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066期]一声奇响

@ 十一月 23, 2011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11月23日。1983年的今天,在日本大阪兵马俑展览上,一名日本人越过铁栅栏,打碎玻璃橱,推倒了一具高1.92米、重300公斤的“军吏陶俑”,致使这具陶俑受到严重破损。事后日方向中方道歉,中发表示展出仍将按原计划到11月30日结束。不知道这个新闻当时在国内播过没,现在要是发生类似事件肯定瞒不住。下面进入西安时间

[1]奇人奇事周教授

11月22日扩建后的西宝高速兴平至蔡家坡段通车,为双向8车道。改建段的价格由4毛涨到了0.6元/公里,两头部分暂按(改扩后涨价)老费率0.4元/公里。此前西宝高速全程小车收费60元,改扩建后全程收费85元。这次涨价还进行了一个装模作样的听证会(1051期之6),多数代表不约而同的赞成了这个方案。

在高速公路收益、还贷情况以及运营成本完全不公开的情况下,这种收费和涨价的合理性无从讨论。在这次听证会上长安大学教授周国光建议延长收费年限,实在让人一惊。顺手查了一下,周教授在08年8月蓝商高速价格听证会提出:“收费标准高低影响不大(0.6元/公里),因为蓝商界高速公路基本与312国道并行,消费者可自行选择。”09年12月商漫高速周教授表示完全赞同0.7元/公里的收费标准。09年6月,周教授嫌0.6元/公里的机场专用路收费太低,悍然建议提高到0.7元/公里

[2]雨夜惨案

2010年7月2日晚11时,幸福中路发生一起离奇的交通事故,雨夜中一个躺在马路中间的小伙被轧身亡。一个人怎么好端端的躺马路中间?后经侦查,死者拓某25岁,榆林市人,案发当天与朋友到幸福中路“夜蝴蝶”歌舞厅跳舞。因琐事被看场子的几位社会哥殴打至晕,扔到了马路中间被车轧死。今年11月17日,舞厅老板卫生强被警方在神木一个煤矿抓获。

这样的新闻大家都不想看到,可这就是事实,素未平生就要置人于死地,这样的人连黑社会都不配当。

[3]一声奇响震古城

11月23日中午11:30左右,不下5人向【西安e报(微博版)】爆料说他们听到一声巨响,连窗户都震了,楼下汽车报警器也响了。爆料人所在地点分别在桃园路、等驾坡、高新等地,差不多涉及整个西安南郊。这条微博发出去后,众多跟评表示自己也听到了并求真相,评论人所在地已经不仅仅是南郊,@988李珂说他在北门都听到了,窗户还震了。本期截稿前该微博评论已经达到300+。

说好的揭秘呢?
说好的揭秘呢?

在评论中还有不少媒体人在搜寻新闻线索,陕台@第一新闻栏目的微博在下午15:15以《走进科学》的口吻说:“今天你听到这声巨响了吗?这声巨响到底是什么?今天下午六点第一新闻为您揭秘”,可节目从头看到尾,也没说丁点有关巨响的消息。对此我只有一个解释,有几个癔症患者向我们投稿,经过网络渲染引起了一场全城大癔症,根本就就没这一响。正当我写此条e报时(21:20),窗外又是一响,楼下有汽车警报器声,好吧,我也病了。

[4]危险十足

相比这糊涂的一响,城西客运站的险情及时查明了原因。23日下午15点多,城西客运站附近散发着煤气味,据现场消防人员介绍,气味从该井盖下方传出,目前派出了三辆消防车待命,现场有市政管道地工作人员进行排查。后经记者了解,这是枣园西路加气站工作人员将一桶液化气分离后的废渣倒入了下水井,导致全线两公里臭气熏天。消防员说,废渣随意倾倒有危险性,如果废渣流入密闭空间,浓度过高即便不遇明火也会爆炸。

嘉天国际爆炸(1057期)才几天?有些货就是见了棺材也不掉泪,加气站难道连安全操作都不会吗?对于这种货,必须要收拾。

[5]还我操场

“我们想去大操场上体育课,可是操场被挖成大坑了!”这是陕西钢厂子弟小学一年级二班的小朋友的心声。原来西影路上的陕钢小学原有一个大操场,今年9月被切出去了。校长张联合说,该校原属陕西钢厂。陕钢破产后,学校被移交给雁塔区政府,但陕钢要求划留5亩用地用于建造职工住宅楼。雁塔区政府同意在陕钢子校划留5亩土地,用于建造职工住宅楼

西安教育史的年度耻辱图片
西安教育史的年度耻辱诞图片

看到这惨不忍睹的操场,只能说雁塔区政府混蛋。一个所谓的破产厂职工住房问题,竟然无耻的侵占儿童的利益。肮脏的利益博弈完全是你们自己的问题,政府真想解决职工住房问题有很多方法,最无耻的一种就是欺负小学、欺负孩子。坑已经挖好了,我很想看看这房子最后究竟住的是什么人。西方有谚:拆一所学校就要多一所监狱。现在毁一个操场,不知将来谁要进去。

[6]看到2逼就想起了你

近日,一段“陕西神木高速上奥迪A6L2.0T狂飙奔驰S65”的视频爆红,视频里这个奥迪最高车速竟然达到了245公里/小时。资料为北京的@SAMURAI澤说:如果西安地区交警察查不到这部车辆,公安局长可以谢罪辞职了!如此嚣张飙车’光天化日的”’交警高速的都尼玛睡呢!当尼玛高速赛车场了?!自己不要命还威慑了别人的行驶安全!哎,只能说那儿的交警局长可以回家种田了!

