这使我对童年生活的街区保留的感受,也多多少少的有着一种自足闲适与封闭安乐的体会。

在传统内敛的日常生活里,时间好像总是要慢半拍。一切都不必太过着急。实际的情况比人能感觉到的慢节奏,还要缓慢一些。时间更容易在静止的情景里滞留,包括原本就易逝的老旧事物,都愿意在此多一些停留。灰尘和发黄的故纸,连同废墟上的诗意,以及老式的街区沿途的各类建筑,在我童年对于西安的记忆中都随处可见。属于我个人的那一段时空记忆里,摆放着足够多的老东西,它们散发着古老的气息,也成为西安从前城市生活的独自拥有。

那时候,我每天早上起床的时间总是比应该的时间还要晚。上学迟到是我无法克服的习惯。所有的一切都在附近不远的地方,连物也都聚拢在了人的周围,像温暖的火焰一样围绕着你,根本就不用担心晚起的后果。

老西安

1992年,小南门 ( by @不吃鱼de猫mao)

在许多个夜晚里,我感到白天的生活景象,已经早早地沉降在了那些铁匠铺、竹器店的背后了。日常的生活,普通人的生活,它们的具体实践,通过沿街铺面的转化,一项也不少地被摆放在了城市的托盘之上,成了西安往昔城市面孔表情魅力之所在。

走过青砖灰瓦构成的街道,我反复被提醒:要小心光明电影院隔壁高台阶上站立的疯子老婆;在城河里游泳尽量要避开倒在河中央的树枝。这些经验总是重复地在脑海里浮现,就像电报大楼报时的钟声一样有规律。

也总是重复地在相同的地方,重复遇见同样的人事。我青少年时期感受到的困顿,是否与这样的经历有关。

在砖木结构的建筑组成的街区之中,古老的意味,不言而喻。它们的表面之上,原本就充满着诗意,让置身其间的人们,享受着平静的幻想带来的安慰。

钢筋水泥和玻璃面墙的街道,无法使我的感觉得以从中穿过。在骨子里,我还没有完全脱离旧有的羁绊,也还没有真正弄清:生活富裕与生活幸福之间的关系。

《让感觉得以穿过的街道 》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丢了魂的城市
城中村:一个城市的下半身
城市变化
西安望长安:断裂之城


2个 群众围观在“让感觉得以穿过的街道”旁边

  1. 匿名 说:

    生活富裕和生活幸福没有太大关系

  2. 关中麦客 说:

    “要小心光明电影院隔壁高台阶上站立的疯子老婆”。与我的记忆一模一样,有些历历在目的感觉。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