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血腥的走向文明

@ 十一月 21, 2011

11月16日甘肃庆阳校车惨案震惊世界(1059期之11060期之1、2)。针对具体肇事人的讨论毫无必要,因为他们的错误明确无误,再声讨也改变不了什么(1061期之1、2)。我们觉得这么严重的超载完全是犯罪,而当地(不止是甘肃,中国大部分农村地区)觉得司空见惯,这个幼儿园的人说几年来他们一直如此,唯一的管理就是交警队罚款500,然后一切照旧。

城乡差距不仅是经济,从文明程度上讲,这60多年来农村社会等于是在退步,这个话题太大这里不详细说,这里主要说说教育政策和校车事件的关系。

中国农村学校(幼儿园)的校车问题。这个问题要从10几年前说起。在所谓财政紧张的时期,中央政府对基础教育的投入极其吝啬,农村学校极其破烂,村里需要自己凑钱雇佣民办教师,至今一些地区还存在民办教师。即使如此,在村民的努力下,在我们每个人常年的捐款下,在邵逸夫、王永庆以及众多有良知华人和海外慈善家的努力下,也建立起了“村村办小学”的基本格局。尽管这种学校质量有限,但孩子离家很近,不存在校车安全问题。

进入21世纪,中国城市化进度加快。国家农村教育政策由 “村村办学”的方式, 转变为“撤点并校”。这本是顺应城市化潮流之举,因为农村学龄儿童客观上在不断减少,很多孩子随父母进城,“村村办学”的软硬件也确实破烂,集中办学有利于改善办学条件。可减少学校后又发现农村孩子居住分散,上学路途遥远。对此政府应对政策是“寄宿制学校”,可寄宿制学校的投入巨大,不仅是宿舍,还有吃饭、安全、管理等问题,另外低龄儿童也不适合长期远离家庭,对他们的身心都有严重负面影响,于是现在又不怎么提倡“寄宿制”。

学校已经撤了,孩子怎么办?坐车,坐黑车。这里的黑车不是指没有运营资格,而是来路不明、根本不年检、不审验的车、甚至不是汽车,这就是现状。他们使用工业产品,适用的却是农业社会的规则。在农村公路上飞驰着大量货车,靠罚款养活自己的交警和地方政府,他们根本不认为这些是问题,所以出事是必然的。

我们的官僚是怎么应对的呢?他们在2010年7月出了个很应景的国家强制标准《专用小学生校车安全技术条件》,然后就是不断发生的惨案,然后就是安全大检查,最近又逼迫超载学校禁止使用校车,这种一推了之的无赖做法,是典型的渎职。国家的财政疯狂的增长,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把钱花到孩子们的安全身上,没有纳税人会有意见吧。

校车

校车事故后,一个名叫田萌的孩子,4岁,宫河镇北堡子村人,父母都在外地打工。田萌就要入土了,田野的田,萌芽的萌。by @王小妮

包括幼儿园在内的基础教育是公共服务,必须是国家出钱(但不一定是行政管制),均衡投资。这不仅是教育部门的事,一方面城市化的发展应该是健康、有序,让这些打工者能带着孩子在城市里生存,最终消除二元户籍,减少农村留守儿童。另一方面财政立即投资建立起校车制度,保证儿童的生命安全,他们真的不缺这点钱。

目前为止,我能看到令人欣慰的一面。一年前湖南衡南县松江镇惨案,14名儿童遇难,媒体远没有今天犀利。而这次惨案发生后,话语权掌握者们开始大声为农村问题疾呼,开始要求政府做自己的本分。庆阳计划停买公车,兴建公办幼儿园。中央也立即出台公务车不能超过18万的规定。在没有议会法院制衡,一党专政的情况下,媒体尽了努力,也只能做这么多。

而网络上一些货说“此事件让政府躺着中枪”、“幼儿园本来就不该国家投入”,这些评论令我深深惊愕,就算是5毛也该紧跟形势吧,难道他们不看人民日报、不看新华网人民网吗?一些人的水平已经低于宣传机构,这种埋起头来做狗的架势可谓古今传奇。

有人觉得屁民说得再多也是白说,那些龟腚也就是一阵风。我觉得这种说法也不对,如果屁民的话不重要,他们也不会花这么大力气“不惜血本”搞宣传,也不需要连小学生表演个节目都要搞“文化审查”。他们说中国人素质低这话没错,但素质低是可以学习提高的,你不能继续搞灌粪教育,创造愚民文化让素质一路走低。现在获取信息的渠道很多,人们的自我意识也在觉醒,我坚信一切都会变化。

21条人命的代价太沉重太血腥,我们的国家不能总靠这种方式走向文明。

《不能血腥的走向文明》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救赎自己,就是救赎国家
我迟到的愧疚
批判贵国是为了更好的贵国
“希望工程”到底还有没有希望?