这位老弟看来是不太关注西安啊,看到这个新闻,我首先想到了年初西安的兰博基尼已经飙到297公里/小时(788期之2)的事,当时警方是信誓旦旦,网友热情提供线索,最后呢?在传言中不了了之。今天也没查出个屁来。

[7]选票天天晒

这是微博时代以来,第一次人大换届选举。广大博友尤其是大学生朋友以特有的热情给我们讲述他和选票不得不说的故事(1055期之本周公共事件1064期之1),23日晒什么呢?陕西科技大学的“张蹦豆儿”说陕西科技大学今天下午全校停课,参加未央区草滩街道第九选区的选举。“改名原因不解释”号召大家以弃权抗议这走形式的选举。高新区的也出现一个向复旦大学致敬的作品,郑重的把投票给了伟大的淫民艺术家苍井空老师。变化就是一点点来的,上次换届谁会在乎这些事呢?现在很多人开始思考“我们为什么要投票给不认识的人”这一关键问题,这是个好事。

苍井空受到了很多人的信任
苍井空受到了很多人的信任

[8]又是一年讨薪时

每到冬天就是农民工讨要薪水的季节,年复一年(709期之8)。今年的变化是朝更坏的方向发展,11月23日中午11点左右,有讨薪者将南二环长安路立交由北向南方向完全堵塞。这是一个不好的开头,堵路只能偶尔解决个案,到了明年这个时候同样地问题还会发生,而其他人因为权益受损也会减少对农民工的同情,这又成了当局最喜欢看到的“屁民仇视屁民”的大好局面。

中轴线被堵
中轴线被堵

一个制定了全面劳动法规体系的国家,一个养了无数相关公务员的国家,一个拥有最庞大工会的国家,劳工竟然得不到工资?这一切追溯根源恐怕还是因为上条那张选票吧。

[9]IT农民工

比起被欠薪的农民工,白领们也好不到哪去。我们接到这样一个投稿:“我的朋友在西安的华为上班。每天早晨8点出发,晚上10点多回来算早的,有时候通宵加班。每周六都要加班。这样糟蹋年轻人的身体,这样的企业发展再壮大,也是无德的企业。我希望华为老总重视年轻人的身体!不然华为真的就是血汗工厂了。”

工作成了生命的全部,这绝对很可悲。有人说成功者都是这么熬出来的。可成功者又有多少?当个企业高管挣更多钱就是成功吗?人的生命是越活越短的,健康更是不可逆,希望这种变态的文化能早点见鬼。

[10]风火轮滚翼机

西北工业大学的同学们设计了这款“风火轮”垂直起降无人机。有人说很弱智,西工大的同学力挺。作为一个外行,我觉得这玩意如果能量产,至少是一种不错的玩具。

《[西安e报:1066期]一声奇响》二维码网址史上今日
[西安e报:336期]老陕眼中的中国
[西安e报:701期]一言九顶
偌大中国,容不下萧瀚一张讲桌?
我的李雷,你在哪?你还好吗?


6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e报:1066期]一声奇响”旁边

  1. 山南水北 说:

    热得睡不着,起来抢沙发

  2. 百富烤霸 说:

    央视科教频道吗?

  3. abc 说:

    在一有军事机场的地方生活时,经常遇到“一声奇响”,窗子震的哗哗哗,之后空中就是喷气式战机的轰鸣声…… 之后了解到,这是超音速飞机的“音爆”。如果发生巨响之后,有飞机轰鸣声,基本可判断是“音爆”。否则就可能是其他原因了。

    关于“IT农民工”,还是那句话,想靠吃苦成为成功者,是一厢情愿的想法。成功者成功后,对外的宣传都非常主旋律,说的都是正面的阳光的东西,过分夸大个人努力的作用。真正决定成功的因素,一般都会隐去。也不是说人家用了什么非法手段、不耻勾当…… 从最正面的意义看,还是家境决定了大部分事情。家境好,有资本、有关系,起点就比较高,更容易成功。即使在米国,像比尔、巴菲特之类很美式主旋律的人物,家境也比90%的人强。

  4. 匿名 说:

    这个风火轮设计的不错,有创意。

  5. deep 说:

    abc说的是实话.

  6. 匿名 说:

    我在电视看了 风火轮很好 希望能实际应用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