10个 群众围观在“不能血腥的走向文明”旁边

  1. ... 说:

    很犀利,很直接,很果断。

  2. 在迷蒙中呐喊 说:

    在完全的市场经济模式下,任何人都摆脱不了利益的驱使,在利益的驱使下,悲剧不会罢休,悲愤还归悲愤,呐喊还归呐喊。

  3. 柳五 说:

    好文章

  4. 一家之言 说:

    楼主好观点,谈一点个人意见。

    一、对寄宿制学校的看法很好,事实确实如此。关于寄宿制学校的起源,主要是源于国家改革开放后三次大的基础教育政策变动。

    一次是上世纪85年前后,国家在关于深化教育管理体制改革的决定(具体名称记不准了)中明确了分级办学,分级管理的体制,即村办小学,乡办初中,县办高中,筹资办法除了国家的财政性投资以外,主要是依靠教育费附加,即用老百姓的钱办教育,在这种情况下全国大多数地区完成了普六、普九任务。

    二次是在2002年前后,国家召开基础教育工作会议,制定了基础教育管理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提出以县为主的管理体制,即过去的小学、初中由村、乡承担改由县级财政来负担,许多不足部分如教师工资由国家或省采取转移支付来保障。其背景是:农村取消教育费附加,农村校舍大量成为危房,农村教师工资无法保障。这也是在国力有所提高之后做出的一项重大决定。

    三次则是在2006年进入十一五之后,提出合校并点意见,兴建农村寄宿制学校。这次的目的主要是:消除校舍安全隐患,提升办学条件,通过建设集约型、有质量的中心学校,提高农村地区教育教学水平。如果有幸到西安农村去走一下,如蓝田韩河中心小学、户县纸房学校、阎良关山中心小学等皆是如此。其背景则是在06年全面实行农村教育新机制,免除学费杂费补助寄宿生生活费(俗称两免一补),农村生源大量流失(一部分属于计生等原因的自然流失,一部分属于父母打工跟随外出)的前提下完成的。

    当然,事物都有两面性,寄宿制的缺点也很明显,我个人认为,一是加大了走读半径,学生的亲情无法保证。二是学校管理仍然落后,学生在校安全以及必要的生活设施、管理人员还不到位。三是出行安全难以保障。看看韩河小学放学后接送学生的场面,还有周至厚畛子的孩子(到陈河中心小学超过40公里)就知道了。

    但话说回来,寄宿制学校建好后,许多外出跟父母打工的学生回原籍就读数量也明显增加,甚至与外市交界处的学校还吸引了许多外市学生就学(如蓝田厚镇中心小学即是如此,有许多渭南学生)。

    所以说,农村地区这60年的教育是进步还是退步,实履带难说。我的看法是,学校条件进步了,教学质量绝对数是有进步的,但与城市相比是绝对退步了,这点从国内知名高校录取比就可以看出了。总之,楼主所言有一定道理,目前主要问题不是讨论寄宿制学校的好坏,而是政府如何在建成后加强管理的问题,才能使学校真正发挥作用。

    二、校车问题。全市有校车多少?答案1119台,其中政府埋单多少?32台且全在阎良。

    从出行方面看,城市就学人口主要是依靠公共交通为主,郊县情况十分复杂,有步行的,有坐政府校车的,也有许多是私租乱坐的。最后一部分安全隐患突出。

    在我看来,解决校车问题最重要的问题有这样几个:一是谁来管?安监、公安、教育、交通都有义务,也都没绝对的义务。拿我市来说,阎良区是政府来做,教育部门在管理。户县是交通部门来做,市场化运营。但从全国来看,没有固定模式。鉴于我国的体制来看,凡事都必须有具体行政部门牵头,此事才能落实,因此看下一步到底是谁家的事明确以后再说。

    二是教育的责任问题。教育下一代是社会的责任,其中,家长、学校、全社会都有责任。但看一下实际情况,许多家长明知车辆超载风险极高,但出于各种原因如经济原因、工作原因等对其听之任之,加之政府部门行政不作为,导致安全事故不断。三是执法必严的问题。未来校车谁来管,怎么管我认为都是次要的,无论是政府埋单,还是百姓掏钱,都无法彻底解决校车安全问题。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不管是校车还是普通客车,驾驶员安全意识的增强和违法成本的加大肯定会直到作用。去年以前酒驾不被重视,血的教训换来的是司机对酒的重新认识,特别是违法成本的提高,绝大多数司机哪个敢违规。因此,除了政府要考虑校车配备,制定相应规则之外,严查严打违法违规行为恐怕是根除校车隐患的重要措施。如果开校车的司机敢多超载一个或是故意违章,即便没出事故,抓一次罚1000,抓两次直接判刑,我相信这个时候的校车是相对安全的。

    为了更方便大家阅读您的观点,特分了一下段,感谢您的跟评。——轮值编辑 胡铁花

  5. 海盗电台 说:

    评论字数快超过原文了,受教。莫非是教科所的老师,对情况如此了解。

  6. 阿拉丁 说:

    唉,都是教育产业化惹得祸。

  7. 草坪驿站 说:

    好文章

  8. 老虎1949 说:

    4楼可以独立成章了。

  9. 人造的一堆土 说:

    两篇好文章!

  10. 三月 说:

    受教。很赞!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